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的性经历(真实回忆)&坐摩托车女生坐在两男生中间

2021-10-20 15:04: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正用手撑着下巴认真看着前方的投影。   里面正在播放的画面,令叶瑾斓发出惊呼:“啊!”   血肉模糊的画面瞬间消失,秦昱低头看向她:“抱歉,看的太入神了。&rd

他正用手撑着下巴认真看着前方的投影。

 

  里面正在播放的画面,令叶瑾斓发出惊呼:“啊!”

 

  血肉模糊的画面瞬间消失,秦昱低头看向她:“抱歉,看的太入神了。”

 

  “嗯。”

 

  叶瑾斓心不在焉的回应着,脑海里依然闪烁着先前看到的画面。

 

  那些人,他们在干什么?

 

  那是一场解剖实验吗?

 

  人体实验?

 

  “要吃点什么,我们出去吃好了。”秦昱提起外套问道。

 

  因为连续降雨,外面的温度只有11°。

 

  哪怕太阳照在身上,也不会觉得暖和,只是不冷罢了!

 

 文学

  而且,跟女生出门带外套,是很容易加分的。

 

  冷的时候将外套脱下,披在他的身上。

 

  立刻得到‘绅士’称号成就,顺利达阵……

 

  虽然昱哥已经达阵,但让过程更愉快些,也没什么不对的。

 

  身为跟着爷爷长大的北方女孩,叶瑾斓对豆花情有独钟。

 

  吃过早餐,两人沿着狭窄的小巷向家走去。

 

  “古伊找过你了。”叶瑾斓尽可能让自己不受之前所看到的画面影响。

 

  所以,她决定找个不那么愉快的话题。

 

  而且她也很想知道,针对古家的拉拢,秦昱是怎么想的。

 

  “见过了,很优秀的女孩。”秦昱诚恳说道。

 

  “你喜欢?”叶瑾斓挑眉冷笑。

 

  哼,臭男人!

 

  “谈不上喜欢,只是不讨厌。”秦昱神色自然的会以微笑。

 

  说真话有什么好心虚的,他确实不觉的古伊讨厌。

 

  虽然,其中有很大原因是处于颜值及身材分。

 

  可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关键!

 

  不是吗?

 

  “早上那些到底是什么?”

 

  叶瑾斓面带歉意,她已经尽力在控制自己。

 

  但那画面太具冲击力,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

 

  于是暗示自己不去想,脑海里的画面就越真实。

 

  一遍,一遍,一遍……

 

  秦昱表征愕然,“你是说,投影里的记录?”

 

  “我不知道,只知道里面看起来像是在进行…人体实验?”

 

  “不是人体实验,他们已经不再是人。”

 

  秦昱语气平淡的解释着它们的来历,畸变体。

 

  它们已经不能称之为‘人。’

 

  叶瑾斓早上看到的,正是‘刀臂畸变体’的相关实验数据。

 

  过程是血腥了点,但比其它杀人的速度和手段,差了十万八千里。

 

  如果这只‘刀臂畸变体’溜出蜂巢,它能在短短一两日之内。

 

  就将整个沪渡化作无人鬼城!

 

  为了确保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秦昱专程命令石崔从极北之地返回。

 

  亲自负责实验过程及安全问题,做到万无一失。

 

  “奇迹公司的这些实验,上面知道吗?”叶瑾斓很为他担心。

 

  “你以为是谁批准的项目用地。”秦昱轻笑道。

 

  “神农架训练营是?”

 

  “没错,我们正在打造超级战士,他们有一个新称呼:狂热者。”

 

  秦昱向她详细说起奇迹公司的部分项目,以及他们目前所做的工作。

 

  其中就包括……基因改造!

 

  当她得知已经有舰队前往亚空间,其中包括共和国的两艘战舰。

 

  叶瑾斓脸上充满惊愕,她本以为自己对上层的决策无所不知。

 

  原来,自己才是最无知的那一个!

 

  “原来已经发生这么多变化,外界完全看不出来。”

 

  叶瑾斓趴在沙发上,消化着秦昱所说的消息。

 

  外界完全看不出这些变化,人们还是如同从前一样,安居乐业!

 

  “实际上,下面的变化很大,看似收入增加,实则渠道却变窄了。”

 

  “这个年代,再想打破阶级往上爬,难如登天。”

 

  叶瑾斓晃动的腿向上翘着,若有所思道:“教育改革的目的,不就在于此。”

 

  “是啊,惟有读书高的日子回来了。”秦昱玩笑说道。

 

  现如今,普通人想要突破阶级天花板。

 

  最简单、公平、直接的方式,只有读书这一条出路。

 

  学得好,就能跳出现在所处的阶层,打破屏障,跳入另一个全新阶层。

 

  从惟有读书高,到读书无用下海经商,再到如今的局面。

 

  三十年一轮回,果真不假!

 

  此刻,叶瑾斓却突然想到自己之前听到的消息。

 

  李筱筱加入兵部的绝密项目,就连李家的亲戚都不知道她人去了哪里。

 

  “李筱筱,是你所说的狂热者吗?”叶瑾斓好奇问道。

 

  “是,她是首批狂热者。”秦昱点头,道:“而且,她加入亚空间探索项目。”

 

  “所以,她现在人已经在异世界?”叶瑾斓不可思议的说道。

 

  这一切,简直太具有颠覆性。

 

  自己往日的认知,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异世界的描述不太准确,但也可以这么说。”

 

  秦昱抬头向外看了看,道:“外面的天气很好,要不要出去走走?”

 

  “不了,我想在家里待着。”叶瑾斓摇头拒绝。

 

  随后突兀道:“你要走就走吧,不用担心我。”

 

  “我不走,就在这陪着你。”秦昱说。

 

  叶瑾斓抓着抱枕坐起来,将脸贴在抱枕上歪头看向他:“难道你不需要去看看叶……”

 

  “小姑和其她人,别说你心里没这么想。”

 

  被拆穿的秦昱有点尴尬,他确实在想什么时候去看叶知秋。

 

  还有邢露……

 

  有两个多月没见面,再不去见一面的话。

 

  下次昱哥再想寻找快乐,就只能自己主动了。

 

  当然,还有叶知秋!

 

  因为自己的关系,如今在家里是备受排挤。

 

  从前还有叶老和老院子在,心里总有那么一份牵挂。

 

  知道自己还有地方可去,心是安定的。

 

  现在,老远还在,老父亲却已经不在了。

 

  相信此时此刻的叶知秋,内心的悲痛不比叶瑾斓少。

 

  “去吧,晚上……”叶瑾斓本想让他晚上回来,话到嘴边心却软了。

 

  不管怎么说,都是曾经和她最亲的小姑。

 

  爷爷走了,她心里肯定更不好受吧!

 

  “晚上别回来了,明早买了早餐再回来。”叶瑾斓说着打开电视,不再搭理他。

 

  秦昱也没有故作姿态,装什么一心一意痴情种。

 

  穿好外套,站在沙发背后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什么也没说的离开老院子。

 

  “诶~”房间里,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气传出。

 

  *

 

  *

 

  西山龙胤,叶知秋红肿着双眼趴在床上。

 

  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她再也没有其他人,内心的悲痛在孤单下无限放大。

 

  好想有个人可以依靠,而他就在上都。

 

  只是,叶知秋清楚的知道,他现在正陪在谁的身边。

 

  委屈!

 

  凭什么自己就要忍受这些事,你没了爷爷,我还没了爸爸。

 

  我可是长辈,你怎么能把我关在这里不闻不问。

 

  这都多久过去了,难道打算关她一辈子吗?

 

  情绪发泄后,叶知秋心里又充满愧疚和心虚……

 

  做出那种事,无论怎么说都是她的不对。

 

  面对瑾斓,她永远都是理亏的那个。

 

  更不可能在她面前抬起头说话,硬气的回怼一句‘凭什么?’

 

  这些牢骚,她也只能一个人的时候在心里说说。

 

  可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叮咚~

 

  门铃声打断叶知秋的自怜自哀,趴在床上的她却没有动的意思。

 

  不管是谁来,她都不想理会。

 

  秦昱?

 

  他正忙着陪叶瑾斓,那丫头肯定恨不得24小时霸占着他。

 

  等快离开的时候,秦昱才有可能顺道来看一眼自己。

 

  短短几小时……或者几十分钟,就是自己的全部。

 

  一想到这,叶知秋心里又是一算。

 

  眼泪差点夺眶而出,不得不拼命仰头,用手指抹掉眼角的湿润。

 

  门铃声没了,叶知秋继续望着窗外发呆。

 

  知道她的终端传来一则消息,属于秦昱的消息。

 

  “秦昱?”点开通讯请求,叶知秋惊喜又开心的看着他。

 

  “你人在哪呢?”

 

  投影里的秦昱正在走动,身边的环境看起来有点眼熟。

 

  等等,桌上那是自己昨晚喝的红酒吗?

 

  “啊,你在楼下?”确认是自家客厅没错,叶知秋风一般的跑下楼。

 

  人还在楼梯上,就不停的向客厅张望。

 

  当看见秦昱真人的那一刻,激动的喊道:“秦昱。”

 

  脚下一滑,叶知秋歪倒着向楼梯滚去。

 

  “啊~”完了,自己肯定要破相了。

 

  眼看楼梯的棱角距离自己的视线越来越近,倾倒的身体徒然定格。

 

  “没事吧?”

 

  拖着她的腰,秦昱将她搂入怀中关心问道:“有没有伤到哪里,要不要检查看看?”

 

  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容,鼻息间强烈的男性荷尔蒙。

 

  眼眸里的关心和语气里的担心,叶知秋的体温快速加剧!

 

  “嗯,你要亲自为我检查吗?”

 

  将脸贴在他的胸口,叶知秋蚊鸣般喃喃道:“医生,我好像扭到脚了。”

 

  美人相邀,又有伤在身。

 

  有为青年秦昱,怎么能拒绝对方的请求。

 

  一手托着后桥,一手搂着她纤细有致的腰身,昱哥健步如飞的登上楼梯。

 

  哐当!

 

  楼梯口前的墙壁猛地震了下,挂在楼梯廊上的艺术画,好似松动般掉在台阶上。

 

  接着,越来越多的画作一一跌落。

 

“啊啊…啊哼啊嗯哼…嗯哼嗯哼啊嗯哼…”

 

  “啊啊…啊哼嗯哼啊…啊啊嗯哼嗯哼啊!”

 

  电视里传来霏霏之音,活力十足的姐姐们在舞台上又蹦又跳,展现着自己灵活的身姿。

 

  搂着满脸桃花,眼眸痴迷的叶知秋,秦昱对她们的表现还算满意。

 

  这是姐姐们第一个大型舞台,就连昱哥也没想到,她们真的走到这一步!

 

  姐姐们…

 

  最近刚有点名气的全新组合,成员不是经过残酷竞争与淘汰培养出来的练习生。

 

  而是喜欢音乐与乐于表现自我的姐姐们,自发组建而成。

 

  这一点,让她们收获不少想要走上舞台,却又缺乏自信的人群喜爱。

 

  有粉丝喊出‘仓鼠女孩的化身,’让她们多了个亲切的称呼:仓鼠姐姐!

 

  温柔的大姐姐,温茹。

 

  成熟性感的门面大人,美辛。

 

  可爱无敌娃娃脸,雨萌。

 

  乖巧可怜小忙内,芽儿。

 

  还有人美心善,知性高雅的‘妈妈,’叶白。

 

  姐姐们在粉丝心中的形象,丰富饱满,极具辨别度!

 

  也让粉丝很快就爱上这个新组合,并产生强大的凝聚力。

 

  当然,这些都离不开资源的支持。

 

  作为名扬天下唯一的唱跳组合,大米将自己在这方面的资源全都倾斜向姐姐们。

 

  从刚出道,就得到前辈的提携,音乐类舞台也上了不少。

 

  虽然不是爆款,但对新人来说已是不易!

 

  现在,是积累。

 

  等这次舞台结束,名扬就会安排她们走向更大的舞台。

 

  不过,名扬毕竟是走影视剧的。

 

  在歌唱领域的资源有限,最后能走到哪,还是要看姐姐们自己的表现。

 

  从余温中醒来的叶知秋,像是发现新大陆似得看向秦昱。

 

  他竟然也会看这类偶像舞台?

 

  不过,这四个女孩各有千秋,倒是很符合他的味道。

 

  想到这些的叶知秋好气又好笑,他难道就不懂知足吗?

 

  “在看你的新猎物?”叶知秋嗔怒说道。

 

  “什么?”昱哥回过神,看到她吃醋的样子。

 

  好笑的刮了刮她的鼻子说:“是我公司旗下的艺人,什么猎物,我才是猎物!”

 

  “你?”叶知秋满脸质疑。

 

  他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才是猎物。

 

  自己就是着了他的魔,才会掉入陷阱,让自己变的里外不是人。

 

  偏偏心里一点也没怪他的意思,反倒恨不得跟他黏在一起。

 

  叶知秋,你没救了!

 

  “去吃夜宵,等会你就知道了。”拍了拍她的后桥,昱哥大笑走进浴室。

 

  昱哥在衣柜里找了一套新衣服,卫衣,运动裤,板鞋。

 

  叶知秋则穿着盖住大腿的毛线衫,黑色裤袜外加一双黑色小短靴。

 

  成熟感性的气质,妖娆的身姿和性感穿搭,“你是要引诱我犯罪吗?”

 

  “阿sir,长的美也犯法吗?”叶知秋挽起他的手臂,开心的向外走去。

 

  她已经很久没出去逛街了。

 

  每天呆在家里‘修禅,’人都快修傻掉。

 

  能够和秦昱一起外出吃夜宵,对她来说就像小时候过年一样开心。

 

  两人开车来到热闹的夜市街,路边的美食车冒着热气。

 

  各式各样的美味小吃,散发着诱人香气往叶知秋的鼻子里钻。

 

  找了个位置,叶知秋兴奋问道:“你要吃什么,我去买?”

 

  别怪她表现得这么兴奋,换成谁像她一样,在家一呆就是大半年的。

 

  只会表现的比她更不堪,做出什么沙雕行为都很正常。

 

  “你看着买好了。”秦昱说着摘掉口罩。

 

  叶知秋只顾兴奋,却没察觉到在他解除‘封印的’时候,小吃车前的姑娘们屏住呼吸。

 

  烤面筋,臭豆腐,炒年糕,奶茶,小串,黄金土豆……

 

  一样又一样的美食被叶知秋带回桌上,直到把所有想吃的都买一份。

 

  叶知秋才脸颊微红的坐在他身边,微微喘气的说:“可以吃了。”

 

  沿着小吃街跑了三圈,她额头都出汗了。

 

  “给你。”秦昱将手机摆在她的面前。

 

  “什么?”叶知秋拿起一看。

 

  满屏的好友申请,向下拉也是一样。

 

  “猎物!”秦昱拿起小串,开始填饱自己的肚子。

 

  以叶知秋的兴奋表现来看,今晚显然还有一场恶战等着自己。

 

  昱哥得补充足够的体力,来应对今明两天的背靠背赛事。

 

  叶知秋,叶瑾斓,郉露……

 

  原本他是要先去找美空姐的,可她还在天上飞,明晚才能落地。

 

  所以,叶知秋的排位就此上调。

 

  这些旁枝末节,她不需要知道……

 

  “14个,就这一会?”放下手机,叶知秋表情复杂的看向秦昱。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摆在眼前。

 

  叶知秋却不知道,除了她所看到的,还有两个90+小姐姐,通过了好友申请。

 

  此刻,正躺在昱哥的好友名单里。

 

  现在用不上,不代表以后也用不上。

 

  用叶知秋的话来说,“阿sir,做诱饵不犯法吧?”

 

  *

 

  *

 

  白头鹰,极北。

 

  身披麻布袍子,满脸凄苦,悲天悯人的神态好似承受着世间所有苦厄。

 

  领头的女人,有着一头金色的秀发。

 

  表情冷漠悲悯,充满慈祥与厌恶的对立视觉。

 

  黛西!

 

  许久未曾出现的她,再次‘逃出’蜂巢后,碰到一个女人。

 

  对方所经历的痛苦折磨,对黛西造成极大的影响。

 

  于是,她决定将那些受到折磨与摧残的女人们聚集起来。

 

  苦厄修女会,就这么成立了。

 

  她们是世间最可怜的人,也是最极端邪恶的人。

 

  每一名苦厄修女,都曾遭遇过无法想象的折磨。

 

  在被黛西拯救后,选择加入她的队伍。

 

  一路向北,凡是遇到她们的恶人都难逃一死。

 

  并且,在死前都遭遇可怕的酷刑!

 

  每次苦厄修女都会留下尸体,给世人警示。

 

  因此,也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队伍越来越壮大。

 

  当黛西抵达极北,人数已经超过两百。

 

  在长期与黛西的相处中,苦厄修女也发生转变。

 

  空气中弥漫的辐射,发自灵魂的痛苦与仇恨,在绝望的同时格外坚定。

 

  就算是污染的力量,也无法转变这种极端扭曲的思想。

 

  一群怀有极端思想的变异者,就此诞生!

 

  现在,她们追随着黛西来到极北,即将见到她所描述的苦厄之地。

 

  暴露的扭曲地脉,将山地穿透污染。

 

  空气中弥漫的辐射浓度,就连苦厄修女也为之心惊。

 

  无数堕落生物的身影,盘踞在这片大地之上。

 

  “这里是苦厄的源头,我们将在此建立属于自己的修道院,与苦厄共存!”

 

  黛西指向前方漆黑蠕动的山头,眼眸里充满无畏的自信。

 

  看着修女们散去,准备在这里修建修道院。

 

  黛西有些疲惫的坐在地上,呢喃道“装逼真累!”

 

  她只是想报仇,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一切都要怪那个怪物!

 

  想到石崔威胁自己时,温柔谦和的笑容,黛西就想吐。

 

  虚伪的怪物……

 

  挑眉眺望,那蠕动的山头给她带来不详的预感。

 

  那里面到底以什么,竟然让石崔那样的怪物,提起它的时候充满忌惮?

 

  如果,自己能掌握这样的力量,是不是就能摆脱公司的控制。

 

  黛西不确定这么做是对是错,但她还是想要尝试。

 

  不自由,毋宁死!

 

  作为自由的战士,她怎能甘愿被威胁?

 

  等修女们建好修道院,黛西就会尝试借助辐射的力量来增强自身实力。

 

  只要能打败石崔,她就能脱离公司的控制。

 

  到时,她要把那个在背后指挥这一切的男人抓起来。

 

  囚禁在自己的修道院里,每天日夜折磨。

 

  用痛厄鞭子狠狠地抽打他的身体,榨干他的精气,折磨他的灵魂!

 

  想到将他绑在刑拘上,让所有苦厄修女上前榨干他的画面。

 

  黛西的眼底透出异样的活力,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这一天了。

 

  嗡嗡…

 

  终端震动,黛西瞬间收敛古怪的表情,按下确认。

 

  石崔出现在她面前,“你和你的人到了吗?”

 

  “嗯。”黛西傲娇冷哼。

 

  先前的臆想带给她莫名的勇气,就算面对石崔也一点不怂!

 

  “看好那里,尽力防止堕落生物逃离,如果控制不住,将它们引向东部。”

 

  石崔像是没察觉到她的态度,事无巨细的交代着她所要做的工作内容。

 

  直到将一切都讲清楚,石崔推了下镜框道:“下次和长辈说话,注意你的态度。”

 

  “你不会想要我亲自去教你礼貌和规矩,对吗?”

 

  明明很温柔的样子,黛西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上次这么说的时候。

 

  黛西就躺在手术台上,亲眼看着自己是如何被解剖分析的。

 

  “是的。”黛西顺从的低下头。

 

  “那里面到底是什么,我们会有危险吗?”黛西想要得到些有用的信息。

 

  “关心你自己手上的事才是重点,物资很快会送到。”石崔结束通话。

 

  这番表现,让黛西更加肯定,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

 

  也许,就在那些好似死亡蠕虫一样扭曲蠕动的地脉之中。

 

  “一定要找机会,搞清他们究竟想要什么。”黛西在心底对自己承诺。

 

  只是现在,她要先确保所有人的安全。

 

  天空之上传来音爆破空声,几个硕大的火球穿破云层,笔直掉在黛西身旁。

 

  有一个火球差点砸中她,被黛西灵活躲开。

 

  火光散去,一人高的补给箱呈现在眼前。

 

  这就是石崔先前提到的物资,也是修建修道院的主材:银墨。

本文标签:我的性经历(真实回忆)

上一篇:男生最抵抗不了女生亲他哪&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推荐知乎

下一篇:怎么判断下边是松是紧&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