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秘密教学子豪在线阅读

2021-10-20 16:31: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形单影只的走着,心情却很是放松。

  这时,肖思瞬忽然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嘿嘿,经过之前的事情,那刁蛮丫头估计不会在来找我的麻烦了吧!”

  之前发动斗战宝典

他形单影只的走着,心情却很是放松。

  这时,肖思瞬忽然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嘿嘿,经过之前的事情,那刁蛮丫头估计不会在来找我的麻烦了吧!”

  之前发动斗战宝典,他的目的就是用来威慑易玲儿这个任性到极点的女孩,想让对方知难而退,不在来招惹自己。

  此刻的他,还不知道因为自己之前施展无可匹敌的气势时,已经将自己那伟岸的身躯,烙印在了易玲儿的心底深处。

  要是知道了这事儿,肖思瞬估计肠子都得悔青了不可!

  一路闲庭信步,他很快便回到了青玄街。

  这里一切风平浪静,在夜幕的包围中,显得格外宁静。

  突然,肖思瞬顿住了自己的脚步,视线定格在了前方浓郁的黑暗之中。

  他能过肯定,前方暗黑中有一个人隐没其中。

  虽然那个人的气势无比内敛,几乎与夜幕融为了一体,但依旧没有避开肖思瞬的感知。

  半晌,哪里突然传来一个人的轻笑声。

  “呵呵,被发现了么?”

  听到这样的口吻,肖思瞬便知晓此人绝对是为自己而来,于是开口问道:“你是谁?”

  那人回答:“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被我当成猎物的人,从来都不会逃的了,给你三天的时间,在这三天时间内,你可以往任何地方逃跑,但只要这个期限一过,我便为收割你的性命!”

  话音刚落,前往的夜雾一阵涌动。

  旋即,此地一切都恢复了原装。

  肖思瞬知道,那个躲藏在暗处的人已经走了。

  对方的速度很快,一个瞬间而已,便在肖思瞬的感知内消失的无影无踪,此等凌厉身法,还这是令人追无可追啊!

  原地驻足良久,肖思瞬疑惑道。

  “这家伙到底是谁?”

  很快,他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两个目标。

  一个是陈东来,而另一个则是黄书同!

  肖思瞬来天星城的时间不短,但因为一直比较低调的缘故,出了陈黄二人之外,在也没有得罪够任何的人。

  所以,刚才那个陌生人的出现,势必跟这两者有莫大的关联。

  相比较而言,肖思瞬更觉黄书同的可能性比较大。

  道理很简单,陈东来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他的身份,若要是知道肖思瞬就在青玄街,估计早就派人过来找麻烦了。

  而黄书同跟他之间的矛盾,那是明对明的,所以更有可能沉不住气,派人来找回昨夜的场子。

  一念至此,肖思瞬苦笑道:“看来,这青玄街还真不能继续住太久了啊!”

  说罢,他摇了摇头,随即朝着家那边走去。

  刚才那陌生人的威胁,其实肖思瞬并没有太当回事,虽说那家伙实力不弱,但肖公子也不是白给的!

  回到家里,众人早已经睡下了,到处都是黑灯瞎火的一片,唯有嬛儿所在的炼丹房,有一丝丝的光源射出。

  见状,肖思瞬皱眉道:“这么晚了,这丫头居然还不睡觉?”

  最近这段时间,嬛儿的确是太过废寝忘食了,几乎将自己沉浸在了炼丹中,对于任何事情都不管不顾。

  这样的学习方式,在他看来是非常不可取的,毕竟修者也需要休息,一旦精神不振,那可是很伤身体的事情。

  考虑到这里,肖思瞬决定今晚好好跟嬛儿说说这里面的道理,顺带将王彬的事情也跟对方一块儿说了。

  王彬的死,其实他今天一大早就准备说了,可不料叶东奉城主之名过来邀请,不得已之下才暂时被搁置。

  如今夜阑人静,倒是个说事的好时机。

  抱着这样的念头,肖思瞬轻轻推开了炼丹房的大门。

  果不其然,此刻的嬛儿正全神贯注的说着一炉丹药,从屋内弥漫的药香味来判断,炉内的丹药应该真处于凝丹的关键时期。

  肖思瞬并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打扰嬛儿,而是自顾自找了张椅子坐下,仅仅的等待着丹药出炉的那一刻。

  不多时,丹炉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紧接着,嬛儿的脸就变得有些哭丧起来:“唉,又失败了么?”

  突然,她身后传来了少爷肖思瞬的声音。

  “失败乃是成功之母,没有什么好想不开的!”

  嬛儿一愣:“少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肖思瞬微微一笑:“呵呵,回来有一阵子了,刚才见你专心致志在炼丹,所以就没有打扰!”

  嬛儿颓然的走到肖思瞬身旁坐下,随即歉然不已的说着:“少爷,算上这次的失败,我今天一共已经练废了七八炉的药材了,在这样下去你的那些库存都快要消耗干净了呀!”

  之前她炼丹的时候,肖思瞬就将之前收集的一些药材全部都交了出去,一段时间下来,消耗量不可谓不惊人。

  眼瞅着药材库存一天天下降,嬛儿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愧对了少爷的信任。

  肖思瞬宽慰道:“没关系,其实失败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坏事,她能够让你更快的总结自己的经验,让你距离成功更进一步。”

  少爷就是少爷,每一次说出口的话,都能很快让人产生共鸣。

  在他一番劝道下,嬛儿很快就从困境中走了出来,打算在炼制总结好了失败的经验后,在炼制一炉丹药出来。

  见这丫头说干就干,肖思瞬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行了,之前不是跟你说过要劳逸结合么,你这样炼丹也不是个办法,还是休息一下吧!”

  嬛儿对于肖思瞬想来言听计从,反正少爷怎么说,她就怎么做,连忙将手里的药材放下,从新回到了椅子上坐好。

  见状,肖思瞬开门见山道:“王彬在昨晚已经被我杀了!”

  嬛儿听罢,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他已经死了?”

  肖思瞬点了点头:“是的,我亲手将他杀了!”

  话至于此,他微微一顿,旋即补充道。

  “咱们之前之所以在黄府无法找到他的下落,是因为那家伙在之前加入了刑罚堂,昨夜我去城主府的时候,碰见了黄长老的儿子黄书同,王彬便是和此人的手下之一。

  那时我仗着手里有城主府的邀请函,找了个由头便将你这个仇人给彻底清除掉了!”

  爷爷大仇得报,嬛儿心中既是喜悦又是悲伤。

  以她的能力,想要报仇应该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但是有少爷在,一切都在段时间内得到了解决。

  对此,嬛儿深表感激:“少爷,谢谢你!”

  肖思瞬摆了摆手,随即板着脸道:“我不是跟你说过的么,朋友之间最好少说这两个字,因为这样会显得很生分。”

  “知道了!”嬛儿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了窗外:“少爷,我明天想去给爷爷上柱香!”

肖思瞬拍了拍嬛儿的肩膀,用自己的手给予对方最大的安慰。

 文学


  他对于亲人的思念,其实丝毫不亚于嬛儿对于爷爷的思念。

  每当夜阑人静,他脑海里面想着的,始终是自己的父母已经那些长辈。

  肖思瞬这辈子最快乐的一段时间,无疑是在华夏的时候。

  虽说那时候父亲肖舜已经前往了混元大陆,但肖思瞬的身边却重开不缺少别人的关爱。

  不知不觉间,来到南天域已经将近十年的时间了,在这里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长,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孩童,长大成了如今可以独当一面的男子汉。

  然而,凭借着肖思瞬如今的实力,想要将母亲姚岑给救回来,依旧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

  他将来的那些对手,实力非常的强大,别说他现在地仙五重的修为了,即便将来天仙五重,依然不够看!

  强大起来,我必须要强大起来。

  肖思瞬在心中不住的告诫着自己,唯有真正的成为绝世强者,他才能够救回母亲,一家人方可真正的团聚在一起。

  同时,他坚信父亲此刻也跟自己一样,为这个目标而努力着!

  “早些睡吧!”

  肖思瞬从嬛儿摆了摆手,随即退出了炼丹房。

  回到卧室,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脑海中想着的,几乎都是变强。

  说起来,肖思瞬如今在天星城内,倒也算是一号人物了,即便龙虎营的那帮糙汉子们还有一大部分人不太认可他这个新来的将军,但相信只要明天一过,他们势必会俯首称臣!

  一夜无话,翌日的天星城阳光明媚。

  今天嬛儿依旧起了个大早,但却并没有像平时那样,一起来便想着炼丹的事情,而是专门穿了件素衣,打算上山去祭拜自己的爷爷,也好告慰对方的在天之灵。

  冯勇和冯中堂兄弟俩,这几天也在肖家跟众人打成了一片,尤其是冯中堂,因为比较主动的缘故,眼下已经跟牛二的那帮兄弟成为了好朋友,一切在为新房子的事情忙碌着。

  而冯勇则是有些放不太开,对于自己身份的转变并没有完全适应过来,有时候会显得比较安静。

  这时,熊二放下手中已经啃得干干净净的猪蹄,随即饶有兴致的看了肖思瞬一眼:“主人,听说你成了将军?”

  他这段时间都待在练功房修炼,以至于消息接收有些凝滞。

  对这家伙,肖思瞬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笑着点了点头。

  “也就是光杆司令而已,没什么好提的!”

  熊二并没有在意这里面的事情,而是接着问:“如此一来,你日后不是要率兵参与天星城与凶兽之间的战斗?”

  听到这里,肖思瞬微微一愣:“怎么了?”

  熊二皱眉道:“没啥,就是担心咱们将来的计划……”

  话至于此,他连忙顿住了话头,毕竟这儿的人有些多,虽然都是主人的心腹,但凶兽猎场那边事关重大,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啊!

  肖思瞬知道熊二想要说些什么,于是出言宽慰。

  “别担心,易文武应该不会让我有率兵打仗的机会,因为他对我的兵法之道实在是有些不太看好!”

  凶兽猎场那边,是他将来必须要经略的地方,毕竟手里掌握着凶兽化形之法,日后想要拉拢一帮强大的兽修,那绝对不是什么问题。

  熊二刚才不过是在担心自己成为将军之后,会跟猎场那边发展形成冲突,所以才会提醒一番。

  然而,对方的这种担忧,实在是有些多余。

  首先,从易文武找来何延年成为狂狮将军这一点,就能够看出他对于肖思瞬的不太信任。

  这其实也不能怪易城主,主要是因为肖思瞬实在是太过年轻了,根本就不可能在这样的前提下让众多兵卒认可。

  再者说,其实肖思瞬也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要去领兵,毕竟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将军的身份,以此来加大自己在天星城内的影响力,为自己将来谋取更大的利益。

  听了他的一番讲解,熊二整个人顿时就轻松了下来。

  比起在天星城内攻城略地,其实他更希望肖思瞬今后将发展的重心往猎场那边的迁移,毕竟兽修们的领地可从来都不必那些城池少,反而是更加的广阔。

  主人的雄才伟略,熊二从来都不会去怀疑什么,此刻他也不在多言什么,抬手就准备继续那根酱猪蹄过来啃。

  不料,一旁的牛二一把将他的手给按住,提醒道:“熊二,你小子既然已经出关了,那也就别闲着了,少爷的新宅子现在正在修缮阶段,咱们这边人手可是有些紧缺呀!”

  闻言,熊二立刻摇了摇头:“不行,我还需继续修炼一下呢!”

  牛二哪里会不知道对方是想要偷懒,立刻警告道。

  “你小子少给我偷懒,主人之前都已经跟我们说过你的修炼进度了,如今既然出关那么就赶紧跟着一块儿干活,不然今后将你房子安排咱猪圈旁边!”

  熊二心里那叫一个气,闭关半个月的时间,如今好不容易学有所成,自己还没躺着过几天美妙日子呢,转眼又被拉了壮丁。

  一念至此,熊二恨恨不已道:“奶奶的,老子好大也是苍熊,你特么就不能给我一点尊重么?”

  如果他是用本体来对牛二说这样一番话,后者或许还会吓得屁滚尿流,但现在眼前的不过就是个小屁孩,牛二还真没有什么好怕的,戏谑不已道。

  “嘿嘿,就你那小胳膊小腿的,还能是牛爷爷的对手?”

  熊二顿时就怒了,破口大骂。

  “我%……¥%……*&”

  他那满腹的牢骚,并没有人理会,毕竟肖家就是这样,没有一个人是能够闲着的,就连新加入的冯家兄弟,都已经找到了各自需要干的事情。

  这时,柳蝶款款走到了肖思瞬身旁。

  “公子,蝶儿今天还想陪你去一趟兵营。”

  她一个女流之辈,对于装修房子的事情实在是一窍不通,而且今天嬛儿要去祭拜爷爷,她一个外人也不好跟着,于是只能够跟肖思瞬一路,去龙虎营那边消磨时间。

  对此,肖思瞬并没有拒绝:“行,咱们等会儿一块儿去。”

  说罢,两人便朝着书房走了过去。

  道目前为止,柳蝶出门都必须经过易容,毕竟陈东来对她可是势在必得,让人不得不小心提防。

  一切收拾妥当,家里的人都已经走了个干净。

  看着空空如也的院子,柳蝶感慨道:“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做,这样忙碌的场景,真好!”

  曾经在霓裳宗的时候,她也是这般忙碌,自从师门消亡,就开始变得无所事事了起来,甚至差点成为男人寻欢作乐了玩物。

  柳蝶悲惨命运的改变,实在遇到了肖思瞬之后,若不是因为这个男人,她现在还能不能保持自己的清白之身都是个问题!

  还有,上次要不是因为他出手,玉翠势必无法入土为安!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柳蝶对肖思瞬产生了强烈的感激之情,如果对方将来遇到了什么威胁,她绝对会舍命相助。

  这时,肖思瞬笑道:“你如今修为已经恢复,等有机会了我也会给你安排一个工作的,咱们人也就只有忙起来的时候,才会忘记悲伤!”

本文标签: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上一篇:夹腿 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下一篇:两口子交换真实刺激过程 好紧是不是欠C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