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C哭你好不好文字|真实交换3和

2021-10-21 09:55: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看到陈淑娟沉着脸,以为触碰到了她的伤心点,站起来笑着说:“不想说就不用继续说了,不必过于苛求自已的,过好眼下的才是最正经的事情!”

  陈淑娟摇了摇头。

  &ldq

看到陈淑娟沉着脸,以为触碰到了她的伤心点,站起来笑着说:“不想说就不用继续说了,不必过于苛求自已的,过好眼下的才是最正经的事情!”

  陈淑娟摇了摇头。

  “没说完呢!其实我也知道,世界上没有什么感同身受。每一次在网上看到哪里受灾了,哪里出事了,死了多少人,都是一看一过而已。”

  “但是,就在堕落之地那种地方,我却获救了,那一次我永远不会忘记!”

  陈淑娟说到这里,一直阴沉的脸上反而漏出了笑容,像是想到了美好的事情,又像是饱经苦难的小女孩吃到了糖果一般,笑容甜美。

  林慕青吃惊的看着她,第一次看到陈淑娟不摆着臭脸,到也像是个正经的女生,模样很端正啊!

  陈淑娟陷入了回忆,缓慢的说道:“那个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入夜了,我因为疼痛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已经燃起了大火,马上就要烧到我了。天上被烟雾笼罩,连月亮都看不见,而我的周围除了地上的尸体,见不到任何的活物!”

  “就在我快要绝望之际,一道亮光射了过来!远处,有几辆消防车停了下来,炽热的白灯,红光闪烁的消防灯,将空气中的烟雾照耀得如同火焰一般,划破了整个夜空!但是不同于燃烧的大火带来的恐惧,这给我带来了真真正正的温暖!”

  “几个身影从黑夜中走了出来,看不清他们的容貌,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每个人都穿着厚厚的消防服。他们轻轻地将我抱了出来,头顶上的照明灯灯对我来说,是希望!在他们的身前,是安全的地方。他们的身后,是一片火海。将我救出来之后,这群人一言不发的转身踏入了火海,寻找还可能活着的人。”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要成为他们这样的人,回报国家。也让其他的和我有相同遭遇的人,让他们知道在遇到危险时会有人会去救他们!”

  陈淑娟讲完良久,整个办公室里还是一片沉默,他们万万没想到陈淑娟竟然有这样的经历,有如此深的感悟。

  陈淑娟也继续回忆着后续的事情,她记得那个城市里所有的能力者都跑了,只有这些消防人员,青衣队和各个警察部门还留在现场救人。

  林慕青站起身,来到外面的走廊里点了一根烟,心情有些复杂。

  陈淑娟的故事相当感人,一个人在绝望的时候得到的帮助,会让其铭记一辈子!

  但是正如她所说,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她会因为此事选择报效国家,但是自己也会因为其他的事情,报效林家。自己仍然是林家的‘影子’,不会因为她那感人的故事就会背叛的。

  不过也大致能够知道为什么陈淑娟会如此的痛恨能力者家族,以及高等级能力者了。

  他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半了,如果自己和司阳猜测的没错,敌人调虎离山选择偷袭青衣大楼的话,这个时间应该是最恰当的时候。

  自己还是主动的向家主汇报一下吧!

  想到这里,林慕青转头看了一眼,屋内的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

  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将手机拿了出来放到了他们几人都能注意到的地方,来表明自己没有外泄消息的手段,然后再一次点了一根烟,连烟盒都没有拿。

  “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就回来!”

  说完就离开了。

  司阳看了一眼,就继续和陈淑娟说着私房话,好心的安慰她。赵天宇则是再一次戴上了耳机开始刷剧,

  他对陈淑娟的故事并不怎么感兴趣。

  一路上几乎没有人,灯光也很少,倒也显得有点冷清。

  厕所里,林慕青先是检查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后,随意的找了一个隔间,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纸和笔,蹲在了马桶上,刷刷的写着字。将血污者集体出动的事情,自己和司阳有关青衣队可能被袭击的猜测,还有陈淑娟的故事,全都写在了纸上。

  写好之后,他从怀里拿出了一块镜子,不大,也就一个手掌大小。

  林慕青先是敲了敲镜子,等待了一会,见到镜子没有反应,皱起了眉头,开始连续不停的敲着镜子,直到镜子的另一头出现了一个全身缠着绷带的人。

  林慕青见到小禹子出现,才将手中的纸从镜子中递了过去。令人惊奇的是,纸张竟然穿过了镜子。镜子的表面出现了水一样的波纹,另一头的小禹子伸手接过了纸,点点头,没有说话。

  随着镜子表面再一次产生了波纹,镜子另一头的小禹子就消失了,现在出现的则是林慕青自己的脸。

  “嘿,依旧帅气无比嘛!不过镜子能力可真好用。各处的暗子应该都有这样的一块镜子吧,暗子们必备的神器!”

  林慕青心里赞叹了一声,冲了下厕所,打算离开。

  就在他打开厕所门的一瞬间,‘砰!’的一声,整栋青衣大楼似乎都摇晃了一下,他被震得摔倒在地上,附近的玻璃也全都碎裂,灯光的线路似乎出了问题,忽明忽暗的。

  “果然出现了,他大爷的,来就来呗,干嘛放炸药!”

  林慕青捂着额头,愤愤的咒骂着,但并没有太慌张。现在他正在思考如何有效的出手,让自己不受伤,也不能被其他人发现自己在划水!

  青衣大楼的楼底下,一个体长约三米,身高两米的怪物看着因为爆炸而破败不堪的青衣大楼的大厅,碎椅子碎玻璃满地都是,不由得咧了咧嘴,背上四根触须也因为兴奋,疯狂的扭动着,四肢健壮的腿有着锋利无比的爪子。

  它的身边有一个带着笑脸面具的人,扔掉了手中的起爆器,正抬头看着青衣大楼。

  随后,这个人一脸淡然的进去了,就像回家一样悠闲,还冲着一个完整无损的监控比了个剪刀手。

  怪物也随之冲了出去,直奔二楼。

  二楼中有五个还在值班的队员,此时他们将枪上了膛,躲在了桌子底下,透过缝隙张望着门口。

  他们早已得到了司阳的暗示,今晚可能会出现意外,所以早早地将手枪藏到了身边,最关键的是,他们没有在一楼停留,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从二楼的位置,可以明显的感到楼下传来的震动,冲击力甚至将他们震倒半空中,地面传来的热感都反映了这次炸弹的威力!

  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外面已经传来了轰隆声,像是有人在走廊里开一辆摩托一样。

  怪物急速的奔跑了上来,爪子在地上的摩擦声,高昂尖锐的嘶吼声,仿佛在挑衅一样。

  为首的一个是女队员,她对其余的几个人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怪物来袭了!

  但是他们几个都是普通人,面对怪物可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只能期望其余的能力者队员听到动静赶过来。

  ‘咚!’

  走廊尽头突然传来巨响,一扇门被怪物强行踹开,发出了濒临破碎的声音。

  怪物在里面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人后,又来到了第二个房间,以同样的方式再一次打碎了门。

  林慕青此时已经来到了二楼,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手中拿着借来的枪,只要等到司阳他们赶到,自己就动手。只要被人看见了自己在努力,其余的人也就没理由指责自己,顶多埋怨几句自己的实力不够而已。

紫薇街内,林禹坐在自己的卧室里面,没有开灯,倒是破天荒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用来提提神。

 文学


  在他床上躺着睡觉的死神像是毫无察觉,睡得很死。在此期间,林禹无数次动了杀心,身下的影子不断地凝聚,再散开,在凝聚。反反复复,可最后都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死神的能力实在是太危险了,自己的影子根本奈何不了她!尤其是她现在处于紫薇街内,若是一个不小心,会折损大量的人手。

  林禹叹了口气,实在是没有搞懂这个死神的目的是什么,以及为什么她如此的粗神经,可以在陌生人的家里睡得这么死。

  突然,林禹望向了窗外,察觉到了一个身影。

  应该是有急事吧?

  想到这里,林禹小心地起身来到了屋外,就连房门都是尽可能小心的关上,以免吵醒死神。

  屋外,全身缠满绷带的小禹子静静地站到路口旁,递给林禹一张纸。

  林禹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借助路灯看了一会,神色随之凝重起来。

  三个地方同时出现了血污者,青衣大楼可能遇袭,这个有点复杂了。

  “小禹子,调集人手,去三个出现血污者的地方帮忙...算了,我派遣影怪去吧,情况不明的话用影怪保险一点。再说我信不过青衣队,他们太弱了,还特别自大,容易出现配合失误!再者屋子里还有个人难以处理。你去通知老闷头一声,让他过一会来我这里!”

  真头疼,因为死神突兀的出现,自己防止死神作乱,将兰市所有的人手都调集了回来,结果当晚就发生了状况!

  先去把三个城区的怪物解决吧,青衣大楼只能不去管了。

  如果林家的人、哪怕是自己的影怪出现在青衣大楼里,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事后必然会被人指指点点,甚至更加恶心的言语都会出来。

  比如林家彻底支配了青衣队,可以随意的进出青衣大楼,或者是故意放几个血污者出来,然后借机来青衣大楼里打劫之类的言语,这完全是可能的!

  而在普通的居民区,则是可以换来网民的支持,最严重的也不过就是被戳脊梁骨,说林家尽不到家族的职责而已。

  两个地方是完全不一样的性质!

  “嗯?还有什么事吗?”

  林禹正思考的时候看见小禹子停留在原地没有走,猜测应该还有些事情。

  小禹子也是点点头,在林禹的示意下上前几步,将手中的报告递了过去,压低了声音将其他暗子传来的消息娓娓道来。

  “在理市郊外一个偏僻的山村里,叫做据湘村,有一户人家贩卖‘神仙膏’。负责处理此事的青衣队按照流程摸排走访,最终人赃并获将其抓住了。但是那个村子有点特殊情况,村民很是团结,或者说脑子有些问题,不守法,说什么也不让青衣队将贩卖神仙膏的人带走,为此起了冲突。”

  “大量的村民,约有六七十人,将青衣队围在院子里,手中拿着铁镐钉耙之类的农作铁具。后来村长出面,才让这群人放行。可是,青衣队的人压着犯人刚刚走进人群,‘证据’就被村民们抢走了,因为那天下着大雨,没有晒干的‘神仙膏’就这样被销毁了。”

  “没过几天,因为证据不足,这个犯人只能被放了出来。经过家族调查,这个犯人出来后依然做着老本行,甚至村子里很多的人都明里暗里参与过、分过钱!前几天,当地青衣队又派出了一男一女两名青衣队员走访村子,结果被敲了闷棍。男子瘫在了床上,女的被糟蹋了,出来后女的送进了精神病院。”

  小禹子述说着这件事情的时候有些恼火,但是并不是恼火青衣队员的牺牲,而是这个村子公然违抗林家的命令,制作神仙膏。他是家族出身的,一切以家族的利益为大。

  这种东西相当害人,一旦沾染上就很难戒掉。虽然说会有一种当神仙的感觉,但对身体的危害极大,所以林家也对此管得很严。

  林禹也是再一次叹了口气,应该是这个村子里有那么几个能力者,才能让其肆无忌惮的做出这种恶劣的行径来。而且神仙膏自己可是明令禁止的,怎么还会出现?

  “后续呢?通知林卓伟,让他明天早上过来一趟!”

  林禹口气充满了不满的意味,这一区域是林卓伟负责的,是‘帮派’的管辖范围,却在西北这里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不由得口气严厉起来。

  小禹子微微弯腰,表示听令。

  “后来倒也没什么,青衣队组织了大量的人手前去,村里的人倒也老实,很配合,但就是不说谁干的。青衣队那些人逛了一圈,没有找到任何有关神仙膏的线索,也实在是找不出证据,而城市里事情又特别多,忙不过来,青衣队停留了两天后就只能撤走了。”

  “现在两名青衣队的家人找了上来,不久前还在A楼那里哭喊着,想要林家为他们的孩子寻求一个公道。这件事其他的人不知道,我已经将来访的人安排在A楼的五楼休息了,没有其他的家族成员看见。我已经对他们说明天会有人出面管理此事。”

  林禹听后,也是满意的点点头,亲昵的拍了下他的肩膀,小禹子做事情有头有尾,也是值得放心。

  他用脚尖在地上轻轻地点了两下,身下影子中顿时分出了十五道黑影,形态各异,有着体型巨大的怪蛇、蜈蚣等,分别涌向了兰市内的三个城区。

  小禹子则是微微弓着腰,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去吧,做你的事情去。”

  林禹摆摆手,转身就进屋了。而小禹子则是在林禹彻底进屋后才转身离开。

  “都是什么破事啊!佣兵的事还没安排好人手...佣兵?”

  林禹提到这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但很快又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不能让外人参与到林家的内部事情,还是按照原计划,不断地对佣兵组织进行渗透好了。至于那个据湘村,不听从林家的命令,那可就别怪林家手段残忍了!

  林禹进屋后先是观察了下死神的状态,发现她还在酣睡后,轻微的松口气。

  过了五六分钟,门口再一次出现了一道身影,林禹知道是老闷头来了,小心的出门后,没有上去说着客套话,而是直接吩咐道:“通知郊外战斗场的三号影子,让她来A楼,现在就让她过来!将两名受伤的青衣队员转移到A楼。对了,来之前让她去一趟‘商通’那里,把我的枪拿回来。”

  这几天林禹虽说忙,但是也照例给大学里异能社团的几个人做着实战训练,为此他将三号影子留在了战斗场。

  “将情报人员散出去,把据湘村的事情调查清楚,村子里所有的人员名单,做过的事情,写一份详细报告递上来!”

  “现在已经在兰市追踪到四十名血污者了吧?通知林家在兰市的能力者,把他们全都除掉,今晚就去做。明天中午之前将所有的尸首挂在三个区出现血污者的地方!想要扰乱林家的秩序,就要付出代价才行!”

  老闷头看着林禹,有些诧异,贸然的动手可能会让其余潜藏起来的血污者更加谨慎,但也没多说,只是接过了林禹手中的纸看了一眼,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以后,立即转身离去,开始奔波起来。

  林禹望着老闷头远去的背影,白头发几乎爬满了‘半边天’,好像他的老伴去世的很早,又总是被自己大半夜的叫起来。

  要不给他再找一个老伴?

  青衣大楼里,林慕青看着白色皮肤的怪物,像是得了白化病一样,背上的几根触手也不老实,甩来甩去,砸到墙上时会发出‘吱吱’的摩擦声。此时的它正一间一间的踹着门,很是享受这个过程。林慕青也是暗自撇撇嘴。

  一个人,哪怕是一个怪物,越是有怪癖,下场一定越凄惨。

  怪物喜欢制造声音,借此给困在办公室里的几个人增添心里压力。好几次这个怪物用爪子剐蹭铁门,发出的声音让人忍不住起鸡皮疙瘩,但同时也为其他的人创造了时间,自己已经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必然是其他的队员赶到了!

  林慕青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伸出了双手,不一会身边就出现了很多的风,在他的身前不断地旋转、凝聚,最终形成了一堵空气墙。

  但是林慕青很是惜命,今年他才十九岁,即使作为林家的影子,也不会贸然的去死。

  所以,他在空气墙的前面又形成了两道,总共三道空气墙,然后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本文标签:C哭你好不好文字

上一篇:女人说双指探洞什么意思|女生越叫痛男生越有冲劲

下一篇:两个人日本免费完整版下载|宝贝我想亲亲你的珍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