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自己安慰自己的视频教程-阳茎进去女人阳道过程

2021-10-20 17:21: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太高估穆家了。或者说-”纪松顿了顿,道,“你太低估我了。”

  “穆家在我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不要说他们招惹了我最在乎的人,就算他们朝我瞪瞪眼

“你太高估穆家了。或者说-”纪松顿了顿,道,“你太低估我了。”

  “穆家在我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不要说他们招惹了我最在乎的人,就算他们朝我瞪瞪眼,我想灭他们,依然可以灭了他们。”纪松冷哼声,“现在,他们只不过是没了半点活路而已。”

  孟雨馨目瞪口呆。

  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到,肯定觉得纪松是精神病吧。

  不,就算是她,也觉得纪松有些精神病。

  “小琛,你是在说穆家?还是说,是个蚂蚁?”

  “呵呵,穆家在我眼里,跟蚂蚁并没什么两样。”

  孟雨馨彻底无语了,觉得自己准备的切说辞都没用了。

  她来就是要让纪松意识到穆家有多强,有多难打,但纪松丝毫不将穆家放在眼里,她说再多也没用。

  纪松不是傻子,他不可能看不到穆家有多强大,但即便如此,还是不将穆家放在眼里,那就是真的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了。

  虽然不知道纪松究竟有什么资格这么做就是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劝了。”孟雨馨无奈的耸耸肩,姿态像极了少女,“那我也说下我过来的真正目的。”

  “老爷子说了,虽然我们孟家的能力有限,但如果你做了决定,那我们就会不遗余力的支持你。你身边的这些人,我们最近会注意的,除非孟家的人死了,否则不会让他们再出问题。

  之前发生在京都的事情,老爷子也听说了,他说最近会上京趟,看看那些老战友,尽量帮你挡住外界的压力。”

  “哦?”纪松眉头挑,有些意外孟家的抉择,“你们就不怕我去不回,穆家回过头再来收拾你们?”

  “你也知道有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孟雨馨白了纪松眼,“不过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我们自然没有置身事外的道理,而且,老爷子也很好奇,你究竟能做到哪步。”

  之前纪松与江家为敌的时候,有谁相信纪松会是胜出的那方?但事实就是,江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灭亡了。

  孟家、杜家气势汹汹的围攻之下,所有人也都以为纪松死定了,可结局如何?最后站着的,只有纪松人。

  眼前的光景与之前何其相似,只怕整个世界,都不觉得纪松会赢吧。

  虽然穆家根本不是江家、孟家能比的,虽然到现在孟雨馨也不觉得纪松有任何胜出的可能,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跟纪松站在起。

  纪松也只是稍微惊讶下孟家的态度而已,并没有多说什么。

  个小小的穆家而已,他是真的不放在心上,更不可能会失败。

  一个星期后。

  穆家和藏龙城的碰撞越来越激烈,明面上经济对持,暗地里的刺杀都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不看好纪松的不止纪松的人,外界更是致觉得纪松必死无疑。

  而就这种情况下,纪松来到了京都。

  他从北面来。

  而他并没有去家家的试探穆锋宇在那里的意思,直接去了龙家所给的最后处住区--枫城避暑山庄。

  京都纪家。

  纪浩优哉游哉的来到纪赫的书房,笑着说道:“爸,这次你可猜错了,纪松来京都了。”

  正在批阅文件的纪赫眉头挑,狐疑的抬起头来:“真的?”

  “那当然,不仅如此,他还直接去了枫城避暑山庄,穆锋宇就在那。”

  纪赫眉头皱起,哪怕他自己的胆量大,见过的世面多,这时候也不由有些惊叹:“我是该说他胆大好,还是愚蠢好。”

  在他想来,纪松是绝对不敢赴京的,最多不过是借各地家族的力量与穆家对抗,却没想到事情再次出乎他的预料。

  纪松在找死?他不觉得纪松真是有勇无谋的人,要不然也不会短短时间内折服藏龙城各大势力,还让无所有的纪显拥有了如今的成就。

  可只身对抗穆家,不是在找死,他也想不出其他的结论。

  “可惜了。”半晌过后,他淡淡的道,脸上却没有半点可惜的神色。

  纪浩啧啧出声:“倒是我们小瞧他了,不过这样来,也省了我们的心,爸,要不要趁机给他抹点眼药,让他有来无回?”

  纪赫摇了摇头:“不用,穆天恒死了,穆家绝对不会放过纪松的,没有必要上去掺和脚。如果最后活下来的是纪松,我们派再多人过去也没用。”

  “那倒也是。”

  后者的话,如果连穆家都奈何不了纪松,他们纪家又能如何?

  “不过,纪松活着的可能微乎其微。”纪赫道,“准备下,让老范他们都活动起来,纪松自寻死路,不用我们出手,但纪显也不能留。”

  纪浩有些好奇:“没了纪松,纪显也就不足为虑了吧?”

  纪赫瞥了他眼,没好气的道:“你太小瞧纪显了。按理来说,藏龙城跟穆家根本没法比,个星期过去了,穆家却没在藏龙城讨得好处,这切都归功于纪显。

  短短时间内,能将孟、杜两家的力量收服,还能如驱臂使的应付穆家,纪显的能耐可见斑,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留下,否则就是大患。”

  纪浩闻言认同的点点头:“确实,你不说我还没意识到,看来我这个叔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行,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让人准备准备。”

  纪赫点点头,没再多管,又开始想纪松的事情。

  纪松这么有恃无恐,难道还有什么底牌不成?

  思索了一会儿没有结果,纪赫又摇摇头不再多想。

  就算纪松有再多底牌又如何?难道还能有积攒上千年的穆家底牌多?

  龙家。

  “听说依依去枫城避暑山庄了?”龙在天轻轻的擦拭着手里的武士刀,有些不悦的问道。

  “纪松直接找到了避暑山庄,小姐怕是想过去凑凑热闹。”

  “哼,年纪也不小了,性子还这么不定,回来之后,半个月不许出门。”

  “他既然敢闯次,那闯第次又有什么奇怪的?”龙在天却毫不意外。

  “别看藏龙城现在跟穆家对抗的有模有样的,但那是他们以不惜消耗切为代价,很快就会承受不住,纪松不可能等太久,也没办法等太久。他自信也好,不自信也罢,直捣黄龙是他唯的选择。”

龙鹏想了想,倒是有些了然。

 文学


  纪松能出的牌不多,但穆家却不同,时间拖得越久,对纪松越不利,倒不如拼死搏。

  “那家主觉得,纪松的胜算有几成?”

  “几成?”龙在天嗤笑声,“成也没有。”

  龙鹏眉头挑:“家主这么不看好他?”

  “并非不看好他,纪松能杀了黎风,能杀了穆家老,的确算的上厉害,再考虑到他的年龄,说他是绝世天才也不为过。如果再给他些时间,炎夏出来个第家族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龙在天眉头紧紧皱起,“纪松再厉害,在穆家面前也不够看,不要说他,就算我跟骆冰城那个老匹夫同闯穆家,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龙鹏闻言不由倒抽了口凉气:“穆家这么厉害?”

  “要不然你觉得当初我为什么敢找骆冰城的麻烦,而不敢去挑衅穆家?”龙在天倒是不吝惜夸奖,也不在乎说这话会不会坠了自家的威风,“实力越高,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越多,我就越觉得穆家恐怖。”

  “—个传承千年的家族,其底蕴有多厚,根本不是我们能揣测的。”

  龙鹏咋舌,没想到龙在天也这么说:“那纪松还真是危险了。”

  骆家。

  骆冰城知道纪松去闯穆家的时候,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

  他很看好这个年轻人,哪怕这个年轻人有时候做事未必合他的胃口,但他没想到,纪松竟然如此胆大。

  “走,出去看看。”他招呼声骆冷,而后朝外走去。

  虽说是出去看看,但自然看不到什么,两人在院子里坐下,边等着骆家的人送消息,边有句没句的聊起来。

  跟龙在天的看法样,骆冰城也不觉得纪松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而且,他比龙在天知道的更多。

  “可惜……”

  世间难得出个武学奇才,只怕比他这个被人夸了几年的人还要厉害,却没想到会走到这步。

  “的确可惜,要不然未来几年,他的人生会更精彩。”骆冷也道。

  不过无论纪松还是穆家,都没有对错可言,有的只是立场而已。

  这天,整个炎夏的目光,都投到了京都。

  关家、沈家、周家、殷家、药神谷等等……

  每个人,都在等着这场大剧开场,哪怕是场实力悬殊的大剧。

  “就到这里吧。”车子驶到避暑山庄山脚下,纪松对开车的皮衣女子说道。

  从北方归来,是皮衣女子接的他。

  纪松没有急着下车,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关欣荷。”

  “关家的人,陈念盈是你什么人?”

  “是我婶。”皮衣女子看着纪松的目光有些复杂,之前陈念盈跟她说起纪松的诸多神奇之处,她还以为自己婶神话故事看多了,但纪松从飞机上跳下去并且生还以后,她就明白陈念盈说的并非虚假。

  或者说,纪松比他们想象的更厉害也说不定。

  “你小心。”哪怕纪松再厉害,关欣荷也不觉得他就能真的安全。

  纪松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推开门走下车,抬头朝上望去。

  山高天阔,漫山的枫纪像是映满了整个世界,视野内—片通红。

  清风瑟瑟,卷起落纪在山间飞舞旋转,静谧而美好。

  这是处世外桃源,与闹市旁,独享处祥和。

  可惜,这切就要在今天消失了。

  纪松没有多想,拾级而上。

  “当当当“

  山庄中有钟声响起,远远传开,显然,这是在宣告纪松的到来。

  山庄门口骚乱了会儿,群人涌出来,站满了门前的石台。

  有人满脸轻蔑,有人神色戒备,也有人好奇的打量着纪松,脸的平淡。

  连外界的人都不看好纪松,穆家的人更是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

  哪怕纪松杀了黎风,哪怕纪松杀了穆家老。

  黎风和穆家老,不过是穆家实力的冰山角而已,世人要是以为杀了这几人的纪松就能和穆家叫板,那就大错特错了。

  今天,就是证明这点的时候。

  “看上去没什么了不起的嘛,我还以为有头臂呢?”

  “呵呵,怎么可能,不过确实很年轻,这样的年纪就能杀死老,倒是有嚣张的资本。”

  “再有资本也架不住自寻死路。”有人不屑的道,“杀了穆天恒,我们没找上门去,他竟然还敢主动过来,不知死活的东西!”

  “你们猜猜他能坚持多长时间?”

  “我猜最多不过半个小时……”

  “我猜分钟,这里可不是祖祠那边,连个看守的都没有。”

  “分钟?家主不会任由个外来人猖狂的,只怕上来就会下死手,这小子能撑分钟就不错了。”

  “—分钟?太夸张了吧,这家伙怎么说也杀死了老。”

  “不,如果是那个人出手的话,说不定还真有可能!”

  “你是说我们老祖宗?”

  “嗯!”

  众人顿时兴奋不已:“今日老祖宗真的会出关?”

  “—群废物!别人欺上门来,你们不知道迎敌也就算了,竟然只懂依靠别人,真是丢尽了穆家的脸!”众人正讨论着,—道暴喝声在后方炸开。

  有几个挡道的直接被轰飞出去,个年轻男子缓缓走了出来。

  众人看男子面庞,顿时吓得噤若寒蝉。

  “是穆寒,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晓得,听说穆寒已经突破到宗师境后期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我亲眼见过。”有人连忙道,“之前贺家的小子得罪了他,直接被他打上门去,打断了腿。”

  “岁的宗师啊,真是厉害。”

  这般年纪,这般成就,大概可以跟当初的骆冰城相提并论了吧,而穆寒也的确算上的穆家的第天才。

  只是虽然同为穆家人,但众人却对穆寒畏惧多于敬佩,全因穆寒心性凶狠,出手毒辣,轻则断入胳膊腿,重则之人死亡。

  哪怕对穆家自己人也样。

  而这时候听他呵斥,众人自然不敢有任何反驳。

  穆寒看着众人畏畏缩缩的模样,更是不屑,却也懒得搭理,径直走到台阶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纪松:“你就是纪松?”

  纪松不理会,不缓不急的往上走。

  “年纪不大,性子倒是够掌控!”穆寒冷哼声,整个人跃而起,内劲喷涌而出,直接朝着纪松罩了下来。

本文标签:自己安慰自己的视频教程

上一篇:涨精装满肚子上学流出来-牛鞭擦进女人下身视频

下一篇:学霸按着校霸做了七次 看镜子我怎么C哭你的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