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俱乐部娇妻被黑人征服:带着闺蜜跟男朋友多人运动

2021-10-21 16:34: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而此时他却非常高兴。

  徐芝芝微笑的领着几个人进院子,重新开了一桌。

  这一会儿两个赶马车的已经把东西卸下来一半了。

  大家吃饭的动作就慢下来了,看着院子里一

而此时他却非常高兴。

  徐芝芝微笑的领着几个人进院子,重新开了一桌。

  这一会儿两个赶马车的已经把东西卸下来一半了。

  大家吃饭的动作就慢下来了,看着院子里一马车都是,吃的,用的,还有漂亮的布……

  眼神中有羡慕,有惊叹,就是没有妒忌和恼恨了。

  徐大牛这时过来摆好碗筷。

  徐芝芝就对着桌上几个人说:

  “你们先坐下来慢慢吃,他们已经吃了几个菜,我再去做几个菜来。”

  同时喊徐父过来做陪。

  徐父来到桌旁,看着一个人都不认识,只能坐下来说:“你们不要客气,我们刚刚吃了几个菜了,芝丫头去重新做几个菜来。”

  很快徐大虎就端上来一个红烧鱼了。

  这时候酒席正好上鱼了,鱼是徐芝芝自己家池子里养的,份量十足,多开一碗不是事。

  徐父看着萧景珩,满意得不得了,因为他昨晚跟他岳母撒谎了,现在这个年轻人就是上天派下来给他圆慌的。

  徐父笑得嘴都快咧到耳根子后面去了。

  李掌柜夹起一筷子鱼肉放进嘴里,真好吃,埋头苦吃。

  上官老大夫已经饿了,见到上菜了更是不客气的吃。

  萧景珩看到徐父自个在笑着,也不说话,他大约知道徐父为何如此高兴了。

  萧景珩就对徐父点头了点头说:“大伯请。”

  然后他就夹起一筷子鱼肉,优雅的吃,味道不错,但不是他丫头做的,所以吃了两筷子就不夹了,他吃得出来丫头做菜的味道。

  虽然才吃过两次,但他就是记住了那味道。

  李掌柜他们都不说话,觉得很好吃。

  徐大牛给几个人盛了饭,自己也坐下来吃,这会儿又上了几个菜。

  李掌柜和上官老大夫,接过饭道了声谢,继续吃,菜式多又好吃。

  这时上了一道小鸡炖蘑菇,这个菜酒席上没有,蘑菇是徐芝芝刚来这里时采的放在空间里,数量不多。

  萧景珩夹了一筷子,尝了一口,眼睛一亮,就是这个味,这是丫头做的,他不吭声动作超级快,一大碗,他一个人干了一大半。

  徐小武走到萧景珩面前坐在他旁边说:“大哥哥,你的腿好了?你长得真好看?你今天怎么来了?”

  萧景珩看了小武一眼,心想这小子有前途居然认出他了来!大的就没有认出自己呢!

  他今天怎么来了呢!

  这还要从三天前说起,他腿可以正常走路了,但还是不能跑,跳。

  他就按耐不住了,去醉香楼找他表哥,但南宫云昊已经离开快一个月了。

  还好留有几个手下在,这几个人就成了他的跑腿的了。

  首先他安排两个人去打探徐芝芝,再安排一个传信给南宫云昊。

  剩下的他安排去做其它事情了。

  这昨天就把徐芝芝的最近情况和家住哪里,都摸得清清楚楚。

  昨晚他特别想她,就一个人用轻功来看徐芝芝。

  哪知道正好听到徐芝芝外祖母和舅母跟徐父他们的谈话,把他气得吐血三升。

  什么东西,还肖想他的人,还好后面徐父拒绝了。

  他就带着李掌柜和上官老头来徐芝芝家,说是人家建房子,怎么都要来贺喜的。

  那两个人没有意见。

  这不三个人就坐着一辆马车,还有一辆马车装着满满一车礼物一起来了。

  他也算是醉香楼的东家,确切地说,南宫家所有的产业,他都占有股份的。

  可是这镇上太穷了,没有一样东西他看的上,还是李掌柜在这里呆久了,知道这里的风俗习惯。

  告诉他这些就是很好了,再好反而不美了。

  他才做罢,张罗了一车。

  急匆匆地赶过来了。

  萧景珩看了小武一眼对着徐父用他那低沉的声音指着李掌柜和上官老头说:

  “他们说过来给你们家建新房子贺喜,我也正好在医馆,他们极力邀请我,就一起过来了,伯父不会介意吧?”

  上官老头:“……”

  李掌柜:“……”

  徐父正准备说话。

  他不介意的,真的一点都不。

  “大伯父,他们是谁啊?”这时桌子旁边一道柔柔的女声响起。

  徐父自己还没问清楚是谁,怎么答呀!

  “这位公子,请问贵姓?”

  徐红花提着裙摆从侧面走了过来,直接走到萧景珩面前,我见犹怜的拧了拧帕子,眼睛黏在萧景珩身上问道。

  萧景珩是习武之人,感观非常灵敏,之前隔得远就感觉被一道恶心的目光盯着,极不舒服,但他今天看到了他的丫头,心情愉悦,可以忽略不计。

  现在人到了他面前就不能不计较了,他脸上的笑容消散了,皱起眉头,没理她。

  徐红花就这么站在他面前,痴痴的看着他。

  萧景珩要不是想在徐父面前留个好印象,按他以前的性子,这个人已经去阎王殿报到了。

  他对徐大牛说:“你带我去看看你们家厨房。”

  他要见他的丫头,洗洗眼睛。

  徐大牛还没来得及出声。

  徐红花就说,“厨房那里脏的很,有什么好看的。”

  徐红花听到男人磁性的声音,双眼发亮的看着萧景珩,眼中充满了崇拜和仰慕的又说道:

  “公子需要什么,喊大牛哥拿给你就是了,何必去亲自去呢?”

  上官老头还没吃过瘾,两耳不闻窗外事,继续吃着美味。

  萧景珩理都不理她,就看着徐大牛,想立刻离开这里。

  可徐大牛不知道是智商不在线,还是觉得厨房因为今天做酒席,厨房里很多人干活是有点乱,但不是徐红花说的脏,就站着没动。

  徐小武兴奋的从凳子上跳下来拉着萧景珩就走了。

  徐红花:“……”

  徐大牛:“……”

  院子里吃酒席的村民们,看着一个穿着打扮尽显华贵,俊美无双的男子从席间走过,大家说话的声音都轻了很多。

  一个个探头探脑往男子方向看。

  “好家伙,这么俊俏的公子是县城来的吧?镇上没有这么厉害的人!”

  “看起来都来路不凡,芝丫头真能干,竟然认识这么优秀的人。”

  “刚刚那一马车的东西,老值钱了。”

  徐红花本来不甘心就这样放弃,赶紧追后面来,听到大家赞美的声音,就更坚定了。

  徐大牛反应过来后,也就跟着往厨房方向走去。

酒席上的乡亲们,还在继续着他们的话题,这会看着走过的徐大牛。

 文学


  他这两个月一下子高了很多,十四岁的少年,唇红齿白,面容俊朗。

  虽然没有前面那个男子那么英俊挺拔,但对于七里村人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现在大多数村民都觉得徐大牛比靳子钧还要好看,现在家里又有大院子。

  有姑娘的人家,开始在心里暗想着请媒婆了。

  最明显的是王家老三,王黑壮就暗戳戳的想,看着徐大牛满脸笑容,就好像他女儿一定能嫁给他一样。

  王家老大同样心思。

  王家老二心思同上。

  还有若干人同上……

  徐大牛外祖父带着儿子,女婿这一桌狼吞虎咽一阵子后,开始慢下来了。

  老大李大胖对着李老头说:“爹,这鱼怎么做的啊?太好吃了,一点腥味都没有?”

  老二说:“这不是鱼吧?哪有鱼这么好吃?”

  老三兴奋的说:“就是鱼,你们看看这是鱼刺。”

  几个小辈都好奇的看过去,真是鱼呀!

  刚刚狼吞虎咽一阵狂吃,只知道是肉,味道香,是什么肉还真不知道!

  李老头瞪着混沌的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们,女婿们,恨铁不成钢地说:“就知道吃,吃,吃!就没有别的了?你们看看现在的大牛,长得多俊,院子多大?”

  桌上的男人们懂了,可徐大牛只有一个呀!他们个个都有女儿啊!

  尤其听到旁边几桌的人都是在说,徐大牛如何如何。

  这下就各自看不顺眼了!女婿跟侄女婿是有很多区别的呀!

  而被大家谈论的靳子钧现在……

  “王诗诗,你给我站住。”

  靳子钧阴沉着一张脸拦在路中间,双眼通红的看着王诗诗,那眼神,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王诗诗正带着晴紫逛街,后面宫十一和几个同伴跟随其后。

  南宫云昊的护卫分两个档次,一等的以南字开头,南一,南二………

  二等的宫字开头,宫一,宫二……

  还有就是普通的看家护院。

  南宫云昊带着南一他们去青山镇了。

  他收到传信表弟找到了,在青山镇养伤。

  南宫云昊本来很忙,每个县城,府城的醉香楼安排新菜,还有其它生意处处都要巡查安排。

  这一个月视察指导,昨天就经过衡州府本来打算停一会安排好就回洛城了。

  南宫云昊收到表弟在青山镇的信,就赶紧带人骑马一大清早就走了。

  衡州府离青山镇相距百多里,坐马车要四到五日,骑马就快多了。

  他骑马不方便带王诗诗了,况且有很多事情,他不愿意王诗诗知道,所以就留下宫十一几个白天跟随王诗诗到处,买,买,买……

  中午吃饭后,王诗诗照例带着一帮人上街买东西,听见这刺耳的声音,抬头问道:“谁啊?你喊我?”

  “你居然假装不认识我?”

  “你到底是谁呀?”

  王诗诗听声音有点熟,一下子没想起是谁,盯着对面那个满身狼狈不堪,衣服皱巴巴的,用发红的眼神盯着自己,好像要吃了她的神色,她搜索所有记忆真的不认识。

  她最近,晚上陶醉在她相公温柔怀抱里,白天相公大方给银子让她,到处买东西的喜悦中。

  她早就把靳子钧给抛到了脑后。

  何况眼下见到的靳子钧一幅扭曲的死鱼脸,王诗诗认得出来才怪了。

  她嘴角溢出一抹冷笑。

  “哪个疯子敢挡本夫人的道,宫十一给我把他拉开。”

  王诗诗好好的心情被人破坏,就不耐烦了。

  “你!”

  对上王诗诗不耐烦的表情,靳子钧气得喉咙泛起一阵腥甜,差点没活生生的吐一口血出来。

  “王诗诗,你故意不认识我,你还记得竹林里,窝在我怀里任我亲的你吗?你还记得说过要嫁给我的你吗?”

  靳子钧发狠的吼叫着。

  他在考场考了五天,吃不好,心情更不好,哪里会考得好呢!

  今天放榜,落榜的他满身疲惫的走在街道上,正好看到王诗诗带着一大帮人,笑容灿烂的走在大街上。

  王诗诗当初到七里村的时候,是在她嫡母和嫡姐打压磨鹾后狼狈的回到乡下。

  那时的样子,跟现在被南宫云昊宠幸着的她能比的吗?!

  现在的她笑容满面,美得不可方物。

  靳子钧看着一阵激动,对她又爱又恨,恨她的无情无义。

  他用阴鸷的双目盯了她好久,不见王诗诗反应,于是就拦着她大喊,哪知这贱人现在都还没认出自己。

  所以他就不管不顾的喊出来了。

  王诗诗愣了一下,终于记起来,这是谁了,但也只是眉头皱了一下。

  她讥讽的说:

  “这哪来的疯子啊!胆子肥了,最近贪慕本夫人美色的疯子太多了,虽穷追不舍,但没有胆子大到胡说八道的。”

  晴紫恶狠狠的说:“死疯子,我打死你,诬陷我家小姐。”

  靳子钧落榜后,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本就在心里憋着,恨着,现在被主仆喊打喊杀的。

  被主仆俩人激得眼前一阵发黑,冲上去就想掐死王诗诗。

  “贱人,水性扬花的贱人,是你勾引我的,现在还假装不认识我,我打死你!”

  只是他还没挨到王诗诗的衣角,就被宫十一,一脚踹飞出去。

  看到靳子钧四脚朝天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王诗诗真想过去弄死他。

  但她不想当着街上这么人打死他。

  这样跟她温柔善良的人设不合。

  她就大声的看着周围看热闹的人群说道:

  “这个人一看就是落榜的学子得了癔症,我们是今天路此地,真的不认识这人。”

  说完带着一帮人施施然的走了。

  等王诗诗离去后,大家才叽叽喳喳说道:“这是醉香楼的小夫人,是昨天才到我们衡州府来巡视生意的。”

  “你怎么知道的。”

  “我家表叔的表弟的兄弟在醉香做工,我昨天看到他们一行人。”

  大家说说笑笑,谁也没去理会爬在地上的靳子钧,都默契的将他当空气。

  靳子钧看着王诗诗扬长而去的背影,气得紧握拳头,眼中浮出一抹怨毒。

  他打又打不到人,骂了,大家都说他是疯子,他能怎么办!只能爬起来回七里村了。

  再说徐红花一路跟着萧景珩快到厨房门口了。

本文标签:俱乐部娇妻被黑人征服

上一篇:走一层楼梯就顶一下:被吊起来用道具玩弄调教

下一篇: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老师教跳D放在里面上课感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