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扶着岳从后面挺进:白色口哨肉段 越野车

2021-10-21 11:46: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邹海心里是既心疼那是又佩服的。

  但听到自家儿子后面的话,他的心中不禁也是警铃一响!

  “喔?两个穿着不凡的公子?难道说是白鹿书院的那个学子?

  上次方家乔迁

邹海心里是既心疼那是又佩服的。

  但听到自家儿子后面的话,他的心中不禁也是警铃一响!

  “喔?两个穿着不凡的公子?难道说是白鹿书院的那个学子?

  上次方家乔迁宴的时候,我倒是与他们有幸坐在一桌过,还有一位是白鹿书院的先生,恐怕你指的是他们了。

  不过你放心,那两人应该身份不凡,其中有一位还是京城大官的儿子,这样的人,怎么会娶小门小户的女子。”

  即便方家如今在当地已经家喻户晓了,可和京城的官员家相比,那还是有相当大距离的。

  听到自家儿子的话,邹海反倒是一点也不急了。

  毕竟像他一个小小镇上的里长,也深知门当户对的道理,更何况是京城里的四品官员呢!

  “爹,做正妻人家没资格,可是做妾室那就不一定了!

  毕竟如今的方家如此会赚钱,而且方莲还自己会做生意,这样的贤内助,你以为官宦人家会嫌弃多几个如此的敛财女人?”

  闻言,邹海本来还不甚在意的神情,忽然也凝重了几分。

  “对啊!瞧我这糊涂劲儿,怎滴就没想到这一点。

  不行,你娘呢!怎么你都回来了,她还没回来?

  这年关将近,不如咱们借此拜年的机会,先去和方成海套套他的口风,若是可以,咱们得快点将此事儿定下才是,免得被人捷足先登了!”

  想着那两个和他同桌一起吃过饭的公子,就那风度那长相,邹海再看自家儿子,顿时觉得自家胜算太低了,根本没可比性啊!

  本还以为这桩婚事有十足的把握,如此看来,是他们太过掉以轻心了!将事情想得也太简单了。

  毕竟好女百家求,何况以现在方家三房的财力,加上方莲自身的条件呢?

  “娘和那个张夫人在方莲的店里做什么皮肤保养去了,爹你现在就去!方成海也在店里,你正好与他套套近乎。”

  邹海闻言,立即起身:“那还愣着干什么,咱们快去!”

  这边,有两位长相出众的锦衣玉袍的公子加入售货行列,那些个本打算来凑凑热闹的年轻小姑娘们,也不禁在店里逗留的时间越发长了。

  就算是心疼荷包里的零花钱,看见心仪的东西,也是忍不住的想要掏空了荷包。

  如此一来,本来就拥挤的前堂,更是成了人挤人的画面!

  自然,妆宝斋的东西有些是姐妹二人自己设计和研发出来的,也有的是从外面拿的货。

  便宜到绣花针和绣线,也有几十文一个的胭脂水粉,贵的到皮草手提包,限量款的冬装头簪步摇头花玩偶。

  好些新奇的东西,看得不管是少女还是妇人们,个个也是移不开眼。

  特别是见识了那些当场上的彩妆,这些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过的新奇玩意儿,更是看得他们移不开眼。

  “姐姐,这,这眼皮上为什么要画一条线啊?还是黑色的,若是一不小心给画歪了,那整个妆容不是都毁了吗?”

  一个穿着看上去还算不错的小姑娘,大概十三四岁的样子。

  看着彩妆柜台边上,店员小姐姐正在给两个女子试装,好奇的看了半晌,终究是问出了口。

  “这位小姐,你有没有发现,画了这条线后,这位小姐的眼睛顿时有神,还大了许多?

  待会儿等我给这位小姐将妆容上好,我给你也试试。

  对了,这叫眼线笔,初学的人可能手法没多准,但这也是能擦掉的,我们有专用的棉签,轻轻一擦就好,多试几次手法熟练就没问题了。”

  “还别说,刚刚这小姐没上妆的样子我也看了,虽然小姐五官清秀,就算不上妆也好看。

  但见姐姐你给这位小姐上妆后,小姐的五官更精致了,眼睛还真的又大又有神。

  还有那眼皮上的淡淡粉红色,也特好看!对了,你们这脂粉怎么看上去和我见过的也不一样?

  有湿的,还有粉状的?”

  面对着这位小姐的所有疑问,店员小姐姐都一一耐心的解答,并且热情邀请这些对彩妆感兴趣的人来试装。

  基本上,试了装的女子,没有不愿意掏银子买的。

  本来能进‘妆宝斋’的人,兜里都不差钱。那些乡下女子,没钱的也不敢进来。

  不到半天时间,那红妆会员五十个名额,就办理了二十几个!预存银两收入就有两百多两。

  而白金会员也有八个办理的,预存金额也有八百两。

  只是如此好的生意,方莲才发觉自己这店开得实在有些匆忙。

  人手上她严重的感觉到了不足,好在全家人都来店里帮忙了,除去到段安县看望自己养父养母的方寻不在以外,方烈阿园也是在店里当起了跑堂的小二。

  上妆的人是郑明辉的女儿和侄女儿们,可即便四个人,也是不够用的。

  不得已,方菲将自家老爹叫到了柜台边上,来算账收钱,她则是亲自出马,帮人上妆。

  邹海本来是打算来找方成海聊聊天,联络联络感情的,谁知一来,就见方家人一个个的,忙的脚不沾地的!

  “方兄,新店开业怎滴也不通知一声?若不是小儿回家一说,我还被蒙在鼓里呢!”

  “原来是邹里长,哈哈,正巧,里长夫人在里面做美容,邹里长可是来接里长夫人的?里长你们夫妻还真是恩爱呢!

  正巧,里长我这里忙活着,如若不嫌弃,先四处逛逛,看看可有新意的东西.

  里长夫人可是我们这里的至尊会员,此店所有商品,可都是享有最低折扣价的,随便选就是。”

  邹海:“......”

  他是来找方成海联络感情的,方成海人家这般的忙,手头上还一边拨打着算盘珠子,还得一边招呼他,他得多不识趣,才拉着人家继续唠嗑啊?

而且方成海都这般说了,如此他还得出血!

 文学


  “咦!恒儿,那不是你的两位同窗好友吗?他们怎么也在帮着方家当起了店小二了?”

  周恒被自家母亲拉着走进了‘芳宝斋’,一眼就 瞧到了最里面柜台处的方莲。

  她正低头帮人整理着一件件物品,手中的算盘敲得噼噼啪啪作响,手速惊人,竟然连头都不用抬一下。

  这样的方莲,在周恒的眼里早已没有了过去的胆怯和懦弱,她的身上,此时是一种干练和自信的光芒。

  听着自家母亲的话,周恒收回视线,顺着她母亲的视线望去,就见孔令闵和常悦烨正在柜台中,和那些小媳妇儿大婶儿小姑娘们,有说有笑的,手中的尺子和剪刀麻溜的在一匹匹布上动着。

  “愣着干嘛,你还不去和他们打招呼!”

  陈氏推了一把自家儿子,喜滋滋的就是朝着严柳走去。

  “严氏,没想到你们家不动声色的就开了这么大间铺子,这生意喲,简直是镇上最好的了!”

  严柳正帮忙在登记布料尺寸和价格,一抬头就对上陈氏那张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

  当看见旁边站着的周恒时,她才从原主的记忆中想起此号人来!

  “原来是周恒她娘啊!稀客稀客!欢迎光临,看上啥尽管选,咱们也就是糊口而已,新店开张,优惠多多,只要消费就有礼品送,咱们都是一个村儿的,我定当是不会卖你高价!”

  陈氏闻言,直接语塞!

  本还以为严柳看着是同村的,还会给她说‘统统给她算便宜’的,倒是没想到,这话里话外都是让她消费,‘便宜’这个词儿,还真是一个字儿都没在她嘴里听到呢。

  这做生意不是这样的啊?

  殊不知,在严柳两口子包括方菲的眼里,虽然不至于去赚宰熟人的钱,但也不会让熟人打着熟人的旗号,在生意上占他们半分钱的利益。

  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这是他们做生意的原则。

  若是当着这么多顾客还有那么多会员的面,就因为陈氏是熟人,就给她便宜,那不是自砸招牌,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这一点,是在开店前夕,严柳将方莲叫到了跟前,特意传授过的生意经。

  闻言,陈氏面色虽然愣了一下,随即又是扬起了一脸的笑容!

  “好好好,哎呀,孔公子,常公子原来你们也在这儿帮忙呀,怪不得不见你们到我们家玩了。”

  话落,陈氏拍了一把自家儿子的手臂:“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进去帮忙呀!在你严婶子家蹭吃蹭喝那几日的饭菜,是不是都白蹭了?”

  周恒一脸的尴尬,抬眸就是和孔令闵对视一眼,两人的目光都如往昔一般,看不出任何端倪。

  “我还有点事情,有孔兄和常兄在就够了,里面再多塞几个人,都挤不下了。

  娘,你不是听说严婶子他们店里的护手霜和润唇膏好吗?你自个儿买了回去,我得去书斋一趟。”

  话落,周恒冲着柜台里的三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便是着急忙慌的转身离开了。

  看着自家儿子的反常举动,陈氏也不是傻子,也猜出了三人之间的关系出现了问题。

  但在镇上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她早就不是那个无知妇人了。

  她很聪明的选择了什么都不问,便是在柜台上挑选起了那些布料来。

  中午的时候,客人倒是少了不少,但补货也是忙得所有人脚不沾地的。

  严柳这是直接去了‘鱼生请安好’定了午餐,饭菜做好,全部送到了店里的后院。

  还有几位做面部护理没离开的客人,方莲也让人准备了饭菜,送去了美容室。

  如此周到的服务,让第一次做美容护理的客人们,内心又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自持身份在这店里得到了别样的尊重。

  天都没黑,方莲就挂上了打样的牌子。

  不是因为时间问题,而是因为好多东西都缺货了,正好早点关门,盘点后还要留下点力气准备货。

  方成海带着两个儿子,还有孔令闵两人先打道回府喝酒去了。

  严柳母女三人,抱着装钱的匣子去了后院,方莲在这店里刻意准备的一间休息室,正好平日盘账小憩也是方便。

  看着两个匣子满满当当的银子银票还有铜板,方莲觉得太不真实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我感觉像是在做梦!这些恐怕比头花一个月的定金还多!”

  “自然多了,就五个至尊会员,你就办理了三个,如此就是一千五百两,另外那白金会员又是办了十二个,那就是一千二百两,还有红妆会员又是四十个,这可就是四百两了!”

  严柳一边将钱匣子里的银票倒了出来,脸上的笑容也是没落下去过!

  早知开店铺也能如此敛财,她还开什么作坊啊,简直是吃力不讨好!

  那粉丝就算是量大,可一斤粉丝才卖多少钱?

  想想,严柳现在都后悔不已!

  好在她一开始就是打算帮大房和二房做铺垫的,如此的粉丝生意,往后交给他们也成。再加上其它的收益,他们也是能赚不少银子的。

  虽然不能让他们赚自己家这么多的银子,可让他们在这个镇上当个小地主还是可以的。

  不过以后方莲若是有这样的生意傍身,再挑夫婿那还不得更高几个门槛了。

  即便他们不是势利眼的人,可这样,选择性也更广不是?

  只是自家菲儿也得好好找个正经事儿给她做了,转眼也要到说亲的年纪,这早早准备起来,将来也不怕她没有说亲的底气。

  万一是自家菲儿像莲儿那样,遇到个孔令闵这样的官宦家公子,自家女儿又搞一处说‘门不当户不对’那岂不是太委屈自家女儿了。

  不管怎么说,多给他们准备一点,总是没坏处了。

  “这会员制多亏了二妹和娘,当初你们提出这样的法子时,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根本就没把握会有人办理。

  本还以为红妆会员还好,毕竟才十两银子的门槛,可这至尊会员一开口就是五百两,想想都吓。

本文标签:扶着岳从后面挺进

上一篇:江宝宝厉北爵免费阅读完整版:男朋友辅导作业下面连在一起

下一篇:男人为什么睡不够小三:第58章 放荡女闺蜜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