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前夫6天要了我25次|见一次面做3次在车上

2021-10-21 10:58: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慕容复这会儿却也看不透眼前这位即将成为新帝之人究竟是个什么心思。

  “怎么,本王可是有什么不妥,丞相为何用这种眼神看着本王?”萧奕辰冷冷的扫了一眼慕容复

可慕容复这会儿却也看不透眼前这位即将成为新帝之人究竟是个什么心思。

  “怎么,本王可是有什么不妥,丞相为何用这种眼神看着本王?”萧奕辰冷冷的扫了一眼慕容复,淡淡问道。

  慕容复眼底多了一丝慌乱,忙不迭解释道:“王爷息怒,老臣并非是这个意思。只是如今底下的人都已经准备好,王爷打算何时登基?”

  “不急,皇上未曾留下遗诏,还有未出世的孩子。就算是顺应天命,也不该是本王登基。”

  萧奕辰一番话说的无比淡然,看向慕容复的眼中也是波澜不惊,看上去像是根本就不在意这个皇位一样。

  他确确实实不在意。

  但,那是之前,而不是现在。

  自从知道了当年事情的真相之后,萧奕辰无时无刻想的都是为了自己的父王正名。

  明明他才是皇位的继承人,却因为皇上的猜忌,最终丧命。若是那位当时知道事情的真想还要如此做,心肠更是歹毒!

  “王爷怎能如此说?如今皇上已然没了,怀着皇上孩儿的人还是大月国的圣女。无论如何,这个孩子都绝对不能掌管我大堰朝啊!”慕容复眼眶一红,竟然直接给萧奕辰跪了下来。

  这一跪,不单单是身为臣子。更多的,是身为大堰朝人的那份心。

  若慕容月儿生下了一个儿子,那孩子再继承了皇位,往后大堰朝岂不是就成了大月国的附属国?

  无论如何,慕容复也不会允许这个孩子出生。哪怕慕容月儿一脉往前数个上百年可能与他们有亲。可比起那些,大堰朝的百姓更为重要。

  萧奕辰眉头紧皱,坐在那里没有开口。

  看着慕容复急的都快要落泪,黎素不由开口道:“王爷,丞相一片诚心,如今大堰朝不能一日无主,不然您先代为处理政务?”

  她这话虽是在同萧奕辰说,可实际上却是在给慕容复上眼药。

  虽然回来的匆忙,他们夫妻二人不曾商量过具体事情。但看萧奕辰如今的反应,黎素也明白他是想要趁机试探一二。

  慕容复究竟有没有参与当年的事情,她并不清楚,萧奕辰当时还是个少年,应该也不知道。

  这次这么好一个机会,她相信他不会放过。

  “是啊,王妃说的分外在理。王爷,您就算是不为了权势,可也要为了大堰朝的百姓着想吧?”慕容复连忙接话,看着黎素的眼中满是感激。

  他便知道,王妃一定明白他们这些老臣的心意。她是个聪明人,也很清楚王爷登上皇位之后她能得到什么样的地位和权势。

  其实若是放在别的时候,慕容复是肯定不愿意看着黎素成为萧奕辰唯一的妻子。可如今这情况,根本由不得他选择。

  “本王倒不是不愿,只是这名不正言不顺……”萧奕辰摆出一副为难至极的模样。

  这也难为坏了慕容复,他急的直咬牙,半响才憋出一句:“若是皇上无后,那从一众皇室宗亲之中择选新帝,便名正言顺了!”

  “丞相一向信佛。”萧奕辰幽幽提醒。

  他当初之所以选择慕容复合作,便是看中了他这人谨慎,且相信因果报应不轻易杀生。

  这么多年,在慕容复手上吃过亏的人不少。可丧命的,却不多。

  张合这种打着丞相府的名声却什么事情都不干的,他都能忍,更何况别的?

  慕容复眼帘颤了颤,咬了咬牙道:“为了大堰朝,老臣已经顾不得太多。便是王爷登基之后老臣就没了性命,也绝对不能让大堰的权势落入外人之手!”

  “外人?丞相如此说的话,本王倒是想起了什么。”萧奕辰脸上多了笑容,将随身带着的书籍递给了慕容复。

  既然他并不知情当年的事情,这件事情,他便是最好的人选。

  丞相本就算是在朝堂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慕容复的话,多得是人愿意相信。

  还有大理寺里的王朔为证,就算是找不到当年逃走的那个小厮,这件事情也能让大半朝臣信服。

  至于百姓。从来是皇室想让他们看到什么,他们就能看到什么。

  “王爷,这……”慕容复一知半解的就史书打开。

  半个时辰后,他脸色蜡白的站在原地,怎么都不愿意相信刚刚自己所看到的那些是真的。

  先皇是皇后抱了别人的孩子?而如今刚刚驾崩的,也并非是萧家的血脉?

  老天爷啊,这种话若是传出去,萧氏皇族乃至整个大堰朝岂不是要成为周边几个国家的笑柄?

  慕容复坐不住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是真的。可萧奕辰和黎素两人的神色,却让他问不出这史书是否有假的话。

  他不问,萧奕辰却是要解释的。

  “不知道丞相是否还记得齐陵郡郡守王朔,以及当年辰王府的近臣,王放。”

  萧奕辰这简单一句话,却让慕容复再也问不出其他的话来。

  身为当年的老臣,他自然是知道这两个人的。不仅知道,当初关系还一直算是不错。

  若非太妃嫁到辰王府,他和先辰王的兄弟关系,也能一直维持下去。只是如今物是人非,慕容复却没想到事情居然还有这般内情。

  若真是如此,那当初的先皇根本就不是皇室血脉,他的儿子也不是,他们二人的帝位这根本就是偷来的啊!

  “如此荒唐的行径,竟然发生在宫中,王爷,是老臣该死啊!”慕容复重重的磕了几个头,觉得自己太愧对先辰王。

  若是早知道先皇的身世还有这么一回事,他当初就应该同先辰王说明白,好将属于他的东西挣回来。

  要是真的这么做了,先辰王也不至于死的那般不明不白。甚至于,连自己本该拥有的东西都拱手让人了……

“此事不能怪辰王,是父王当年没有提防小人,才给了他可乘之机。如今本王的证据已经搜集了大半,不知丞相觉得如此名头是否足够让天下人信服?”

 文学



  比起用皇上绝后这一点登基,萧奕辰更希望是真正的名正言顺。

  这种消息传出去,虽然会让萧氏皇族名声受损。可他父王这些年所被人误会的事情,也能因此解开。所以,他必须要这么做。

  萧奕辰问出口的时候,其实慕容复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案。

  他朝着萧奕辰拱了拱手,恭敬道:“王爷的意思,老臣明白了。您放心,老臣必然会将这件事情昭告天下,还先辰王应有的荣耀。”

  虽然是太迟了一些,可也总要让天下人记得,先辰王才是皇位正经的继承人。

  而萧奕辰身为萧恒的独子,自然当然不让的要坐在皇位上。就算是有人质疑,这也是正经的皇位传承。

  慕容复拱手退下。

  随后,等候在后堂的太妃整理了心情抱着安安过来,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她没想到慕容复动作如此快,更没想到他们二人在大理寺待了几日竟然还知道了这么重要的消息。

  “爹爹,娘亲!”安安听不懂那些过往,可接连好几日没有见到他们,却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只是因为性子和萧奕辰一样,所以不曾落泪。

  但思念,却也半点不少。

  黎素满脸心疼的把儿子搂在怀里,什么也没说,只是尽可能的让小家伙感觉到心安。

  “安安只是想娘亲,难道就不想爹爹吗?”萧奕辰在一旁看的有些吃味,语调满是醋意道。

  小家伙扭头看了看萧奕辰,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抱着黎素的手,轻哼一声扑进了萧奕辰的怀抱。

  几天没见,安安因为茶饭不思还瘦了不少。虽然脸上看着不太明显,但萧奕辰一把人抱起来,就皱起了眉头。

  “安安这孩子虽乖巧,不哭不闹,可却同你小时候一样,心思重,什么都藏在心里不说。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的,你看看,这小脸儿都瘦了不少。”

  太妃轻叹一口气,看着安安的眼中满是心疼。

  她的小乖孙,最近因为爹娘不在的时候可是好一阵难过。

  好在家里宋姨娘和翠玉两个人陪着他说了不少话,要不然太妃一个人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安安没有乖乖吃饭?”黎素听的眉头紧皱。

  她的话刚落地,就听小家伙解释道:“安安不饿!”

  他脆生生的话才刚说出来,就听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咕噜了一声。

  黎素还没来得及问呢,就见小家伙眼珠滴溜溜一转,把头埋进了萧奕辰的怀里。

  方才说了不饿,现在就被打脸,安安额心思何止是复杂两个字能说的清楚的?

  好在翠玉一直有准备,连忙送了好吃的过来。

  黎素一边喂饭,一边同太妃说起大理寺之中的那些事情。

  从他们遇到王放定时,一直到提到王朔说的那些话,太妃看上去都是一脸的平静。

  哪怕听到先皇身世那里,太妃也都像是早已经知道一样,平静的让人看不透她究竟在想什么。

  “娘,您和父王是不是从前就知道这件事情了?”黎素心下微沉,有些不敢信,试探性的问道。

  只见太妃点了点头,语调略显沉重道:“是,早在十二年前,我们就知道了先皇身世的真相。可他虽不算是多英明睿智的郡主,却也将大堰朝打理的很好。当时你们的父亲身上已然有伤,也不愿意再掀起纷争,所以就将这件事情压了下去。”

  “所以他是知道父王得知了真相,才动手的?”萧奕辰眼眶微红。

  他的印象中,先皇其实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至少,不曾多为难王府。

  要不然,他和他娘也未必有这么多年的安生日子过。

  可谁能想到,他的皇位居然是偷来的。而且,还用手段害死了他的父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太妃摇了摇头:“这我便不知道了。当时你父王无心皇位,更不愿意因为一些所谓秘密,坏了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所以,也不让我同旁人说什么。”

  “他值得吗?”萧奕辰抱着怀中的安安不敢大声,可问出口的话却满满都是不甘心。

  他记忆中的父亲是那般好一个人,却因为他所谓私心没了性命。这一点,萧奕辰无法理解,也绝不会原谅。

  太妃答不上话,凄然一笑道:“这话,你得去问你父王。”

  她能没有怨恨吗?怎么可能。

  死了的人是她的夫君,这么多年太妃一人守着偌大的王府和萧奕辰,何其容易?

  可她恨有用吗?萧恒都已经死了,她就算是将那些愤恨都加注在儿子的身上,又有什么用?

  萧奕辰的脸色更冷了几分。

  他想报仇。

  可如今那对父子都已经死了,就算是他想要找人寻仇,这会儿却也不能。除非,挖坟掘墓。

  但是这种事情萧奕辰又怎能干的出来?

  只是那人既然如此在意皇位,他便在登基当日废了他的帝位,将其迁出皇陵。如此,他便是到了地下也必然难安。

  夺走别人最在意的,才是让人最痛苦的。

  萧奕辰还未曾同黎素说自己的想法,就听她幽幽道:“这种小事,又何必要去劳烦父王?他们父子占了这么多年不该占的位置,也该让出来了。”

  “素素,你和辰儿可是想好了?”太妃面色微沉,眼中分明多了担忧。

  此事一旦动作,必然会使得大堰朝动荡。若出了什么岔子,她的辰儿必然会被人认为是罪魁祸首。

  太妃如今已然不希望看他登上帝位,而是想着他与黎素都能平平安安,与她和安安相伴到老。

  “娘放心,我和王爷都是有分寸的,不会胡来。倒是您,这几日得辛苦您帮着照顾安安几日。等到尘埃落定,我们再来接您入宫。”黎素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示意太妃安心。

  如今事情已经成了大半,剩下的,不过是清除宫中宫外的障碍。

  她与苏墨白的仇,也该清算了。

本文标签:前夫6天要了我25次

上一篇:两个人日本免费完整版下载|宝贝我想亲亲你的珍珠

下一篇:和朋友换娶妻当面做|和邻居换娶妻3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