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撞一撞视频:小娜和爸爸

2021-10-21 11:54: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永德候立即打哈哈的笑道:“说说而已,说说而已。”

  侯夫人思索了一下,抬了抬手,道:“我也觉着这人太过凉薄,不适合云珠。”

  说着转眸看向永德候,&ldq

永德候立即打哈哈的笑道:“说说而已,说说而已。”

  侯夫人思索了一下,抬了抬手,道:“我也觉着这人太过凉薄,不适合云珠。”

  说着转眸看向永德候,“记得冯太傅的幺孙与云珠年纪相仿,为人温文尔雅,满腹经纶,倒是不错。”

  “哪里不错?”赵天宇直接开口道,“肩不扛手不能提,如何护得了珠珠……”

  侯夫人瞅了赵天宇一眼,赵天宇讪讪闭嘴。

  人弱还不让人说了。

  侯夫人思索了一下,脑中过滤着京都各大世家的未婚男子,又道:“邵将军的长子为人敦厚,待人和善,今年二十有五了吧。”

  永德候摸了摸下巴道:“邵将军为人正直,家风端正,其子虽未从军,却也是文武双全。”

  赵天宇往后一靠,双目圆瞪:“珠珠要是嫁给那呆子,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再说了,他都二十五了,珠珠才十六,真是老牛吃嫩草,不害臊!”

  侯夫人听着,直接伸手一巴掌盖在赵天宇的脑袋上:“邵将军对你多有提携,你这般诋毁他的长子,让他听了去,岂不闹了心寒。”

  赵天宇挪了挪凳子,扬着脑袋道:“这是两码事,岂能因为恩情,而不顾珠珠的幸福。”

  侯夫人和永德候对视一眼,纷纷盯着赵天宇看。

  赵天宇被看得全身发麻,问道:“有什么问题?”

  侯夫人盯着赵天宇的脸,幽幽开口:“襄王也是二十有五了吧。”

  永德候点头道:“嗯,不小了。”

  赵天宇头皮一紧,他把这茬忘了。

  侯夫人又道:“襄王多次救下云珠,是我们永德候府的大恩人。”

  永德候附和道:“为此我还上门致谢过。”

  赵天宇忍不住摸了摸脑袋。

  侯夫人嘴角勾笑又道:“襄王武艺高强,位高权重,打不起惹不起。”

  小样,为娘还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哼。

  赵天宇咽了咽口水,摸了摸鼻子起身,拉开椅子往外走:“嗯,这么看来襄王也不合适,哈哈哈……”

  侯夫人看着赵天宇,待他走到门口,双手抬起鼓了鼓掌,立即有一群侍卫上前把门口堵了个结实。

  赵天宇看着门口的侍卫,回头去瞧侯夫人,不可思议的道:“你们不会是要……”

  “是的。”侯夫人含笑着点点头道,“将少爷关进厢房,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放出。”

  侯夫人上前拍了拍赵天宇的肩膀,道:“天宇,为娘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向来吃里扒外,还是防着点的好。云珠的婚事定下来前,就都好好在府里待着吧。”

  “……”

  赵天宇几乎欲哭无泪,他造了哪门子孽,竟要被圈禁起来。

  永德候上了份折子,说小儿偶感风寒,甚是严重,特为他告了病假,归期不定。

  侯夫人带着赵嫣然、赵柳然走家串户,异常活跃。

  永德侯府的异常举动让人猜忌,但最为令人津津乐道的还是范府长发鬼之事。

  范盈盈一夕之间没了头发,还在赏花宴上出尽洋相,晋国第一美女瞬间变成晋国第一笑话。

  赵云珠喝着药汤,听着三七手舞足蹈的描述,仿佛她当时就在场一般。

  原文中范盈盈屡次输给赵嫣然,才气学识皆不如重生后的赵嫣然,名气大损,又遭赵嫣然设计破相毁身,万念俱灰,最后服毒自尽不得善终,从此退出历史舞台……

  “范小姐一回去便上吊自杀了,好在被人及时发现救了下来。”三七在脚凳上坐下,仰着头道,“如今被送去庄上养病,也不知日后还回不回京都了。”

  “应是不会回来了。”赵云珠淡淡的道。

  时间会过去,事情会淡化,但如此屈辱却会在当事人心中铭记,若是她,她定不会回这伤心屈辱之地。

  赵云珠捧着药汤慢慢的饮着,待将药汤喝完递给丁香后,转头看向三七问道:“哥哥近日很忙?”

  赵天宇几乎每天都会往她这如意院里钻,即便是很晚才散值,也会来她这讨一杯茶水,这都三日未见了,属实奇怪。

  “薛将军领兵出征,大少爷也跟着一起去了。”三七目光微闪,语气却是很坚定。

  赵云珠长睫微垂,看着三七的样子,淡淡的从鼻尖发了个“嗯”,盯着三七的目光含着浅笑,“你如今倒是学会了撒谎。”

  三七瞬间垂了脑袋。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赵云珠理了理膝盖上的绒毯问道,“同我有关?”

  三七紧抿双唇许久方仰头开口道:“夫人交代了奴婢不让说,奴婢不敢说。”话落嘟起了嘴,极尽委屈。

  赵云珠却是轻皱了眉头。

  春日的风带着一丝清凉,吹在脸上格外舒适,赵云珠将吹散到脸上的发丝勾到耳后,然后从榻上下来,柔声道:

  “你不必为难,府里也就这么大,还能瞒得住我。”

  赵云珠让白菊给自己更衣。

  三七张了张嘴,站在一旁略显惭愧,见赵云珠收拾妥当要出门时,忍不住跺了跺脚,道:“大少爷被关在五福院,小姐,您别生奴婢的气。”

  赵云珠转头看着三七笑道:“我不生你的气。”

  三七睁着大大的杏眼:“真的?”

  “嗯,真的。”

  赵云珠带着丁香和三七出了如意院,就像平日里去园子里一样,慢慢的走向五福院。

  五福院同平日里没什么区别,下人见着赵云珠前来也不见任何异色,若非三七说赵天宇在五福院,就这氛围怎么也看不出来。

  容嬷嬷见着赵云珠,立即笑着迎了上来:“老奴见过大小姐。”

  赵云珠看了眼屋内,柔声问道:“娘亲可在?”

  容嬷嬷恭敬的道:“夫人同侯爷一起去荣国公府了,还未归来,小姐可是有什么事?老奴能帮得上忙吗?”

赵云珠摇了摇头,道:“也没什么事,今日天气好,出来走走,一不注意便走到母亲这了,不想母亲竟出门去了。”

 文学


  容嬷嬷态度谦虚恭敬,笑道:“外头风大,大小姐可要进屋里休息一会儿?”

  赵云珠看了看四周,道:“不了,我四处走走,一会儿就回去,你去忙吧,不必在意我。”

  “老奴不忙,大小姐好久没来五福院了,老奴陪大小姐逛逛如何?”

  “好哇。”赵云珠抬脚往里走,边走边问道:“我记得母亲这有一株蝴蝶兰,可还活着?”

  容嬷嬷伴在一侧回答道:“老奴记不得大小姐说的是哪一株了。”

  五福院的花草不多,出了名的也就那几株,她想了想,好像并没有一株叫蝴蝶兰,更不知那蝴蝶兰到底长什么样。

  赵云珠侧头看了眼容嬷嬷,惊讶道:“怎会记不得呢,前几年哥哥去江南带回来的,当时可好看了……”

  赵云珠随口胡诌的话说得像是恰有其事一般,让人忍不住回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赵云珠轻叹一口气,道,“想来是换了地方没适应便没活成,嬷嬷方忘了的吧。”

  目光看向一旁的花圃,又道,“许久未见哥哥了,三七说哥哥外出办事了,也不知道去哪办事了,回来可会带些新鲜玩意让我瞧瞧。”侧头看向容嬷嬷,“嬷嬷可知哥哥去哪了?”

  “小姐,这边走。”容嬷嬷从容的带着赵云珠往左侧去,“大少爷的事,老奴也不知,但老奴知道,大少爷回来定会带上礼物给大小姐您的。”

  这是真的打算瞒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竟要拘禁自己的亲生儿子,还要瞒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赵云珠内心不禁打鼓。

  如今剧情已变,她已经没了那先天优势,一切只能靠自己多看多听多了解。

  她真真是最惨作者,没有之一。

  赵云珠脚步一顿,看向一侧笑道:“那株兰花倒是长得艳。”又往前走了两步,在廊椅上坐下,靠着廊杆,仰头看向容嬷嬷,吩咐道:“嬷嬷就不必陪着我了,下去吧。”

  容嬷嬷看了看不远处的垂花门,稳了稳心神,笑道:“小姐可是累了?”

  赵云珠目光微眯,声调低了一分道:“嬷嬷是听不懂本小姐的话?”

  声音虽柔,却也感觉的出话中一丝强硬和不悦。

  容嬷嬷扫了三七一眼,退了一步恭敬的道:“老奴不敢,老奴告退。”

  赵云珠看着容嬷嬷离去,倚着栏杆欣赏起了五福院的美景,许久方道:“这处看腻了,走吧。”

  三七摸了摸脑袋不明就里,她们不是来救大少爷的吗?怎么坐了一会儿就回了呢?

  赵云珠前脚刚出院子,后脚便有丫鬟跑到容嬷嬷前面,道:“大小姐就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便回了。”

  容嬷嬷疑惑的道:“未去别处?她身边的两个丫鬟也不曾离开?”

  那丫鬟点头道:“丁香姑娘和三七姑娘一直陪在一侧不曾离开。”

  容嬷嬷摆了摆手,让其退下,心中有些疑惑。

  大小姐当真是闲来无事过来坐坐的?

  一回到如意院,赵云珠便直接往贵妃椅上一躺,舒适又惬意。

  三七丈二摸不着头脑的问道:“小姐,您不是要去救大少爷的吗?怎么就去五福院坐坐就回了?不救了吗?”

  赵云珠扫了三七一眼,拿着一旁的茶水饮了一口,道:“你先同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三七抿了抿嘴,摇了摇头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奴婢不知,奴婢只知道侯爷前日从宫里回来后不久,大少爷就被叫去了五福院,然后就被关在了五福院里,听说侯爷还递了折子为大少爷告了假,说是重病缠身,夫人就是交代了让奴婢不要将此事告知小姐,其他的,奴婢就不得而知了。”

  “重病缠身?前日?”赵云珠低思,“宫里赏花宴那日?”

  三七想了想点头道:“是。”

  赏花宴是皇后借祺贵妃的手邀自己进宫,却不拘着自己,也未出面找自己聊几句贴心窝的话,萧炎昊带自己出宫也出得格外顺利,之后也没有再寻理由召自己进宫谈话。

  而自己这边刚回府,父亲就被召进宫了……

  三七看着赵云珠陷入沉思,犹豫着开口道:“其实奴婢也好奇大少爷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侯爷和夫人这么生气,竟要将大少爷关在五福院里。”

  他要出去,哪里关得住他。

  “既然好奇,便去将他绑来问问便是。”赵云珠将身上的毯子往上拉了拉。

  三七眼睛一亮,人往前一倾道:“去五福院偷人?”

  “……”

  当夜,三七和丁香趁着夜黑风高悄悄潜入五福院,刚踏入赵天宇所在厢房的院子,便与另外两人撞了个正着。

  一个面色冷毅的薛墨峰,一个噙着一抹笑容的秋枫。

  秋枫看见三七,立即伸手招了招,笑道:“三七姑娘这是来找你们家大少爷的?”

  三七伸着脖子看了看周围,凑近秋枫问道:“你家王爷呢?”

  “在鹿鸣院坐着。”

  三七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这种偷人的事正常都是他们这些做属下的负责。

  目光瞥向旁边的薛墨峰,三七用胳膊肘撞了撞秋枫小声问道:“他呢?怎么亲自来?”

  秋枫面上带笑,两个梨涡若隐若现:“自然是怕同王爷打起来咯。”

  三七莫名其妙的歪了歪头:“他们打起来,谁会赢?”

  秋枫低头看了三七一眼,笑容更深了一分。

  这小姑娘脑子到底装的什么?

  “我说外头那几个,你们到底是来聊天的还是来救我的?”赵天宇站在门口,听着外头的声音,等了许久未见外面的人有任何动静,忍不住开口催促道。

  这一个个救人这么拖拉。

  丁香上前拿起门口的锁匙瞧了瞧,从脑袋上摘下一根簪子,几下便把门打开了。

  门打开,赵天宇倚着门,端着一盘瓜子,一边嗑一边道:“亲人啊,你们终于来了。”

  话虽这么说,但看那惬意自在的模样,哪里像是个被拘禁了三天的人。

  三七小心翼翼的看了薛墨峰一眼,又瞅了秋枫一眼,快步挪到丁香身边,小声问道:“我们还绑不绑了?”

本文标签:宝宝我们换个姿势撞一撞视频

上一篇:男人为什么睡不够小三:第58章 放荡女闺蜜

下一篇:不要 在这里 回家 弄: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