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没有男人的村子 尤物人妻的屈辱

2021-10-21 16:57: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没有听说过喻家的小家主,就是她了。”

  陆知衍几次想要把自己的话接上,却好像是卡住了,最后无奈的笑了笑,她安好,如此,也算是安心。

  喻言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没有听说过喻家的小家主,就是她了。”

  陆知衍几次想要把自己的话接上,却好像是卡住了,最后无奈的笑了笑,她安好,如此,也算是安心。

  喻言看到盛止月和司锦臣在陆知衍的旁边,便反应过来二人身边的就是陆知衍,走到陆知衍的正面,亲手拿着贺礼向陆知衍恭喜道。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恭喜陆家主即位,我作为喻家代表前来为陆家主道贺,愿陆喻两家永结秦晋之好。”

  陆知衍从看到喻言的那一刻,视线就没有再离开她身上过,他不眠不休地寻找,找到了线索,做下了赌注,赌上自己性命的赌注。

  苍天有眼终于看到了他对喻言的执着,但是喻言,他的爱人,在看他的时候好似陌生人一般。

  那是不同于司锦臣的探究,曲木汀的了然,盛止月的愧疚,那是一双淡若秋水的眸子,写满了疏离他的心瞬间冷了下来,看到喻言时候的激动,也在那一刻,冰封到了零点。

  失忆的喻言并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陆知衍的时候就有一股特别熟悉的感觉,她猛然捂住了心脏,这段时间,她仿佛是一张白纸,世界都是晦暗的。

  可是他的出现,仿佛是一束光,投射过她的心房,在那一瞬间,通透了起来,沉寂的心回复了跳动。

  陆知衍的眼眸太过温柔,你若是看进去就能看到那泛滥成灾的爱意,还有深藏的痛,喻言就在那一刻,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是在被拉扯,疼的她无法呼吸。

  可是,看到对方那深藏的疼,自己就好像受不了一样,想要冲过去,抱抱他,哪怕是一句安抚。

  这两种感情纠缠在一起,让喻言无法正常思考,她只想快速的离开这个地方,“陆家主,我有些许不适,先失陪了。”

  本来看到喻言苍白的脸,想要伸出的手也落了下来,陆知衍眉头微蹙,”来人,护送喻小姐上楼休息,在此期间不可以有任何人上去。”

  陆知衍做完一些列之后,看着喻言远去,暗了暗眸子,拿着红酒杯的手又紧了紧,司锦臣看到他这副样子勾唇笑了笑,“怎么,这就不行了啊?陆家主。”

  陆知衍淡淡的撇了一眼,但是对喻言很是关心挂记因此并没有理他,而是让盛止月和曲沐汀去照看一下喻言。

  盛止月也很是担心,点了点头表示答应,就上楼看喻言的情况了。

  此时的喻言很是难受,头昏脑胀,心口堵塞使她瘫在床上,不住去想陆知衍这三个字,这个名字似乎是已经刻在她的血肉里,随着她的呼吸生长,那是藏在骨骼里无法言说的人。

  “陆知衍。”可是,这样深刻的记忆,应该是无法忘怀,可是任凭喻言搜刮了所有的回忆,也没有陆知衍的信息,因此她更是难受,甚至哭了起来。

  在门外准备进去的盛止月和曲沐汀听到哭声顿在了门口,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默契的没有进去。

  盛止月放下了准备开门的手,“见到自己最爱的人,却想不起来他是谁,这种痛苦一定很难受吧,明明那么深刻,却偏偏要忘记。”

  “是吧,应该是吧……”曲沐汀看着女孩子痛哭的低喃,好像是回答她,又好像是一种喃喃自语。

  哭声由一开始的啜泣,逐渐变成歇斯底里,最后,喻言哭累了,也被哪种疼弄累了。

  在哭声逐渐消去后,二人敲了敲门进了房间。喻言听到敲门声连忙收拾好自己,整理好情绪后让她们进来。

  见到是曲沐汀和盛止月,警惕心少了几分,二人也没提她哭泣的事情。

  “怎么突然难受了,毒素压制神经的感觉又出现了吗?”盛止月十分关心喻言,放柔了眉眼,坐下来。

  喻言声音沙哑,许是因为刚刚的哭喊,“可能是吧,突然有一点难受,现在好很多了,谢谢关心。”

  曲沐汀也在一旁嘘寒问暖转移话题,时不时说那个地方的食物好吃,又或是她在射箭比赛中怎样赢得对方的,或者是谈起了哪个比赛成员的窘态,总算是让喻言哪张惨白的小脸,恢复了一点颜色。

  而另一边,陆知衍脱不开身,心里十分担心喻言会不会再次失踪,同时又想到之前的顾虑,随即有否定了自己的顾虑,喻言和自己那么恩爱,怎么可能是知情人。

  除非,她不知道,现在也没法知道。

  也就是说,她是局中人,却被保护了起来,那么,司锦臣把她带回来,就是有可能被那些人发现了,不得已而为之。

  就这样宴会结束了,大家心中各有千秋,怀揣着自己的一点心思,离开了宴会场地,在楼上的三位得知宴会结束了便准备离开。

  盛止月从房间里出来,回眸看了一眼楼上,眸色暗了暗,随后轻声和喻言说,“欸,你俩先回去吧,我要等我小舅舅,他似乎还想和陆家主叙叙旧,我一会儿就回去啦。”

  喻言了然,“那我们就先走咯,不等你啦。”

  曲木汀则是无奈的抽了抽嘴角,“知道你们好,见色忘友是吧。”

  “诶啊,你过分。”

  而此时的曲沐汀也庆幸,曲家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曲家原本是想将曲沐汀迷晕,然后在做一系列的破坏栽赃到曲木汀身上。谁知道半路杀出个方瀛打乱了计划。

  他们还记得方瀛那凶险的样子,“听说你们想搞我的姐姐?怎么没人通知我一声呢?我的姐姐是你们这群杂鱼能欺负的?”

  曲家本家内的人,看着方瀛凶恶的样子,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方家是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曲家的地方。

  但是,方瀛却是一个例外,这件事本来就是秘密,被外人知道,曲家就算是再无所畏惧,也要谨慎。

  “怎么一个个都哑吧了?当时谁提议的要这次计划,谁又把我姐姐关起来的,说一说啊,我也想听听呢?”

  方瀛虽然坐在大厅的角落位置,但是威严不亚于正位的去家家主,随意的坐在哪里,整个人却显得慵懒,危险。

  曲家家主忍着对方瀛的惧意,“放肆!让她为曲家的强大做点贡献怎么了,你一介小辈,大厅议事之地容你喙喧!”

  “这样啊,那你的家主之位就别要了。反正你也没有什么贡献,你还想让别人贡献出去,这,有点不合情理吧。”

  曲家家主瞬间慌了,露出害怕的表情,方瀛嗤笑,“继续呆在这个位置吧,反正你也没几天好日子过了。”说完迈着他修长的腿潇洒的走了。

  来的时候没有太大的声音,离开的时候也是。但却给曲家的长辈心里留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另一边的九月看着曲沐汀和喻言走后就去找了陆知衍,陆知衍在宴会结束后就一直站在窗口看着喻言的一举一动。

  喻言,真的不记得他了。

  盛止月早就看见了在窗口站着的陆知衍,送走喻言曲沐汀后就找到了陆知衍。

  夜晚悄然降临,月光散落到窗口里,应着站在窗口的人发光,盛止月看到陆知衍这副样子,又想起喻言在宴会时的痛哭,属实不忍。

  ”喻言中毒了,是我和小舅舅将她从危险的地方带到北欧这边来解毒的,线索也是小舅舅给你的,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到这边,我已经尽力将毒素排出了,但是还是留下了症状,她失忆了,失去了对之前的记忆,包括和你的。“

  盛止月就这么吧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总要让他安心不是么?

  陆知衍没有将头转过去,她看不到陆知衍的表情,那落拓的背影此刻映着月光,也有了几分萧条。

  陆知衍透过窗户看着喻言的方向,即使那个人已经消失了,仿佛没听见盛止月说话一般,似乎是天地缄默,徒留他相思难解。

  但是这地方只有他们两个人,又怎么会听不见呢,所有的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陆知衍心中的猜测又肯定了几分,喻家,曲家出山,他们更不会安分了。这局后的人怕是快自己藏不住了。

  “喻言为什么会代表喻家过来?” 陆知衍心中自有猜测,但是他不确定。

  盛止月被问的一怔,又想起小舅舅的局,摇了摇头,“抱歉,我只能告诉你,我们对喻言没有任何的敌意,更不会害喻言。”

  陆知衍沉默了一瞬,“你们救了喻言,我会相信你们的,如若有什么关于喻言的需求,我都会满足的。”

  盛止月愣了愣,随后轻轻的笑了,“放心,我们只是想让语言回到喻言的原本的生活而已。”

  这句话好像是在对陆知衍说,好像又是盛止月在对自己说一样。

  苍穹暮落,星光点点,月光温柔的照在大地上每一个圣灵上,而就是这么温柔的夜晚,大家都各怀心事的度过了,有人为调查线索迟迟不睡,有人对下一步的计划开始盘算,有人受家族被迫处理家族事物,有人时时想起宴会事情心口绞痛……

第二天一早,太阳出山,阳光散落喻言接收到了阳光的温暖,微微揉了揉睁开的眼睛,想起昨晚的事情心里还是会隐隐作痛,脑袋昏昏胀胀。

 文学



  在吃过早餐后,喻言就收到了喻家长辈的传唤,喻家屋内左右坐着两排人,依次按辈分坐好,喻言来到这里感到分外熟悉,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甚至还有些许的恐惧感。

  “喻言,快来让婶婶伯伯看看,都这么大了这孩子……若是陆家小子看到,肯定会……”

  话未说完,婶婶被旁边的人怼了怼,喻言面露不解但并没有问出来,婶婶看着喻言的表情,心知自己说错了话,不敢在多嘴。

  喻言今天穿着一身藏青色的旗袍,宛如北方佳人一般,绝世而独立,似明珠美玉一双眼睛灵活之极慧智兰心,文静而又优雅,一颦一笑凭添了几分秀丽美艳。

  略有权威的长辈清了清嗓子,与旁边的长辈交流了一下眼神。

  “喻言啊,今天来是有事情通知你的,既然你已经回到了喻家,又到了婚嫁的年纪,而我们家族向来与司家友好相往,所以就签下了司俞两家的婚约,之前因为你的失踪并没有提起这件事情。如今你回来了就该履行了这婚约。”

  喻言总觉得印象中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却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恍恍惚惚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嫁了人,那人对她也很好,却就是记不起来那人是谁,在哪里。

  长辈们见喻言面露不悦,认为是自己太过唐突了,“行了,通知也告诉你了,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婚期已经与司家商议了。”

  回到房间的喻言怎么想怎么感觉不对,自己刚刚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因为自己是失忆的,所以他想要接管整个家族,就必须要查找很多资料。

  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了,在她长辈的那个年代,与喻家关系最好的并不是司家,而是陆家,现在和司家关系这么好,八成是因为有利可图吧。

  因为喻家上一任家主,觉得陆家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可是……就她单单看那个人的感觉并不对,自己心里总是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一天那个站在宴会厅中央的那个男人,总有一天会带领陆家走上巅峰。

  喻言再次想起那个人,心里感觉到猛然一击,自从上一次跟那个人见面了,只要自己有一点能够想起她的想法,她的心就好像是要被撕碎一样。

  这些好像是传说中的那种绝情丹一样,她想起那个人心脏就会跳动,每一次跳动都能带来一只深入骨髓的疼,她真的只是失忆了吗?

  喻言下意识的抓住桌子上的书,手指因为过分用力,指节微微泛白,那书上面也留下了一道狠狠的印记,本就白皙的小脸也因为疼痛而变得苍白,冷汗顺着她的眉眼滴落在地上,碎裂上花瓣。

  无论怎么样,这件事情她一定要追查到底,如果是放在平时,还没有见到那个男人之前,她还没有这么疯狂过,可是现在她的心却不受自己控制了,一定要查到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过怎样的事情。

  几日后,九月正在准备给喻言再一次拔毒,她体内的毒素虽然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可是毕竟中毒的时间太长了,依然有部分毒素存在在体内,十分顽强的去压迫她的神经。

  若是继续这样不去处理的话,她迟早有一天会被这种毒素给弄得神经失常,本来这一切都还好,虽然说毒素一然在压制她的神经,却没有过分的去残害。

  自从那天那两个人碰面之后,喻言的毒素好像在一瞬间彻底被催熟了,那毒素直接猛烈生长,将根深深的压制在了她的神经上面,这也就是为什么喻言最近总是难受了。

  或许……或许是因为。毒素压制住了她的神经,失忆控制了她的情爱,于是他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将自己的心给封闭了起来,直到见到了那个人,尘封的心脏再次跳动。

  收到了刺激,让她先要去知道过去了吧?哪怕过程太痛苦。

  九月拿着器皿的手不由得停下来,淡淡的出神,这时有人敲下了她的门,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九月淡然的将东西放下了,“进来吧。”

  推门进来的是一个长得很小的女孩子,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但是整个人都特别的有灵气。

  “二小姐,你之前不是让我注意一下喻言小姐吗?经过调查发现她这几天都在追查喻家过去的事情,特别是关于自己那个口头上的婚约。”

  九月双眼微眯,桌子上放着一堆又一堆的器皿,这些器皿在灯光下反射着光芒,像是水晶一样。

  喻言确实是有一个口头上的婚约,但是这个婚约其实书当时和陆家定下来的,这几年陆家一直都封闭着,喻家也认为陆家没什么可利用的了,所以就不承认这个婚约了。

  那么现在又把这个婚约提出来做什么?九月可并不认为,哪怕是陆家家主换人了,喻家就会把自己的筹码给出去,喻家那一个个老头子,精着呢。

  不对,喻家现在和司家怎么叫好,难不成他们是想把婚约按在司家?左右现在语言你失忆了,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正好方便了他们吗?

  “这群老头子。”

  九月冷笑一声,她很少有这么生气的时候,只不过这一次是真的被他们给气到了,当初她就不希望喻言回去,这些人就是一个吃肉不吐骨头的人,你还指望他们会真心?

  笑话。

  “既然她想查,你就让她去查。”

  “什么?”

  “没明白?”

  小姑娘愣了一下,难道说,盛止月。是需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喻言么?反正那边也想要一个真相,那她们给她一个真相不就好了。

  “明白。”

  喻言那边本来手脚也快,他们也是查出了一个眉目,但是她毕竟刚刚到喻家,能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这一次也是暗中的去寻找,不是很适合让那些老人知道,所以喻言只能自己想办法。

  只不过这一次有了盛止月的暗中帮忙,自然迅速,若是她自己去寻找,倒也并不是找不到,只是要比这一次更加费劲而已,用的时间也更长。

  喻言看着手里面助手刚刚送来的消息,是觉得太阳穴阵阵发痛。

  确实是像自己预测那个样子,真正和喻家也就是自己有婚姻的那个人,并不是司家而是陆家,所以说喻家动了这么一手,无非就是看着陆家,没有什么可用价值了。

  只不过还有另一件事情挺让人糟心的。

  另一边,九月同时也收到了这个糟心的消息,良好的教养让她只是狠狠蹙眉,将手上的杯子放了下来。

  “什么?”

  “现在有很多人传言说,是陆家新任家主早就已经娶妻生子了,这一次他抛弃了妻子回来继承家主之位,已经吵得是沸沸扬扬了。”

  盛止月无声的翻了一个白眼,这一定还是喻家的手笔吧?一定是那边也已经查到了他家的小家主,在调查自己做的那些龌龊事情,这才临时安了一个谣言吧。

  对,陆知衍确实是早就已经娶妻生子了,只不过你们的计划注定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因为人家这位新任家主娶的人,就是你家那个小家主。

  可是,喻言已经失忆了,她并不知道这件事情,那她那边要是知道了,按照喻言的性格,说不定真的会成全了陆家!糟了,要是真的这个样子了,那才真的是乱点了鸳鸯谱!

  九月连忙就冲了出去,她必须要在喻言拒绝掉这个婚约的时候去阻止她。

  然而,九月注定是拦不住这个人的,就在他疯狂的跑向余家老宅的时候,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早就已经站在了陆家门口。

  喻言今天不同于那一日张扬的红色,他穿了一件水蓝色的旗袍,长发都被挽了起来,用一根玉钗固定住,她的眉眼本就是张扬的,然而这一身古典风味却没有显得违和。

  反而是让她整个人感觉都沉淀了下来,那张扬美艳的小脸,也好像多了几分成熟。

  管家本来是要外出才买一些东西的,刚走出门口,就看到一位绝美的女孩子站在门外,这个人可太熟悉不过了,这不就是喻家那个小家主么?

  他们家新任家主和自己说过,若是有别的人想要见他需要通报,但是喻家小家主想要见他,直接领进来就好,无论陆知衍在做什么事情,都可以不用瞒着她,躲着她。

  管家也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在外面等了多久了,她白皙的小脸已经有一些微微发红,赶紧就撑伞引了过去。

  “诶呀,喻言小姐,您怎么过来的呀?怎么不进去找人通报一下呢?这外面的大太阳,再站下去非要晒出来一个好歹。”

  喻言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本来她也只是听到了那个消息,心里有一些不舒服 ,想要出来走走,可是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官家也是一个人精,敏锐的发现她情绪有一些不太对,“喻言小姐是来找家主的吧?家主早就已经在里面等你了,请和我进去吧。”

本文标签:没有男人的村子

上一篇: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女人与公拘交酡过程

下一篇:宝宝把腿开大点儿就不疼了 黑化病娇占有欲强男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