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穆天阳宛晴洗碗时做|前夫的朋友要了我三次

2021-10-21 14:50: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们夫妻俩还真是难缠啊。

  ……

  “也不知道老大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当年在他手底下我可吃尽了苦头,真不敢想象他竟然转业做起生意来了。”

 

他们夫妻俩还真是难缠啊。

  ……

  “也不知道老大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当年在他手底下我可吃尽了苦头,真不敢想象他竟然转业做起生意来了。”

  一个穿着一身破旧衣服的中年男人看着对面的同伴,目光里有怀念还带着几分激动。

  如果仔细看,他垂在一侧的袖管是空的。

  “宏宇,我听括哥也这么说的,难不成那位真那么厉害?”

  被叫宏宇的男人想到什么,忍不住笑起来:“王括当时是刺头,看人家不顺眼,拉着我们搞小团体,还扬言非要让老大出丑,结果……”

  “结果怎么样?”对方亮着眼睛追问道。

  “快到站了,都检查一下自己的行李。”靠近车窗一直闭目的王括突然睁开眼睛说道。

  李宏宇朝同伴撇撇嘴,小声说:“肯定是不好意思了,先收拾东西,下次再跟你们细说。”

  很快火车进站,四个人或提或抗着行李卷走下了火车。

  老远看见顾兴东的身影,李宏宇忙高声叫道:“老大!”

  顾兴东顺着声音望过去,当看见昔日战友的时候,黑眸瞬间亮了一下。

  快走几步过去:“怎么这时候才过来?”

  说着要去接李宏宇手里的行李卷,被后者一把躲了过去。

  李宏宇咧嘴笑:“括哥当爹了,是个八斤重的大胖小子,咱们去喝了杯喜酒,这不才一起过来了。”

  顾兴东拍了下王括肩膀,笑说:“厉害啊!”

  听见儿子,王括一直冰着的脸上现出一抹柔情,朝前走的时候,身体不自觉朝一侧偏去,明显能看出来一条腿不太好用。

  顾兴东看见他这情况眸子暗了一下,王括当初在部队里也曾是意气风发的,后来一次任务腿上中弹,落下了终身残疾,不得不退役了。

  很快顾兴东便把几人带去了公司,安顿好了住处,又说了一下注意事项。

  “就一条,一切行动听指挥,至于其它,到时候会有人具体安排,听明白了吗?”

  “是!”几人条件反射的全都立正行了个礼。

  顾兴东眼底带着笑意:“这里不是部队,都放松点,先把东西收拾好,一会儿带你们出去吃一顿,就算接风了。”

  李宏宇顿时咧嘴笑起来:“我就知道跟着老大准没错。”

  ……

  张芹和吴春梅是在陈丽姝出月子的第三天离开的。

  “要不是家里忙不开,过段时间要秋收,几个小的也开学了,妈真舍不得这俩孩子。”

  吴春梅看了又看婴儿床上的俩孩子,忍不住抬手抹了下眼角。

  “这俩孩子确实招人稀罕。”张芹也有几分不舍,可顾兴国一个人在家还要带仨孩子,她确实不太放心。

  “等收完秋不忙了你们再过来。”李秀兰接话道。

  家里三个孩子,陈丽姝还要上学,赵秋月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再说顾兴业现在这种情况也需要人照顾,所以她就不跟两人一起回去了。

  等孩子大一大,顾兴业伤好了或者陈丽姝毕业了能腾出手,那会儿她再回去也不迟。

  “妈,大嫂,这一个月真是多亏有你们照顾了。”

  陈丽姝说着将事先准备好的两个袋子拿出来:“我也没准备什么东西,给几个妹妹还有小松他们每人准备了一身衣服。”

  张芹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袋子接过去:“弟妹你这也太客气了。”

  “是啊,你这孩子跟家里客气什么啊。”吴春梅也在一旁接话道。

  陈丽姝笑:“难得来一趟城里,回去总要带些东西别让孩子们失望了。”

  “我去送妈和大嫂,你就在家吧。”顾兴东说着弯身将两人的行李提起来。

  送走吴春梅和张芹之后,陈丽姝便去学校报道,开始正式复课了。

  顾兴东那头也比较顺利,这次从银行一共贷款六十万,扣除龙腾公司前期投入的二十万,算上饲料厂那头支付的尾款八万,公司一共可支配资金四十八万。

  公司目前在职三十七人,后期顾兴东又从龙腾公司低价接手了一批设备,没多久就正式入场了。

  “姐夫,原材那头水泥和红砖沙石都能正常供应,只有钢材这块,除了物资局,另外两家厂子也问过了,情况差不多,即便能给咱们供货量也不多,而且听说这两个月还要缩减,不但成本高,恐怕还会断货。”

  林齐皱着眉头汇报道。

  丁晨想了想接话道:“去年市里新建了一家预制构件厂,不仅能大大提高施工速度,还能节省钢筋用量,整体算下来成本不但没有增加,还能节省工期。”

  只是现在用的人比较少,而且生产量也不大,不过已经有企业在用了,他觉得这个可以考虑。

  顾兴东点头:“既然如此,预制构件厂那头你们两个去谈吧,还有钢材那头,林齐你还得盯着点。”

  ……

  李秀兰刚把孩子哄睡,看一眼时间差不多了,正准备下楼去帮赵秋月做饭,突然觉得一阵眩晕,恍惚之间一脚踏空,整个身体朝前,一下从楼梯口摔了下去。

  顾兴业正在一楼拄着拐杖练习走路,听见声音转头,一眼瞧见李秀兰从楼梯上滚落下来,顿时惊的脸色大变,慌忙扔了手中的拐杖扑了过去:“妈!”

  赵秋月听见声音不对,也从厨房里跑出来查看,当看见眼前这一幕时,惊呼出声:“大娘?!”

  等陈丽姝和顾兴东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李秀兰已经醒了,正吵着要回家呢。

  “我就是昨天晚上没睡好,下楼梯的时候踩空了,真没啥大事,孩子还在家呢,兴业一个男人,腿脚又不好,赶紧回去吧。”

  陈丽姝焦急的上前:“妈,你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儿摔坏了?”

  “丽姝啊妈没事,家里就兴业一个人在家呢,小城和小白万一醒了他可应付不来,咱们还是赶紧快回家吧。”

妈你别着急。”陈丽姝说着看向赵秋月:“小月姐,这里有我和兴东在呢,你先回去吧。”

 文学


  赵秋月点点头,转身出了病房的门。

  “妈,晕倒不是小事,既然来了一次医院,咱们就好好检查一下,这样我和兴东也能安心不是。”

  顾兴东:“是啊,妈,听丽姝的,还是好好查一下吧。”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花那冤枉钱干啥,你说我来就是给你们看孩子的,这还连累你们都跑过来,唉。”

  李秀兰自责的叹口气,年纪大了就容易给孩子们添麻烦,她知道是孩子们孝顺,可心里还是有些不得劲。

  “可能也是老四这事儿闹的最近有点上火,不行回家吃两片消炎药就算了。”

  陈丽姝和顾兴东却坚持要给她检查一下。

  “有些病症光靠普通的检查很难发现,经常头晕目眩确实应该重视起来,这样吧,先去拍个片子,等片子出来,如果没什么问题,那情况就简单了,到时候开点消炎药就行。”

  因为已经是下午,取片子只能等第二天,于是三人便先回家了。

  结果刚到家里就听见楼上传来两个孩子此起彼伏的哭声,夹杂着赵秋月不时的安慰,感觉到胸部的异样,陈丽姝知道肯定是两个孩子饿了,于是忙快走几步上了楼。

  “哦,妈妈回来了是不是?我们小城子和小白都有奶奶可以吃喽。”

  看见陈丽姝进来,赵秋月脸上瞬间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

  两个小家伙平时还是十分好带的,只有饿肚子这件事,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陈丽姝其实是备了奶粉的,可两个小家伙自从吃了母乳之后,坚决一口奶粉都不喝,才一个多月大的孩子,都要成精了,给奶粉就哭,坚决不喝。

  陈丽姝到了近前,看两个小家伙闭着眼睛早已经哭的涨红了脸,尤其小城子,更是气的小腿不停的乱蹬,一旁的小白虽然相对好些,可眼泪却大颗大颗的顺着紧闭的眼角掉下来。

  陈丽姝忙先把小白抱起来,然后快速的去解衣服扣子。

  闻到妈妈身上特有的奶香,小白自动转着脑袋,蠕动着小嘴迫切的凑了过来。

  陈丽姝之所以先抱小白,是小城霸王每次吃奶都要多霸占一会儿,要是着急没吃好就放下去,绝对敞开嗓子继续嚎。

  “妈,你先去歇一会儿吧,这个时间睿睿也快放学了,我去接他。”顾兴东将人扶去沙发后开口说道。

  李秀兰:“你不用管我,我没事,快去接孩子吧。”

  等到睿睿回来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已经吃饱喝足正嘬着手指悠闲的在床上躺着。

  看见弟弟妹妹没睡觉,睿睿十分高兴,书包都没来得及放下就凑了过来。

  “小城小白,叫哥哥,哥~哥。”

  顾兴东曲起手指弹了下他的小脑袋:“你小子也太着急了。”

  “爸爸,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开口叫我哥哥?”

  “这个还真说不准,估计还要再等几个月,到时候应该就会叫哥哥了。”

  “哦。”睿睿有些失落,但很快重又扬起头:“没关系的,我每天多教几遍他们肯定很快就学会叫哥哥了。”

  陈丽姝笑说:“快去把书包送屋里,一会儿咱们好吃饭。”

  时间一晃到了第二天,顾兴东去上班,陈丽姝头午没课,将睿睿送去学校之后便带着李秀兰一起去了趟医院。

  原本以为不过是拍了片子大家都能心安,谁知道竟查出了大毛病。

  医生拿到片子之后仔细看了半晌,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这会儿也没有什么要背着病人的情况,对方看了李秀兰和陈丽姝一眼,如实道:“情况可能有点不太好。”

  听见这话,陈丽姝的心咯噔一下,李秀兰也有些慌,交握着双手,喉咙发紧道:“大夫,咋个不好啊?”

  “这个位置看见了吗?这里好像长了个肿瘤。”

  肿瘤?

  李秀兰只觉得脑袋嗡的的一下,好像手脚都麻木的不听使唤了。

  其它病症她可能不知道,可肿瘤,那东西长了就没好了,尤其还是长在脑袋里。

  关键时刻陈丽姝还算镇定,伸手握住李秀兰的手,只觉得触手一片冰凉。

  “大夫,能做手术吗?多少钱我们都愿意出。”

  从她嫁进顾家,李秀兰一直对她照顾有佳,很多时候甚至比吴春梅这个亲妈还要维护她,在陈丽姝心里,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妈一样看待。

  “这个要先排除是良性还是恶性的,我建议你们去肿瘤医院看看,那里有这方面比较权威的专家。”

  陈丽姝点头:“谢谢大夫。”

  同医生说一声之后,她便拉着李秀兰的手离开了。

  “妈,你千万别往心里去,现在医疗水平还是比较发达的,如果城里没办法,我就带你去京都,实在不行咱们就出国,钱的事情更不用担心,我跟兴东无论如何都会把你治好的。”

  看着情绪明显低落的李秀兰,陈丽姝语气坚定的说。

  “妈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半晌,李秀兰叹了口气:“我都已经快六十的人了,活了这一大把年纪了,可不想连累你们,就在省城看看得了,要是真花大价钱,妈就不治了,没必要。”

  “妈,事情还没一定呢怎么就知道没必要啊?您别胡思乱想了,我这就带您去肿瘤医院。”

  很快婆媳两人去了肿瘤医院,挂号之后没多久被小护士叫进了医生诊室。

  陈丽姝把在之前医院拍的片子拿出来交给医生。

  医生看完之后得出的结论和之前那位医生一样。

  “需要进一步做个检查,不过看大小应该问题不大。”

  婆媳俩听见医生的话,脸上凝重的表情总算稍微缓和了一点。

  很快有小护士过来带李秀兰去做检查,等人走了之后医生才抬头看着陈丽姝问:“你是女儿还是?”

  陈丽姝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肩膀也不自觉紧绷:“我是儿媳妇,医生,是不是有什么其它情况?”

本文标签:穆天阳宛晴洗碗时做

上一篇:他抽出来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醒来发现大的东西还在身体里

下一篇:你叫一下我塞一支|熟透了的岳和岳弄了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