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回娘家每次都让他搞我的软件:直接在这里办了你厕所

2021-10-21 16:10: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话音落下,沈庭律一拳砸在了墙壁上,鲜血从指缝溢出来。

  张玉萍抬眼,正好对上他阴鸷的黑眸。

  男人盯着她,一字一顿道:“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让你和你的家人陪

话音落下,沈庭律一拳砸在了墙壁上,鲜血从指缝溢出来。

  张玉萍抬眼,正好对上他阴鸷的黑眸。

  男人盯着她,一字一顿道:“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让你和你的家人陪葬!”

  看着他们快步离开,张玉萍身体剧烈颤抖着,脸上也没有一丝血色。

  但她知道,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

  只能祈祷明曦还好好的!

  从公寓走出来,徐闻看了眼四周,神色凝重道:“沈总,这附近没有监控设备,他们肯定早就想要利用这一点,让我们没有办法查到明小姐的下落。”

  沈庭律停下脚步,回头目光锐利地盯着他看。

  徐闻看到他这空洞冰冷的眼神,脊背发凉,反应过来后当即说道:“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那些人得逞的!”

  他在手机上拨出电话,开始吩咐下属,“立刻进行地毯式搜索,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找到明小姐的下落!”

  刚挂断电话,天空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几道响声。

  徐闻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额上冷汗涔涔。

  那些不怕死的人,这次真的惹上大麻烦了!

  此时,奢华的别墅里。

  李慧如在客厅里不安地走动着,直到那人拨打了电话进来,“沈夫人,事情很顺利。”

  “真的?”李慧如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眸,“明曦那女人很狡猾的,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中了你们的圈套?”

  “是真的,可能那个人是卢小姐的小姨,所以她才放松了警惕。沈夫人您放心吧,明小姐现在已经在我手里了。”

  李慧如听着他信誓旦旦的话,这才稍微放下心来,“那就好才,接下来按照计划去进行,记住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要是庭律一旦察觉,后果不堪设想!”

  “我明白。”

  挂断电话后,李慧如犹豫了片刻,给蒋莉打了电话。

  对方却许久都没有接听。

  她眉心微微蹙起,脑海里闪过一些想法,顿时满脸不耐烦。

  可沉思了一会,最终还是前往了蒋家。

  “小姐,沈夫人来找您。”管家朝蒋莉说道。

  蒋莉把玩着手机,唇角勾起冷笑,“让她在外面等一会,就说我有事在忙,十分钟再待她进来。”

  管家没想到她敢用这种态度对待李慧如,有些错愕地眨了眨眼睛。

  蒋莉抬头,漫不经心地瞥向他,“有些人总得吃些苦头才能长记性,你说对吧?”

  管家颔首,“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李慧如听到管家带来的话,脸色更加难看。

  她都已经亲自登门拜访了,蒋莉居然还给她吃闭门羹!

  李慧如心里汹涌怒火,可想到自己今后还要依仗蒋莉来巩固自己在沈家的地位,她也只能将心中的不满全都忍了下来。

  十分钟后,管家再次出来,将她带进屋里。

  蒋莉也正好从房间走出,面露歉意地走到她面前,“抱歉如姨,我刚才在处理点事情,所以怠慢了。”

  李慧如心里冷笑了声,大家都是聪明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蒋莉这是故意要给她一点教训?

  可现在自己还要跟她联盟,李慧如也只能将这股怒气演下来。

  “我今天是想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李慧如自顾自地在沙发上坐下,“你现在好好打扮一下,去找庭律,尽可能地拖延一些时间。”

  蒋莉听出了她的话中有话,好奇地问:“你想让我去干什么?”

  “等晚一点你就知道了,但如果你错过了这次机会——”李慧如意味深长地瞥了她一眼,“反正只要你去了,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蒋莉听着她这信誓旦旦的语气,联想到了前几天宴会上李慧如和她保证的事情。

  难不成,李慧如已经将明曦给解决了?

  想到这里,蒋莉唇角也不禁勾起一抹笑,看着李慧如的眼神温和了很多,“虽然不知道如姨给我准备了什么惊喜,但您的好意我怎么可以拒绝呢?”

  李慧如满意地离开,蒋莉给自己化了一个精致的状态,准备前往沈氏集团。

  管家走了过来,有些担忧地说道:“小姐,您确定这其他没有蹊跷吗?我总觉得沈夫人刚才说的那些话,有些不对劲。”

  “是真是假,我亲自过去看看就行了。”蒋莉没有丝毫胆怯,“反正不管沈庭律再怎么排斥我,也不可能敢对我动手。”

  她来到了沈氏集团,一踏进办公楼就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大堂里来往的职员们一个个低着头,一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样子。

  蒋莉眉心蹙了蹙,朝前台职员说道:“我要见沈总。”

  “抱歉,沈总今天不见客。”前台职员公事公办地说道。

  蒋莉脸色冷了下来,“什么叫做不见客?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前台职员多看了她几眼,语气没有丝毫变化,“您是蒋小姐,我也知道您和沈总关系很好,可今天……”

  前台职员说到这,神色有些忌惮,像是在恐惧着什么事情。

  蒋莉正要再说些什么,眼角余光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她身边路过。

  那人脚步很仓促,一边拿着手机在讲电话,“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找到?我说了是地毯式搜索,要是两个小时内还没有消息,你们全都要遭殃!”

  这人是徐闻!

  蒋莉困惑地皱起眉。

  徐闻好歹也是沈庭律的助理,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怎么今天在公众场合这么失态?

  难不成,沈氏集团发生了什么大事件?

  蒋莉心里有些不安,不顾前台职员的阻拦,快步跟着徐闻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你!”徐闻冷着脸抬头,正要训斥,见到来人是她,神色微微诧异,“蒋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想见沈先生。”蒋莉挺直了腰板,理所当然的态度仿佛已经将自己当成了这里的女主人。

  徐闻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可想到了些什么,他也没再急着将蒋莉赶出去。

  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蒋莉绕过徐闻,径直走了进去。

  沈庭律正站在落地窗前,拿着手机也而不知道在和谁讲电话,语气十分冰冷,“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要是再查不到她的踪迹,你们以后也没必要再帮沈家做事!”

  听着他话语中的火气,蒋莉不禁停下了脚步。

  她好奇地瞥了徐闻一眼,今天这两人似乎都在为一件事情很着急。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沈庭律回头,扯了扯衬衫领口,语气烦躁,“有进展了吗?”

  话语落下,就见蒋莉出现在了他面前。

  沈庭律眉心微微蹙起,眼中划过一抹冷光。

  “庭律,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蒋莉想到了李慧如说的话,接过秘书端进来的咖啡,走到他面前,“先喝杯咖啡冷静一下吧。”

  “你怎么来了?”沈庭律瞥了一眼那杯咖啡,没有急着去接。

  “我们已经好几天没见了,我担心你没照顾好自己,所以才决定过来看看你。”蒋莉语气有些委屈,“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沈庭律没有急着回应,目光越过她落在了徐闻身上。

  徐闻还没回答,沈庭律像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又猛地看向蒋莉,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你今天,来得有点巧。”

  “为什么这么说?”蒋莉诧异地眨了眨眼,神色困惑地盯着他。

  男人锐利的目光仿佛裹挟着寒霜,“说!你今天为什么来这里?”

  “我刚才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我只是因为担心你……”

  砰!

  蒋莉的话还没说完,沈庭律突然伸出手,将她端着的那杯咖啡挥落在了地上。

  杯子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滚烫的咖啡也泼得满地狼藉。

  蒋莉惊讶地往后退了退,沈庭律却步步紧逼,“我的耐心有限,别逼我对你动手。”

  “我……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蒋莉咽了口唾沫,男人此时看着她的眼神仿佛在盯着一件死物,让她心里产生了浓浓的不安。

  “徐闻。”沈庭律将目光移到徐闻身上,“通知下去,中止和蒋家的所有合作!”

  “是!”徐闻同情地瞥了蒋莉一眼,转身大步往外走。

  明小姐到现在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蒋小姐在这个时候到来,还真是撞了枪口。

  更何况,蒋小姐和明小姐的关系——

  “庭律!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我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蒋莉急得眼眶通红,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沈庭律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眼神没有丝毫同情,“解释一下,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他的目光犀利如刀,仿佛能洞悉所有人的心思。

  蒋莉本能地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

  “要是不想说现在就可以从这里离开。”沈庭律看到她这副反应,更加笃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测。

  蒋莉咬紧唇瓣,大脑乱成一团,忍不住在心里将李慧如咒骂了好几遍。

  李慧如这哪里是要帮她,明明是在害她!

蒋莉还没做出选择,手机响起了来电铃,是蒋父来的电话。

 文学


  她走到角落接听,蒋父暴怒的声音当即传来,“谁让你得罪了沈总?你难道不清楚我们现在还有很多项目要跟沈氏集团合作!他刚才突然传来消息,说是要中止所有的合作项目,你知不知道这样会给我们公司带来多大的损失?”

  “爸,你说的是真的?”蒋莉心脏猛地往下沉,回头朝沈庭律看去。

  当见到男人冷若冰霜的面容时,心里所有的疑虑都被打消。

  “今天这事你必须解决清楚!要不然,我们蒋家也没你这个女儿了!”蒋父说完,完全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蒋莉掌心冒出冷汗,脑海里不断回响着蒋父说的话。

  她知道自己虽然是蒋家的千金,可在豪门里,凡事也最讲究利益。

  要是她真的给家里带来了什么大麻烦,她的父母也一定会为了利益而将她彻底抛弃!

  “沈总!”眼见着沈庭律已经让保镖过来将她撵走,蒋莉的脸色像是走马灯般变幻不停,“是……是如姨让我来找你的!”

  沈庭律抬眼看她,薄唇紧抿,身上透出的气势十分骇人。

  蒋莉咽了口吐沫,顶不住这层压力,还不等他追问,又如实地补充道:“如姨说要是我今天过来的话,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男人薄唇扯出一抹幽冷的笑容,“你说的这些,还是没能给我提供出有用的信息。”

  蒋莉怔了怔,努力回忆后,又说道:“她说……想让我来拖着你,但具体要拖着你做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话音落下,沈庭律周身爆发更加冰冷气息。

  感受到了他那浓重的压迫感,蒋莉觉得自己现在像是坠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冰窖,刺骨的冷意将她紧紧包裹。

  徐闻重新走回来,正好听到她的这话,脸色又变了变。

  原来这件事情,竟然是——

  “立刻将她给我带过来!”沈庭律一字一顿,声音透着无情。

  徐闻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是。”

  蒋莉目光茫然,一时间没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这么生气。

  但见到他现在的气势,她也不敢再多问,只能静静地站在一旁。

  十五分钟后,李慧如被带了过来。

  嘭!

  几个保镖无情地将她往前推,让她狼狈地摔倒在地。

  “放肆!你们难道不知道我的身份吗?居然敢对我做这种事情!”李慧如气得浑身都在颤抖,站起身正好对上了蒋莉不可置信的眼神。

  她扯了扯唇,神色尴尬。

  一抬眼,就见沈庭律正坐在沙发正中央,看着她的眼神没有一丝感情。

  一想到自己刚才在蒋莉面前没了面子,李慧如气得跺了跺脚,“庭律,你是不是疯了?哪有这样对待自己母亲的!”

  “她在哪里?”沈庭律一字一顿地发问,声音冷得像是从地府里发出。

  李慧如一怔,眼神闪躲。

  蒋莉双眸微眯,不安地看向李慧如。

  从刚才发生的种种事情来看,她也能猜得到沈庭律在寻找一个很重要的人。

  可那个人,到底是谁?

  “李女士,别不知好歹。”沈庭律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男人身材颀长,此时逆光而站,遮挡住了光线。

  李慧如立刻被他投射下来的阴影笼罩,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说话也变得不利索,“我……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啊——”

  话音落下,男人突然伸手,紧紧扼住她的咽喉。

  蒋莉看到这一幕,吓得失声尖叫,“沈、沈总,那可是你的母亲!”

  沈庭律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幽深的黑眸紧紧盯着面前的中年女人。

  眼看着李慧如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他也没有要松手的意思,“看来你忘了我曾经的警告,是不是一定要让你亲身体会一次,才能让你记住教训?”

  徐闻看着这一幕,也不敢吭声。

  哪怕沈庭律这些年和李慧如的关系很生疏,但多少也给足了她面前。

  像今天这样的行为,可还是第一次。

  可谁让她这一次,彻底踩到了沈庭律底线!

  李慧如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眸,看着他的眼神充满恐惧。

  她像是想要挣扎,奈何双手刚举起来,又无力地垂下。

  蒋莉亲眼目睹李慧如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怕,仿佛人临死前的模样。

  她吓得连连往后退,不安地用双手抱住自己,看着沈庭律的眼神也充斥着浓浓的恐惧。

  眼见着李慧如的呼吸都变得微弱,徐闻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开口:“沈总……现在找人要紧。”

  听到这话,沈庭律空洞的眼神终于有了些许波动,也适时松开手。

  “咳咳咳!”

  李慧如的身体没了支撑,重重地倒在地上。

  她大口呼吸着,也剧烈地咳嗽,脸色逐渐缓和一些,眼神中的恐惧却久久无法散去。

  沈庭律在他面前蹲下,盯着她冷笑,“要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会让你给她陪葬。”

  铿锵有力的话,让李慧如身体颤了颤。

  她回头,将求助的目光落在蒋莉身上。

  蒋莉咬紧唇瓣,当即背过身去,摆明了要和她撇清关系。

  李慧如脸上一片绝望,在死亡的恐惧下,颤抖着手拿出手机,翻找出了一个号码。

  沈庭律看着她在手机上拨打了一个号码,眼中闪过锐利的寒芒……

  冷。

  明曦稍微恢复意识时,身上只剩下了这么一个感觉。

  “醒了?”前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明曦抬眼,就见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男人正盯着她,唇角勾着痞气的笑容。

  明曦一怔,试探地动了动,这才发现自己手脚都被捆绑着。

  她眉心深深蹙起,脑海里剩下的最后一段记忆是——

  想到了张玉萍给她喝的那杯茶,明曦心里五味杂陈。

  难不成她——

  哗啦啦!

  她刚想到这里,黄头发的男人又提起一只水桶,将桶里的冰水全都泼到了她身上。

  明曦冷得倒抽了口凉气,此时大脑也容不得她思考,只一个劲地想要汲取温暖。

  “老大,她醒了。”黄头发男子回头朝身后的男人说道,旋即又看向明曦,“我这里冰水可多得是,要是你还不够清醒,我现在可以再来给你一桶。”

  眼见着他又提起了一桶冰水,明曦收敛思绪,连忙开口:“你们到底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黄头发往旁边走,没了他的遮挡,明曦抬眼看去,这才发现前方站着好几个男人。

  其中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目光毫不遮掩地在她身上打量,最后露出了贪婪猥琐的笑容,“还真是个美人胚子,看来这次我们真是赚翻了!”

  黄头发男子放下水桶,跃跃欲试道:“老大,能不能让我先尝尝她的滋味?”

  “蠢货!”肥胖男人抓起一块石头,朝他砸了过去,“你胆子真是越来越肥了,现在连谁是你的老大都不记得了?”

  趁着他们说话的空档,明曦目光飞快地在四周扫了一圈。

  这是一间小木屋,很狭窄也很简陋,只有一扇小门,没有窗户。

  但通过墙壁的缝隙,她能发现外面一片黑暗。

  原来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了,她居然昏迷了这么长时间?

  “美人,别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性命。”肥胖男人站起身来,缓缓来到她面前。

  看着他脸上油腻的笑容。明曦强忍着恶心,努力保持冷静,“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你们要将我带到这里来?你们想要什么好处,我可以配合给你。”

  肥胖男人嗤笑了声,“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对了,有人让我提醒你一句,以后别再惦记着你不该惦记的东西,要不然——”

  明曦眉心微微蹙起,心里已经有了些许想法,“是谁指使你们的?李慧如?还是蒋莉?亦或者是顾雪儿、黎婷婷?”

  听着她一口气报出这么多人命,肥胖男人反倒有些诧异。

  明曦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得罪的人多得是,但既然现在我已经沦落到你们的手里,也没办法逃出去,你不如让我死个明白。”

  肥胖男人在她面前蹲下神来,捏住她的下巴,“现在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既然我们收了钱,就得帮她好好办事才行。”

  话音落下,其他男人陆续在他们周围架起了好几台摄像机。

  “你们想干什么?”明曦身体往后退,背部却很快就贴到了冰冷的墙壁。

  “你说等你的丑事被曝光出去,还能不能当沈家的少奶奶?”肥胖男人笑得一脸龌龊,“你真不愧是沈总看中的女人,还真是有姿色。不知道你被我们碰过之后,沈总会不会嫌你脏?”

  “滚开!”眼见着肥胖男人朝她扑过来,明曦张嘴准确地咬住了他的肩膀。

  她用尽了力气,硬生生地将他咬破皮。

  “啊——”

  肥胖男人虽然皮糙肉厚的,可明曦已经将他的肩膀咬出深深伤口,鲜血立刻蔓延出来。

  “你这个蠢女人!还真是不知好歹!”

本文标签:回娘家每次都让他搞我的软件

上一篇: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云鬟酥腰女主和几个男的

下一篇:女朋友下面能放下三个手指头:宠妃紧致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