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用手怎么才知道是C点 成为全校的玩具

2021-10-21 09:39: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随意改变自己身体的状态已经是常事。

  甚至多有返璞归真之姿,因此山上修士,但凡是过了归虚境界,十个有七八个都是少年少女的模样。

  当然,整座白石天下,过了归虚境界的,一

随意改变自己身体的状态已经是常事。

  甚至多有返璞归真之姿,因此山上修士,但凡是过了归虚境界,十个有七八个都是少年少女的模样。

  当然,整座白石天下,过了归虚境界的,一只手也能数得过来。

  至于现在所在的南风洲,比叶翰林更强的,似乎也不多。

  叶翰林一手负后,另外一手抓住了暴躁不堪的寒山剑。

  有些惊叹的砍了一眼韩千秋。

  韩千秋神情傲然,收剑入鞘。

  而这个原本对于剑客剑修来说无比平常的,甚至代表着休战的动作,却让叶翰林有些忌惮,他挑了挑眉,“秋后剑,名字不错。”

  话音落。

  叶翰林身形顿时消散,连带着那把寒山剑。

  刚好这个时候,也是我韩千秋收剑入鞘的那一瞬间,清脆的声音在天地之中响起。如同什么东西被合上,更像是什么东西被打开。

  于是刚才叶翰林所出现的地方,无端的生出了无数恐怖剑意,密密麻麻,出现的瞬间便消失,但是那浩荡的剑意却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秋后剑。

  自然秋后才问斩。

  别人的剑意追求快,而韩千秋的剑意追求的却是一个慢字。

  好比她现在攻出一剑,或许良久之后那剑意才真正出现。虽然慢,却比快剑更加让人忌惮,防不胜防。

  如果当这样的剑意能够和阵法我交融,那么韩千秋就能够自成一阵。

  所以即使她是举霞境,却依然能够和叶翰林这样的举霞圆满境界叫板。

  底气就是这么来的。

  只可惜。

  出手就是强力的一击,依然没能伤那叶翰林分毫。

  何况,之前出现的叶翰林本就是他的分身。

  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结丹境是步入大道的开始。实际上,对于更加高峰的一些修士来说,合道境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开始。

  因为合道境所合之道,就代表着修士要走哪一条大道。

  韩千秋当年合道时所合的道便是剑之时。她能悟道剑意爆发的时间,顿悟出秋后剑,此后便是在这一条道上行走。

  而叶翰林所合之道为无身。

  此无身非摒弃形体,或许摒弃形体是对于叶翰林来说还不可触摸的境界。但是现在的叶翰林的主要秘法在分身分形而字。

  而且叶翰林所分之身,为真身,大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意思。

  所以叶翰林也被称为白石天下最难被杀的一个,关键是这家伙因为有寒山剑的缘故,杀力也不低。

  因此这样一个举霞圆满,实际上让许多归虚境的强者也颇为头疼。

  当剑意舒然,叶翰林再次出现。随着他出现的是寒山宗的一众修士,个个御剑而行,浮空而走,神情肃杀。

  “我错了。”韩千秋突然说道。

  叶翰林不动声色。

  他当然明白,韩千秋不是在认错。

  “我以为你是为了叶松寻仇,现在看来……叶松之所以死,也是你的布局而已。都说虎毒不食子,看来不尽然啊。”韩千秋冷笑。

  “哦?”叶翰林饶有兴致。

  韩千秋说道,“我一开始就好奇,虽然叶松是登徒子,可这家伙毕竟是寒山宗的少主。即使知道自己家大业大,也该知道我不是他能够碰的女人。可这家伙三翻四次来挑衅于我,简直不知死活。现在想来,都是你指使,甚至是控制了他。”

  叶翰林微笑。

  韩千秋鄙夷道,“好歹是自己的骨肉,你真就一点不生气?”

  叶翰林平静说道,“已过合道,可称半仙。何况我已马上进入归虚境,是真正的陆地神仙。大道之行,已于真正的人类不在同一个层面。七情六欲,能舍就舍。何况……有那么一个废物二字,我是不能容忍的,还不如用来铺一条路。”

  韩千秋对此自然鄙夷,却又好奇道,“既然如此,何必多此一举?你寒山宗大可以直接来灭杀我便是。不嫌麻烦么?”

  “因为师出有名嘛。”叶翰林说道,“乾坤院喜欢多管闲事,而且明里暗里帮助你们这些神道余孽。我们打不过也没办法。可现在,我们之间的事,是家事。乾坤院就算再如何大义,不可能管我家事吧。”

  韩千秋哈哈大笑,“原来如此。不过你多想了,即使乾坤院那些伪君子要来帮我阴阳司,我阴阳司也是断然拒绝的。”

叶翰林不置可否。

 文学


  韩千秋深吸一口气,握紧剑柄,“算了,和你这般木头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出剑便是。”

  叶翰林轻蔑一笑。

  合道之上有举霞。

  举霞是为将天地大道规则已经不是单纯的照搬照用,而是以自身大道为天道。

  韩千秋和叶翰林都是举霞强者,不过双方的对峙反而不如合道境那般大开大合,颇有玄妙论道意味。

  韩千秋身形高举,一剑下劈,并无让人眼花缭乱的剑意,甚至连微风也不扰动。平平淡淡,甚至平淡无奇。

  而叶翰林也是步步登高,身形看似极慢,但却以极快的速度向韩千秋靠近。而在这短短的路途之中,他却又身形闪烁变换了好几个方位。

  每当叶翰林身形变幻之时,总有一缕剑意悄无声息在他之前所停留过的位置展开。

  那是秋后剑的剑意。

  看似只差一分一毫,实际上这其中大有玄机,好似叶翰林已经看穿了韩千秋的出剑。而那展露出来的剑意看似清淡,一旦接触到叶翰林的身体,无疑就是一次大道的碰撞。

  举霞圆满和举霞中期,差距依然很大。

  何况此时那叶翰林还没有出剑。

  而在阴阳司门主和寒山宗的宗主已经交战的时候,双方的其余人马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一开始的战况并不如何惨烈。

  因为寒山宗并没有所有人就一拥而上。他们在人数上占据着优势。而抛开宗主叶翰林不论,其余寒山宗的弟子,实力是不如阴阳司的弟子的。

  因此寒山宗一开始就准备以车轮战的方式消磨对方的实力。

  阴阳司擅长观星冥想,测算阴阳,推论推演。所以在阵法抑或阴谋诡计上面也颇为擅长精通。

  然而他们即使一开始就看穿了寒山宗的阳谋,却依然不在意。

  唯有死战而已。

  当前阴阳司一共三名执事。分别着蓝黑白三色法袍。其中蓝袍与韩千秋同姓,甚至有一些支脉的血缘关系,名为韩同。黑袍名为李睿,白袍名为王然。

  三名执事与孙三姑同辈且同职,境界也都在紫府巅峰上下,其中李睿擅长防御,境界最高,已经到了合道破境的关口。

  这三人率领着众弟子一同出击,杀伐果断,在气势上确实是碾压了对面一头。

  可寒山宗那些修士根本不出全力,总是闪闪躲躲,消磨过了阴阳司众人的灵力和战意之后,马上又换了一拨人上来对敌。

  因此这么打杀了半个时辰,死伤自然是有的。不过寒山宗弟子多是受伤,顶多也是受到重伤,却没有毙命的。

  然而阴阳司这边却是已经阵亡了十七八人。

  这对于一场战斗来说,死伤并不惨重。可试想这两个都是顶尖的势力,其中任意一个弟子去往山下或者世俗王朝,那都是能够被供奉为仙师一般的存在。

  所以场面看似不宏大,实际上这等的伤亡数量,对于顶尖的势力来说,已经算是极为轰动的大事件。

  山上多有山水秘闻录,按照地球上的说法,便是新闻。

  因此在寒山宗和阴阳司开打的时候,早有专门搜罗山水秘闻的宗门和势力前来观战。这等顶尖宗门之间的消息还能掌握得如此灵通,那搜罗山水秘闻的探子所属势力自然也不低。

  在战场十里之外一处云雾之中,一个胖子就坐在云雾里荡着双腿,一边张望着下方激烈的打斗,一边用笔在一本灵气阵阵的册子上面勾画或者书写。随着他的运笔,那册子上一幅幅生动的画面便是呈现出来,甚至那画面还能运转动作,甚至伴随着声音。

  那胖子一边描摹战场一边啧啧称奇,“韩千秋确是一等一的绝色美女啊,秋后剑也的确不俗,如果能够突破举霞去往归虚,让那秋后剑更添一份虚无缥缈变幻不定的玄妙之意,那更是恐怖。”

  “可惜了可惜了,这等绝色女子今日却要丧命当场。还带着整个阴阳司门人一同殉葬。”胖子哀叹,“看来神道七门的确要完蛋了。谁都能像天地观那般中庸,倒也不必如此了。”

  胖子叹了一口气,然后变戏法似的从怀中掏了一壶酒出来。

  一口烈酒下肚,他自嘲一笑,“我一个秘闻探子担心这些事情做什么,对我来说倒也是好事。这第一笔消息随便卖给哪个山头或者势力,我还不赚得盆满钵满的。”

  想到此处,胖子又高兴了起来。

本文标签:用手怎么才知道是C点

上一篇: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妈妈为什么晚上总是叫

下一篇: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爸爸好想吃你的那个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