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撞一撞视频

2021-10-21 17:12: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程伯父客气了。”

  秦悦笑着拉着南木槿的手,带着她坐在了沙发上,端详了一番,说道:“小南大夫可真是年少有为,年纪轻轻的竟然有这么好的医术,关键还长得这么

“程伯父客气了。”

  秦悦笑着拉着南木槿的手,带着她坐在了沙发上,端详了一番,说道:“小南大夫可真是年少有为,年纪轻轻的竟然有这么好的医术,关键还长得这么漂亮。”

  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拍了拍南木槿的手。

  “伯母过奖了。”南木槿微微的有些不自在,忙笑了笑,不着痕迹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老太太在哪个房间,我先去看看老太太吧。”

  “好。”程牧云忙说道:“小南大夫,我带你上楼,我祖母的房间在二楼。”

  “好。”南木槿笑道。

  “小南大夫,不介意我偷个师吧。”对于南木槿如何治疗程老太太,贺闻可不想错过,便厚着脸皮请求道。

  南木槿笑着对贺闻说道:“自然不介意的,贺大夫咱们也可以互通有无。”

  程牧云和贺闻正要带着南木槿上楼的时候,突然便有人敲门,程家的保姆去开了门,然后便听到保姆的声音说道:“老爷,太太,封小姐过来了。”

  保姆的话音未落,便见封翎笑吟吟的走了进来,先跟程家众人问了声好,然后就一脸惊讶的看着南木槿:“呀,怎么是你?”

  “怎么,小翎,你们认识?”秦悦见到封翎很是高兴,见封翎如此说,便好奇的问道。

  “认识呢。”封翎笑眯眯的说道:“之前在京市拍卖会上的时候,这位小姐就坐在云哥哥的身边,没想到今天这位小姐就来程家做客了,倒是让我挺意外的,当时云哥哥和这位小姐还不认识呢。”

  程洛川闻言,便笑了笑:“没想到这么巧,还真是缘分呢。”

  “还真是缘分呢。”封翎抿嘴一笑,便一脸好奇的看着南木槿:“这位小姐,你是特意来找云哥哥的吗?”

  程牧云皱了皱眉,对南木槿说道:“咱们上楼吧。”

  “好。”南木槿点了点头,就随着程牧云站起身来。

  封翎一脸的委屈:“这位小姐,你怎么不理我呢?”

  封翎的话,让一直在一旁没说话的李璐,有些微微皱了皱眉头,看来阿风说得对,这个封翎还真是有些小家子气,真以为别人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吗?

  李璐暗自瞄了瞄自己的婆婆,唔,好像还真有人听不出来。

  就听到秦悦笑着说道:“小翎啊,这是小南大夫,是我们专门请来给老太太看病的。”

  “你是大夫?”封翎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看着南木槿说道:“真的吗?”

  南木槿淡淡的笑了笑,转身打量了封翎一番,然后一副恍然的模样:“哦,我说我看你怎么那么眼熟,原来你就是那天要跟我换座位不成,就对我恶语相向的那个女孩子啊。”

  封翎愕然,她没想到南木槿这么直接,慌乱了一下,忙又强自镇定的说道:“小南大夫吧,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咱俩素不相识,我对你能有什么误解呢?”南木槿微微一笑,便不再理会封翎,对程牧云说道:“程二公子,带我去看看老太太吧。”

  “好,小南大夫,这边请。”从头到尾,程牧云都没有看封翎一眼,带着南木槿和贺闻就上了二楼。

  封翎的眼圈儿一下子就红了,委屈的坐在一旁,低着头不说话。

  秦悦看着心疼,忙上前搂着封翎说道:“小翎,你别介意,阿云那是着急他祖母的病情,要带着小南大夫赶紧去给他祖母看病的,不是故意不理你的。”

  “我知道。”封翎适时的抹了一滴眼泪:“伯母,我那天没有对小南大夫恶语相向,只是那天我有些着急,说话可能急了些,就让小南大夫误会了。”

  “明白明白,我明白,小翎,我们还不了解你?自然是知道的,快别委屈了,要是一会儿老太太看到你红了眼圈儿,一准儿心疼。”秦悦忙哄道。

  “嗯,我没事儿,伯母,我知道云哥哥不是故意的。”封翎忙说道。

  “你明白就好。”秦悦笑着拍了拍封翎的手说道。

  “可是。”封翎有些担心的对秦悦说道:“那个小南大夫也太年轻了吧?她的医术真的可以吗?程奶奶的身体可是禁不起折腾的。”

  “小翎别担心,贺大夫说小南大夫的医术很好,要比他还强许多呢。”秦悦笑着说道。

  “哦,这样啊。”封翎乖巧的笑了笑,状似不经意的说道:“伯母,说起来,真是无巧不成书,小南大夫前几天才在京市跟我们偶遇,结果今天就成了程奶奶的主治大夫,这也真是太有缘分了,早知道小南大夫会医术,当时我们在京市的时候,就应该邀请小南大夫来港市,这样,程奶奶也能早些得到治疗。”

  李璐在一旁暗自翻了个白眼儿,看着坐在一旁不说话的公公和老公,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自家二弟不喜欢这个封翎了。

  这小心眼儿,啧啧!

  秦悦听了封翎的话,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真是巧。”

  说完,有些担忧的往楼上看了看。

  封翎见状便说道:“伯母,您是不是担心程奶奶,要不咱们上楼去看看。”

  “也好。”秦悦说着,起身便要往楼上走,封翎见了,忙要跟上。

  “站住。”程洛川突然说道。

  “川哥。”秦悦不解的看着程洛川:“怎么了?”

  “人家小南大夫在给老太太看病,你们上去凑什么热闹,不怕影响小南大夫看病吗?”程洛川严肃的说道。

  说完,不等秦悦说话,程洛川便对封翎说道:“小翎啊,今天我们请了小南大夫给你程奶奶看病,家里不方便待客,你就先回去吧,等回头再来家里玩儿。”

  明晃晃的逐客令,让封翎脸上有些挂不住,便匆匆的说了一句:“那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便落荒而逃。

  秦悦有些不满:“川哥,你怎么把小翎赶走了?”

“唉。”程洛川叹了口气,看了秦悦一眼,也不说话,直接去了书房。

 文学


  “川哥。”秦悦见状刚要说话,程牧风就说道:“妈,那个封翎那么明显的挑拨,您就没听出来吗?”

  “挑拨?”秦悦皱眉道:“小翎什么时候挑拨了?”

  程牧风摇了摇头,不打算跟秦悦讨论这个问题,他这个妈平日里被保护得太好了,有的时候真的有些单纯,而且有些认死理,要是觉得一个人好,不管怎么样都觉得是好的。

  于是,程牧风便说道:“总之,妈,您可别脑子一热,就去得罪小南大夫,且不说祖母的病还要靠小南大夫治疗,即便没有祖母的这个病,一个厉害的大夫也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我哪有儿要得罪……”秦悦说到一半儿,想到刚才的心思,便说道:“算了,我先回房间。”

  说完,便转身回了房间,程牧风和李璐对视了一眼,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程老太太的房间里,南木槿细细的给程老太太把了脉,沉吟了一下没说话。

  程老太太的情况,比沈老爷子还要严重一些,只是因为有她的那颗野生人参吊着命,所以才能勉强维持,她的这种情况势必是要先动用生机丸,然后再用药调理,否则,神仙难救。

  只是,这生机丸要如何使用,南木槿却是要好好的想一想。

  “小南大夫。”看到南木槿皱眉头,程牧风心头一紧,忙问道:“我祖母情况如何?”

  他心里其实很明白,祖母的情况十分不乐观,每天清醒的时候越来越短,但是,他依旧希望能从南木槿这里得到一点儿好消息。

  南木槿神色严肃:“老太太的情况确实很糟糕,要如何用药,我还要斟酌斟酌,我先给老太太针灸一下看看效果。”

  “好。”程牧云忙应道。

  南木槿便取出了银针,出手如电,十几枚银针瞬间刺入程老太太的穴位,然后,南木槿便逐一捻动了银针。

  贺闻在一旁看得眼睛都不眨,心里对南木槿佩服之至,他可是知道的,如今中医里,虽然还有银针刺穴的治疗手法,但是早已经是形存神不存了,也就只能有些保健的作用罢了。

  可南木槿的这一套行云流水般的手法,一看便与众不同。

  二十分钟后,南木槿收了针,便问程牧云道:“估计半个小时后,老太太就能醒,如今老太太都是如何进食的?”

  听到祖母一会儿就能醒,程牧云心头一喜,忙说道:“我祖母如今只能用些流食,每天都是煲些汤粥什么的。”

  南木槿点了点头,心念一动,便说道:“今天给老太太煲一盅汤,我那里还有几片灵芝,放在汤里,对老太太的身体有好处。”

  “好,我这就吩咐下去。”程牧云忙说道。

  “那我去取灵芝。”南木槿的行礼放在了楼下,她正准备下楼,程牧云就忙说道:“小南大夫,我们给你准备了房间,你的行礼已经放在房间里了,我带你过去。”

  “好。”

  程家给南木槿准备的客房朝阳,视野也很好,有一个大大的落地窗,这栋房子又离海很近,从窗户那里就能看到远处的大海,宛如一块蓝色的水晶一般,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南木槿一进房间,就看到了自己的行礼,她借着打开行礼的功夫,从空间中取出了几片炮制好的紫灵芝,又用内力将上次剩下的半颗生机丸药粉化入了紫灵芝里,便交给了程牧云和贺闻:“汤要熬得久一点儿,让这灵芝的药效完全化进去,效果才好。”

  贺闻看着南木槿手中的灵芝,眼睛睁得老大:“野生紫灵芝!”

  绝对是野生的,现在人工根本就培育不出紫灵芝来。

  “对。”南木槿点了点头,这个贺闻倒是很识货。

  “我的天,现在居然还能看到野生的紫灵芝。”贺闻小心翼翼的接过了紫灵芝,对程牧云说道:“这紫灵芝太过珍贵,我亲自去熬。”

  “好,辛苦贺大夫了。”程牧云忙说道,然后感激的看着南木槿:“小南大夫,真是谢谢你,拿出了这么珍贵的紫灵芝。”

  南木槿淡淡的笑了笑,再次感慨如今药材的稀缺,那几片紫灵芝都是三四十年的,在北熠的时候,虽然说紫灵芝也算比较珍贵,但若是经常在山里走走,还是能采到一些的。

  得知南木槿拿出了珍贵的紫灵芝给程老太太熬药膳,程洛川感激至极,当即便给南木槿的账户划过去了三千万,又说这只是紫灵芝的费用,之后会另外再付诊费云云。

  第二天,南木槿再给程老太太把脉的时候,便暗自点了点头,生机丸到底不负生机二字,只是……南木槿暗自叹了口气,瞄了一眼空间木屋中仅仅剩下的三枚生机丸,若是八卦池中的雾气再不恢复,剩余的雾气最多也就能再制出五枚生机丸来。

  可是,她敢把八卦池里的雾气都用完?

  南木槿斟酌着,写了个方子,交给了贺闻。

  贺闻看了看方子,越看眼睛越亮:“妙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么搭配呢?我这就去熬药。”

  说完,贺闻一阵风儿似的跑了出去。

  程牧云笑着对南木槿说道:“小南大夫见谅,贺大夫平日最喜欢的就是钻研中医,一看到好方子就情不自禁了。”

  “我觉得贺大夫这样很好。”南木槿笑道,行医最怕的便是固步自封。

  “小南大夫,辛苦你啦。”因为生机丸的作用,程老太太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得知是南木槿的功劳,便笑着道了谢,说实在的,她之前真的觉得已经撑不住了,哪知道今天竟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老太太,您这个病会好的,您就放宽心,好好养病。”南木槿宽慰道。

  “哎,好。”程老太太笑着点了点头。

  等到离开了程老太太的房间,程牧云有些激动的问道:“小南大夫,刚才你跟我祖母说的话,可是……可是真的。”

  南木槿笑了笑:“我现在有七成的把握,不过……”

本文标签: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

上一篇: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 换人妻好紧三P

下一篇:怎么判断下边是松是紧 一挺身冲破了那层障碍瑶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