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与你刚刚好1V1余袅袅\学长学校阳台不可以

2021-10-20 14:02: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错了,暖暖,我下次一定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安暖心头一暖,但不由觉得自己越来越矫情,不知道为什么?

  一个人的时候明明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在顾墨深面前,他一

“我错了,暖暖,我下次一定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安暖心头一暖,但不由觉得自己越来越矫情,不知道为什么?

  一个人的时候明明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在顾墨深面前,他一点也不想要坚强。

  哪怕只是受了一点小委屈,心里都憋屈得厉害。

  总结二字,矫情!

  ……

  两个月后。

  学校的实习差不多也到了收尾阶段,安暖看着桌上的报告,不大高兴。

  笔在她的手里玩出花样。

  手指很灵活!

  顾墨深推开书房门,只见安暖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悠悠地转笔。

  走近,电脑上面新建的文档一片空白。

  半个小时前,他离开书房的时候就是张白纸,到现在竟然还是张白纸。

  这小孩,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愣是一个字都憋不出来?

  顾墨深手指敲了敲桌面,“顾太太,半小时了你的报告还是一片空白啊?”

  真的,比他脸还干净!

  安暖滑了下鼠标,页面往上翻了点,她伸手指着:“喏,我不是写了名字嘛!”

  谁说她半个小时啥也没写?

  好歹写了个名字!

  顾墨深:“……”

  满头黑线,一群乌鸦从头顶飞过,安暖这个冷笑话还真的挺冷的。

  他没开腔,眉梢微微上挑,看着安暖。

  安暖皱着眉头,看了眼电脑屏幕,无力地趴在桌上:“呼……这也太难了!”

  都是些形式主义,学完了就学完了嘛!

  偏偏还要写报告,要是学会了的肯定就会了啊,不会的难道写个报告就会了吗?

  奇葩!

  “就八百个字而已,哪里难了?”顾墨深看着一旁的要求,皱眉看着安暖。

  八百字。

  作文都要写八百个字,都写了这么多年了,现在还憋不出个八百字了?

  安暖腾一下站起身,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既然顾先生觉得很容易,那就顾先生帮我代劳吧?”

  反正他觉得容易,那不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何必让她在这里绞尽脑汁?

  顾墨深扭头就走,剩了个潇洒的背影给安暖,“不帮不帮!某人不是说了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吗?”

  最近几天,安暖一直沉迷于打游戏,顾墨深觉得自己被忽视了,时不时找点事情让安暖帮忙。

  一开始还好,安暖还能忍受,但次数多了,安暖就变得越发暴躁。

  就前两天,安暖正玩得尽兴,某人突然叫她找个文件。

  这也就算了,还没完!

  一局十分钟的游戏,顾墨深愣是使唤了她将近八次,不是倒水就是那文件……

  这可把安暖气得不轻,她怒气冲冲地看着他:“顾先生,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说完,抓起手机,咻的一下离开了书房。

  安暖咬咬牙,这家伙怎么这么小气!小气就算了,还那么记仇。

  小人!

  “哼!不帮就不帮,我自己写!”安暖气鼓鼓地坐下,纤细白皙的手指附上键盘。

  愣是半天没有打出几个字来!

  顾墨深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点了来游戏。

  是之前安暖玩的那个枪战游戏,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安暖沉溺的,他也试试。

  声音开到最大,外放!

  一声又一声的枪响,让安暖更是火冒三丈,她在写报告,顾墨深居然在旁边玩游戏!

  过分!

  她打字的声音更大了些,每个按键都像是她的敌人一般,下手不知轻重。

  恨不得将它们敲死!

  安暖抬眸看自己写的报告,除了尊敬的导师这几个字算正常以外,其他的一塌糊涂。

  该死,写不出来!

  肯定是顾墨深在旁边打游戏,太吵了,影响到了自己的心情!

  安暖一记眼刀过去,压低声音,不悦道:“顾先生,你打游戏太大声了影响我写报告了!”

  顾墨深抬眸看她一眼,默默地将声音调小了不少,一言不发。

  这举动有点熟悉,和安暖打游戏的时候一模一样……

  安暖一拳打在棉花上,用了所有的力,所有的气又都还憋在心里。

  这感觉不大好受!

  安暖收回视线,注意力再次集中到报告上,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之前申请了线上实训,最近一段时间,她都忙着打游戏了,实训的内容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还有不少是在顾墨深的指导下才做完的,这要她怎么写的出来吗?

  为难得很!

  一旁的顾墨深倒是自己在安静的玩游戏,安暖却总想做些什么引起他的注意。

  感觉自己被忽视了,很不好受,浑身不自在!

  她转头看向顾墨深,阴阳怪气道:“顾先生,今天这么闲啊?还有时间打游戏?”

  “嗯……”顾墨深注意力都在手机上,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正灵活地控制游戏。

  头也没抬,闷闷地应了声。

  安暖深呼吸一口气,有点生气:“顾墨深!我在和你说话呢!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打个游戏就这么上瘾?

  顾墨深抬眸看了她一眼,注意力又回到手机上,低声道:“你别生气嘛,我听到了,今天不是周末嘛?所以我打会游戏。”

  理由正当!

  这场景和对话也很熟悉,好像不久前才刚刚发生过……

  安暖转头趴在桌上,像泄了气的皮球,没啥力气。

  顾墨深抬眸悄悄地打量着他,薄唇微微勾起,眼底浮现出几抹得逞。

  这小丫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玩游戏有点放肆过头了,这次也好让她尝尝这滋味。

  不给点教训,不然就被宠的无法无天了!

  安暖转头,视线扫过顾墨深。

  怎么刚刚觉得顾墨深在盯着她?他明明在认真打游戏,难道是自己出现错觉了?

  她扒拉着书桌上的东西,不是这个就是那个,就是写不出半个字。

  安暖也是个奇葩,数学头痛也就算了,这种形式主义的报告更是让她头疼。

  说真的,这比做生意还复杂!

  十分钟后。

  安暖耷拉着脑袋走到顾墨深的身侧,坐下,双手抱住男人精装的手臂。

  声音软得不行,“老公,我错了……”

顾墨深偏头看着她,手机也不知所踪,开口轻声问道:“知道错了?”

 文学


  声音温柔,像是在教一个犯错的孩子,不像是责备,反而温柔得过分。

  安暖点点头,微微蹙眉,一双眼睛无辜又真挚,单手伸出三根手指举过头顶。

  看着顾墨深,很认真道:“老公,我真的错了!”

  最近一段时间,确实玩游戏有点过火了。

  这都怪那个人时不时的挑衅,激起了安暖的胜负欲。

  不得不说的一点,那个人玩这游戏也很厉害,估计有职业选手的水准。

  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跑到一个新区来,虐菜吗?

  无语!

  顾墨深手轻抚过她长长的头发,没有烫染过,摸起来很舒服。

  天生的直发,也没有经过专门的保养,发质倒是好得不行。

  很顺!

  “好,既然你知道错了,我就不和你计较了!”顾墨深眼底浮现出一抹心机,漫不经心道:“那你去写报告吧!”

  安暖握着顾墨深的手突然僵住,有些为难。

  本来以为求和了,顾墨深就可以帮她写报告呢!没想到竟然装作不知道……

  坏人!

  哼!

  安暖深呼一口气,脸上换上一副职业性微笑,将顾墨深的手臂往自己这边扯了扯。

  “老公——”安暖的声音温柔,像只小猫咪,甜甜的,“老公——你帮帮我吧,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顾墨深精致的眉眼微微上挑,眼底氤氲着得逞的消息,勾了勾唇。

  一手钳住女人的下巴,力气不大,将她下巴微微抬起,“顾太太,一个报告牺牲这么大?”

  安暖:“……”

  估计这男人心里又在想些有什么颜色的事情了。

  安暖咬咬牙,转头可怜兮兮地看了眼一片空白的电脑屏幕。

  算了!

  值得的!

  “老公你怎么这么说呢?”安暖努努嘴,皱着眉头不大乐意,殷红的双唇靠近男人的脖子,气吐幽兰般地说道:“伺候顾先生是我的荣幸,说什么牺牲这样的话呢?”

  顾墨深全身一僵,下腹传来的燥意似乎要将他燃尽,恨不得立马将这个女人吃干抹净。

  想不到这小丫头越来越嚣张了,为了一份报告牺牲倒是不小。

  男人转头,猩红的眸地像是沉睡的野兽正逐渐苏醒,下一秒就要朝着安暖扑去。

  顾墨深一向自诩自控能力极强,在遇到安暖之前,没有什么事或什么人能够让他如此失控。

  一旦碰上安暖,他所有的底线就突然决堤。

  唉,她真的是他的克星!

  顾墨深一把将安暖压在身下,冷冽的眸子很好看,蛊惑人心的感觉。

  只要一瞬间的不注意,就会就此沉沦。

  男人喘着粗气,逐渐像安暖逼近,身上特有的淡淡香气将女人包裹在其中。

  安暖贪婪地呼吸着他独特的香气,淡淡的,她很喜欢。

  很干净!

  没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

  男人压低声音,呼吸打在安暖的脸上,温温热热地,“顾太太,此话当真?”

  “当真,当真!当然是真的!”安暖缴械投降,满心讨好。

  顾墨深勾唇笑笑,很明显不相信安暖的话,声音低低道:“所以,你要我做什么呢?”

  安暖眼里含着笑,指尖勾着男人的领带,轻声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话说这,眼神透过顾墨深看向身后的电脑,舔了舔嘴角,粉嫩的舌尖露出一点,又收了回去。

  她道:“就是,我的报告能帮帮忙吗?”

  “成交!”顾墨深低笑一声,附身吻上女人殷红的唇瓣。

  ……

  顾宗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过年前的一个星期,接回了老宅。

  如今的顾家老宅早就不复当初了,空荡荡的,只有佣人在定期打扫。

  安暖和顾墨深本来商量着,让顾宗从老宅搬出来的,省的他触景生情。

  但顾宗拒绝了,说是过了年再搬也行,怎么说也不能让人家觉得顾家没人了。

  传出去不好听!

  顾墨深默许了,安暖也没好再插嘴,就让他找回了老宅。

  庄园里倒也是安静了许多,佣人们大都已经放假回去过年了。

  就连张妈也让女儿接了回去,剩了些前段时间新请来的年轻人。

  长得倒是标志,不过相处时间不长,品性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临近过年,偌大的庄园留下来的人也才七个,都是些背井离乡的,离家太远,回不去。

  天气也越发冷了,安暖整天都呆在开了空调的房间里,不敢出门。

  每次玉米兴冲冲地跑进来找她玩,她都是避之不及,一身冷气。

  庄园里里外外已经打扫得干干净净了,安暖正在衣帽间,看着一堆的衣服,头大!

  restart如今越做越大,设计的样衣都会第一时间送到她这边,还有顾墨深习惯性地给她订购高奢品牌的当季新品。

  现在衣帽间里,她的衣服已经将顾墨深的衣服挤到一边去了。

  很多都是新的,还没有拆封过的,安暖盘腿坐在衣服堆里,将所有的新品都找了出来。

  想着剩下来的佣人年纪也不大,身材也和自己差不太多,这些衣服堆着也是堆着。

  索性都让她们自己挑些喜欢的去,自己穿不了,送人也是好的。

  安暖在二楼伸出脑袋,朝着楼下的小艺招招手:“小艺,你上来帮我个忙好吗?”

  小艺抬眸,一双眼睛干净澄澈,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模样生得标志。

  据说是之前一个阿姨的表侄女,特地介绍过来的。

  安暖记得那阿姨人还不错,也算是这庄园里的老人了,便也没有多加询问。

  刚好过年,庄园佣人大都回家过节,也需要找几个回不去的。

  小艺也凑巧,说是老家离得远,在江城读大学,想在寒假找份兼职,为家里分担一下压力。

  这份心不错!

  这几天下来做事也麻利,眼力见也不错。

  小艺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咽了下口水。

  有点紧张和好奇!

  这是她来庄园里的第三天,这是她第一次上二楼,平日里二楼都不允许她们这些新人上去的。

  二楼到底长什么样?

  她们有钱人的衣帽间是不是都很大,堆满了穿不完的新衣服?

本文标签:与你刚刚好1V1余袅袅

上一篇:骑在突出的木棒上\医生…那边不能碰!免费

下一篇:与孕妇梅开三度章节\一下又一下有力的撞公主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