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H文|感觉到它在里面动了吗

2021-10-21 11:22: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什么风言风语?”

  “就是……就是说侯爷和陛下走得太近的事啊。”程田汉说得有些窘迫。

  “陛下宠信侯爷这是好事啊,老程你

“什么风言风语?”

  “就是……就是说侯爷和陛下走得太近的事啊。”程田汉说得有些窘迫。

  “陛下宠信侯爷这是好事啊,老程你可不能听信那些有的没的谗言啊!”

  “我可没信!”程田汉极力否认,“不过,我们跟了老侯爷这么久,又看着侯爷长大,侯爷这事咱们怎么也得帮老侯爷操心操心!”

  “老程说的也有理,那你说说你准备了什么?”

  “难不成给侯爷准备了女人?不过侯爷可不是什么胭脂俗粉都看得上的。”

  “你们觉得凤三娘怎么样?”程田汉颇为满意地捋捋胡子。

  “凤三娘?就……就那个酒水铺的老板娘?就这?”

  另一个将军也不甚满意:“老程啊,你说了老半天原来就是凤三娘啊?虽然凤三娘姿色是不错,那身段更是一绝,只是咱们侯爷的身份地位摆在这,凤三娘配咱们侯爷也……”

  “你们先听我说啊。”老程耐心解释道,“凤三娘虽说是个普通百姓,但身家清白,军营的酒水一直都是她家供应的,和咱们也算老相识,知根知底的。凤三娘也算是个有能力的,从她老爷子那把酒水铺接下来干的也不错,那性子可不是那些养在深闺的小家碧玉能比的。”

  “那可不是,她那酒量都能把咱哥几个都干趴下!她那脾气估计也就咱们侯爷压得住了,不然可不会耽搁到二十岁还没嫁出去。”

  “是啊,凤三娘那边我也试着问过了,咱们侯爷哪个女子不仰慕啊。郎有没有情我不知道,但是这妾肯定有意啊,八字一撇咱先划上了。”

  “这般听来是不错。”

  “不错吧,我也知道凤三娘坐侯爷夫人这个位置估计够呛,但是先给侯爷开开荤也好啊,让侯爷感受下温柔乡的滋味,日后再娶个门当户对的正室,凤三娘当个侧室就已经是祖上积德了!”

  “老程啊,可以啊,这心思都细腻的啊。快给咱们说说你的安排。”

  “今晚侯爷安排了沐浴,我到时候就把门口的守卫调开,让凤三娘悄悄溜进去,然后嘿嘿嘿……”

  “不错不错,这计策可以!”

  ----

  “啊啾!”赵承晞打了个喷嚏。

  “毕晞,夜深了寒气重,你把披风盖严实些。”南缺有些担忧,赵承晞身娇体贵,哪里受得住这一路的奔波,再加上北镜城气候不比京陵城舒适,昼夜温差大,他是怕赵承晞身体受不住啊。这两日,他也眼见着赵承晞面色差了不少。

  “无碍,咱们也快到了吧。”

  “对,这条路直走,大概一刻钟便可抵达护国军大营。”

  赵承晞一喜:“那我们快走吧。”

  赵承晞刚要扬鞭,见南缺没有要走的意思,疑惑道:“南缺,怎么了?”

  “陛下。”南缺笑了笑,“我们是时候分道扬镳了。”

  “嗯?你不去军营吗?”

  “我此行只是为了护送陛下,如今是时候分别了。”

  “你要去哪?”

  “我……离开家好多年了,是时候回去了。”

  赵承晞在浓重的夜色中看不见南缺的表情,却在他的语气中听到了深沉复杂的情绪。

  “你家在哪?你从未提起过。”赵承晞一直以为南缺是个四海为家的江湖人士。

  “我家在……风越城。”

  “那也不着急这一两天吧,你不如在营里待一天,和小绝大力叙叙旧?”

  “不了,见了也要分开,到时候又免不了伤感,还是算了。”

  “那……那我们下次见面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赵承晞也有了几分离愁别绪。

  “有缘千里来相会。陛下放心,我有种预感,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好。”赵承晞莞尔一笑,不过隔着帷帽南缺也看不见。

  “陛下去吧。”

  “那……后会有期。”赵承晞像江湖中人那般行了个抱拳礼。

  “后会有期。”

  赵承晞一扬鞭,马儿如离弦之箭般飞驰,就像赵承晞的心情一样急切。

  秦崇州,我来了!

  护国军军营。

  也不知道陛下收到我的信没有。最近的一次消息是有追兵在往京陵城方向搜捕,应是陛下逃离了避暑山庄。秦崇州也暗中派人寻觅,可惜一无所获。

  如今阴谋重重,十面埋伏,二人又相隔千里,羽檄难达,秦崇州这几日心系赵承晞安危,寝食难安,倍受煎熬。

  “侯爷,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属下告退。”

  秦崇州揉揉太阳穴解解乏,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眉头一直突突地跳,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秦崇州解下衣衫,准备沐浴。

  ----

  军营门口。

  “来者何人,摘下帷帽,报上名来!”

  赵承晞被挡在营外,瞧着箭矢在数步外蓄势待发,就等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然后瞬间把她射成个马蜂窝。

  赵承晞犯难了。

  真实身份不能说,相貌不能露,令牌信物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

  赵承晞只能含糊道:“我是侯爷的朋友,请将士代为通禀!”

  “侯爷的朋友?阁下叫什么?”

  赵承晞又纠结了,真实姓名不能说,毕晞这个名字营里的秦秩秦绪等人都知道,到时候发现自己的女装打扮该怎么办?

  赵承晞兀自踌躇不安时,护国军可没有这么好的耐心,厉声道:“连名字都不敢说,还敢称是侯爷的朋友?快走!不然就要把命留下!”

  “等等!等等!”赵承晞急的团团转,“我我……”

  “怎么回事?”营内传来一声熟悉的冷硬男声。

  “回常将军,有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在营外叫嚣,说要见侯爷。”

  是常一的声音!

  赵承晞的希望之灯亮了起来。

  “常一!常一!是我!”赵承晞急切地呼唤道。

  常一闻声,也是惊得一个激灵,这分明是陛下的声音,可是怎么可能……

别想了,就是我!快让我进去!”赵承晞催促道。

 文学


  常一总算确认了来人正是赵承晞,急忙下令:“快让她进来!”

  “常将军,可是……”

  “我说放行!”

  见常一这么笃定且心急,守卫这才解除戒备,让赵承晞进来。

  ----

  秦崇州在浴桶中泡得昏昏沉沉的,脑海里总是浮现赵承晞气得扭头跑走的画面。

  秦崇州是悔不当初了,没有好好话别,也不知道赵承晞还有没有生气。

  “你还在生气吗?难道要我为你像后宫妃子那般争风吃醋不成?”

  秦崇州喃喃自语。

  秦崇州失神之时,没有察觉到身后一个曼妙的纤影正无声地靠近。

  但秦崇州还是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转过身面色一冷:“凤三娘,你怎么进来的?”

  “我……我来伺候侯爷。”

  这凤三娘生得标致,尤其是这身姿婀娜,杨柳细腰,盈盈一握,再加上她现在显然是喝了酒,面若桃花嫣红,眼神迷离含春。

  面对这仙姿玉色还能无动于衷的人世间少有,秦崇州当仁不让就占了一席之地。

  秦崇州冷声道:“出去。”

  凤三娘原本是有些怯意,临来时特地喝了一壶老酒,就想着酒壮人胆,别说,还挺有效,她现在不但对秦崇州的威赫充耳不闻,见了在氤氲热气中裸露着上身秦崇州还有种意乱情迷的冲动,哪里还肯走啊。

  “侯爷,就给三娘一个机会吧。”

  秦崇州看看一旁的衣衫,不站起来根本够不着,那站起来吧?还是算了……

  一时半会儿,秦崇州居然有些没辙。

  ----

  常一接过赵承晞的马缰,让手下把马儿带下去,遣散了众人,单独带赵承晞往里走。

  陛下会突然以女装出现在这里想必是发生了大事,在众人面前他不敢多问,直到没有其他人在侧了,常一再低声问:“陛下,可是出事了?”

  “阿箐是奸细,他们控制了避暑山庄,对外谎称朕卧病,朕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具体的以后再说,秦崇州呢?朕要见他。”赵承晞三言两语交代了下,她现在心里记挂的都是秦崇州,恨不得马上飞到他面前。

  常一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般严重,二话不说带着赵承晞往秦崇州营帐走。

  “常一,我的身份要保密,为了避免暴露,你直接唤我姑娘吧。”

  “属下遵命。”

  “这就是秦崇州的营帐?怎么没人把守。”赵承晞没有多想,“常一,你在这守着,别让其他人进来。”

  “属下遵命。”

  赵承晞撩开门帘走了进去。

  屏风后人影晃动,身姿婀娜,分明是个女子。

  原本别后重逢兴高采烈的赵承晞见了营内这场面,脸色马上比寒冬腊月里城墙上冻了一夜的冰柱子还冷上几分。

  好啊,我以为你在这边防条件恶劣,没想到暖玉在怀,妙不可言啊。

  赵承晞上一瞬间还心如刀绞地想着也许他真的不够喜欢我吧,我要不要就此别过,别打扰他和美人的好事,下一瞬间立刻被不甘心,愤懑,气急败坏取代。

  什么玩意!我好不容易赶到这就是这么迎接我的?我倒要看看什么人居然敢和我抢男人?

  赵承晞走近几步直接宣战,语调上扬带着放浪不羁:“我的人,你也敢碰?”

  秦崇州闻言眼神一亮,却被帷帽阻隔了视线,看不见来人的面容,再加上这身打扮,又让他犹豫了。

  大概是声音像吧,晞儿怎么可能来这,那……这个人又是谁?

  凤三娘刚走到浴桶边,被这突然杀出的女子搅了好事,郁闷极了,道:“你说谁是你的人?”

  “他啊。”赵承晞食指指向秦崇州。

  凤三娘像是听到什么玩笑一样,呵呵笑了两声:“哪里来的丫头片子这么大言不惭。”

  赵承晞无声叹了口气:“我实在是不想浪费这么宝贵的时间,姑娘,抱歉了。”

  凤三娘还疑惑赵承晞的意思,赵承晞却扬声唤道:“常一,把她给我丢出去。”

  “是。”

  作为赵承晞命令百分之百践行者的常一,出手自然不会怜香惜玉,总算,营帐里只剩下还在浴桶里呆若木鸡的秦崇州,以及步步紧逼的赵承晞了。

  “看来你过得不错呢,都敢背着我找别人了?还想来个鸳鸯共浴不成?难道是被我伤了心,也要让我尝尝伤心的滋味吗?”

  秦崇州见这身影越来越近,心里的声音越来越颤抖,也越来越确定,他的晞儿还真的来了。

  “怎么不说话?傻了吗?”赵承晞已然走到浴桶边上,微弯腰凑近,伸手捏着秦崇州的下巴,问道。

  秦崇州忽然手一扬,把帷帽一下打飞,熟悉又略微陌生的容颜印在他的眼里,让他又惊又喜,大手扣住了赵承晞的后脑,把赵承晞一惊,吓得赵承晞双手赶紧撑在秦崇州的肩膀上,以免被秦崇州拉下水去。

  还不等赵承晞心有余悸地喘口气,秦崇州一张俊脸已然凑近来,复而那两片削薄润泽的唇已经覆了上来。

  赵承晞心跳如雷,她甚至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唰地一下全涌上了头顶,而唇上那柔软的触觉似乎是有魔力,让她整个人晕乎乎的,仿佛在云端上一般。

  秦崇州见赵承晞杏目圆睁,虽然一亲芳泽的感觉很美妙,不过他可不想把赵承晞吓着,毕竟在赵承晞的记忆里,二人还是第一次这么亲密。秦崇州缓缓松开赵承晞,赵承晞眨巴眨巴眼睛慢慢回过神来。

  我被亲了!这种感觉……我好像还没感觉到怎么办!不行,初吻必须刻骨铭心,以后想起来都要觉得甜蜜才行!

  秦崇州正观察着赵承晞小脸变化莫测的表情,从惊愣,缓神,再到回味?可惜?

  秦崇州暗暗觉得好笑,又见赵承晞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两只手忽而捧住了秦崇州的脸颊。秦崇州眼前的娇俏小脸逐渐放大,赵承晞居然回亲了他……

  两情相悦,心有灵犀,这个吻温柔缱绻,绵密细致,二人气息交互间都能感受对方满满的情意。

本文标签:感觉到它在里面动了吗

上一篇:被C到起不来|公主殿下 玉U势铃铛

下一篇:椅子上有木棒坐下去吃饭短文(吊阴功)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