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疯狂的肥岳交换)全目录阅读

2021-10-20 15:11: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萧霆泽说道:“我们是飞机出了事故,被困在此地的。”

  美国人听了就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秦汐梦答道:“我叫秦梦,他叫萧泽

萧霆泽说道:“我们是飞机出了事故,被困在此地的。”

  美国人听了就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秦汐梦答道:“我叫秦梦,他叫萧泽。”

  美国人用枪一指,“跟我们上船吧!”

  萧霆泽说道:“你不是来救援我们的人吧?我们还在等待救援,不能上你们的船了,谢谢了。”

  美国人挑了挑眉毛,“哦?不上吗?”随即用枪对着萧霆泽的脑袋,“你可以选择不上,但是你现在就得死!”

  秦汐梦打量着这几个美国人,每一个身上都背着枪,而且面容凶悍,看上去就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先跟着上去?不然他们恐怕不会放过我们。”秦汐梦小声地说道。

  而萧霆泽担忧的则是,若是跟着上了船,那便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了。

  这些人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态度如此,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上船恐怕会凶多吉少!

  那美国人一枪打在了萧霆泽的脚边,“不要给脸不要脸!”

  没办法,萧霆泽和秦汐梦只好跟着这些美国人上了船。

  有个红头发的老外还对着旁边的人说道:“呵呵,这个中国妞不错啊!”

  秦汐梦的手不由地握紧了萧霆泽的手,她心中升起一丝隐隐的担忧。

  进入船舱,就发现里面还有十来个人,其中有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紧身的皮衣,一头乌黑的直发,化着浓妆,手里夹着一根烟。

  见萧霆泽和秦汐梦进来,就问:“这两个人发出的求救信号?”

  那领头的美国人对这个女人很恭敬,“是的,老板。”

  女人扭着屁股,走到萧霆泽和秦汐梦的面前,“俊男靓女嘛!”说着,在两个人的面前吐了一口烟。

  “正好,今天我们这有个表演,二位也算是赶巧了。”女人的中文很流利,甚至带着一口的C市口音。

  接着,萧霆泽和秦汐梦就被‘请’到了沙发上坐好,有个老外还递过来两杯咖啡。

  不过萧霆泽和秦汐梦谁都没喝,也不可能喝,谁知道这咖啡中有没有毒呢?

  女人面带微笑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上,随即翘起了二郎腿。身姿妩媚优雅,还有那么一丝性感。

  不多时候,便有人抬进来一个圆形的玻璃水箱,接着,就开始往里面灌水。

  很快,水就差不多灌满了,领头的美国人领着两个手下押进来一大一小两个人。

  大人是个男的,估摸着三十多岁,头发蓬乱,浑身是伤,脸肿得不成样子,一看就是受到了酷刑。

  小的差不多十岁,眼睛哭得肿得像核桃,嗓子也哭哑了,一直抽抽搭搭,一边走,裤脚还一边滴水,原来是吓得尿了裤子。

  两个人被推搡着进来,那男人扑通就跪在了地上,“金老板,饶了我吧……我……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那孩子也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男人连忙扯过孩子捂住了嘴巴,“金老板,求……求您了!”

  男人说着,就抱着孩子一起叩头,砰砰砰的,眼瞧着他的额头都磕出了血痕。

  女人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尖踩灭,嘲讽地笑了一声,“哎呀,我记得你上一次也是这么说的。”

  “这次我真的,我真的再也不敢了!”男人声音颤抖,苦苦哀求。

  “我金娇凤是个最讲信用的人,上一次说放你,我是不是放了你了?”

  原来这个女人姓金,名号叫金娇凤。

  男人瑟缩道:“是,金老板的为人,大家伙都知道……是最……”

  “不过,上次,我也说了,你若是再犯,我定然不饶你!”金娇凤对着一旁的领头美国人使了个眼色。

  美国人一把提起男人的后脖领子,将他丢入了那玻璃缸水箱中。

  那男娃哭声更大,被人拎到了一边去扇了两个嘴巴才不作声了。

  男人浑身上下登时湿透了,说出的话已经是不成个数了,“金……金老板,饶了我吧……求求你!我……我上有老,下有小……”

  金娇凤哪里再听他的求饶呢,优雅地再次点起了一根烟,转头对着萧霆泽和秦汐梦说道:“表演开始咯……”

  那男人被反复按入水中,一次比一次的时间长,最后一次男人终于停止了挣扎。

  一旁那小孩子早就吓得傻住了,金娇凤命人带了那男孩过来,“你爸已经死了,你若是想活命,以后就跟着我,若是不想跟着我,今天我也就了结了你的命!”

  这金娇凤一个女人,却是别男人心肠更是要狠毒,秦汐梦不忍一个十岁孩童遭遇毒手,便开口说道:“金老板,一个孩子,你又何必跟他计较呢?”

  金娇凤斜眼看了一眼秦汐梦,马上就有一把枪抵住了秦汐梦的后脑,身后那人用英文说道:“老板说话,你敢插嘴?”

  萧霆泽见情势不好,便开口说道:“金老板请我们看表演,想必不会如此待客吧?”

  金娇凤别有意味地看了萧霆泽一眼,“你这话说得有些道理。”随后她一摆手,示意秦汐梦身后的人把枪放下。

  刚才秦汐梦的心也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这些人统统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若是一个不小心恐怕就要丢了性命。

  但是让她对一个身处险境的孩童置之不理,她肯定会自责内疚一辈子。

  金娇凤撇嘴笑了笑,“二位觉得这表演如何啊?”

  这哪里是什么表演,这分明就是杀人!

  秦汐梦说道:“刚才听那人说金老板是最守信用之人,守信之人皆是将义气的,必然不会为难一个孩子吧?”

  金娇凤弹了烟灰,吸了一口烟,“你怕我杀他?就不怕我杀你吗?”

  萧霆泽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说道:“想必金老板不会杀无辜之人。”

  金娇凤笑了一声,站起了身,对着那领头的美国人说道:“把他,给我带上。

秦汐梦紧张地看向萧霆泽,萧霆泽示意她不必为他担心。

 文学


  萧霆泽轻轻地拍了拍秦汐梦的手,随后跟着那金娇凤走了出去。

  一时间,这里便只剩下了秦汐梦,几个扛着枪的老外,玻璃水箱中的死尸,还有那个哭傻了的小男孩。

  有个红头发的老外走到秦汐梦的面前,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伸手就要去摸秦汐梦的脸。

  秦汐梦一扭头,那红头发老外的手摸了个空。

  这挑起了那老外的兴致,他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用蹩脚到不行的中文说道:“有倔脾气,我喜欢!”

  说着,就把身上的枪摘了下来,丢给了一旁的人,扯了扯自己的衣领,要扑上来抱秦汐梦。

  秦汐梦登时起身,反手甩了红头发老外一个耳光。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秦汐梦这一巴掌用是十足的力气,连她自己的手都觉得十分的火辣疼痛。

  那红头发老外的嘴角都被打出了血来。

  “杰克,看你那怂样!”旁边的老外说道。

  叫杰克的红头发老外用手擦了擦嘴角,笑得更加邪恶起来,“我喜欢!”

  秦汐梦心中虽然惊慌,但是面上还是巍然不动的神色,她沉声呵斥道:“你们金老板就是这般待客的吗?”

  这话把杰克问得愣了一下,动作也就止住了,站在原地看着秦汐梦。

  “我们是金老板的客人,你要是对我放肆,想必一会被丢入水箱中的就是你了吧!”秦汐梦面容冷漠,说的话有着让人臣服的威力。

  杰克心中就犹豫起来,他们的老板金娇凤,别看是个女人,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私下里,这些老外们都叫金娇凤魔女,对她是又敬又怕。

  但是杰克转念一想,这两个人不过就是他们在荒岛上随便搭救上来的,算什么客人呢?自己就算是对这女人如何了,老板也不见得就惩处了自己。

  想到这杰克就邪恶一笑,“你算个什么客人?不过就是个玩物……”

  说着就想再次扑上来,这个时候,一旁的一个人拦住了杰克。

  拦住杰克的老外叫飞利浦,他对着杰克说道:“别乱来,老板的想法,谁能摸得清呢?那个男的被带走了,不知道会跟老板说些什么。

  你就是想睡这个女的,也还是等老板回来看看情况的好!”

  被飞利浦这么一说,杰克才悻悻地退到了一旁,从别人手中重新拿回了自己的枪,但是他的眼睛一直都盯着秦汐梦,仿佛已经在脑海中幻想了无数遍旖旎的场景。

  秦汐梦稍稍安定心神,抬头就看见了水箱中的尸体。

  水箱中的男人的尸体脸朝下地漂浮着,早已经死去多时了。

  小男孩还在呜咽,秦汐梦走到小男孩的面前,蹲下身体,用自己的手轻轻地擦了擦他脸上的泪痕和污渍。

  “你现在哭也没用了,你得想办法活命,知道吗?”秦汐梦低声地说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小男孩混沌的目光之中有了一刻的清明,他看向秦汐梦,就仿佛自己黑暗的世界中有了一束光。

  秦汐梦轻轻地将男孩抱入自己的怀中,“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我爸爸去世的时候,我跟你一样的难过。”

  男孩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放声大哭了,而是呜呜咽咽起来。

  秦汐梦将他拎到沙发边要坐下,杰克大声道:“别弄脏了!”

  秦汐梦冷眼瞧了一眼杰克,自己坐在了沙发上,随后将男孩抱在了自己的腿上。

  大约等待了两个小时,金娇凤才领着萧霆泽重新回来。

  金娇凤的面上挂着笑容,进来就对着秦汐梦说道:“秦小姐,你可真是有一位好丈夫啊!”

  秦汐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她观察金娇凤和萧霆泽的表情可以得知,事态缓和,他们的处境此刻还算平安。

  萧霆泽走至秦汐梦的身边,说道:“金老板答应了,将我们送往马尔代夫。”

  秦汐梦转头对着金娇凤说道:“多谢金老板。”

  金娇凤点了一支烟,“不客气,我与萧先生投缘,也算是结交一位朋友,以后有用得到的地方,还需要萧先生全力帮助呢!”

  萧霆泽点头道:“自然。”

  金娇凤看了看躲在秦汐梦身旁的男孩,“不过,这个孩子,你们可不能带走。”

  秦汐梦微微蹙眉,刚想开口为那个男孩说两句话,争取将他一同带走。

  哪知那个男孩咬了咬嘴唇,缓缓地从秦汐梦的身边走了出来,随后跪在金娇凤的面前,说道:“金老板,求你收下我,我不想死。”

  秦汐梦诧异,金娇凤也挺诧异的。

  “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这么小就这么有觉悟,我以后一定好好待你。”

  金娇凤并未食言,将萧霆泽和秦汐梦送往了马尔代夫。

  一下船,萧霆泽就给家中打了电话,不过一直没有打通。

  秦汐梦则是往亲宅打了电话,秦泰斗即刻便派人过来接应两个人。

  因为飞机坠毁,原本定好的蜜月之旅只能暂时作罢,秦泰斗派了专机来接秦汐梦和萧霆泽。

  重新坐上飞机的秦汐梦还是心有余悸,“也不知道其他的人如何了。”

  萧霆泽安慰道:“但愿会没事吧。”

  “你同那金娇凤谈了什么?她竟然就这么轻松地放了我们?”秦汐梦问道。

  萧霆泽皱眉摆手,“不提也罢,哎!”

  回想起和金娇凤谈话的两个小时,萧霆泽觉得简直是比两个月的时间还要长。

  金娇凤是个女魔头,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

  “你知道世界最大的毒枭吗?”萧霆泽看向秦汐梦。

  秦汐梦摇头,略有所思地说道:“难道就是……那金娇凤吗?”

  萧霆泽点头,“不错,这金娇凤就是世界最大的毒枭,三年前,她亲手杀了她的养父,登上了现在的位置,走私贩毒,拐卖人口,无恶不作。”

  “那她竟然会这么轻松地就放了你我?”秦汐梦实在是不敢相信。

  “这个女人的脑子不是很正常……”萧霆泽皱眉道,“你猜她跟我谈什么?”

本文标签:疯狂的肥岳交换

上一篇:怎么判断下边是松是紧&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

下一篇:2021最推荐(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