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朋友喜欢吸女朋友的小兔兔 女朋友下面能放下三个手指头

2021-10-21 14:07: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明明自己把家里拆得七七八八,映入眼中的男人却依旧无动于衷,此时的她越发觉得这个世界就是喜欢跟她作对,她咬着唇,死死瞪着躺椅上的背影,冲了过去。

  “今天为什么不出

明明自己把家里拆得七七八八,映入眼中的男人却依旧无动于衷,此时的她越发觉得这个世界就是喜欢跟她作对,她咬着唇,死死瞪着躺椅上的背影,冲了过去。

  “今天为什么不出手?!为什么不出手!不是很厉害吗?!我爸让你来保护我就是这么保护的吗?!”

  鸭舌帽男人微微侧过脸,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毕竟在这个男人的眼里,在那女子对自己有想法的那一刻自己就不愿意对她

  “你不是没事?”

  顾名思义,只要女子没有身体受到威胁,男人是不会出手的,可在女子看来,难得遇见自己的仇人,男人没有出手帮自己就是最大的错误,甚至可以用耻辱来形容,要不然也不会从进门开始就是一顿乱砸。

  而以女子的性子加上现在与以前天差地别的身份,吃瘪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必须十倍奉还,可男子宁愿装路人也不愿意给自己卖命,这让她感到了威胁,如果眼前的男人只听命于自己的父亲,岂不是在她的身边有着一个无法控制的炸弹,这种危机感让她很不舒服。

  “嘀”

  家门被推开的一瞬间,突然出现的男人看着眼前的景象,脸上虽没一丝波澜,可身边的人却很自觉的收拾着,一会功夫便再次补充屋里缺失的物品。

  “是谁惹我的宝贝生气了?”

  女子早在男人进门的一瞬间就看见了他,只是她想让男人看到鸭舌帽男把自己惹生气的样子,可当她看到姿态依旧不变的鸭舌帽男时,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只好转过身走向靠在沙发上的男人,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谁曾想,刚才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鸭舌帽男人此刻居然悠哉悠哉的走了过来,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了角落,女子气得胸口起伏,恨不得一脚踢过去。

  “我要换人!他根本就没打算保护我!只会看我笑话!”

  靠在沙发上的男人不介意女子没有喊他一声爸,毕竟这事还需要一个过程,但是就今天发生的事情,男人也没有责怪鸭舌帽男人的意思。

  “有他在,还能有人伤害你?”

  “差不多!”

  “要不你告诉爸爸,爸爸应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女子的话就像是咬着后槽牙挤出来的一般充满着怨恨,男人清楚今天发生的事情,只是在等女子亲口跟自己提要求罢了,可对于这个刚认不久的女儿来说,他这位父亲视乎不太了解她的脾气,但是没关系,有些问题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抬抬手的事。

  “这件事交给你处理。”

  “老板,这个时候太冒险了,万一暴露了怎么办?”

  鸭舌帽男说的话不家,男人此时回国也是逼不得已,能尽快解决事情离开才是最安全的选择,如果在被现在时候做太出格,很容易被警方盯上,到时候想甩掉就没那么简单了。

  “不就一个女人吗?能出什么问题?!抓过来给萌萌随便玩玩出不了多大问题,就是真出了问题,你觉得我会怕吗?!”

  “问题是,这个女人身份不简单。”

  后面的话,鸭舌帽男子说的时候故意压低音量,却加重了语气,这让男人双眼一瞪抬头对上他带着戾气的双眼,等着接下来能够说服他的答案。

  结果,鸭舌帽男子带给他的消息让他浓郁的眉毛被一副怒气冲了起来,他起身站在窗前,握着围栏的手紧了几分,再重重的捶在围栏上,视乎手上的疼痛感超不过心中的仇恨般。

  “哼,天意难违,这可就不要怪我了。”

  “还有今天跟在她身边的两个人,那个女的倒没什么,只是那个男的...哼。”

  口香糖在口腔里跳动着,鸭舌帽男勾起的嘴角让男人好奇的期待着接下来的故事,可鸭舌帽男此刻摆起了动作,一只手抓着另一只手的肘关节。

  “我这位老朋友不简单,就这样轻轻一下,啪!手都能给你卸了。”

  “这么说来,这件事交给你,应该...没问题吧?”

  男人别有深意的笑容让鸭舌帽男子嘴角勾起冷笑一声,耸耸肩,搬出一脸的无奈,就好像接到这个任务是一件相当不情愿的事情。

  其实今天在游泳馆的时候,鸭舌帽男子第一眼就认出了凌云,只是他的鸭舌帽挡住了他的脸,任谁都看不清楚他的脸,而当时的凌云重点不在他身上,只可惜,鸭舌帽男人还是低估了凌云的敏锐。

  喵咖。

  “还不打算跟我说实话?”

  俊脸黑得跟锅底似的的男人一副你不坦白劳资就跟你死磕到底的样子,让柏樊很纠结,毕竟这件事除了李寒冰,也只有他和秋玉还有杰修知道,谁能想到事情这么巧被凌云碰上了。

  “别问了,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

  “是吗?如果我告诉你我看见了毒蛇,你还觉得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

  毒蛇这个名字让柏樊全身汗毛竖起,当年执行任务时从手中逃走的雇佣兵,曾任C国特种部队上校,实战能力超凡,就连自己也在当时失手,这是多年一脸在柏樊心中的一道耻辱。

  “确定没看错?”

  凌云这会没有开口回答,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可就是这一确认,让柏樊整个人不安起来,他甚至怀疑杰修已经知道了这个人的存在,如果两人正面打起来,杰修根本就是任人宰割。

  “我怀疑杰修已经知道了这个人的存在,以我对他的了解,宁愿自己去送死也不会开口让我帮忙。”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不好办了。”

  气氛突然凝结,这让人连呼吸都觉得不舒服,一直待忙着收拾的秋玉在听见两个男人的谈话心里不免有些担心,思来想去还是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编辑成信息发了出去,只求杰修那边能有个底,不至于遇见突发事情没有个心理准备。

  “既然你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我想对方肯定也知道你是谁,但是应该不会猜到咱俩都在一所城市。”

  “你觉得毒蛇是傻子吗?要想对熙妹下手,她身边人的底细早就被他摸清楚,依我看,今天已经打草惊蛇了,估计这几天就会有所行动,你最好早些做好准备,免得犯当年的错。”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什么我当年的错,那会是我年轻,经验不足才被那货跑了,他现在要是敢站在我面前,劳资扒了他的皮!”

  柏樊这话气焰旺盛,就差对方站在他面前跟他来一场对决,只是有时候就像老人家说的一样,日不要念人,夜不要念鬼,柏樊身后的落地窗外,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正趴在驾驶位窗前看着喵咖,嘴角的勾起让路人看了都害怕。

  “说曹操曹操就到。”

  “谁?”

  说得正起劲,被凌云这么一说,柏樊倒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见凌云无声的看着自己的身后,眼神的突变激发起两人多年的默契。

  柏樊追了出去,凌云紧跟其上,只见鸭舌帽男挥了挥手,踩上油门离两人远去,双腿终归跑不过四个轮子,柏樊对着空气狠狠挥了一拳头,大骂起来。

  “WBD!赤裸裸的挑衅咱们!”

  “我说什么来着,底细都被摸清了,咱们这回可是被人摆在面上算计了。”

  谁能料到今天才遇见的人,这回已经走到自己跟前下战书,单打独斗也许很简单,可对方这次的主要目标是文熙,柔弱女生一枚,即便她周围有着一群能人小伙伴,可危险已经近在眼前,任谁都无法断定什么时候会发现,就像定时炸弹一样时刻揪着心。

  “这事必须告诉李寒冰,她那边肯定安排得差不多,就等一个机会了!”

  凌云应声,这件事既然让自己碰上了,就有责任冲上前,对付这些K怖份子,可不是一两个散打能够解决的,而他也会积极配合李寒冰的安排,可以的话他愿意帮忙召集身边的退伍军人一起保卫人民的安全。

即便是坐在被灯光衬托得更为温暖的屋子里,可围绕在每个人身边的只有寒气逼人四个字,甚至可以让搓着的手都能明显感到无法控制的僵硬,直到书房的门被推开。

 文学



  离开泳馆,自家女人就已经将今天遇见的事情告诉了杰修,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李寒冰告诉过自己要重点注意的人这么快就出现在文熙的眼前,此刻的他心里忐忑不安,如果当时不是秋玉陪着,如果当时没有碰巧遇见凌云,他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即使他懂事的女人告诉自己,只要有他在,什么事情都不算什么,可如果文熙没有这样说,也许杰修的心里不会这般隐隐作痛。

  “为什么没有跟我说实话?”

  柏樊表现出明显的不满,在他看来杰修的举动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即便是坐在身边的凌云也看得出此刻的柏樊有多生气,可杰修沉默的表现让气氛透着越发浓郁的寒冷。

  “现在要考虑的是咱们在明,对方在暗,这对我们不理。”

  凌云打破了尴尬的局面,确实,现在不是责问的时候,还有更重要的问题需要想办法解决,杰修重重叹气,但是依旧没有回应,他需要消化,需要冷静,即便他很清楚自己在黑暗势力面前微不足道,可对方现在的目标是文熙。

  修长的手指就连打开笔记本都显得不自在,柏樊和凌云没有出声,整间屋里只剩下喘气声,直到面前出现李寒冰的视频窗口才打破眼前安静到极点的书房。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文熙就是再粗线条,却也不傻,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有突然出现在自己家的凌云,这让文熙不得不怀疑这几个人心里藏着事,更重要的是,这些隐瞒也许和自己有关。

  此时的疑问,让秋玉显得有些为难,她的心里正剧烈斗争着,如果这件事情不告诉文熙,也许等到碰到了的时候她没有心理准备,可是告诉了,又违背了当初的计划,这让她第一次尝试的什么是左右为难。

  “这件事情是不是跟我有关系?”

  秋玉深深叹了一口气,可是她依旧没有回答,而文熙盯着她的眼神让她无法逃避,时间慢慢的过去,不知道走过了几个喘息声,才让秋玉点下了头。

  她不能违背约定,却又不想文熙陷入危险之中,可事情毕竟发展到现在的局面,如果还将文熙蒙在鼓里,秋玉的心里总觉得对不起她。

  “哎...”深深叹了口气,文熙知道自己有麻烦,可身边的小伙伴们却绞尽脑汁给自己解决麻烦,她有些无奈,搭上秋玉说着:“有我家阿玉在!那必须是见鬼杀鬼,遇神弑神!”

  一句话成功让秋玉露出的笑容,只是文熙没有继续问下去,这倒是让秋玉有些意料之外。

  “不问了?”

  垂眸只在一时,抬起头依旧是阳光般的笑容。

  “我去煮夜宵,你想吃什么?”

  视频断开,坐在屋里的男人一声不发,消化着刚才的谈话内容,让他们能够更好的分工,不至于无法和李寒冰那边打好配合。

  当然,作为老兵的两位自然是比杰修的消化速度要快得多,更何况对方是老对手了,在他俩的血液里沸腾的是杰修无法体会到的。

  “你们不打算告诉她吗?”

  在凌云看来,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该让文熙知道的还是应该说出来,免得突然事件惹出不好控制的局面。

  “这件事情还是让杰修自己处理吧,一会出去了你可别说漏嘴!”

  没回明确的回应,可凌云突然露出的笑容让柏樊心里一咯噔,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凌云已经再次开口,而这次,却让屋里凝固的气氛突然冒起了火花。

  “你这个样子能保护她吗?什么也不说,把她蒙在鼓里你以为就是为她好吗?李杰修,你太不负责任了!”

  “跟你有关系?”

  “她跟你在一起居然要面对这样的危险,难道不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吗?!如果她过得不好,我第一个不同意!”

  “她是我的女人,不需要你在这里教我做事!”

  眼下的局面简直就在柏樊的意料之外,他怎么都想不到两个男人居然会因为这件事情在这里吵起来,尤其是凌云的情绪视乎因为今天在泳馆就压着心里,如果不是因为把事情摊开也许不至于像眼前这般在暴走的边缘,未免发生意外,柏樊只好横插在两人中间。

  “都冷静点!她现在可在外面,就不怕被她听见?!”

  眼前还没做好告诉文熙的准备,所以柏樊这句话成功让杰修安静下来,暂且停止争吵,可杰修心里清楚,这件事情不是他一个人就能解决的,就像李寒冰说的一样,可是他就是有着私心,有着靠自己想把文熙护在身后的想法,只是一旦事情发生了,却总是脱离他的掌控。

  书房门被推开,抬头只见端着碗出来的人儿,杰修的脚突然迈不开步,像定格在此一样动弹不得。

  “忙到现在累了吧,快过来吃碗热乎的!”

  柏樊对杰修站在门口发愣显得有些无奈,略带嫌弃的表情从杰修身旁挤了出来,转过脸对着凌云来了句。

  “今天你有口福了啊!别傻愣着,赶紧过来!”

  一箭双雕,杰修这才缓过神,可人家不给他抗议的机会,难得第一次来文熙家,不得好好享受着这深夜美食的福利,更何况凌云现在对杰修可是很有看法的。

  “我也是家里有什么就做什么,你们不介意就行。”

  虽说文熙这话不假,但她也还是让晓天从家里拿了些东西下来,毕竟是给一群大男人做的夜宵,饭量必定不小。

  只是当晓天抱着一堆喜欢吃的东西下来,听到凌云也在家时,下巴差点在他的惊讶中掉了下来。

  “他,他来干嘛?”

  “肯定是有事情要谈啦,难不成特意跑来我家吃夜宵的呀。”

  文熙抬手指了书房,晓天八卦的耳朵竖了起来,刚要靠近就感觉身后的领子被拎了起来。

  “喂,秋玉,你就不能温柔点,每次都搞得我很尴尬好吗?”

  自己明明比秋玉高了大半个脑袋,可每次都会有种错觉,让晓天怀疑自己的身高为什么被秋玉吃得死死的。

  “去帮忙。”

  “我拒绝!”秋玉看着突然伸出来的手皱起了眉头。“我刚做的手膜,干活多对不起我擦那么多的精华~”

  突然有种想抽人大嘴巴的冲动,如果不是文熙拦着,估计家里又要多出一个战场来,所以为了不浪费晓天做的保养,顺便安抚秋玉的情绪,文熙只好贡献自家的防烫手套,让晓天干起了端盘的工作。

  “你个大男人干活就干活,戴个手套在这里当店小二啊!”

  “粗俗!看到没?我这手可金贵了!又要为公司做贡献,还要对得起我这张惊艳四方的俊脸,啧~做男人可真够难的!”

  刚才还在秋玉面前晃悠的手这回移步到柏樊的面前,谁知一声清脆的声响伴随着晓天的惨叫声,让众人选择性失聪,对着眼前不可辜负的美食动起筷子。

  晓天略带娘炮的行为小伙伴也都见怪不怪,只是把他和李寒冰放一起就会有种很明显的不协调,外人难理解的关系,不过也就因为晓天的性格,李寒冰的工作性质,导致某男偶尔会忘记自己名草有主,撩妹工作不停歇,只有在被人强制重启的时候才能恢复正常的运作。

  眼前的场景让凌云回想起以前在部队的日子,曾几何时他也是一堆战友生活在一起,训练,任务,肩并肩的日子永远刻在他的心上,倒是现在状态的他,看着闹在一起的两个人,嘴角不觉得勾起,露出久违的放松,可他也无法控制想到今天碰见的男人,这让认真吃饭的他突然看向另一边的文熙。

  只是文熙没有发现,却惹来了杰修带着敌意的眼神,凌云欣然接受,大口的吃着文熙做的夜宵,用挑衅的眼神回应着,这让杰修心里极度不舒服。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更何况坐在一张桌子上吃着同一个女人亲手做的夜宵,夹在中间的文熙却浑然不知自己的周围已经火花四起,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小手拿起勺子送了一口鱼片在杰修面前。

  “这个鱼片好嫩,你吃看~”

  “确实不错。”

  “嘿嘿~这是天哥拿来的,一会问问看在哪买。”

  说完继续乐滋滋的吃着,可头疼上两个男人的战场却因为她的小插曲改变了势头,刚才还一脸嚣张的凌云被一口新鲜出炉的狗粮给狠狠砸了一下,有些尴尬的轻咳起来。

  有些苦笑的吃着,心道,谁让自己来的慢,要不然坐在文熙身边的必定是自己

本文标签:男朋友喜欢吸女朋友的小兔兔

上一篇:高质量糙汉公路文 一下下的撞着公主

下一篇:坐着震动器写作业 岳下面要高潮了赵兰梅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