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糙猎户的公主兔_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2021-10-20 15:38: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明初,我只是......只是想看看你。”听到池明初说连她的面都不可以见,何伟急了,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明初,我只是......只是想看看你。”听到池明初说连她的面都不可以见,何伟急了,结结巴巴地说道,“想......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我现在过得很好,请你永远地消失在我的生活里。”池明初手伸向一旁的道路,示意他麻溜滚蛋。

  何伟却像听不懂似的,转而在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叠百元大钞:“明初,我这段时间去打了几份工,工资我都攒下来了,你快拿着。”说着就要往池明初的手上塞。

  “不需要!”池明初一个侧身躲开。

  “明初,我们说好的,我供你上大学,等你毕业了,你就会考虑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这话你也信?”池明初冷笑,“我骗你的,你简直就是个蠢-货。”

  何伟满脸哀求,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明初。”

  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头发也乱糟糟的,想来是连打理自己的钱都舍不得花。

  他省吃俭用把钱都攒着,就为了给池明初,然而池明初并不感动,她只觉得何伟这个人简直烦透了,恨不得他原地爆炸。

  “哼!”池明初冷哼一声,她抖了抖身上还没来得及换下的晚礼服,“你知道这套裙子要多少钱吗?”

  晚礼服的领口处和裙摆上点缀着一些碎钻,随着池明初的动作,在月光下闪耀着迷人的光芒。

  何伟痴痴地看着穿得像小公主一样的池明初,茫然地摇了摇头。

  “10万!”池明初小巧的下巴高高抬起,妩媚微翘的眼角此刻写满了蔑视,“而且这件衣服我不会再穿第二次。”

  “这......”何伟显然理解不了为什么这么漂亮的衣服穿一次就不要了。

  池明初斜看了一眼他手上的钞票:“就凭你这样的废物,你要打工多久才买得起我身上的这件晚礼服?”

  何伟在心里算了一下,惊恐地发现他可能要卖命几年才能买下池明初一天的衣服。

  “对不起,明初,我太没用了,我会加倍努力的,求你不要不理我。”何伟狠狠甩了自己几个巴掌,痛哭流涕,“我不能没有你。”

  “何伟,认清现实吧。”池明初不为所动,“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像你这样的废物,连喜欢我的资格都没有,知道了吗?”

  “不要,不要,明初,求你。”何伟双腿直直地跪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一听就很疼,他却像感觉不到似的,只一个劲儿地哭求着。

  “何伟,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再敢出现在这里,我会让你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池明初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微微俯身,直视着何伟那张泪水横流沾满泥污的脸:“我现在是池家大小姐,我有的是钱,我说到做到。”

  何伟的脸色骤然变得灰白,双目呆滞地看着她,似乎害怕到了极点。

  池明初满意地起了身,转头回到池家别墅里。

  在池明初走后,何伟仿佛泄了气的气球般,瘫软在地,良久,他的眼睛终于开始转动。他跪趴着,手死死地抓着头发,嘴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他生命中唯一对他好的女孩,不要他了。

  突然,何伟站了起来,他握紧了双拳,眼底闪过一丝狠光。

  明初说得对,她现在是城堡里的公主,而他却是一无所有的穷鬼,他的确连喜欢她的资格都没有。

  他迈着大步朝夜色中走去。

  他要搞钱,他要搞很多很多的钱,他要给明初买城堡,要给她买穿都穿不完的裙子。

  ......

  季家别墅。

  季修辞下车后黑着脸自顾自走进门,苏曼快步追上他,拉住他的手,声音微颤:“老公,你听我解释。”

  季修辞大手一挥,苏曼被猛地甩开差点站不稳。

  佣人们噤若寒蝉,站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出,季修辞扫了他们一眼,冷声道:“都下去!”佣人如释重负,一拥而散。

  季宥礼走了进来,冷漠地瞥了苏曼一眼,径直朝楼上走去。

  苏曼注意到了季宥礼那没有丝毫温度的眼神,脸色白了白,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心里却在暗自咬牙,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季修辞对于季宥礼的态度不置一词,他背对着苏曼,周身弥漫着令人窒息的低气压。

  苏曼小心翼翼开口:“老公,我也不知道顾司南今天会来。”

  “你还敢提他的名字?”季修辞蓦地回首怒视着苏曼。

  “我......”苏曼潸然泪下,“你不相信我吗?”

  季修辞双手死死地抓着苏曼,用力地摇晃着她,咆哮道:“这么多年了,其实你一直都没有忘记他对不对?你是不是后悔离开他了?你是不是觉得他比我厉害?”

  “没有,没有。”苏曼哭着摇头。

  季修辞赤红的眼眸对上她那双波光潋滟的眼睛,他的鼻孔在喷着粗气,脖子涨红,全然没了平日里的禁欲自持的气息。

  突然,他抓住苏曼的手腕,把她往楼上拖,一脚踹开主卧的门,将她扔在床上。

  他俯身而上,动作粗鲁,像狼啃食一样,苏曼的嘴角很快便溢出了血迹,她却只是小声哭着,没有半点反抗的动作。

  片刻后,季修辞停了下来,他就这么压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苏曼已经停止了哭泣,眼神空洞地盯着天花板。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大手握成拳,用力砸在床上,低吼:“不行,还是不行。”

  季修辞爬了起来,站在床边,苏曼就这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让吴妈来帮你。”许是看到了苏曼脸上的伤,季修辞没有再发作,丢下了一句话,匆匆离开。

  苏曼终于动了,她侧过身,蜷缩在一起,双臂紧紧地环住双腿,晶莹的泪水无声无息地顺着眼角流到枕头上。

  “夫人,”吴妈闻讯赶来,在床边坐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了,有吴妈在呢。”

  “吴妈。”苏曼哽咽着扑到吴妈的怀里,终于哭出了声。

  “为什么修辞不相信我?如果我真的还想着顾司南,我早就回到他身边了。”

  “夫人,吴妈相信你。”吴妈是苏曼娘家佣人,对她的事情还算清楚,她家夫人真的太命苦了,前后两次婚姻都是不幸的。

  苏曼愣愣地看着前方:“吴妈,你说如果我当年没有答应跟顾司南契约结婚,今天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顾司南他不会轻易放手的。”吴妈微微叹了口气。

  顾司南打着帮夫人保住公司的旗号提出和她假结婚,婚礼当天就露出了真面目,强行占有夫人。殊不知夫人的公司会濒临破产,就是顾司南动的手脚。

  像他那样不择手段的人,就算夫人不答应假结婚,也会有其他陷阱等着夫人的。

  “顾司南他怎么这么坏?我好恨他,他毁了我一辈子。”

  苏曼崩溃大哭,如果不是顾司南,她不会跟修辞提出假分手,修辞也不会误会她变心另娶他人,他们之间如今不会有着难以消除的裂痕。

  她现在的不幸,都是顾司南造成的。

  “夫人,或许季修辞也并非良人?”

  吴妈早就看出来了,那个季修辞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明明是自己不行,却整天疑神疑鬼,都结婚十年了,还在怀疑夫人对顾司南念念不忘。

  “如果不是我跟顾司南结过婚,修辞他也不会多想,他都是因为太爱我了,所以才会......”苏曼却还在帮季修辞找理由。

  吴妈打断了她:“夫人,就算没有顾司南的介入,以季修辞多疑的性格,你以为他就不会怀疑你了吗?”

  “说不定他的前妻就是因为受不了他的这种性格才主动提出了离婚。”偏偏宥礼少爷还怪夫人破坏了他父母的家庭,真是冤死了。

  “夫人呐,你到底图什么啊?”吴妈非常不理解,索性大着胆子说了出来,“季修辞和季宥礼都不曾善待你,你为什么还要苦苦坚持?”

  “季修辞他对你半点信任都没有,季宥礼也只想着他那个在国外十多年都不回来的亲妈,他们眼里根本就没有你啊!”

  “不会的,吴妈,只要我不跟顾司南见面,修辞总有一天会知道我的决心的。”

  吴妈已经把话都说尽了,知道说服不了她,只好偃旗息鼓,将苏曼抱在怀里:“夫人,这些年,苦了你了。”

  好在顾司南那个神经病还算没有灭绝人性,婚后把夫人家的公司给盘活了,投入了大量资金,经营得还不错,就算夫人离婚了,也能拿数额可观的分红。

  顾司南原本打算每个月给夫人打一笔赡养费,可为了彻底跟顾司南断绝往来,让季修辞安心,夫人拒绝了,顾司南转而给了夫人不少房产珠宝古董字画。

  夫人并不缺钱,实在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季家受气。

  也不知道夫人什么时候能够想通。

回房之后,池北北点开了聊天界面,看着那张绘着老虎的头像发呆。

 文学


  图片中的老虎明明张开了血盆大口,却莫名有些凶萌可爱。

  就跟他一样。

  池北北抿唇一笑,输入了一段话,却在即将按下发送键时迟疑了一会儿,逐一删除。

  她叫他回去后洗洗早点休息,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她的。

  可能已经睡了。

  还是不打扰他了吧。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雪球沧桑叹气,全程惆怅脸。

  “雪球,要不然我们再做一些甜点吧?”池北北想到了顾延川喜欢吃甜食,刚好昨天添置了不少食材,或许可以做些甜点哄他开心。

  “好耶!”雪球瞬间打起精神,却听宿主继续说道,“这样他也许就不会黑化了。”

  雪球:“......”行吧。

  池北北闭上眼睛,瞬间出现在空间里。

  她上次和雪球从书店里出来后,去商场买了一些家具,还购置了不少食材,空间的样貌已经焕然一新,俨然就是一个温馨的小窝。

  考虑到盛园园今天吃了很多的甜点,池北北选择了清爽解腻的百香果慕斯。

  敲定要做什么点心后,池北北麻利地准备材料开始制作,雪球在一旁打下手。

  首先将酸奶、百香果汁加在一起,放入些许糖搅拌至糖融化,再将吉利丁液倒进去,搅拌均匀,最后跟打发好的淡奶油混合在一起,慕斯糊就这样做好啦~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取出圆模具,在底部搁一张垫油纸,将蛋糕片放上去,倒入一半慕斯糊,轻轻摇晃使其平整,放到冰箱的冷藏室等待10分钟。

  时间到了以后,取出来,再放置一个蛋糕片,再次摇晃让它平整,用保鲜膜小心封好,放到冰箱的冷藏室里。

  池北北将厨房收拾干净后,发现雪球蹲在冰箱前面眼巴巴地看着。

  池北北戳了戳它的小脑袋:“雪球,你再耐心等等哦,明天早上我把它取出来,切成块就可以吃啦。”

  “啊~还要等那么久呀?”雪球幽怨摸头。

  池北北伸手点了点它的小鼻子:“小吃货,你今天晚上已经吃了很多甜点啦。”

  雪球嬉笑道:“没有宿主做的好吃嘛。”

  “小马屁精。”池北北忍俊不禁。

  说完,池北北闭上眼睛,回到了房间里,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刚好响起微信提示音。

  会是顾延川发的消息吗?池北北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界面,却见发消息给她的是今天晚上刚添加的萧二爷。

  加为好友后,池北北还没来得及看他的微信资料呢。

  萧二爷的头像漆黑一片,什么图案都没有,微信朋友圈也是一片空白,他的昵称就是简单的一个“寒”字。

  想来他的名字应该是萧寒。

  微信和名字都跟他的人一样冷。

  寒:【你明年想考哪里的大学?】

  “宿主,我看萧二爷就是看上你了,他想知道你准备在哪里读大学,然后在那边开个分公司,这样他又可以和你待在同一个城市了。”雪球仿佛抓到了证据,叉腰说道。

  池北北并不赞同雪球的看法:“我们才见了两面,他怎么可能就喜欢我了呢?”

  “还有你说的他准备在我读大学的地方开分公司?这也太夸张了吧?不至于,不至于。”

  雪球绝望捂脸:“宿主啊,男主最喜欢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了。”

  “雪球,你真的想多了啦。”池北北为雪球的脑补感到无奈,“我又不是玛丽苏文女主。”

  “我还是个学生,他问我关于学习方面的事情再正常不过了。”

  说着,池北北随手回了几个字。

  池北北:【京市大学】

  那边很快便回了消息。

  寒:【好】

  “看吧?”池北北含笑将手机界面拿给雪球看,“如果他对我有意思的话,会这么高冷吗?”

  雪球挠头,难不成真的是它想多了?

  以它浸淫数百本言情小说的经验来看,高冷霸总在遇到心动女孩后应该会说:“女人,你真是该死的甜美。”、“女人,你是在玩欲擒故纵吗?”、“你这个磨人的小东西,我该拿你怎么办?”、“女人,你早晚都是我的。”、“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就在雪球怀疑鼠生时,微信提示音响起,来了,来了,霸总语录要来了!

  雪球伸长脑袋往手机屏幕上看去。

  却见屏幕上只有两个字。

  寒:【加油】

  切!害它白高兴一场。

  雪球跳到桌子上,背对着池北北面壁。

  池北北眼眸里盛满了笑意,看着它的小背影摇了摇头。

  池北北:【谢谢】

  想了想,似乎觉得有些严肃了,池北北发了个加油手势的小表情。

  时间已经不早了,池北北将手机放下去洗漱,回来后发现萧二爷没有再发消息过来,便直接睡下了。

  此时,在萧家,萧二爷在落地窗前捧着手机,出神地看着池北北的微信头像。

  头像上是一只呆萌的卡通小仓鼠,两只前爪捧着一颗瓜子,黑溜溜的眼睛看着镜头。

  跟她一样可爱。

  “二爷,您准备什么时候去池家提亲?”眼看自家二爷终于对女人感兴趣了,阿彬恨不能让他们原地结婚。

  “不急,她才读高二。”萧二爷的目光落在池北北发来的“京市大学”四个字上。

  他原本打算先在她想去的城市开个分公司,等确定她考上那里的大学后,再慢慢把本部搬过去,这样的话,他们就不用异地了。

  她选择京市大学不知道会不会也是抱着这个想法。京市大学是国内顶尖学府,她的压力应该会很大吧?

  阿彬思索了一下,池北北小姐还没满十八岁,就算自家二爷去池家提亲了,也不能跟她怎么样:“也对,是我太心急了。”

  萧二爷放下手机,眺望着远方,喃喃道:“不要影响她学习。”再等等,等她考上大学就好了。

  阿彬也跟着看向远方,为什么池北北小姐不早出生几年呢?这样二爷就不用苦苦等待了。他也能早点见到小少爷了。

本文标签: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上一篇:乖乖PO_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

下一篇: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漫画_上海三对夫妇真实交换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