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性服务中孔雀开屏是什么意思:和邻居交换娶妻2

2021-10-21 15:40: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以为那仅仅是爱才惜才的眼神吗?

  刘大人兀自摇摇头,真的没有想到,皇上竟然有这种癖好。

  他想起太后的密信询问皇上在这里的情况,有些苦笑,皇上在这里的一切可不是他来

你以为那仅仅是爱才惜才的眼神吗?

  刘大人兀自摇摇头,真的没有想到,皇上竟然有这种癖好。

  他想起太后的密信询问皇上在这里的情况,有些苦笑,皇上在这里的一切可不是他来安排。

  这个年轻皇上不按常理出牌,他也只是听命而已,但有一点他可以保证,真没听过皇上在应天府地界宠幸过哪个美女。

  也是,皇上出来这么久,不带嫔妃,身边又没有女人,那么皇上青春茂盛,是怎么解决个人问题的?

  听说皇上召见过这个通判大人,莫非——

  刘知府又摇摇头,自己是被孙子丢失的事弄昏头了吗?

  这个通判大人除了面相阴柔,但为人义气,肯帮自己找孙子,自己怎么能怀疑他和皇上之间有——那种事呢???

  大牢里将白天将吉青带回的一群女人们审了一天,谁知道这些女人们个个都如死士般不肯松口。

  说起来也真是人手不够用了,那边还得审着假吴雨常和他的老仆,居然也是两个老油条。

  这边的女人们只要一上堂,不是说不舒服就是假装瘫倒在地,要么撒泼打赖,还有的干脆要解开衣服,各种不堪入目表现都有。

  好多捕快都是年轻人,打又不敢下手打重了,骂更不是这些泼皮无赖的对手!不得不说,这个拐卖团伙不仅组织严密,带人更是厉害,简直是水泼不进。

  作为班头,吉青折腾了一天,仍然没有办法。

  海宁闻听后只说了一句,“叫李照来。”

  李照来了,知道大家都没有办法了,心底冷笑,摇摇头,“大人,恐怕这不太好审。”

  “你之前办理那么多案子,这种情况没有遇到过吗?”

  李照摇头,“没有见过这样的。”

  见李照又撂挑子,海宁也没有说什么。

  自从她罢了李照的班头后,李照跟前的人都去烧代班头吉青的热灶去了,他这口冷锅是没人烧了。

  海宁观察了一阵子,这个李照倒不是无能之人,只不过念着之前王通判的情,加上在自己这里吃了瘪,不得不面上顺从,心里一直别扭着。

  她这才让李照来,李照既然这么说了,她也不再勉强,对小书吏孟珏耳语几句。

  孟珏先是一愣,接着叫了几个人跑了出去。

  心说这个通判大人可真是个人才,这招数是一招比一招别致,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奏效。

  几个人刚跑出大门,就差点和来人撞个满怀。

  胡御史正满腹心事,被眼前毛手毛脚的衙役吓了一跳,不悦出声,“什么事如此毛躁?”

  孟珏一看是御史大人,忙道歉,“对不起,御史大人,是我家宁大人让我们出去找人去。”

  “找什么人?”他皱眉,多问了一句。

  “这个——”孟珏搔搔头,“找能审人的人——得了,御史大人告辞了。”

  胡御史转头望着几个毛头小伙子匆忙而去的背影,不明所以,但不得不说,这些小伙子行事匆匆,能看出衙门里确实很忙,衙役们都动起来了,比起之前王通判身边那些行事懒散的人不知强了多少。

  他哼了声,看不出这个小白脸任职通判后倒是有两把刷子。

  想起这个通判,胡御史最近是心绪不平。

  他和文穆青的父亲文谨明有着同样的心事,两家大人都希望两个孩子赶紧结亲,没曾想事情却一点都不顺利。

  文穆青确实是优秀,一表人才,书画双绝,内外兼修,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女婿人选,只听说他的画作都曾被京城的大员们引为佳作,那真是前途无量,若是自己的女儿紫霜和他成亲,多好的事!可人无完人,文家虽说也同意,但绝不逼自己儿子的婚事,这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文谨明这里却是说不大通。

  再者,奈何这年轻人的心里啊,各有弯弯绕绕,就说自己的女儿紫霜,那是对文穆青这孩子迷得五迷三道的,只不过最近文穆青这孩子出应天府办事去了,自家女儿却好像又转了性子,关注起这个宁通判来了。

  最可气的是女儿的小丫头说自己家女儿曾经有一次为这个通判大人挨了顿打,为了养伤,还在人家家住了两天,后来居然在人家通判大人的门外躲草垛旁偷听屋里的动静。

  你说这孩子,虽说她之前不按常理出牌他都随着她,这次可真是离谱了,莫名奇妙住人家家里,这算什么事?!那小丫头说都是自己女儿平素自言自语说的,准确度绝对高。

  要真这么着,他确实得来瞧瞧这个通判大人,能让自己的女儿替他挨打,这得多大的魅力!

  这么想着胡御史已经到了刘知府那里。

  刘知府一看胡御史来了,心下顿时紧张,莫不是海宁为自家孙子的事迟迟没有结案,御史大人来问责来了?

  这胡御史也不客套,坐下后明显有心事,刘知府更是不安。

  胡御史眼里,这个刘知府的神色更是蹉跎,“孩子有下落了?”

  “没有。”刘知府眼泪都差点下来。

  “这个宁通判也没有办法?”

  “那倒不是,只不过现在案子众多,人手就那些,再者——”

  刘知府把吉青回来的事简单说了一遍,胡御史精神一振,“那厉害啊!虽说跑了首犯可惜,但能捕到团伙,也是大功一件啊。”

  两个人说了会话,约着要去海宁那看看,走到一半,见刚才出去的几个毛头小伙子满头大汗回来了。

  孟珏不负众望,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就领着几个粗身粗腰、满脸横肉的女人进来了。

  刘知府和胡御史一见他们几个身后的粗布衣衫的村妇,有些吃惊,“这是什么意思?”

  随之跟着孟珏他们到了海宁办公的地方。

  海宁正凝神看案卷,并没有注意到窗外胡御史和刘知府的到来,他们也不让人打扰海宁。

  都说这个宁通判有些神通,他们倒是想亲眼见识一下。

  几个村妇给海宁跪下见礼后,海宁放下案卷,和声对她们说,“这些女人拐卖婴孩,让诸多母亲失去孩子,又让多少家庭破碎,如今她们不肯招,本大人多有不便之处,也只能拜托你们!无论用什么办法,只要她们招了,本大人定向知府大人禀报,每人纹银五两。

刘知府心说,这个宁通判,好大的口气,张嘴就是五两。

 文学


  听说是拐卖孩子的,顿时激起了几个女人为人母的保护欲,加上不菲的奖励,几个满脸横肉的女人个个挽起袖口跃跃欲试,其中一个瓮声瓮气说道,“放心大人,不让她们吐个干净,我今天倒着回去。”

  刘知府和胡御史面面相觑,不得不服这个海宁的别出心裁的招数,用女人对付女人!

  海宁让人把那些难缠的女人一个个分隔开来,随后让这几个女人进去了。

  这么吩咐下去后,吉青好奇问道,“她们都是干什么的?”

  孟珏抹了把额上的大汗,说道,“她们中有附近屠户的女人,据说杀猪功夫一流,有骂街从未输过的泼妇,方圆十里有名,能端个盆子敲打着从早骂到晚不带重复的,有——这都是按照大人的要求找的!大人说一定要找那些面相凶恶、一看就不是善类、且自带杀气的女人——”

  乍一听这些条件就让人哭笑不得,且效果有待验证。

  这些女人进去后,果不其然,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就听见各个小间里有开始对骂的,接着哭天嚎地的,有求饶的,裂帛声、叫骂声交织在一起,各种声音乍一听,着实让人惊悚!

  虽说隔着院子,海宁这里也听得清楚,可她恍若未闻,只管看手里的书。

  刘知府和胡御史在院子里听得是耳膜遭罪,毛孔一乍一乍的。

  直到海宁放下书歇歇眼的功夫,看到了在院子里坐着的刘知府和胡御史。

  她急忙起身出来,连连道歉,“两位大人,有失远迎,是我招待不周,快请进——”

  胡御史摆摆手,“不妨,是我不让他们打扰你的。”

  说着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过于瘦弱的男人,眉眼间英气十足,那双眸子黑白分明,清澈如水,正气却又柔媚,确实有些过于女人了。

  方才他就隔窗打量了好一会,海宁沉稳冷静,吩咐事不拖泥带水,干脆利索,后又目不斜视,沉浸书中,端的是一个字“静”。这个年纪轻轻的通判的大气,就隐含在这份静中,他自觉眼光不俗,认定这个通判前途无量。

  有那么一刻,他心底有些小激动,自己的女儿眼光还不错,若是那文家不行,自家也不强求,眼前这个通判和自己的女儿也是年龄相仿。

  这么一想,当下心里有了计较,胡御史之前高傲的姿态有所降低,语气也温和,“一直听闻宁大人审案独到,今天过来也是看看——”

  两人在海宁的办案房间里坐着说了会话,喝了碗茶,气氛渐渐融洽起来。

  刘知府眼见着胡御史神色越来越和气,终于松了口气,开始以为是问责来的,闹了半天是来和海宁唠嗑来的。

  只要御史大人不问责,海宁就有时间帮着查孩子的下落。

  个把时辰后,那个说如果自己不行就倒着回去的女人跟拎小鸡似的拎着个女人出来了,随后掼在地上,恶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说!再不说我让你——”

  可怜地上的女人头发散乱,满身尘土,脸上也是青紫一片,唇角流血,身上的衣服也撕烂了,露着大片肌肤,就那样拖了出来。

  刘知府和胡御史在屋里看着这一幕,也是愕然。

  当班衙役直咂舌,这可比刑罚厉害多了。

  那女的趴在地上,当着众人,终于意识到害臊,抖抖索索试图遮掩自己胸口破碎的布片。

  “别动!老实点!先说,说了给你衣服,不然扒光你放街市上!让大家瞧瞧这瞪害人精,说实话,现在在这里算你有运气,真放了街市上,你看大家不活剐了你!让你的儿女都难做人!”

  屠户家的媳妇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那刺耳的声音惊得在场的人都心里一跳。

  几乎都能听见他们心里再说,这女人打女人,下手更狠!

  地上的女人显然被这个屠户的媳妇弄懵了!

  方才在房间里,她真特么屈辱啊!一个女人整女人的花招她简直是难以启齿!

  罢了罢了!!

  不出两个时辰,那些女人都被如法炮制,出来开始慢慢招了。

  而为了各自减轻自己的罪过,女人们又开始互相咬,这样吐出的料也越来越多。

  真是越审越惊心动魄!

  那一张张供词,就那么清晰地摆到了知府大人和御史大人跟前,简直是不敢相信!

  若不是知府大人的孙子丢了,可能还牵扯不出这样的大案,其恶劣程度真是前所未闻,所有的人都惊悚不已。

  “数年的时间里,这个团伙竟然成功拐卖了近百名孩儿,南边的拐到北边卖,北面的拐到南方卖,基本上就这两个方向,年龄大部分在刚出生不久,最大的不过两三岁.......方才说的数量仅仅是成功送到卖家手里的,还有一些孩子因出生后弱小,或是生病,或是经不起路上颠簸,被害死的也不在少数.......”

  海宁翻着那一叠叠供词,目及所处,字字让人心惊,仿佛耳边都回荡着婴孩们的哭声,她闭上眼睛,叹道,“都是我考虑不周,让首犯吕月湖跑了,望大人降罪。”

  胡御史当然不会责怪她,拍案而起,“这群丧尽天良的贼人,简直是罪不容诛!只要在应天府境内,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首犯挖出来!”

  令人震惊的是,这个组织里的所有人都没见过首犯吕月湖的真实面目,因为他见任何人都戴着面具!

  也就是从他的外表估摸着年龄二十多岁,个头中等,身体偏瘦,老谋深算,对付组织内人的手段可谓心狠手辣,凡是被掠到组织的,先是专人洗脑,洗脑不成饿上几天,软的不行来硬的,硬的不行就直接扔湖里喂鱼抑或扔给饿极的野狗,且还要大家共赏.......在如此高压手段下,整个组织的人可谓听话地不得了.......关于吕月湖的信息不过如此。

  “这个吕月湖的行径堪比江洋大盗,实在是令人发指!还得给宁大人多派些人手,早日破案!”

  胡御史对刘知府说道。

  刘知府自然开心,但心底愕然,这什么时候御史大人竟然关心起这个宁通判来了?前些日子还对海宁该结案未结案颇有微词,如今不知怎么倒转圜了心意。

  审完后,孟珏给了几个女人一人奖励五两银子回家了,其中一个美滋滋道,“大人,以后有这事还叫我。”

本文标签:性服务中孔雀开屏是什么意思

上一篇:自己对准确了坐下来摇|网恋对象是学长H

下一篇:2021最好看(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TXT)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