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奔现做了一晚的细节~离婚回娘家满足爸爸

2021-10-20 14:25: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陈媛媛心中也有自责,如果她当初答应去餐厅帮忙,又会是怎样一幅场景?

  但她想,无论是怎么样的场景,都定然不会是现在这样。

  她和季辰逸之间的关系绝不会变成现在这般,不是

陈媛媛心中也有自责,如果她当初答应去餐厅帮忙,又会是怎样一幅场景?

  但她想,无论是怎么样的场景,都定然不会是现在这样。

  她和季辰逸之间的关系绝不会变成现在这般,不是吗?

  眉头扬了扬,陈媛媛并未再多想,她收拾一番,给看护将注意事项交待好以后,去了餐厅。

  两个餐厅那么多的配料,依然都需要配好,除此之外,所有的材料都得检查好,绝不能再发生那样的事。

  以前江雯丽没有病倒的时候,陈媛媛做起这些活计来总像是在猫捉老鼠。

  只要江雯丽一留意,她手底下的动作就会加快。

  可她一旦移开视线,她就慢慢悠悠,不急不躁,怎么样最舒服就怎么样来。

  如今江雯丽算是彻底的病倒了,后厨中再也不会有人来监视她做的如何,是不是在偷懒,是不是在玩手机,但她反而比以前更勤快,也更加的用心。

  弄完所有配料时间已经很晚了,将近六点钟了,她和沈少廷约好的时间是八点钟,还有两个小时。

  她将餐厅内所有的材料都仔细检查一遍,然后嘱咐经理再好好检查检查,紧接着又驾车去了医院。

  由于发现和治疗及时,所以病情都没有加重的情况,全部都得到了有效的治疗,慰问金也都及时发放。

  陈媛媛一个病患接着一个病患的都会坐上几分钟,问问身体方面的状况,再聊几句话。

  等到将这些事情全部都做完以后,时间已经很晚了,将近七点钟,她没有再作停留,驱车去了约定好的地点。

  到达酒吧的包间时,沈墨寒已经到了,叶梓晴没有来,她要留在家里看两个孩子,另外就是陈浩宇。

  “到了,坐。

  ”

  沈墨寒开口道。

  陈媛媛将身上的风衣外套随意脱下,然后挂在一旁,坐下,她没有点酒,就要了杯白开水。

  沈墨寒的眉宇倒是诧异皱起:“什么时候改性了?”

  “对,我现在可是大大的良民,只喝水,不喝酒。

  所以以后不要来拿酒诱惑我!”

  闻言,陈浩宇忍不住跟着轻咳了两声,什么时候开始,这大魔女也跟着变性了?

  三人没有坐多久,包间的门被推开,然后季辰逸走进来,目光在对上陈媛媛的刹那,眉头微皱起。

  然,这样细小的神色未能逃过陈媛媛的眼睛,她看得清楚且明白。

  在陈浩宇身侧坐下,季辰逸端起酒杯饮着,一杯接着一杯。

  陈媛媛开了口,阻拦道;“酒对身体不好,你就少喝一些,前段时间不是还说要戒烟戒酒吗?”

  季辰逸没有理会她,依然端着酒杯喝着,似曾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语一般。

  如果放在以前,陈媛媛的暴脾气肯定就发作了,二话不说就会劈头盖脸的上前,夺过他的酒杯。

  若是正好再碰到她心情不好,更会整治季辰逸一番。

  而沈墨寒和陈浩宇心中也是这样想的,觉得陈媛媛势必不会如此善罢甘休,依照她那火爆的性格。

  可谁知,他们两人的猜测的都错了,陈媛媛竟然出奇安静,没有言语。

  这种状况,可是比天上下红雨都难得。

  季辰逸也是不说话,就只管喝酒,陈媛媛也不发一言,包间中的气氛就立即跟着不对劲。

  沈墨寒皱眉,对季辰逸道;“你再这样喝下去,绝对会醉。

“醉了又有什么不好?”

 文学


  季辰逸脸上的神色和眼神都已经带上了朦胧的微醉感。

  眼下当前的状况变的有些难堪起来,原本今天的机会是特意为人家夫妻两制造的,可两人现在就是这种状况......

  沈墨寒看了陈浩宇一眼,陈浩宇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见状,沈墨寒的眼眸对他使了个眼色,然后起身,开口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先离开,你们再坐一会儿。

  ”

  “对对对,你们就再坐一会儿,账我们会结,就这样。

  ”

  陈浩宇也赶忙开口道。

  两人离开,包间中就只剩下两人,季辰逸一直喝个不停,陈媛媛也没有开口阻拦。

  就以这样的场景,两人僵持不下,始终保持着沉默紧绷的气氛,似是都紧绷住呼吸,连针掉地的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终于,季辰逸喝醉了。

  “哐当”一声,手中的酒瓶掉落在地,摔成粉碎。

  陈媛媛担心他会伤到自己,起身,走过去,蹲在他面前;“有没有伤到?”

  而季辰逸却是一把将她给挥开,眯着醉醺醺的眼睛,盯着她看:“觉得心情不错,所以来酒吧?”

  闻言,一向火爆,干脆且利落的陈媛媛竟然微怔在原地。

  她没有料想到,会从他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虽然心中很清楚的知晓了,他喝醉了,口中说的那些话都是醉话,没有必要放在心上,但其实还是有些介意。

  “你明知道不是!”

  很难得,陈媛媛压抑住自己的性子,开口。

  “不是?”

  季辰逸酒气冲满天:“现在倒是自愿去餐厅了,感觉如何?”

  “季辰逸!”

  陈媛媛心中怎可能不气。

  他打着酒嗝,顺势又伸手掏了掏耳朵。

  “我很清醒,也没有耳聋,何必这么大的声音说话?”

  陈媛媛微闭眼,觉得自己不应该与醉成一滩烂泥的他这样计较。

  站起,她一脚将空瓶子给踢倒,然后异常大声的喊着;“服务员!”

  她的声音很大,且非常的响亮,一度惹得周围人频频回头,酒吧的服务员几乎是小跑过来的。

  走进包间,陈媛媛让服务员搀扶着季辰逸,车子停在酒吧外。

  季辰逸被搀扶进车中,然后她开车离开。

  原本,今天晚上沈少廷打算是为她制造机会的,却不成想......

  回到病房,季辰逸已经躺在床上睡过去,陈媛媛却了无睡意,她就站在窗户前。

  有一句话说得好,说者无意,听着有心,更有那句酒后吐真言。

  她本不想在意他今天晚上说的那两句话,喝醉酒后的话怎能当真?

  可是那样的说法却说服不了自己!

本文标签:奔现做了一晚的细节

上一篇:雨露均沾后宅古代n~三男一女伦交过程

下一篇:啊~这么大会很痛的~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