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生最抵抗不了女生亲他哪&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推荐知乎

2021-10-20 14:58: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魏露笑道:“你应该知道颜秋秋吧?”

  “知道,”林鹿之不明所以点点头,瞧这话题的方向,估计支票不会向她招手了,她还想玩玩呢。

  “那你应该知道

魏露笑道:“你应该知道颜秋秋吧?”

  “知道,”林鹿之不明所以点点头,瞧这话题的方向,估计支票不会向她招手了,她还想玩玩呢。

  “那你应该知道她被逼婚了吧?她这个人吧!心高气傲,肯定不会乖乖随了他父亲的意,再说了颜秋秋跟镇言亦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难免镇言亦会心软帮她一把。”

  “所以?”

  “就想请林小姐帮帮忙,吹吹镇总的枕边风,让他不要理颜秋秋,更不要帮她。”

  “不行。”

  “为什么?这可是打倒颜秋秋最好的时机,更何况还是她家里人准备的,难道你就不怕她把镇总勾走?”

  “镇言亦想做什么那是他自己的事,我不管,我相信他,如果他真的就这么容易被人勾走,那也证明我看错了人,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街跑,我还怕找不到新欢?”

  魏露被林鹿之这一霸气发言震住了,用一种第一次见面的眼光看着她,她要是个男人,她也喜欢如此洒脱真性情的林鹿之。

  林鹿之好奇魏露为什么对颜秋秋抱有那么大的恶意,但也没问出口,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或许是魏露瞧出了林鹿之眸中的渴望,不扭捏的把过往恩怨全盘托出。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林鹿之沉默了,她该庆幸颜秋秋对她下手还是轻的,起码没给她下药,让她找个男人稀里糊涂的过一夜。

  女人的友谊建立得很快,一问一答中,林鹿之称魏路为魏姐,魏露唤林鹿之为林妹妹。

  “我这一行,还真是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魏露调侃,她算是知道魏天蓝为何对林鹿之如此青睐了,两人一起相谈甚欢的场景,像及了她跟三妹聊天时的样子,或许……比三妹聊天更亲上一点。

  这一聊天,林鹿之忘了时间,等电话响起来才惊觉快到十二点半了,一想到镇言亦要像个管家婆一样对她盘问,这架势她可招架不住,跟魏露说了一声,连忙向公司走去。

  “你迟到了二十三分钟十八秒。”镇言亦抬头看向林鹿之,说:“干什么去了?”

  林鹿之一看镇言亦这副抓奸情的样子,笑了:“我这不是来了吗?过来坐,吃饭吃饭。”

  “回去给你安排司机,让他接送你来回公司。”镇言亦不容反驳说。在这半个小时中,镇言亦总不由控制的往坏的方向想,小姑娘会不会在路上遇到什么事了?会不会像上次那样出了车祸?手中批改的文件久久停留在第三页上。

  “吃,来,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林鹿之一点都不想听镇言亦的念叨,连忙转移话题:“我在公司门口碰到了魏露小姐,跟她进咖啡店点聊了几句而已。”

  “聊了几句?聊什么了?”镇言亦问:“用了二十三分钟十八秒?”

  林鹿之在镇言亦周围扫了几眼,压低声音:“镇言言,你该不会吃醋了吧?”

  两个女生聊天的话题也想听。

  “魏露这人不简单,你少跟她来往。”镇言亦说。

  “没有吧?我觉得魏姐人挺好的,刚才跟她聊天还挺开心的,感觉好久都没有人让我觉得那么开心了。”

  “我不是人?”他没让小姑娘开心过?

  镇言亦手中的饭菜都不香了,一把搂住小姑娘的腰,睇着她花容失色的神情,离小姑娘耳垂近近的,低语:“给你一次机会,重新说,不然我就……”

  林鹿之脸色通红,拼命的捂住耳垂,说:“啊!镇言言,你不要再说了,我收回那句话!!”

  见状,镇言亦也不再逗小姑娘,反而一本正经的坐回原来的位置,安安静静的吃饭。

  “你…”林鹿之气得抢走男人手中的饭:“不给你吃了,过分!”

  男人也不恼,幽幽道:“想再来一次?”

  “你,无耻!”林鹿之怕了,连忙把饭碗塞进男人手中,刚才男人一靠近耳垂,她就感觉有风往耳里吹了一下,顿时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圆溜溜的眸子瞪了男人一眼。

  饭后休息时间,林鹿之没能如愿溜回别墅,反而被镇言亦当大熊抱枕般抱在了怀里,似想起了什么,林鹿之半撑起身子,双手捏上了男人的俊脸,说:“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心机呢?镇言言,你竟然不反驳阿姨的话?我什么时候成你未婚妻了?我怎么不知道?嗯?你说话呀?”

  镇言亦:“……”

  小姑娘反射弧太慢了,那么久才想起这个问题,睇着生闷气的小姑娘,镇言亦真怕她轻而易举地就被人拐走。

  “当时你不反驳,不就是也承认这层身份了吗?”镇言亦反问。

  “我…”林鹿之说不出话了,当时是因为想要装到底才没有戳破这谎言,没想到现在人是没逗到,还多了层未婚妻的身份。

  “嗯?还有话说吗?”

  “又不是真的,这不算数,我不管我不管,镇言言,你跟阿姨说说嘛,”林鹿之埋在男人怀中撒娇道:“我还小,怎么就有未婚夫了?”

  “可以。”

  “什么?”林鹿之抬头,怎么答应得爽快?她还以为要再多磨几分钟呢。

  “我说,可以。”

  “真的?”

  “真的。”

  林鹿之绝不相信男人的话,肯定有鬼,一番追问下来后,她后悔了,就不应该提这个话题出来。

  “不想要未婚妻这层身份可以,但镇夫人这位置必须是你。”

  “没想到鹿之比我还心急,我会好好准备婚礼的。”

  林鹿之:神特么婚礼!

经过这么一闹,林鹿之歇了想午休的心情,又问:“你想睡觉吗?我睡不着。”

 文学


  小姑娘都这么说了,镇言亦怎么可能还睡得着?把落到腰间的被子往上拉了拉,问:“还想问什么问题?”

  林鹿之想了下,说:“我怎么觉得魏姐跟魏天蓝不太一样?”

  怕男人又歪了,又补充一句:“是性格方面的,不是指相貌。”

  经镇言亦提醒,林鹿之这次跟魏露见面,才发觉两姐弟真得长的好像,只不过一个热情似火,一个冰冷似霜。

  魏家的情况,镇言亦了解过一点,当初那杯被下药的酒,差点就被他喝了,后面阴差阳错之下就被魏露给截胡了,之后镇言亦调查才发现,原来魏露和颜秋秋两人明争暗斗了好些年,因为涉及到他本人,所以镇言亦让王特助去调查了一番。

  魏家不是经商世家,祖传的画画手艺传承至今,曾闻出过一个王宫御用画师,但因年代久远,经不起考证。魏家有七口人,爷爷奶奶,魏父魏母尚在,两女一男,魏露是大小姐,魏天蓝是二公子,魏明珠是三小姐。

  至于小姑娘疑惑两人的性格不同,镇言亦给出的解释是:“魏天蓝常年与机器相伴,很少与家人来往,可能是忘记了怎么与人相处。”

  “是吗?我怎么觉得魏天蓝对我的态度挺亲切的。”林鹿之质疑:“镇言言,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懂?”

  “给你看看。”镇言亦笑了,起身靠在床边,从床头柜中拿过平板,在上面点了几下,属于魏天蓝的个人资料就弹出来了。

  在小姑娘面前,他肯定是全能的!

  林鹿之大概得扫了一眼,发现跟镇言亦说得差不多,正想关掉平板,一只大手拦住了,她扭头,问:“怎么了?”

  “等会。”镇言亦仔细的看了下魏天蓝的照片,又看了眼林鹿之,半响才让小姑娘关掉平板,重新拥着小姑娘入怀时,镇言亦在想一件事情,一件概率很小,却又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等午休结束后,镇言亦回到办公桌,点击文件查找当年让王特助调查的那份资料,随着页面显示的页数越小,镇言亦的眉头越皱越深,后面直接把界面叉掉,垂头捏了下眉。

  “你仔细查一下魏家的事,从魏露他爸妈那一辈起查,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漏下。”

  王特助疑惑,当年不是查过了吗?怎么现在又要查?不过对于镇总的吩咐,他依言照做。

  ……

  下午三点,林鹿之约了医生复查一下头上的伤口,镇言亦陪同,得到医生确实没有问题后,镇言亦担忧的心算是彻底落下了。

  回别墅的途中,林鹿之眼睛里亮亮的,像个迫不及待要推销商品的小摊贩一样,问:“过几天就开学了,镇言言,你懂吗?”

  镇言亦皱着眉头,目不斜视看着前方的大道,回:“所以?”

  镇言亦这副模样,林鹿之一点都不敢把住校二字说出来,她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久久不见小姑娘回答,镇言亦瞥了眼,说:“你想说什么?”

  “没,我就是想跟你表达一下开学的喜悦。”林鹿之怂怂地回答。

  这回校住的话题便没了下落,直到开学前一天晚上,林鹿之忍不住先跟江雅月探探水。

  两人视频聊天,江雅月见林鹿之一脸欲言又止的神情,问:“有什么事?说吧!我听着。”

  林鹿之上楼顶之前,偷偷摸摸打开书房的门,确定镇言亦在好好工作之后,转身上楼顶坐在摇篮上跟江雅月聊天。

  镇言亦瞧了眼虚掩着的门,瞥了眼电脑左下角的监控,知道小姑娘是上楼后,点掉了监控,继续回复员工的问题。

  他会给小姑娘一些私人空间,楼顶的监控他就不看了。

  “我想回校住一段时间,开学就大四了,要忙很多事情,如果继续住在镇言亦这的话,来回花费的时间有点多,”林鹿之抱着小橘猫,再三思考说:“而且,两个人在一起,难免会发生擦枪走火的事情。”

  一听这四个字成语,江雅月嘿嘿一笑,说:“你和镇总有没有那个那个?”

  “什么那个?”林鹿之问。

  “哎哟,就是这个这个呀!”江雅月做了个嘴型,瞬间让林鹿之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事:“有没有嘛?快说说!”

  “我没让你问这个!”林鹿之羞得把手机对向小橘猫,不想让江雅月看见自己通红的脸颊。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我又不会笑你。”

  “你再说这个,我就挂了!”

  “别别别,真是的,不说了不说了,”江雅月收住邪恶的笑声,清了清嗓子,说:“回校住你就别想了,只忙一两个星期就出去实习了,用得着大费周章得搬来搬去吗?”

  江雅月死命劝林鹿之打消这个危险的念头,镇总的怒火她可承受不了,当初林小鹿住院,镇总那副担忧的样子还晃在她脑中,她还是做个人,帮帮镇总治治这个老想溜的麋鹿。

  “哪有你说得那么麻烦?东西宿舍都有。”林鹿之死了心得想回去:“我就想问问你,如果我跟镇言言说,我想回去住,你觉得他会同意吗?”

  “你觉得可能吗?”江雅月问。

  林鹿之迟疑了一下,说:“应该、大概、可能不会同意。”

  江雅月一副果真如此的表情:“你自己心里都有答案了,还问我干嘛?我又不能替镇总做决定。”

  “所以让你想想办法,怎么样才能让他同意。”

  “你死了这条心吧!镇总不同意,我更加不同意你回来住。”江雅月看着视频中撸猫咪的那只手,恨不得抽上几巴掌,自己想作死还想拉着她一起。

  “你无情!”林鹿之把摄像头转了回来,调动面部的表情,让江雅月好好看看,她生气了!

  “我无情?你还无义呢?知道你出事后,我饭都吃不下了,求神拜佛的保佑你健健康康的,结果你倒好,一出院就跟镇总腻腻歪歪的,就没想跟我报声平安,我看今天你要是不给我打视频,我是不是等开学了才能见到你?”

  江雅月一声声得质问,使林鹿之的头渐渐得滑出了视频框中,最后对焦满是星星的夜空中。

  “林小鹿,别装死,让我看看你还有没有良心?”

  “这不能怪我,是镇言言太粘人了……”

  林鹿之弱弱地反驳,见江雅月的脸离摄像头越来越近,好似下一秒就从手机中钻出来,拧着林鹿之的耳朵喊:“你的良心呢??”

  “啪。”林鹿之直接关了视频对话,抚了下额头,嘴里呢喃:“太可怕了。”

  开学见到江雅月,她要怎么糊弄过去?

本文标签:男生最抵抗不了女生亲他哪

上一篇:越撞越想要&三个嘴都吃满了还塞满了

下一篇:我的性经历(真实回忆)&坐摩托车女生坐在两男生中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