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读下面就滴水的短文:吃女朋友的扇贝细节

2021-10-21 16:04: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只见母女俩穿得一个比一个华丽,一个比一个花枝招展,好像不是在参加文博会,而是去参加选美一样。

  阮苏震惊了,不过想一想母女俩平时的作风她又觉得非常符合她俩的性格。

 

只见母女俩穿得一个比一个华丽,一个比一个花枝招展,好像不是在参加文博会,而是去参加选美一样。

  阮苏震惊了,不过想一想母女俩平时的作风她又觉得非常符合她俩的性格。

  她收敛了神情,静静的看着朝着她款款走过来的母女二人。

  “有事吗?”

  她声音冷淡至极,仿佛这俩女人是陌生人。

  凌清然笑得十分妖娆,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阮苏,好一会儿才说,“阮小姐,你这是来参加文博会的?这……也太随意了吧?是不是有损你设计师的大名啊?”

  “衣服嘛,穿着舒服就好,不一定非要礼服加身,大牌妆点。外在之物罢了。”阮苏讲得云淡风轻,她长得好看,其实穿什么都好看。

  哪怕是基础款的白衬衣和牛仔裤在她身上也显得与众不同,别有一番气质。

  凌二太太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阮苏,“阮小姐说的不错,你说得我都想脱掉身上这RL的高定礼服,换上普通的衣服了呢!”

  她故意在说RL这个品牌的时候咬字重了一些,重点突出品牌。

  好像故意在炫耀一般。

  阮苏懒得跟她们再做什么口舌之争,淡淡一瞥。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两位这礼服好像是去年RL品牌的高定,是不是今年拿出来

  穿有点过时了呢?”

  凌二太太顿时脸色涨得通红,“你……”

  “毕竟我可是设计师,很懂行情。”阮苏说完就又看向了身边的商凌霄,“哥,我们走吧。”

  凌清然听到阮苏的话立刻朝着商凌霄看过去,她眼底闪过惊艳,好俊美的男人!

  为什么这么俊美的男人却陪在阮苏身边?

  她心底一阵小鹿乱撞,匆忙的拦到商凌霄面前,“这位先生……等下有书法比赛,我可以邀请你一起……”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商凌霄冷硬的打断,“不好意思,不可以。”

  说完,他迈开修长的双腿就往前走,阮苏朝着凌清然笑了笑,“这是我哥,人家有老婆有孩子,你死心吧。”

  “你!你得意什么?”凌清然气得直跺脚,只有不努力的小三儿,没有挖不动的墙角。

  她气得直翻白眼。

  这么帅的男人,她一定要得到。

  她这么有钱,还是白富美,哪怕拿钱砸,她也要砸得这个男人愿意。

  她心里暗自下了决心,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商凌霄的照片,就发给了相熟的一个私人侦探。

  “帮我查一下这男人是谁。”

  那侦探直接就回了她,“我的妈啊!你是不是疯了?你不认识他?”

  “他很有名吗?”凌清然愣住了。

  “商氏集团的总裁商凌霄啊,时尚王国的国王,你不知道?玛呀,我的大小姐,你消息太闭塞了吧!”

  “商凌霄……”凌清然握着手机久久回不过神

  ,盯着商凌霄的背影整个人都在发蒙。“

  妈,这男人这么帅,竟然是商凌霄……”

  凌二太太那张花了重金保养的脸顿时一愣,“你说啥?商凌霄?你要是能够成为他的太太……”

  “可是……阮苏说他有老婆有孩子,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如果真有的话,会不上新闻?肯定是阮苏故意骗我的。”凌清然气呼呼的说,“我不管,我要得到他。”

  “回家再说,我们先去参加书法比赛。”凌二太太压低声音拉了拉凌清然的手臂,“这里人多眼杂,不益多说。”

  说罢,母女俩就朝着书法比赛的会场走过去。

  凌清然自信满满的踩着高跟鞋,她从小就学习书法,自认为自己书法已有大成,所以几乎每届的文博会她都会参加,她在书法界也小有名气。

  她的师傅戴受也十分器重她,以她为荣。

  此时的戴受正坐在台上接受一些小辈们的恭维,他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远远的就看到自己的爱徒走了过来,他伸出手来冲凌清然招手,“清然,快过来。坐到师傅旁边。”

  凌清然微笑着点了点头,朝着他走过去,“师傅,最近身体如何?”

  戴受笑着喝了口茶,“哎呀,还是老样子。”

  凌清然母女坐定以后,戴受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小声的附到凌清然耳边说,“今天文老的徒弟也会出现,所以你一定要好好表现,把文老的徒弟给比下去。”

  戴

  受和文老一向不对付,两人身为M国的书画界的大佬,被外界拿出来对比多年,总是文老略胜一筹。

  戴受早就不爽压抑多年,后来他收了凌清然这个徒弟,可是让他风光无限了好一阵子。

  毕竟凌家的小姐还极有书法天赋,让他在这些书画界大佬里面觉得脸上极有面子,毕竟并不是每一个徒弟都家世好,又有天赋。

  凌清然极有自信的扫视了一下会场上面的人头攒动,不以为然的说,“师傅,你放心,我肯定是最好的那一个。”

  戴受看到她这么有信心的样子,心里舒服了许多,之前他一直很忐忑。

  毕竟名师出高徒。

  “听说是文老的关门弟子,代表文老来参加文博会。”

  “关门弟子?搞笑哦,谁有个优秀的弟子不是想要拿出来炫耀一下,给弟子未来铺铺路,文老还藏着掖着现在才拿出来,肯定是因为这个弟子拿不出手。”凌清然越发的不以为然,认为这个关门弟子肯定是个垃圾。

  凌二太太也是一脸骄傲,“戴老,你放心,清然可是最优秀的。往年这书法比赛,清然都是名列前矛,这今年啊,你放心肯定第一名还是咱们清然。”

  戴受微笑着喝了一口龙井,“说得不错,是我太高看那个关门弟子了,肯定没有清然的水平高。”

  “这不还都是因为你这名师指导得好嘛。”凌二太太赶紧又拍了一下戴受的马屁。

  她深知戴受这人就爱听

  这一套好听话。

  果然,戴受非常的高兴,“清然,等下比赛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发挥。”

  不光是他们三人在好奇文老所谓的关门弟子,其他人也在好奇。

  毕竟书法大家现场可是来自全国各地,几乎都带了自己的弟子过来。

  他们已经成名所以不会下场比赛,一般都是弟子们进行比赛。

  文老的其他徒弟都没有来,所以他们想要问都不知道问谁去。

  只能强忍着好奇心耐心的等待。

  所以在他们看到商凌霄和阮苏一起走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惊讶。

  他们在等所谓的文老的关门弟子。

  可是左等右等,人都到齐了,主办方邀请的主持人都已经上台宣布开始,“请各位参赛选手入场,请观察自己手里的号码牌,上面对照的是座位号,请对号入座。”

  阮苏看了看自己领到的号码牌,15号。

  她对商凌霄说,“我去比赛场地了,你在这里等我就好。”

  商凌霄点头,“旗开得胜。”

  “无所谓,重在参与,给老师一个交代罢了。”对于拿不拿名次,阮苏根本不在乎。

  她的书法练习了许多年,不过这几年她很忙碌,也不怎么会练字。

  凌清然的号码牌刚好是16号,她就坐到了阮苏的旁边。

  眼睁睁的看到阮苏坐到了15号的位置上。

  她一脸震惊的瞪着阮苏,“有没有搞错?你来这里搞笑的吗?你还要参加比赛?”

  阮苏冷淡的扫了她一眼,“你能来

  参加,我为什么不能来?”

  看一眼凌清然身上华贵的礼服,阮苏唇角勾勒出一丝坏坏的笑意,“你穿得这么美,这么华丽,等下小心墨汁沾到礼服上,你这礼服就变成一次性的了。”

  “你这乌鸦嘴,你少诅咒我!”凌清然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第一绝对是我的,你啊,就是来凑数的。”

  “恩,你说得对,我是来凑数的。”阮苏不想和她争吵,而是直接扫向了面前的宣纸和毛笔。

  主持人开始介绍每一位参赛选手的个人简介。

  介绍到阮苏的时候,主持人明显一愣,“15号参赛选手竟然是文老先生的关门弟子,阮苏!”

  主持人的神情有些震惊,“阮小姐身为叶家的千金,竟然还是文老的弟子?这太令人惊讶了,希望她今天能够发挥出优异的水平。”

  主持人的话落,一阵哗然。

  大家都震惊的看着阮苏,“我的妈啊!叶家的千金?”

  “她怎么可能是文老的徒弟?”

  “文老那个关门弟子听说非常的神秘……”

  “凌家的那个小姐可是非常厉害的,年年是第一。”

  “我觉得凌家小姐今年还是第一。”

  凌清然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你是文老的弟子?太可笑了!阮小姐,我好像都不认识你了呢!”

  阮苏这女的会设计衣服,但是书法她就不行了吧?

  一个人怎么可能行行都是状元?

  凌清然顿时有些膨胀,越发的瞧不起阮苏。

凌清然不屑的撇了撇红唇,眼底里面写满了嘲讽。

 文学


  她对自己的水平自信的很,觉得自己厉害,简直或以笑傲整个书法界。

  阮苏并没有多给她任何眼神,这女的简直有病,像神经病,脑子里面空荡荡的草包一个,还处处想要装大眼鱼。

  在阮苏眼里,这女的根本不配当她的对手,只不过是个渣渣罢了。

  比赛很快开始,比赛的主题是两首古诗,并且还必须写主办方要求的那两首。

  毕竟写同样的字,才能比较得出来好坏。

  阮苏扫了一眼那两首古诗。

  一首是古代大诗人白居易的《草 / 赋得古原草送别》,一首是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

  第一首只有四句而言,非常好写。

  第二首就不容易了,字数多,并且还有生僻字,一不小心会写错字不说,还有可能会写得维持不住自己的水平,发挥失常。

  不过,这些问题对于阮苏而言,根本不是问题。

  她拿起毛笔蘸了蘸墨,直接下笔,先写第一首。

  这种从小就会背育的古诗,不用对照她都会写。

  她写得很快,没一会儿工夫就写了第一首,她用的隶书。

  不过短短几分钟而已,她写完以后端详了一下这一张以后,就开始写另外一首诗。

  李白的这首《将进酒·君不见》大气磅礴,全诗洋溢着豪情逸兴,具有出色的艺术成就。表达了对怀才不遇的感叹,又抱着乐观、通达的情怀。

  下笔的时候阮苏又换

  了行书,行书书法是当代使用频率最高的一种书体,介于草书与楷书之间。

  习行书者不计其数,但是真正了解行书的却寥寥无几。

  阮苏写得非常认真,根本没有去四下张望。

  而挨着她的凌清然整个人都不好了,尤其是在她不经意间一抬头看到阮苏竟然已经写好了第一首诗的时候,她就震惊了。

  心头猛的一跳,阮苏怎么写得这么快?

  她伸长了脖子瞧了一眼,整个人都有点蒙,阮苏竟然写的还是隶书?

  有没有搞错?

  隶书是最好写的一种字体,但是同时也是最难写好的一种字体。

  想要写好隶书书法可不容易。

  而她练习的是楷体,她写的也是楷体。

  她再低头看一眼自己写的楷体,顿时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忐忑感和危机感。

  心里面一慌,笔下就写了个错别字。

  她心浮气躁,直接就把手上这张给扔了,再重新拿新的纸,写新的。

  可是她再下笔怎么都写得不对味道,一连写了好几张都写废了,没有一张是让她满意的。

  然而眼看着身边的阮苏第二首诗都马上要写完了,她只好耐下心来继续写第一首诗。

  书法最重要的就是心境平和,心境如果稳如泰山,基本上就赢了一半。

  她自小学习书法就被教导要心平气和。

  可是身边就是阮苏,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

  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吸引,凌清然这才专心致志的去下笔。

  时间一点一滴的

  过去,有好几个参赛选手都交了自己的作品。

  阮苏也放下了手中的毛笔,然后吹了吹纸张上面的墨,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这才交了自己的作品。

  凌清然看到阮苏离开座位,她更加急躁。

  可是自己才刚刚写完了第一首,还有第二首诗那么长等着她。

  她急也没有用。

  幸好余下的时间应该可以够用。

  一直等到主持人拿着麦克风说,“时间到,请所有参赛选手们交出自己的作品。”

  凌清然这才放下手中的笔,她刚好写完最后一个字。

  有的参赛选手甚至还没有写完,有的则看着时间匆忙写完,写得也不尽如人意。

  倒是提前交出作品的那几个选手神情自若,并没有像他们一样的或烦躁或郁闷或遗憾。

  主持人很快就将收上来的所有参赛作品送到了评委席,评委席上此时端坐了大概六位评委。

  戴受等几位德高望众的书画界的大佬开始品评这些作品,“这副不错。”

  “哎哟,这个也很好。”

  “哎?这个是谁的作品?竟然用的隶书。这一副是行书。”

  “这……两副作品都非常非常好啊!”

  被评委们评品过打过分的作品工作人员都会进行记录分数,然后将它们挂出来,展览给所有现场的人进行观看欣赏。

  有高分的,也有低分的,但是一般分数都是八点几分,很少有上了九分的。

  凌清然坐在凌二太太的身边,却没有了刚开始的意气风发和自信

  满满。

  凌二太太也有点担心的小声说道,“清然,这一次怎么样?你怎么一直拖到最后?是写得不好吗?”

  凌清然脸色有些难看,她强装镇定,“我怎么可能会写得不好?我只不过是很用心的在写罢了。像阮苏那种早早就写完的,估计就没用心写,估计她就不懂书法。”

  可是,她的话音刚落,人群中就一阵哗然。

  “这个分数好高!”

  “竟然分数有9.8分!”

  “这是凌清然写的吗?”

  “快看一下署名是谁!”

  凌清然心头一紧,脸上现出一丝喜色,“妈,你看,我得了9.8分呢!”

  “我去看看。”凌二太太脸上也露出开心得意的神情,“我女儿那必须是最棒的。”

  满分才十分,这得了9.8分,这分数可真够高的。

  凌二太太就朝着作品展览区走过去,作品展览区那里围了不少的人,大家都在对今天比赛的作品进行评品。

  凌二太太扒开人群凑到了最前进,她的目光直接就落到了那副最高分的作品上,是一副隶书作品。

  可是……清然根本不会写隶书啊!

  凌二太太心里咯噔一声,她就看到了落款:阮苏!

  她眼前一黑,差点晕倒,竟然是阮苏的?

  该死!自己哪怕不懂书法的人看了这副作品都觉得好看极了,每一个字都工巧秀丽,透着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她脸色僵硬的看着这副作品,久久都不能回神。

  “哎哟,这不是凌清然的

  作品吗?怎么只有六分?”

  “去年她可是第一名,这是书法被荒废了吧?”

  有人在小声的议论,凌二太太僵硬着一张脸看过去,就看到了凌清然熟悉的字体,楷体的《草》!

  写得一般般,真的一般般……和阮苏的这副比起来,简直就是难看极了。

  凌二太太心里五味杂陈,凭什么?自己的女儿发挥得这么差?该不会是阮苏在比赛的时候对凌清然做了什么?

  这个想法刚冒出头,她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却认定了一定是阮苏搞的鬼,让凌清然发挥失常。

  她气呼呼的朝着阮苏走过去,抬手就要给阮苏一耳光,下一秒她的手臂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掌狠狠扣住。

  “你做什么?”男人冰冷的嗓音响起,凌二太太震惊的抬眼看过去,就看到了一张俊美得简直令人无法直视的面容。

  薄行止松开手,凌二太太就冷不防的朝后退了好几步,她失声尖叫,“打人了!总统的儿子打人了!他还护着阮苏!我女儿得分低,一定是阮苏搞了鬼!”

  她好像一个泼妇一样,根本没有任何身为凌家贵太太的风度和气质。

  阮苏也被突然出现的薄行止吓了一跳,她刚才正准备出手却看到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薄行止挡到了她面前。

  男人宽阔的后背如同一座巍峨的高山给她极致的安全感。

  一直呆在阮苏身边的商凌霄脸色一暗,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平静。

  他扫了一眼撒泼的

  凌二太太,声音透着不耐,“凌二太太,你搞清楚,现场可是有监控的。阮苏什么也没有做。你不要随便污蔑别人。”

  薄行止现在过来做什么?还抢在他前面出了风头,得了阮苏的好感。

  商凌霄心里有点气不顺。

  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而是朝着薄行止露出了一个微笑打招呼,“薄少,你这个大忙人,怎么会突然来这里?”

  “小苏在这里参加文博会,听说还要比赛,我自然要过来捧场陪伴。”薄行止幽暗的视线落到商凌霄俊脸上片刻又收回,“多谢商总,虽然知道你这个大哥陪在小苏身边很安全,不过……我还是想要亲自陪着她。”

  他匆忙处理了手边的事情就冲过来,为的就是不给商凌霄任何机会。

  他们这边的冲突吸引了不少人,但是大家更关心的是阮苏和凌清然的另外一副作品,谁的分数更高。

  评委席上面戴受的脸色十分难看,对于自己的爱徒发挥失常,他非常愤怒。

  尤其是知道这么出色的阮苏竟然是文老的土地以后,他越发的愤愤不平。

  可是评委有六个,他也不能睁眼说瞎话,毕竟谁都看得出来阮苏的作品真真是优秀,堪称完美!

  尤其是她第二副作品李白的《将进酒》用的行书,行云流水百看不夶!笔墨肆意挥洒,画面何等的美!

  尤其是这首诗本身大气豪放,再配上阮苏的行书更是破具气势,两者相得益彰。

  几乎

  很难相信,这么一副磅礴大气的行书竟然出自一个女子之手!

本文标签:一读下面就滴水的短文

上一篇:娇妻互换享受高潮:我吃你扇贝三十分钟视频

下一篇: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云鬟酥腰女主和几个男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