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乖乖PO_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

2021-10-20 15:31: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也明白为段永谋什么没有选择自己了,毕竟坏人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错的,平时只是往往看到了眼前的蝇头小利,有了更大的利益作为诱导,他当然会改变自己的作风。

  熊文星

也明白为段永谋什么没有选择自己了,毕竟坏人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错的,平时只是往往看到了眼前的蝇头小利,有了更大的利益作为诱导,他当然会改变自己的作风。

  熊文星走着走着,内心就有了主意,本来是向自己家走去,却突然改变了方向,直奔哥哥家而去。

  熊文亮此刻正在家中将自己得到了一份好工作的消息告知自己的老婆,夫妻两个都非常兴奋激动,有了这样一份工作,再加上家庭中的其他收入,用不了多久,他们的家庭就可以奔小康了,这些年吃的亏,导致家庭经济状况不佳的问题,就可以得到快速解决。

  熊文亮的老婆甚至决定一会儿就去镇上买几斤肉回来,晚上炒两个菜,让熊文亮好好喝两杯,也算是他们这个家庆祝一番。

  可是熊文亮的老婆刚刚从柜子里面将钱拿出来,还没出门,就看到熊文星从自家大门外走了进来,她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因为熊文亮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每次来家里都没有好事,更何况家中还养了一个不明事理,整天胳膊肘朝外拐的老公公。

  熊文星走进院子之后,也没有想熊文亮他们居住的房间而来,而是直奔他那老父亲的卧室而去。

  熊文亮的老婆急忙过去告知熊文亮,夫妻两个迅速走过去老爹的房间想要知道熊文星这是干什么来了?

  平时熊文星要是不借钱不找他们帮忙,可是从来都不上门的,更别提一上门就直奔老爹的房间,一般这样都是有什么无理的诉求要提,自己又感觉说不出口,便找老爹出面,为难他们夫妻两个。

  刚走到门口,他们听到这父子两个的对话,顿时都惊呆了。

  “爸,我今天来是接你上我那边去住,你在我哥哥这里住的时间也不短了,都是当儿子的,我也想将你接过去尽尽孝,让您老人家在我那边享几天福。”

  熊文星的话语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听的熊文亮夫妻两个嘴巴张的老大,因为这么多年了,熊文星从来都没有说出来过如此孝顺的话,他从来都是推脱自己家情况不好,根本没有能力抚养老人,今天却仿佛变性了一般,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简直就仿佛不是本来的他了。

  房间里面熊文星的老爹听到小儿子这话顿时心花怒放,这么多年了,虽然知道小儿子嫌弃自己,但他还是疼爱熊文星,但还是希望小儿子对自己好一点,毕竟老家伙又不犯贱,又不是真的天生喜欢被人虐待。

  但是他只是想听到小儿子说这话而已,心底里还是想待在大儿子熊文亮这里,毕竟熊文亮夫妇两个为人憨厚心地善良一些,在这里,他从来不愁吃不愁喝也不怕冻着。

  但是熊文星的老婆非常刁蛮,要是去小儿子那里,哪怕是小儿子同意,小儿子的媳妇肯定不同意,给自己脸色看不说,肯定也给自己吃不好,穿不好,到时候去了也是受罪。

  “星星,爸在你哥这里就挺好的,就不去拖累你

  们夫妻两个了,你们好好的过日子,你有这份心爸就已经很开心了,我过去了还是你们的累赘。”

  没想到他们的老爹竟然拒绝了小儿子的邀请,反而说出来这一番话。

  说实话,听到这话,熊文亮夫妻两个就感到仿佛一把刀扎在了胸口一般,这老爹去小儿子那里就害怕成了小儿子的累赘,影响了小儿子赚钱,可是在他们这里就感觉理所应当,也不觉得拖累了他们,这偏心的简直太明显了。

  “爸,没有问题你就上我那里住一段时间吧,哪怕是一段时间也行,我今天就是来亲自接你来了,你可一定要跟我走!”

  熊文星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为了抢走哥哥的工作,所以才来接老爹。

  妓-女都知道当婊-子还要立牌坊,他当然不可能将自己的真实目的直接说出来,自己扇自己的脸。

  “傻孩子,你这份心意爸知道就行了,上你那里要吃你的喝你的,还要耽误你们两个干活挣钱,待在你哥这里,好吃好喝,我又不怕把我饿着冻着了,给你省事儿,你怎么想不明白呢?”

  老家伙毫不避讳直接对小儿子说道,他对两个儿子的偏心从来都不加隐瞒。

  门外的熊文亮夫妇真的肺都要气炸了,有些事儿你做就行了,你何必这样直白的说出来,简直是要将他们夫妻两个气死,但是他们夫妻两个心地善良,而且性格软弱一些,所以并没有立马冲进去将这老爹给痛骂一顿。

  “爸,你就跟我走吧!我接你肯定是有原因的,过一段时间你就明白了,到时候你不要怪我就好了,反正你上我那里住就是帮我,你相信我的话赶紧跟我走吧!”

  熊文星十分无奈,这么多年了,第一次感觉老爹的偏心让自己有点反感,老家伙管那么多干什么?还不赶紧上自己那里帮自己家人设立好,让自己好赚钱。

  听到小儿子这样说,老家伙想了想忽然明白了,小儿子这根本不是转性了,也不是变好了,这肯定是为了什么事情,所以才这样做。

  虽然明白了小儿子不是跑来给自己尽孝心来了,但是老家伙还是偏心,既然过去小儿子那里住几天能够帮到小儿子,他也就不废话了。

  熊文星和老家伙两个人也不打算通知熊文亮,迅速收拾了一番,便准备离开了打开门,却刚好撞上站在门口的熊文亮夫妇。

  “哟!哥和嫂子在家呢,我还以为你们没在家,我想将想把老爹接过去呢,我那边住几天敬敬孝,哥和嫂子你们也刚好能清静几天。”

  熊文星看到熊文亮夫妇丝毫不感觉尴尬,而是十分虚伪的对他们夫妻两个说道。

  “亮亮呀,爸去星星那边住几天,让你们休息一下,人老了,麻烦事也多,让你弟弟照顾我几天,让你们享享福。”

  老家伙也是真的无耻,虽然明知小儿子接自己过去不是真的为了尽孝,或许过几天将自己的利用价值榨干了就会送回来,他还是和小儿子一样的说法。

  听到两人这话,熊文亮夫妻两个简直觉得这老爹不可理喻。

  熊文亮内心感叹自己上辈子不知道遭了什么孽,怎么遇到了这样的弟弟和父亲,让自己这辈子来偿还这两个人来了。

  “你们刚刚讲的话我都听到了,不要在这里假仁假义

  了,要走就走吧,我的确可以清静几天。”

  熊亮十分心痛的说道。

  他说完之后,熊文星和老家伙也不感觉尴尬,就仿佛没听到他这话一般,毕竟这么多年了,他们太了解熊文亮的为人了,知道哪怕是随后再回来住,熊文亮也不会拒绝,反正就是一个软柿子,想捏就捏,让他说几句嘲讽的话也无所谓,又不痛不痒。

  就是老家伙的身体不好,要走这么一段路还有些困难,熊文星就过去将熊文亮的架子车推过来,让老家伙坐在上面,顺便拉上行李一起向自己家而去。

  两人离开,熊文亮夫妇面面相觑,其实他们也在琢磨熊文星接走老爹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咋觉得星星这肯定不怀好意,咱们家好像也没啥让他惦记的了,他不会是在惦记你的工作吧?”

  徐文亮的老婆忽然想到了唯一的一种可能,转头对熊文亮说道。

  熊文亮的脸色一变,因为老婆说的还真的没有毛病,似乎也只有这么一种可能,熊文星这样做,想起来再应该没有其他的目的,这人唯利是图,基本上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绝对不可能是为了尽孝。

  说实话,经过上次征地的事情之后,熊文亮就对老爹有些心灰意冷了,也对这个弟弟忍让到极限了。

  这次段永谋给自己这份工作,话说的很明白,就是因为自己为人憨厚做事踏实,熊文亮觉得自己也正好可以胜任,正好这笔钱可以改变自己家庭的现状,所以这次他怎么都不会将自己的工作让出去。

  但是老爹已经被接走了,熊文星的计划显然已经开始了,熊文亮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保住自己的工作,毕竟熊文星的鬼心眼多,熊文亮做事憨厚一些,真的没有那么多的计谋。

  熊文星用架子车拉着老爹,招摇过市,只要遇到人就告诉对方,自己打算将老爹接到自己家去尽孝,极力宣传自己这个行为,甚至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本来有更近的路回到自己家,还拉着老爹专门绕了一圈。

  本来几分钟就能走到自己家里,却用了二十分钟才回到家门口,当他拉着老爹走进院子的时候,他的老婆猛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瞪大了眼睛看着熊文星,满脸的责怪。

  熊文星急忙用眼神暗示自己的老婆不要多事,熊文星的老婆和他多少还有点默契,本来已经有话要张口,说出来了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打算等熊文星接下来给他解释。

  熊文星今天可真的是极力开始伪装自己,本来家中有一个小柴房,可是他竟然没有将老爹拉过去,反而是将老爹拉到了正房的一间,这间房平时是留着给孩子住的,今天他打算留给老爹来住。

  熊文星将老东西给扶着走进去之后,又快速将老东西的行李也给搬了进去,一切安置妥当,当他走出这间房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老婆吹胡子瞪眼的站在他们的卧室门口,满脸怒气的看着他,已经等不及要他解释了。

  “你将这个老不死的拉回来干什么?还嫌咱们家不够穷吗?一天啥事儿干不了,就会吃,要他有什么用!”

  熊文星的老婆指着老爹居住的房子,对熊文星大声质问道,甚至都不控制自己的音量,也不怕老东西听到。


  熊文星压低音量,一边小声的对老婆说,一边拉着老婆飞速进入了他们的卧室里面。

 文学



  熊文星的老婆很不情愿的跟着走进去,依旧一脸不爽的盯着熊文星,认为熊文星今天要是不能给自己一个很好的解释,她就立马将老东西给赶回去熊文亮家中,不可能给老东西一口水喝。

  “合作社那边今天决定要招人了,一个月给四千块钱工资,还有一千块钱绩效,年底了还保证不少于一万块钱的奖金,这个工作可是个好工作,段永谋却给了哥哥,你觉得咱们需不需要这份工作?”

  熊文星急忙对老婆说道。

  “什么?段永谋他瞎了眼!凭什么要给熊文亮?大家都有手有脚,熊文亮能干,咱们也能干,这么好的工作一定要抢回来!”

  熊文星的老婆和熊文星是一个德性,听到这件事之后,心里的第一想法就是得到这份工作,而且并不惦记别人的那个名额,就是想抢熊文亮的工作,因为熊文亮好欺负一些。

  “就是啊,我就琢磨这件事儿,那会儿很多村民和我一起去闹,却发现段永谋根本不认账,因为这是合作商那边委托他帮忙招人,和村上没有任何关系,咱们告他也没用,他想找谁就找谁,这件事要从其他方面入手才有可能将这份工作抢过来。”

  熊文星点点头,给自己老婆详细解释起来了自己的计划,毕竟他知道自己老婆的智商不如自己,要是不说清楚,这个傻婆娘一会儿就可能将老爹赶出去了,那他的计划可就流产了。

  “那和这个老不死的有什么关系?将老不死接回来工作就成了咱们的了吗?不应该让老不死缠着熊文亮,逼着熊文亮将工作给你吗?”

  熊文星的老婆还没明白熊文星的思路,还是以前的老办法,认为让老家伙逼着熊文亮就可以将这份工作抢到手。

  “你傻呀?这件事儿可不只是逼熊文亮的问题了,要是段永谋和合作社那边不同意,就熊文亮将工作让给我们,人家不要我,你说怎么办?”

  熊文星十分无奈,觉得这老婆是真的有点傻,不过幸好她为人做事和自己能够想到一起。

  “但是这又和老家伙上咱们家来住有什么关系呢?他上咱们家来住段永谋和合作社那边就要你啦?”

  熊文星的老婆依旧没有明白。

  “我这么跟你说吧,之所以段永谋不愿意选择我,就是认为我这个人人品不好,连老爹都不管,所以我们将老爹接过来,给他做出一副痛改前非的模样,让他认为我发生了改变,变成了一个好人了。”

  “这样他才能够愿意在我和哥哥中间选一个人,到时候只要我们想办法让哥哥松了口,这份工作不就属于我们了吗?”

  熊文星终于将自己完整的计划讲了出来。

  “你说的还真对,好像就是这么回事儿,我老公可真的是太聪明了!这样的话那就让老不死在咱们家先住一段时间,等你将工作拿到手,再将他赶到熊文亮家里去!”

  熊文星的老婆听完完整个计划,顿时就开心了起来,想到每个月自己家有五千块钱进账,简直开心的不行,更何况过年还有一万块钱的奖金。

  家里过年就可以置办更多的年货了,而付出的代价就是要老家伙在自己家住一段时间,反正每顿给扔两个馒头,老家伙饿不死就好了,一个月也用不了几百块钱。

  这件事怎么算都是他们赚大了,当然要支持熊

  文星的这个方法了。

  “对,我就是这样想的,等工作拿到手就让他回去熊文亮家里,咱们安安稳稳的赚钱,过咱们的小日子,你最近可不要干傻事儿,出去的时候给别人一定要表现出很乐意让老爹来咱们家住的样子。”

  “甚至要多给他们吹吹,咱们给老家伙吃的有多好,喝的有多好,让他们认为咱们对老家伙很好,这样才有更大的可能争取到这份工作。”

  熊文星急忙给自己的老婆支招,以防止自己的老婆智商不够,出去乱说坏了自己的大事儿。

  “行行行!我知道了,这点道理我还是能够想明白的。”

  熊文星的老婆不耐烦的说道,其实她真没有想到,不过也不愿意承认。

  终于将自己的老婆也搞定了,熊文星认为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老爹已经接到家里了,人设已经搞定了,那么熊文星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让老婆在家里等着,他出门又直奔村委会而去。

  村民早已散去,村委会已经安静了下来,熊文星再次过来的时候,看起来有点冷冷清清,他直奔楼下来,到了段永谋的办公室门口,敲开了门。

  “你干什么来了?”

  看到熊文星,段永谋就知道这货绝对没好事,而且段永谋的头脑更加灵光一些,迅速想到了这应该和工合作社的工作机会有关。

  “段支书,我来找你,当然是有正事儿。”

  熊文星厚着脸皮从门缝挤了进去,自己找位置坐了下来。

  “什么事儿?”

  段永谋很反感熊文星这个人,甚至都没有给好脸,拉着脸对熊文星问道。

  “我就是来告诉段支书一声,我最近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想痛改前非,所以已经将老爹接到了我的家里,打算为老爹养老,好好尽孝,将我以前做的不对的地方都弥补回来,以后重新做人,希望段支书不计前嫌,改变对我以前的印象。”

  熊文星急忙说道,只不过他将老爹接到自己家里的时间模糊了一番,并没有说是自己今天临时起意才接了过去,不然显得这件事太刻意了。

  “哦,那还不错,你要是以后能够好好做人做事,以前的事情我不计较也完全可以。”

  听到熊文新这痛改前非的话,段永谋惊讶了一下,不过也十分开心,浪子回头金不换,这熊文星以后能够好好做人,以前那些事情不计较也罢,自己又不是小气的人,而且熊文星以前也并没有损害多少自己的利益,大家也没有多大的仇恨,只是自己看他不爽,觉得他为人不行而已。

  “我以后一定好好表现,让段支书看到我悔过的决心!”

  熊文星急忙保证,今天就是来立人设来了,当然要做出来一副十分诚恳的样子。

  “行,那咱们以后就看你的表现,只要你改过自新好好做人,以后村上有什么好的政策,我一定也会多考虑你,毕竟你们家情况的确不好,你这些年荒废了不少时光,也浪费了不少的好机会,以后只要能够抓住机会,其实还是来得及的。”

  段永谋感觉很欣慰,便鼓励了熊文星一番,希望他以后这样坚持做下去。

  “我一定会的!段支书以后就看我的表现吧,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了,段支书你忙,我先回去了。”

  熊文星的目的达到了,便直接告辞离开,虽然他很想现在就将自己最终的目的讲出来,但是他也知道段永某

  这个人不傻,要是自己太急功近利,现在就讲的话,段永谋肯定就会明白自己是在演戏了,所以事情要一步一步来,饭要一口一口吃,现在他就要先回去将哥哥熊文亮搞定了。

  离开村委会之后,熊文星直奔熊文亮家中,接下来只要搞定了哥哥熊文亮,那这件事就基本上完成了。

  当熊文星来到熊文亮家中的时候,本来熊文亮老婆打算去正常买肉庆祝,但是想到熊文星要抢他们的工作,顿时也没有心情庆祝了,夫妻两个闷闷不乐的坐在家中还没有想到对策。

  看到熊文星又来了,夫妻两个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盯着厚着脸皮走进来,仿佛回到自己家中,又是给自己找茶叶,又是给自己倒水的熊文星,他们夫妻两个真的很想将熊文星一脚踹出家门。

  “哥,咱们兄弟两个是最亲的人了,你给我拉着脸干什么?”

  熊文星就仿佛不清楚夫妻两个拉脸的原因一般,自己给自己泡好茶之后,坐下来对熊文亮问道。

  “我为什么拉脸,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我们俩在老爹跟前,因为是儿子,所以说话肯定要注意,但是熊文星可是他的弟弟,他就没有必要不断的忍着了。

  更别提今天老爹都被熊文星接走了,也没有人给熊文星撑腰了,熊文亮说话就可以更大声一些,不怕说着说着就被老爹提着棍过来打一顿了。

  “咱们都是亲兄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哥你不要这个态度,我今天来是有正事和你要说。”

  熊文星假惺惺的掏出了一盒香烟给熊文亮面前放上一根之后,自己坐回去给自己点上一根,然后说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熊文亮给熊文星是一点好脸都没有,这样的人也没有资格让自己给他好脸。

  而且熊文亮都猜到了熊文星的来意,内心憋屈又愤怒,怎么可能好好和他说话。

  “哥,你看你们家这个情况要比我们家好一点,我们家现在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我觉得我更需要那一份工作,哥要不你就把工作让给我吧,以后老爹就由我来养老,这样你也少了负担,咱们兄弟两个的日子不就都好过了吗?以后我肯定也不再占你便宜了。”

  熊文星讲出来了自己的目的,只是他讲话的时候说了很多的谎话,就比如他本来是打算拿到工作就叫老爹送回来,却骗寻文亮自己以后会给老家伙一直养老,而且以后要是有机会他肯定还是会占熊文亮便宜。

  但是这会儿又假惺惺的承诺,自己再也不会那样干了,甚至还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诉说自己的困难,希望熊文亮可以善心泛滥,将这份工作爽快的让给自己。

  “你这是做梦!这些年你占了我那么多便宜了,今天看到我得到一份好工作,竟然还想要?你那会儿和老爹在房间里面说了什么,我又不是没有听到。”

  “这会儿也没有外人,你在我这里装什么装?你的秉性我太清楚了!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你能改得了吃屎吗?”

  熊文亮毫不客气的骂道,他已经不是之前的他了,当他这段时间逐渐冷静了下来,发现很多事情逐渐就琢磨明白了,之前是自己心太软了,这个弟弟根本就不可能改变,人到中年了,怎么可能随意改变自己的本性。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除非发生什么巨大的变故,让自己这个弟弟受到教训,否则根本不可能让他变成好人。

本文标签: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

上一篇:学生怎样自W到高C_双指探洞手势图片

下一篇:糙猎户的公主兔_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