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把腿开大点儿就不疼了 黑化病娇占有欲强男男

2021-10-21 17:03: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娘娘,如果孝平乡君的把柄不好抓,还有她的家人。”余嬷嬷提醒了一句。

  金梨长辈全亡,和几个兄弟姐妹相依为命,如果要抓金梨的把柄,从金梨身边的人入手更好。

 

“娘娘,如果孝平乡君的把柄不好抓,还有她的家人。”余嬷嬷提醒了一句。

  金梨长辈全亡,和几个兄弟姐妹相依为命,如果要抓金梨的把柄,从金梨身边的人入手更好。

  “孝平乡君的兄长不是娶了玉家的小姐吗?”余嬷嬷又道。

  玉贵妃眉头紧皱,她不是光是要抓金梨的把柄,而是要知道金梨到底和她是不是一样,或者跟她有一种类似灵泉水的东西。

  金梨没有收集玉器的爱好,因此玉贵妃确认金梨即便是有灵泉水,也和她的灵泉水不一样。

  这时殿外宫女有事来禀报,余嬷嬷出去一趟,回来道:“娘娘!孝平乡君又送了瓜果蔬菜进宫了,这次不光是瓜果蔬菜还有一只鸡。”

  玉贵妃厌烦的皱眉,金梨温泉庄里养的瓜果蔬菜味道奇好,陛下吃过金梨温泉庄的东西之后,还夸过好几次。

  金梨因为这个在陛下面前还挺有几分面子。

  玉贵妃经常和陛下一起用膳,也承认金梨庄子里的瓜果蔬菜确实比一般的瓜果蔬菜味道好,品相也更好。

  所以玉贵妃没少让人去探金梨的温泉庄,要搞清楚金梨温泉庄里的东西是怎么养出来的。

  玉贵妃怀疑,可能跟金梨的灵泉水有关,但查出来的结果跟金梨没一点关系,金梨在庄子里面待的时间就不多。

  所以玉贵妃只能愤愤的认为金梨出身乡下,比常人更会种地!

  正德帝听说金梨用送菜进宫了,笑道:“中午就吃她送的菜。”

  钱太监自然是欣然的吩咐下去。

  用膳的时间差不多时,正德帝去了玉贵妃的宫里,让御膳房把膳食安排过去。

  “朕听说最近金梨一直不出门在给自己绣嫁衣,她对天凌确实是情深义重。”正德帝尝了一口黄瓜,清脆爽口的有点等不及小太监的布菜,直接挥手让人退下去,他自己用膳。

  “以她的身份,如果没有忠孝王爷,她还在乡下种地,正常人都知道感恩,她知道也不奇怪。”玉贵妃心里不高兴,明知道她和金梨有矛盾,陛下还当着她的面夸金梨,这也太过分了!

  “可不是每个人都会感恩的。”正德帝眼里闪过冷色。

  “陛下,臣妾听说母后因为公主的事情找您了?”玉贵妃关心的问道。

  “她找我也没有用,对长华,朕已经仁至义尽。”正德帝神色淡淡。

  玉贵妃没在陛下的脸上瞧出什么意思来,难道陛下往后真的不管长华公主了?

  宫里宫外的人都知道长华公主被夜家的长辈给休了!

  长华公主那日进宫是想陛下收回旨意,但陛下没有答应,太后出面也不成。

  “长华公主这么多年就一个念头,那就是夜大人,您这么做公主可真是伤心死了,听说她到现在还病着呢……母后都派了太医过去看看情况。”玉贵妃见陛下吃的这么尽兴,心里不高兴,就多提提扫兴的事情,败他吃饭的兴致!

  正德帝正喝着鸡汤,玉贵妃的话,确实让他不高兴,但是喝了鸡汤之后,又觉得这点事算的了什么?

  “陛下,长华公主毕竟也是你同胞妹妹,您往常不是最疼这个妹妹的吗?”玉贵妃再接再厉道。

  正德帝往日确实很宠这个妹妹,在夜千军战死之后,对这个妹妹也颇多关照,把她儿子都接回去带在身边照顾了……

  但是她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在意,若说她真的在意夜千军,她真的就能不在意夜千军的亲生儿子吗?

  “陛下?”玉贵妃见陛下喝不下鸡汤了,心里痛快,面上关心。

  正德帝放下了勺子,一口气将鲜美至极的鸡汤喝了干净。

  “……”玉贵妃咬牙,金梨送进来的东西就这么好?

  “陛下,您今天是不是吃的多了一点?”玉贵妃淡淡的提醒他。

  “多吗?”正德帝看了身旁的钱太监。

  “不多。”钱太监忙说道。

  玉贵妃给了钱太监一记杀人的眼神!

  正德帝看了看玉贵妃的碗,“你怎么不吃?”

  “我没什么胃口。”玉贵妃随意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

  玉贵妃自己吃的一直都是放了灵泉水的饭菜,金梨的这些饭菜虽然可口,但对玉贵妃没有多少吸引力。

  而宫里的御膳房,虽说用着玉家的调料,但是调料里面灵泉水的成分可不多。

  除非玉贵妃亲自给正德帝下厨的饭菜,‘味道’会格外特别好之外,正德帝平时在宫里吃的东西,味道不错,但他们的食材可没有金梨这么下本钱的食材好。

  正德帝今日来玉贵妃这儿用膳,是有心让玉贵妃和孝平乡君两方缓和一下关系,最后能和睦起来。

  但正德帝看今日玉贵妃对孝平乡君的态度,怕是没这个可能了。

  正德帝心里过了一遍,也就把这个想法搁置了。

  用完膳,玉贵妃还想留正德帝说会话,结果也没留住人。

  回到殿里,正德帝一直若有所思。

  “你认为长华公主为什么不喜欢夜天凌?”正德帝冷不丁开口道。

  “公主应该是认为王爷克了驸马?”钱太监说道。

  这话也是长华公主自己亲口说出去的。

  正德帝不想再提长华公主自己给夜天凌找的那个失身女人做王妃的事,太恶心人,也太让他生气!

  “你觉得公主是在恨天凌吗?”正德帝负手在殿中来回走动。

  “老奴觉得公主可能在驸马过世之后,受了打击,接受不了这件事……”钱太监努力含糊下去。

  “何琼莲的事情你清楚,朕问你,长华公主这些年的所为真的是一个母亲能做出来的吗?”正德帝面色严肃起来。

  “陛下,这样的母亲……其实也不是没有,五根手指还不一样长,总归会有几个脑子不清楚的偏心的厉害……”钱太监不敢再含糊。

“她只有一个儿子,还是千军的独子。”正德帝拧眉,这些年长华做的所有事堆积起来,让他不得不有些疑虑,夜天凌是否真的像金梨说的那样不是长华的儿子?

 文学



  钱太监心里也觉得长华公主脑子不好,但是人家毕竟是正德帝的亲妹妹,做主子的能说,

  他一个做奴才的却不能说。

  “让龙卫去查!”正德帝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

  钱太监惊愕的看过去,“陛下?”

  “朕要看看,天凌究竟是不是夜天凌的孩子!”正德帝说道。

  钱太监心里叹了一口气,陛下还是不相信公主对王爷能这么狠心,宁愿王爷不是公主的亲生子了。

  龙卫是每任皇帝手里私有的暗卫,只听令于每任皇帝。

  金府

  苏青辞上门来找金有根,但是金有根不在家,金梨还在温泉庄子上。

  金梅和金杏她们也去了温泉庄,府上只有一个玉淑慧在。

  前几次苏青辞上门,玉淑慧都被隔开了,这次两人不可避免的碰到了。

  玉淑慧听过苏青辞,今年的文状元,和金有根他们是一个村出来的老乡。

  玉淑慧让下人上茶准备点心,十分客气的招待对方。

  苏青辞内心复杂,他并不知道白淑敏就是玉淑慧,但这么相似的两个人,“你跟白淑敏是什么关系?”

  玉淑慧这才想起自己失去记忆之前,也是在梅陇城,难道苏青辞跟她也是认识的?

  玉淑慧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一说,她的生父是玉家人,生母是金玉娘,回到京都玉家之后,就改了名字。

  金有根回来的时候听家里下人说玉淑慧在招待苏青辞,脸色就冷了下来。

  厅堂之中,苏青辞已经准备告辞了,金有根回来了。

  玉淑慧看到金有根,面色一喜,“你回来了,苏公子等你有一会了。”

  “往后有什么事,留个口信,不用这么等着,耽误你的时间。”金有根如常的说道。

  金有根看着苏青辞的眼神比前几次冷淡多了,苏青辞心里也明白原因,将刚刚跟玉淑慧说过的话再说了一遍,提出告辞。

  金有根道了谢,然后亲自送苏青辞离开。

  “白淑敏现在已经是玉淑慧,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金有根说道。

  “若是她恢复记忆呢?”往日白淑敏是个什么样子,苏青辞也知道不少。

  “她最好祈祷自己不要恢复记忆。”金有根和苏青辞一样,对恢复记忆的白淑敏没有好感。

  “如果她恢复记忆,能改好的话,金兄还是给她一次机会。”苏青辞想到刚刚那位知书达理的温柔女人,心里感叹区别之大,于是便为对方说了一次情。

  “她当初倾心于你,若是恢复记忆,就该去找你了。”金有根似笑非笑。

  “金兄,早已过去的事情还是不要再提了,对你,对我都不好。”苏青辞尴尬的说道。

  “放心,只要她不犯错,我不会拿她如何。”金有根神色也冷了下来。

  苏青辞现在身上也有官职,眉眼官司也能看出来,以他的身份,不方便多说,便讪讪的闭了嘴,告辞。

  金有根看着苏青辞离开才回去。

  玉淑慧还在等金有根回来。

  金有根没看出玉淑慧的异常,现在玉淑慧没有恢复记忆,对苏青辞没有记忆,自然也不会有其他想法。

  “我去趟温泉庄。”金有根说道。

  “我也去吧?家里无人,待着挺没意思的。”玉淑慧提议道。

  “晚上天黑前,我会赶回来的!”玉淑慧又立即说道,作为金有根的妻子,她应该留在府上照顾金有根。

  “不用急,你可以在温泉庄多陪陪她们。”金有根道。

  玉淑慧敏感的察觉到金有根对她的态度有些变化,但不知道这变化从哪里来的,自然无从考究。

  温泉庄

  金有根将苏青辞特意过来提醒的事情告诉了金梨,提醒金梨几句。

  夜向阳对金梨不死心,还想联合那些狐朋狗友去骚扰金梨。

  “大哥,我现在已经是准王妃,他们不来就算了,来了,我就让他们有去无回。”金梨自信的说道。

  夜向阳身上的伤养好之后,再加上没人管,他不再去军营,而是又和以前的朋友混到了一起。

  这些人听夜向阳把孝平乡君的容貌形容成国色天香,就有些心动和好奇。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温泉庄。

  夜向阳早已打听好,金梨最近都在温泉庄子里。

  夜向阳打着夜家的名义要进庄子,但被男女有别不方便的理由给拒了。

  夜向阳在朋友面前失了面子,正要发火,吴双过来将人放了进去。

  夜向阳这才罢休,认为金梨现在是夜家的媳妇,自然不敢对夜家人使什么脸色。

  庄子里,夜向阳进去是进去了,但是招待他们的是下人,他们根本见不着金梨。

  “夜向阳,看来你的面子也不过如此嘛!”纨绔甲不高兴的说道。

  他们来这儿是冲着美人来的,又不是来看庄子的!

  “对!我们来都来了,要是看不到美人,我们可不干!”纨绔乙也道。

  “你们的主子呢?客人来访,她这个当主子的见都不见?成何体统?一点礼数都没学好吗?”夜向阳质问道。

  “几位刚刚不是说想到庄子里面来参观一下?”吴双提醒他们刚刚来时说的话。

  “拜访主人家,然后再参观庄子,不冲突!”纨绔甲说道。

  “我们主子有孝在身,不方便见人。”吴双拒绝道。

  夜向阳几人来的时候本就喝了几杯猫尿,现在被拒绝,酒壮怂人胆,一下子就跟火药被点了火一样,炸了!

  结果是,夜向阳几人被打的不成人形之后丢出了庄子!

  “小姐,这样能行吗?夜向阳毕竟是夜家人。”明愿不是不赞同打这夜向阳一顿,而是打的太狠了……

  其他人还好,但是夜向阳被废了子孙根!

  “我现在是寡妇之身,对于这些人……就是要杀鸡儆猴!”金梨冷漠道。

  金梨来京都之后,出门都是以面纱遮脸,从未轻易露脸,就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而夜向阳却是将她的容貌渲染的人尽皆知!这等小人,她不收拾他,都对不起自己。

本文标签:宝宝把腿开大点儿就不疼了

上一篇:没有男人的村子 尤物人妻的屈辱

下一篇: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淦自己的100种方法图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