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女主同时有好几个男人的现言

2021-10-21 15:55: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说实话,目前咱们省类似这样的开颅手术成功的案例微乎其微。”

  医生说了半天,见她没什么反应,不由停住话头:“同志,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陈丽姝回

“说实话,目前咱们省类似这样的开颅手术成功的案例微乎其微。”

  医生说了半天,见她没什么反应,不由停住话头:“同志,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陈丽姝回神:“医生,成功的几率有多高?”

  “大概不到百分之十。”

  “那如果不手术采取保守治疗的话会怎么样?”

  “这个不好说,毕竟肿瘤位置在头部,而且病人已经感觉到身体不适,可能半年,也可能一个月,它就好比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引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陈丽姝点头:“您多费心了。”

  等到李秀兰做完检查出来,陈丽姝面上一点不显,神色如常的迎了上去:“妈,你感觉怎么样?”

  李秀兰摇了摇头:“妈没事。”

  一旁的小护士说:“两天后过来取结果吧。”

  “谢谢。”同她道一声谢,陈丽姝带着李秀兰出了医院的门朝家里走去。

  顾兴东才从公司回来不久,看见她们回来问道:“去医院取结果怎么说?”

  陈丽姝看了李秀兰一眼,还是如实道:“医生说妈脑袋里长了个瘤,具体是良性还是恶性,需要等两天后化验结果出来的。”

  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

  顾兴业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口中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你们不用担心,医生都说了,肿瘤没多大,再说我也没啥感觉。”感受到家里的低气压,李秀兰浑不在意的摆摆手,说完之后便神色如常的上楼去看孩子了。

  这个时候她可千万不能垂头丧气甚至哭哭啼啼,不然孩子们会更担心的。

  这也就是现在生活好了,还能拍啥片子知道得了啥病,这要是放在以前,稀里糊涂人没了也就那么回事了。

  之前在医院做检查的时候她就想好了,自己得的这病根本不是那容易治的,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生死早就见的多了,所以有些事儿就得能看的开。

  孩子们也都有孩子了,现在也就差兴萍一个终身大事还没着落。

  不过她有出息,考上了大学,还有她几个哥哥照看着,肯定错不了。

  就是有些舍不得家里的老头子,一起过了几十年了,唉,还真不舍得。

  等出了结果不管好坏就都回家吧,别给孩子们添乱了,哪块也没有自己家里好。

  “……医生说,妈脑袋里的瘤位置很特殊,即便手术,成功的几率也不高,只有百分之十左右。”

  因为李秀兰的病情,晚饭大家都没动筷子,回到屋里之后,陈丽姝才把医生说的情况跟顾兴东说了遍。

  见他半天没开口,握住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温声说:“医生只是根据省城这头的医疗水平做的判断,等结果出来了,咱们就带妈去京都,如果实在不行,就出国。”

  开颅手术,即便放在医疗水平发达的后世,也存在相当大的风险,所以还是尽量找权威的大夫。

  顾兴东回握了下她的手,努力扯了下唇角,最终只是露出一抹苦笑。

  “以前我从来没考虑过要挪出时间好好陪陪家里和父母,总觉得还有时间,做什么都来得及。”

  顾兴东声音低低的说:“十八岁我就入伍参军了,一晃这么多年,每次回家,他们虽然不说,可我能从他们的眼神里能看出担忧,我觉得我见惯了生死,比别人更应该能从容面对,可我只要一想到那人是我的母亲,我……”

  顾兴东抿了抿唇角,黝黑的眸子渐渐暗淡下去。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陈丽姝上前搂住他的肩膀,她知道这种时候任何安慰都显得苍白无力,唯有默默的陪伴。

  李秀兰取结果的那天,陈丽姝和顾兴东陪着她一起去的,顾兴业原本也想一起,被李秀兰拒绝了。

  “结果不是早就知道了,去那么多人干啥?有你三哥三嫂陪着就行了,你腿脚不好,就消停在家吧。”

  顾兴业听见她的话只好作罢了。

  万幸,肿瘤是良性的。

  “依照目前病人的情况,我建议你们还是要尽早做决定,越早手术风险越低。”医生看完结果后,同三人说道。

  陈丽姝:“医生,我们准备去京都,不知道您能否给介绍一下哪家医院这方面比较权威的?”

  “我不打算做手术了。”不等医生开口,一直沉默不语的李秀兰突然开口说。

  “这两天我想了很多,京都那地方太远了,妈一辈子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省城,你们想想那可是要在脑袋上开刀,万一弄不好,我可能就死在外头了。”

  顾兴东:“妈,如果手术成功的话,咱们以后就是健康的了。”

  李秀兰叹气:“妈这把年纪了不想折腾了,人各有命,过两天我想买票回家,往后能活多长时间算多长时间吧,我回去多陪陪你爸。”

  顾兴东张了张嘴,最终只能把要劝说的话咽了回去。

  李秀兰有自己该如何选择的权利,他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她的身上。

  不过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放弃治疗然后一点一点被病魔吞噬,顾兴东肯定也做不到。

  把人送回家之后,顾兴东出去给京都军区某部去了个电话。

  “喂,老贺是我。”

  “你小子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弟是在京都医院任职吧?好像还留过学……嗯,什么,他就是脑科专家?”

  当顾兴东听完对方说的话之后,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行行,我等你的消息。”

  挂断电话后,顾兴东想了想又给家里去了个电话。

  李秀兰的情况,恐怕也只有顾守福出面才能劝说了吧,而且这不是小事,顾守福也有权知道。

一共好几十亩地,李秀兰在城里看孩子,家里只有他和顾兴国两口子,一共才三个大人,小松几个孩子放农忙假倒是可以帮忙,不过没有个把月根本收不完。

 文学



  突然听见村上广播喊人,他愣了一下,心想不知道是谁打来的?

  当听见顾兴东的声音,顿时笑呵呵的说:“老三啊,你妈在那还住的惯吧?我听你大嫂说了,俩孩子可招人稀罕了,要不是赶上要秋收了,我还真想去看看。”

  顾兴东捏着电话的手指紧了紧:“爸,我妈生病了。”

  顾守福听完他说的,久久回不过神,半晌才艰难的开口:“爸知道了……”

  “爸,谁打来的电话?”顾兴国见他回来,随口问道。

  顾守福有些心不在焉的回道:“是兴东,说你妈病了。”

  “啥?妈生病了?严不严重?”

  “没啥大事儿。”顾守福说着朝屋里走去:“老大,我这就过去城里一趟,家里暂时先交给你们两口子了。”

  张芹:“爸,你自己能行吗?要不然让兴国跟你一起去吧?”

  “是啊爸,我妈什么病?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顾守福摇头:“眼看要收地了,我自己过去就行,你就在家吧。”

  很快他回屋收拾了两件衣服便直奔镇上去了。

  京都那头很快便有了消息,老贺的弟弟,京都有名的脑科专家贺子豫竟然就在省城!

  “说来也巧,他前两天刚被那头的医院请过去做什么学术交流,他那头我已经打过招呼了,电话你记一下,到时候方便联系。”

  顾兴东很快将电话记下来:“老贺,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你小子别跟我整那些虚头巴脑的,有空记得过来看看我就行。”

  ……

  顾守福是第二天傍晚到的,李秀兰一看见他过来就知道肯定是孩子们跟他说了。

  看着他带着血丝的眼睛,估计是一晚上没睡,忍不住眼睛一红。

  “我都要回去了,你说你还过来干啥啊?”

  “兴东都跟我说了,这头医疗条件好,咱们肯定能治好的。”顾守福一张嘴,声音都是沙哑的。

  “老三,现在是个啥情况你跟爸再说说。”电话里不方便细说,现在见面了,顾守福肯定要好好问清楚。

  “我以前的老领导有个弟弟在京都的医院是专家,以前还留过学,业务能力非常强,他现在仍旧在省城,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明天可以带妈过去,他亲自给检查一下再做结论。”

  顾守福点点头,又转头看向李秀兰,拉起她的手:“孩子把专家都找来了,肯定不会有事的,老婆子你得放轻松点,这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心态,有多少人都不是因为得病死的,其实都是自己吓自己吓死的,咱别多想,我就在旁边陪着你。”

  “你这死老头子,当着孩子的面做啥动手动脚的。”李秀兰有些不好意思的一把把手抽回去,不过脸上却是露出来这么多天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老伴老伴,老来的伴,看见他,李秀兰就觉得有了主心骨。

  其他人看见她的笑,也忍不住跟着一起笑起来,家里多日来的沉闷气息也一下子少了不少。

  第二天一家人再次去了肿瘤医院,这也是陈丽姝第一次见到贺子豫。

  说实话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能被称为专家,她觉得最少也有四五十岁了,可他看上去很年轻,好像也就二十出头。

  一头短发,光洁饱满的额头,眉毛又浓又黑,眼睛很亮,看上去十分有神。

  “顾兴东?”

  顾兴东点头,然后和颜悦色的伸手:“你好。”

  贺子豫并未理睬伸到面前的手,而是皱着黑浓的眉毛说:“不用套近乎,要不是我哥开口,我根本不会接这个病人。”

  顾兴东不以为意的收回手:“那就辛苦你了。”

  很快贺子豫将李秀兰叫道跟前:“之前拍的片子还有检查报告拿来我看看。”

  陈丽姝听见他的话,忙将结果递过去。

  大家在他看报告的时候全都屏息凝神,生怕哪一下呼吸重了就影响他的判断了。

  半晌,贺子豫抬头:“这个手术可以做,不过最多只有一半的几率。”

  竟然从百分之十几的几率一下子提高到了百分之五十?

  “考虑好了尽快告诉我,我只有三天后有一天时间,下周还要去别的地方,如果决定好了还有一些术前准备。”

  李秀兰回头看了眼儿子和顾守福,来之前一家人就已经商量好了,如果有一半以上的希望那她就做手术,如果没有,那她就放弃,然后老两口一起回家。

  “医生,我做。”

  贺子豫听见她的话点点头,然后唰唰几笔将要准备的东西和注意事项全都写在了上面。

  一旁的小护士如获至宝。

  他们主任早就叮嘱过了,贺子豫能在他们医院做手术,这可是极其宝贵的经验,任何一个细节都要留意不能放过。

  “先安排人住院吧,这几天按照我上面写的进行检测。”

  “好的贺医生。”小护士应一声很快就下去准备了。

  因为李秀兰要住院,顾兴东留下来跑流程,陈丽姝则回家去给她收拾东西,顺道给俩孩子喂奶。

  ……

  “小齐,我听说最近省城来了个姓朱的老板,手里掐着几十吨钢材,现在正在悄悄的物色人选,那东西现在绝对是抢手货。”

  这天李工头突然过来,一并带来的还有这么个消息。

  现在宏远公司接手了江畔花园,这么大的工程,明显是越干越大,他已经从原来的瞧不起一路到了现在的崇拜。

  正所谓凡事留一手,看样子当初选择结交是对的。

  林齐听见他的话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不知道怎么联系那位朱老板?”

  “原本我们公司也想从他手上买来着,可姓朱的要价太高了,又说只在省城待三天,如果没人能全款买了他的钢材,那他就准备走人了。”

  “我听我们领导说过一嘴,倒是记着他住的地方。”

  接着李工头报了家宾馆的名字。

本文标签: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上一篇: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女主同时有好几个男人的现言

下一篇:娇妻互换享受高潮:我吃你扇贝三十分钟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