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爸爸的又大又好吃,把你玩坏掉免费漫画最快更新

2021-10-20 15:58: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陶知命进一步侃侃而谈,“以这部电影为依托,充分展示艺伎身上所代表的传统文化之美。然后,从青田家开始,彻底让艺伎这样一个群体脱离当年传统中的色彩,让她们成为传播霓虹传

陶知命进一步侃侃而谈,“以这部电影为依托,充分展示艺伎身上所代表的传统文化之美。然后,从青田家开始,彻底让艺伎这样一个群体脱离当年传统中的色彩,让她们成为传播霓虹传统音乐、舞蹈、服侍的代言人,以剧场的形式进行表演。哪怕仍旧有一些不是那么最出色的需要在料亭当中生存,那么至少也在表面上改变料亭所形成的印象,而变成某种富有霓虹特色的演艺式居酒屋,成为一种旅游产品。”

  宇野宗右听明白了,喃喃说道:“这样一来,我就是真的改变这个群体的命运,像是赎罪了……”

  “也是改善民众对您印象的一个方式。总而言之,青田桑收购了我wander dance的大部分股份,依托wander dance已经积累的影响力,会率先推出这样一个演艺式居酒屋的,让出色的艺伎也能成为新时代的明星,拥有一个上升的途径。”

  宇野宗右点了点头:“最后一个目的呢?”

  陶知命沉默了一下,平静地说道:“让您获得一个可以真正名载历史,超脱于一国相首之位的成就!”

  宇野宗右瞪大了眼睛:“什么?”

  陶知命静静说道:“霓虹是最早提出‘无形遗产’这一个概念的国家,早在一百多年前就立法保护文化财产,还建立了人间国宝认证制度。我建议您到时候利用艺伎这种艺术形式,推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一个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公约。能做成这件事的话,将会为霓虹将来文化、旅游、匠人等多个群体,带来很深远的影响力。”

  宇野宗右和桥本太郎万万没想到,他能从一部电影升华到这个层次。

  然而细细思量之下,是真的有可能促成。尤其是对于宇野宗右来说,简直指明了一条循序渐进的道路,从艺伎这个群体出发,扩展到现在的其他演艺女明星,再到诸多掌握着特殊技艺的匠人群体,都能建立起影响力。

  而陶知命则内心坦然。

  夏国现在正在被制裁,短期内也无力关注这些。

  让霓虹率先提起去做这件事,总好过让宙国过两年率先提出这个概念,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采纳了他们的建议,最终推动形成了这个公约。

  随后仗着在这个项目中的这份“影响力”,在提出文化立国之后,各种剽,各种申!

  申申申,申你个棒槌,这回老子来掌握主动权。

  夏国节奏慢一点没关系,历史长,底子厚,总有屠榜的一天。

  另外,越早在这个事里露头,也越早能吸引一些人,真正到夏国去看看,而不是只会被洗脑。

  夏国那边这方面的事,就交给霍家去办吧。

  陶知命看着宇野宗右,不知道能不能理解其中的意义。

  这可以看做是,他将霓虹的某些做法,推广成为全世界的标准。而且将来,自然也能在这件事上拥有一定的主动权,帮助霓虹提升在全世界的文化影响力。

  和米国的经济账是输定了,如果能让霓虹国民从这个文化仗中获得点“荣誉感”,至少对于现在的执政党也是一个功绩,是一个加分项。

  对陶知命来说,他借着霓虹搞这件事的大船,刚好能够从中做些事赚钱啊。

  如果在90年代,霓虹的文化影响力先起来一点,他能通过霓虹这边产出的作品,在夏国意外的世界先收割一批受众,同时快乐地赚着钱。

  到时候香岛一个影视核心,霓虹一个影视核心,在好莱坞也有一个据点,哥们就先通过文化各种输出。

  重生了,文抄也得讲究个艺术,讲究个战略和意义深远。

  老子得剽得让西方这帮导演和编剧头秃!

  宇野宗右和桥本太郎是带着满心震撼,面面相觑走的。

  陶知命回到了房间里,拉开了一个隔门,只见河野美姬跪坐在那里,哭得梨花带雨的。

  “这么长时间一点声响都没发出,好厉害啊美姬姐姐。”

  河野美姬听到这玩笑话,只是缓缓地跪拜在了地上,呜咽着说:“谢谢您,会长大人。”

  “别这样啦。”陶知命悠悠说道,“你知道的,我又不是什么好家伙。让你听听这件事所涉及的诸多目的,只是希望你能全力帮助我,用心教导那些会参演的真艺伎,帮我把这部电影演绎好。”

  “我一定会尽全部力量的,绝对!”

  陶知命笑了笑:“我相信。你知道的,我还有另外两个目的,一是让秀风大哥彻底爱上你,一是让靖子彻底爱上我。所以,我们都努力吧。”

  泽口靖子决定将人生当做戏,她一痴至斯,陶知命就和她在戏中成婚。

  陶知命未来想做的文化传媒大业,也确实需要一个真正重磅的开始。于是,就亲自下场吧。

  交待了一下河野美姬后面怎么培训泽口靖子对于艺伎的表演,陶知命就回到了家中。

  等见完了几拨人,再去京都陪陪夏纳。

  经过坂井泉水和泽口靖子的这场情事,陶知命的心终究是微微变了些。

  已经成为自己女人,收在了身边好好守护的这些,多少要多给她们“爱”的感觉。哪怕只是在游戏人生中的演,也要多演一些。

  何况,她们本就各有各的可爱,要不然陶知命也不会将她们真正收在身边,守护起来。

  这一晚,已经受孕的星野铃自然无法陪他做什么,但陶知命却抱着她,对她说了很久的话。

  那些隐秘的,关于这些事对他将来计划的帮助,对夏国的帮助,甚至他为什么要和欧依尔特王室做贸易,这样的事星野铃其实并不关心。

  但星野铃是他身边女人里一个最特别的存在,这样的秘密,给了她绝对受信任的感觉。

  尽管她在其他方面都帮不到陶知命什么,但看陶知命帮着她放松诉说的样子,星野铃还是觉得由衷的开心。

  “这么长时间以来,一个人背负着这么多秘密,很辛苦吧?”

  听着星野铃温柔的声音,感受她的手在自己脸上轻抚,陶知命眯着眼睛说道:“铃,以后如果我觉得辛苦了,就会这样对你说一说。对你这样说一说,让我觉得很放松。”

  “今晚,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总要面对那么多位高权重又心机深沉的人,真的是会很累。”

  “是啊。”陶知命握住了她的手,“有句话,从来没有对你说过,到现在也没有对其他人说过,今天要对你说一句。”

  “什么?”

  陶知命微笑着,柔声说道:“我爱你。”

  星野铃眼睛一雾,欢喜不已地抱紧了他。

  简简单单三个字,其实许多人要得都不多。

  陶知命觉得自己更渣了。只不过已经都渣了,至少渣得暖一点吧。

  从现在开始,他是陶知命牌中央空调。

  ……

  宇野宗右既已辞职,海部俊既已获得推举,一切就悄然运作起来。

  陶知命在东京见了些人,理了理公司里的事,就来到了京都。

  他和上田正裕一起坐在屋檐下,上田夏纳也坐在软垫上,靠在他身边。

  院子里上田晴子带着已经改名的上田弥子,一左一右地,看上田次郎欢快地从这边跑到那边,然后又跑回来。

  这院子里的人物关系可谓乱得一批。

  上田弥子是陶知命另一个女人的亲生女儿,现在变成了上田正裕的义女。所以,这是小姨子?

  自己的亲生儿子变成了上田正裕的义子,所以,这是小舅子?

  陶知命人是比较麻的,偏偏院子里的气氛还挺温馨,挺和谐。

  “确定了吗?”上田正裕凝重地问道,“那个时候,不会太劳累吗?”

  陶知命轻轻握了握上田夏纳的手,随后说道:“到时候,应该刚好是第四个月。胎儿也比较稳定了,肚子又不会显得很大。”

  上田正裕嘟哝着:“如果是举办婚礼,为什么不办得正式一点,隆重一点,非要在那个游艇上。”

  上田夏纳是开心得很的,不管如何,他的心没有变,正儿八经地向父亲和母亲商量举办婚礼的事了。

  至于办成什么样的,陶知命说要在那艘刚刚交付过来的超级游艇上,举办一场东京没有过的婚礼,这难道不比千篇一律的霓虹式传统婚礼要好?

  陶知命也嘟哝着:“儿子变成了弟弟,反正夏纳是出嫁,那当然要看我怎么安排了。”

  上田正裕叹了一口气。

  “叹什么气嘛,这么高兴的事!”

  上田正裕噎住了,皱眉瞪着他。

  陶知命一脸笑嘻嘻:“等我确定日子,您也要邀请一些故交。”

  “……这是当然。但前一段时间离开东京那么久,怎么回来之后就突然做了这个决定?”

  陶知命看了看上田夏纳,微微一笑:“我觉得是最好的时机啊,就用它的首航,来举办我们两个的婚礼吧。等婚礼结束,大概就要开始忙了。在东京见过了宇野大人和桥本大人,也见过了陶雅人和其他一些重要的朋友。一年之内相首换了三人,明年开始,恐怕就是风暴正式降临了。”

  他静静将上田夏纳搂在了怀里:“我不想因为后面会很忙,一直顾不上这件事,让夏纳继续等候我太久。现在,也是最美丽的年龄啊。”

  “明年就开始了吗?”上田正裕喃喃自语,“这一次,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也就是很多人失业,很多人破产吧,这是避免不了的。”陶知命随口回答着,“至少远不及战争那样惨烈。”

  “对这些事,我没有你懂。”上田正裕腿上用力站了起来,“确定要邀请青田桑、第一劝业银行的会长、还有阪急电铁的小林会长一起?”

  陶知命点了点头:“请帮我转告吧,就说海部大人会过来。”

  上田正裕心中一凛,默默点头就出门去了。

  等他离开了视线,上田夏纳感叹着说道:“怎么有一种爸爸已经习惯作为你部下了的感觉?”

  陶知命哑然失笑:“那还不是因为你?已经将你托付给了我,不全力帮助我的话怎么办?”

  上田夏纳看了他一会,最后又将视线凝聚到上田次郎身上,悠悠说道:“你一过来,就能请到未来的相首到这里,又怎么会是全部因为我?”

  “夏纳。”

  “嗯?”

  “我要对你说一个人。”

  “谁?”

  陶知命轻轻捏了捏她的手,然后说道:“去散个步吧,慢慢走,虽然现在还没有红叶看。”

  看着陶知命搂着女儿的腰往后院走去,上田晴子往那边注视了一下,随后又蹲下来张开手柔声道:“次郎,我们去玩木刀了,好不好?”

  “嗯!”

  陶知命牵着上田夏纳走了一段后山平缓的步道,走到了一座矮山山腰的亭子里,关于泽口靖子的事也说完了。

  上田夏纳心中百般滋味,被他拉着坐在亭子里的长椅上,望着远处京都鳞次栉比的木屋,悠悠开口:“原来,要在这个时间和我举办婚礼,还有别人的原因。”

  陶知命确实有这层考虑,因此诚实地说道:“哪怕那是和她在电影中演一段剧情,但我也想要在那之前,先正式与你完婚。和父亲大人的约定也完成了,继续等下去,你和父亲母亲大人恐怕都会担心吧?最重要的是,我已经告诉自己了,以后要多让你感到关心,感到开心。你已经包容了我这么多,我都知道的。”

  上田夏纳静静地靠在他怀里没有说话。

  其实她也不知道,如果他不告诉自己这些,烦恼到底是会多一些,还是会少一些。

  可泽口靖子这样一个人,有那么大的名气,居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也着实令她感叹不已。

  “以后,真的要将电影、电视剧还有音乐这样行业作为一个重要方向去发展的话,还会有多少漂亮的女孩子,会像这样主动地将自己送到你面前呢?”

  问题很尖锐,陶知命却坦然了:“所以正式做我的妻子吧。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已婚男人,至少那些内心美好的女人不会做那样的事了,不是吗?剩下的那些,就纯粹只是为了利益而已,我难道会辨别不出来?不会动心的。”

  上田夏纳无言以对,好像是这个道理,除了……也有某些又痴又傻的女人,被他吸引得宁愿飞蛾扑火。

  不论如何,这一番说辞还是让她心里好受了不少。

  看上去像是为了顾及自己的感受,要为自己套上一层约束了。

  所以她用力掐了一下他的腰:“已经很多了!你也会变老,身体越来越差的!”

  陶知命笑呵呵地说:“看来要抓紧练习剑道了,身体永远是第一位的啊。”

  “……你这混蛋!”

  “等我们这个孩子再生下来,接下来就歇歇。你之前学了那么多知识,也要开始出面帮我管理一些事业啊。”

  “……管理哪些?”

  “有很多的,如果三友财团的事情顺利的话……”

  陶知命就这样抱着她,在山腰的亭子里说着将来。

  只要说到将来,那终归说的都是美好的事。

  就好像现在的烦恼,在将来就都没有了一样。

  上田夏纳也不知道是被他说的内容吸引进去忘记了,还是自己下意识地回避了这些烦恼,就这样和他两个人坐在这里,脸上的笑容终归是越来越灿烂。

  ……

  7月底,媒体全都得到了准确的信息:执政党推举出了新的临时总裁,下一任相首是现在的文部大臣海部俊。

  而在宇野宗右举办的最后一场公开记者会上,他再次声泪俱下的诚挚道歉,而且这次不只是鞠躬了事,反而对着无数的镜头,来了个时间很长的土下座。

  最后,则是含泪表态,将会彻底反思过去的错误,把全部余生用在弥补错误上,将会用一个个行动让全体国民看到他的决心。

  可以说,以一任相首的地位,这是将自尊彻底踩在了脚底下,诚意可谓是十足了。

  然而这一番表态,除了仍旧招来不少嘲讽之外,并没有太被认真对待。反而是海部俊,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局势已经很明显,他的责任重大。

  虽然还没有正式接任,但海部俊的行踪还是被关注到了。

  他的第一站,为什么会去京都?

京都至今仍旧保留着许多非常“古色古香”的民居。

 文学


  说起来原因贼简单,因为当初米国,炸了很多工业城市,但没炸京都。

  因此,“古建筑”保存得非常多。4000多个神社,2000多家寺院,霓虹传统风情最浓郁的这里,节奏异于东京地慢。

  京都的工业也只是以纺织为主,另外还有大量的染色、陶瓷、酿酒、漆器、扇子等传统手工业。

  从30多年起,京都制定了一部《国际文化观光都市建设法》,可见方向在哪里。

  但一直到现在为止,这个文化观光都市怎么搞上一个台阶,重心放在发展工业的霓虹既无心研究,也没有什么很成系统的手法。

  位于东山区祗园町,与知名古迹同在一座山上的八坂神社正门前,是一条名为四条通的主干道。它的东端是八坂神社,西端是松尾大社。四条通的东段跨越了一条名为鸭川的河,沿着这条河往北走个一两公里,就能看到西侧的原皇居——京都御所。

  现在,八门神社门口不远处,四条通大街旁一个还保留着传统木结构造型的茶寮里,这个一直经营着品茶小生意的店长长泽文夫有点惶恐地看着京都府知事的人,拘束不已地确认:“诶?是真的吗?这可不是能开玩笑的啊!”

  “千真万确,还请尽快准备一下吧。市村知事正陪同海部大人进行考察,一会就将到达这里了。不需要刻意准备,仅仅只是稍微整理一下,诸位大人们会在这里坐一会,喝喝茶,聊一聊。”

  “我知道了……”店老板慌忙招呼店里穿着和服的中年妇人,开始擦起桌面和地板。

  四条大桥旁边,果然出现了很多人。摄像机和照相机一直照个不停,而京都府知事长泽文夫陪在海部俊的身侧,介绍着这边的情况。

  海部俊看上去,确实比之前的竹上踏和宇野宗右年轻有精力,就连身材也要匀称很多。

  在他听着长泽文夫和其他人的介绍期间,也一直谦虚而诚恳地问些问题。

  一行人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那个茶寮门口,长泽文夫就停下了脚步说道:“这就是已经在这里经营了五代人的一心居,海部桑,一路走来也辛苦了,就在这里坐一坐,也可以问问店主这一带的经营情况。”

  “那就打扰了。”海部俊微微笑着,就要往里走去。

  看这一间小小的茶寮,似乎是断不可能让这么多记者进去的,有人就高喊起来:“海部大人,请问您到京都来,是为了接任总理大臣做准备吗?该不会是也要在京都大力推动不动产的开发吧?”

  一个人喊起来了,一时之间就全是提问声。

  “海部大人,请问您接任总理大臣后,有什么特别的经济对措呢?”

  “海部大人,到京都的原因,请告诉我们吧!”

  “海部大人,消费税仍旧要坚持施行吗?”

  “海部大人……”

  面对此起彼伏的声音和凑过来的话筒,海部俊停下了脚步,转身先微微鞠了一个躬,随后朗声说道:“各位,虽然我还没有正式接任内阁总理大臣,但确实已经在为应对霓虹的经济和发展做准备了。现在,请先让我继续调研一些情况吧。具体的对措,会在商议好,第一时间向大家公布的。关于现在不能多说什么的情况,敬请谅解!”

  “但是,我到京都来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不动产。京都是一个有深厚历史和文化底蕴的城市,在党内竞选的政策纲领辩论中,我已经强调过了!我们霓虹的实力和地位进一步提升,绝对不可能仅仅依靠不动产和金融的繁荣!所以这一点,请大家放心。我的目标,就是对话与改革!现在,我就是要与京都的居民对话。这样的事,我会先做很多。请大家再多一点耐心吧,失礼了。”

  他再次鞠了一躬,就向长泽文夫微笑了一下,随后走进了这茶寮。

  外面的记者自然不会就此散去,却也无法进入其中,听他和长泽文夫聊了什么。

  不过,等一下总可以采访一下这个店长吧?

  时间不长,十几分钟之后,海部俊和长泽文夫就出来了,继续往八坂神社的方向走去。

  有留下的记者采访了店长,跟上的记者也看到海部俊还是沿街与一家家商店的店长或者店员们聊着天。

  似乎都只有一个主题:旅游。

  听海部俊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找到为京都人带来更持久经济繁荣的动力和方法,记者们面面相觑。

  不关心不动产和金融,不关心消费税和农产品进口政策,不关心如何革除政治积弊,你关心旅游做什么?

  ……

  白天的行程,对于海部俊来说只是刷刷曝光率,表现一下勤恳与用心。

  真正的目的,自然只能仍旧私下里先行沟通。

  然而这场会面,仍旧表现出了一些与以往不同的格调。

  至少不是在料亭。

  京都府厅的一个会议室里,受邀赶到这里的人有不少。

  有第一劝业银行的会长堀川信彦和常务高木仁八,有阪急电铁的会长小林直树,还有东宝的会长西野雅彦,还有伊藤忠商事的会长梅津治一郎和董事青田永臣,还有上田正裕和他的准女婿——那个在东京兴建“天国之门”的陶大郎。

  来这里的人,现在多少知道一些原因,但又不完全知道。

  反正先听着就是。

  长泽文夫继续说道:“诸位,感谢今天能够到这里来,尤其是到这边来探望上田君的陶君也能抽出时间应邀前来,不胜感激。”

  海部俊竟先站起来,鞠了一躬,随后坐下说道:“感谢大家的前来,那我就不客套了。此次到京都,就是希望从文化底蕴最深厚的京都,找到一个为霓虹塑造新的经济引擎的思路。”

  这个说法,众人听在耳中,除了陶知命和上田正裕之外,其他人也就都有点懵。塑造什么新经济引擎?很空泛的样子。

  海部俊继续说:“相信大家也知道了,今天我关注的都是旅游的状况。实际上,已经发展到今天这么繁荣的霓虹,除了出去旅游的国民越来越多,吸引国外的游客到霓虹来体验文化、消费、购物的潜力也非常大。我希望能为霓虹找到将文化和旅游结合起来进行发展的举措,如果更多的地方能够不依赖于工业,不依赖于不动产或者金融繁荣起来,大家也就不用为了工作的机会,全部挤到东京和大阪这样的大都市,为了高昂的不动产价格感到巨大的压力。”

  这下众人听明白了,道理是这个道理,但靠旅游就能搞定这一点?

  可是最近两年,高尔夫和滑雪虽然火热,最后还不是都搞成了不动产和金融投机?

  海部俊说到这里,就对陶知命说道:“陶君,你在东京兴建游艇母港,提出了北海道南浦湾的想法,对于我这个想法,有没有什么思路呢?”

  该配合他演出的陶知命就尽力表演了,首先笑了笑:“自从父亲大人回到关西这边,我来了很多次,也越来越爱这个城市了。实际上当时也有在大阪湾兴建游艇母港的想法,现在只能先把东京的建好了。”

  没人以为他是推辞,因为毕竟海部俊似乎就是因他而来的。

  西野雅彦更是清楚,泽口靖子说他策划了一部电影,似乎还要征得宇野宗右的认可。现在自己和小林会长出现在这,应该就是与这个有关吧?

  果然陶知命继续道:“如果提到旅游,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例子。当年《雪国》为霓虹获得首个诺贝尔奖,汤泽町就成了著名的符号。堤会长目光长远,在那里举办了一个滑雪比赛。等到新干线开通到那里,滑雪就成为新的时尚。前年,西野会长,东宝推出的恋爱电影《带我去滑雪吧》,可是这股热潮最好的助推剂啊。堤会长跟我说,自从这部电影上映之后,去年滑雪的人数比前年增长了将近40%,实在是厉害。”

  西野雅彦见他把话题引到这边来,谦虚地说道:“哪里哪里,实际上是因为我们看到了滑雪的兴起,才拍了这部电影。”

  陶知命笑了笑,随后对海部俊说道:“海部大人,如果说思路的话……我觉得,也许文学作品、漫画、动画、电视剧、电影,甚至游戏,这些文化产品都能对旅游起到宣传的效果。如果希望吸引更多国外游客的话,那更是要加大向国外宣传的力度。当然了,要有更多像《带我去滑雪吧》这样的热门作品。”

  “通过电影和电视剧进行宣传吗?”海部俊若有所思的模样,“这还必须形成一种长期的模式和机制才行。”

  陶知命沉吟了一下的模样,随后说道:“实际上,对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思考。各位都知道,我在北海道的大沼湖畔,投资了一个艺术创作园区。其中,就有一个影视拍摄的基地。去年我这边投资的一部电视剧《来自星星的你》,就在那边拍摄了很多场景。当时就有想法,影视拍摄基地也可以用作旅游的,因此又策划了一个香岛的影视城项目。”

  他就顺着这个话题,仿佛来了兴致一般,介绍起什么叫做影视城,以及围绕影视城将来可以孵化出怎样的产业规模来。

  海部俊闻言就摇头:“此刻的霓虹,继续去进行这种大规模的不动产开发,虽然是旅游的项目,仍然会带来周边不动产价格的上涨。”

  他这样摇头,第一劝业银行和阪急电铁的人却心中一动。

  难不成是他们在演戏?难不成这就是陶知命的建议,而海部俊因他而来,只是要在京都找到一个稳妥的办法?

  陶知命笑着说道:“那种影视城是综合式的,封闭式的。毕竟是新建的建筑,不是那些真正的古迹。对于京都,我倒觉得可以将整个城市看成一个开放式的影视城。虽然人们需要享受现代生活的便利,但如果能够将古建筑比较集中的地方,尽量通过改造一下过于现代的装饰、将电线这样的东西埋入地下,再鼓励居民们尽量穿着传统的服侍,大概也会非常富有风味的。在郊区的村庄里,再建造一些场景式的江户时代小景点,也就能适应大部分的影视作品拍摄了。西野会长,您觉得呢?”

  “确实……如果不用搭建场景,很多古代题材的作品,制作成本就能降低很多了。”

  阪急电铁的小林直树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了,联想起海部俊今天去过的地方,马上说道:“四条通的东段,八坂神社门口一带和清水寺之间,非常适合这个思路!”

  他为什么这么积极?因为阪急电铁在那一带有四条等多个地铁站。地铁站的周边,都是综合商业体。

  如果那一带火起来,阪急电铁的不动产就将有可预期的涨幅。

  “尽力还原江户时代的风貌吗?”长泽文夫却叹着气摇头,“京都的住宅密度很大,户数众多。况且现在现代的基础设施已经十分完善了,又怎么可能改回去?”

  “长泽知事,实际上影视拍摄的时候,角度是十分重要的。只要有非常符合时代风貌的一些室内场景,小规模的院落,就已经能够满足很多场景的需要了。全景这些,通过特摄的方式就容易实现。形成一些百米长的街景,就很够用了。是吧,西野会长?”

  “确实如此。”

  长泽文夫还是皱着眉:“但就算是这样,改造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陶知命就问海部俊:“海部大人,不知道您觉得我的这个思路如何?将影视以及其他文化作品与旅游结合在一起,让京都成为一个开放式的拍摄和取景基地,既有略成规模的小街区,又有点缀在城市里和郊区的各种场景景观。有这样一个地方的话,未来我和西野会长投资的影视作品,长远来看也是能降低成本的。”

  “既然能为陶君节高官远的成本,那么不知道能不能策划一些电影或者电视剧的项目,将制作成本拿出一部分来,请京都按照需要改造出部分的场景出来?”海部俊一副打蛇随棍上的样子。

  陶知命楞了一下,随后就苦笑道:“这样的话,一次性投入的成本也太大了些……”

  海部俊就诚恳地看着长泽文夫:“长泽桑,如果有诸多电影会社、电视台制作部门的支持,京都也要有产业方面的支持政策和力度啊。依据《国际文化观光都市建设法》,应该能在京都府厅和地方议会商讨出对策吧?”

  “这……”长泽文夫勉强应道,“恐怕需要更全面的企划方案,还要进行方方面面的调查研究……”

  “陶君,这件事可以拜托你吗?”海部俊一副勤勉办事的态度,语气十分谦虚,“在座的对你也都了解,依托一个东京游艇母港的企划推动了东京都厅设立台场临海副都心的你,既然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思路,应该能有更深入的思考吧?陶君和索尼一起收购了哥伦比亚影业,在影视行业也是有更远大的计划吧?”

  “虽然是这样,但是……”陶知命也表现得有点犹豫,不过看着海部俊,像是想到他的身份,还是笑了笑说道,“那就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再仔细想想,拿出一份企划方案出来吧。”

  “拜托了!”海部俊很感激的样子,随后继续演着,“诸位,我临危受命,是已经得到了大家对于支持我推动科技立国和文化强国战略的承诺的。富裕起来的霓虹国民对于文化消费的渴求,越来越开放的世界人民对于旅游的喜爱,这里面一定蕴含着巨大机会。哪怕是大家讲目光从不动产和金融上移开一点点,为长远的将来做一份小小的投资,也很值得,我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除了陶君的这个思路,大家有没有其他的想法,我也一并拜托了!”

  还没正式上任的海部俊显得一腔热血、殚精竭虑。

  陶知命自然也不会把已经商议好的事,就这么主动地抛出来。

  等到这个会议开到了近十点钟,海部俊居然又匆匆赶往大阪。

  这下搞得青田永臣也有点迷糊了,拉着上田正裕问道:“海部大人难道不是因为大郎来的吗?”

  “怎么会呢?”陶知命主动回答了,“我也是接到了海部大人秘书的电话,有了一些猜测,才想先请诸位商议一下。谁想到,海部大人竟然选择在同一时间邀请大家开这个会议。”

  也接到了上田正裕电话的高木仁八和小林直树不由得问道:“是什么猜测?”

  陶知命叹了一口气:“这就牵涉到宇野大人了……诸位,时间还不算晚,要不我们再找个地方坐一坐?”

  青田永臣立马说道:“去我的料亭!”

  等到众人到了地方坐下,听陶知命说了一个借宇野宗右丑闻的热度拍一个有关艺伎题材的电影之后,不由得都服气地看着他。

  尸骨未寒啊,你就消费人家!

  还向人家征求意见,还当着面,我都嫌羞耻!

  宇野宗右当时的血压一定不低。

  你小子胆子忒大了。

  结果听陶知命把几个目的都说出来,他们又都如同宇野宗右和桥本太郎一样,把嘴巴张大了。

  当然了,陶知命也不可能当着东宝和阪急电铁会长的面说想在将来吃下他们,更没有透露电影的具体创意,只是强调了要不吝投入打造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电影的决心。

  第一劝业银行的堀川信彦和高木仁八现在懂了,他为什么能跟铃木俊二、桥本太郎这些政坛大佬关系处得不错,因为脑子着实灵活。

  宇野宗右简直能凭这个思路绝处逢生,怪不得他在那个发布会上“诚心”土下座。

  好家伙,这岂不是说,宇野宗右退下来之后,会围着他这个计划转了?

  青田永臣却心头警铃大作,其他人回过味来之后也都看向了上田正裕。

  你的女婿这么大力气想捧那个泽口靖子成为国际巨星,还要自己下场和她演情侣。

本文标签:爸爸的又大又好吃

上一篇:舌推是什么意思,同桌上课摸得我娇喘连连

下一篇:强行挺进岳身体40,熟女人妇交换俱乐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