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女朋友技术太好感受 宝贝过来跪下叫爸爸叫什么歌

2021-10-21 17:17:3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是典型的大家闺秀,每一个动作都带着美感,哭的时候也是柔弱美丽的,没有一丝狼狈与不堪。

  据说她母亲家是书香门第,基因果然强大。

  这两天苏明雪发现她哥经常早出晚归

她是典型的大家闺秀,每一个动作都带着美感,哭的时候也是柔弱美丽的,没有一丝狼狈与不堪。

  据说她母亲家是书香门第,基因果然强大。

  这两天苏明雪发现她哥经常早出晚归的,总是皱着眉头。

  她也没问,哥哥要是遇到问题,解决不了的自然会来找她,要是苏家有危险,北铭轩早就和她说了。

  在郝玥儿出嫁前两天,突然有人上们来闹,说苏家逼死人了,要他们偿命赔钱。

  苏明雪得到消息后从尧家赶了过来,看到老老少少的坐在铺子前哭。

  无非就是苏家仗势欺人,打死了他们当家的,只留下孤儿寡母的怎么生活,要是县太爷不给他们讨回个公道,他们就撞死在苏家铺子门前。

  苏家其他人都不在,只有苏大郎一家子在看店。

  苏大郎气的脸色发青,徐氏看到躺在地上的死人,吓得脸色发白,苏萍倒是比较镇定,开店这段时间,她已经练出来了,不再是那个什么的都不懂的乡下丫头。

  布店和旁边的水果店生意都受了影响,本来买东西的客人纷纷围观看热闹。

  但看到人群中走过来的人,徐氏立马跑了过来,急的差点哭了,“大妹,你终于来了,他们非说你哥打死人了,他哪里敢。”

  别说妹夫是大将军了,就是王爷他也不敢啊,不是靠山多厉害,而是本性不会。

  “嫂子别急,只要我哥没做过,他们说什么都没用。”

  苏明雪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男人,四十左右的年纪,脸上是已经干涸的血迹,头发上也有不少血渍。

  衣服上不少血,嘴角还有手背上有淤青,至于身上其他地方有没有伤,需要检查才能知道。

  不过从外表来看,苏明雪初步断定,此人的死可能跟他头部的伤有关。

  围着男子哭的应该是他的老娘,媳妇,儿女,还有几岁的小孙子。

  男子的老娘在那哭诉。

  苏明雪听了一会儿,明白了他们的身份,是佃农,租苏家二十亩田的其中一户人家。

  没想到还真出事了,当初陈子昂还提醒她,这佃农没那么简单,让她小心。

  “哥,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

  她要确定哥哥有没有动手。

  苏大郎又气又恼,将这两天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本来夏收一个月左右就该交租了,五个租户只有一个按时按量的上交了,其他四户没动静,于是苏大郎就带着两个小斯去收租。

  到了那,他们借口收成不好,想给两成租子。

  “要是收成真的不好,我也不会为难他们,可是今年咱们整个省大丰收,怎么就他们租的这二十亩欠收了呢?还有,我悄悄去看过,他们住着大宅子,还有使唤的佣人,哪里是真的穷。”

  他不同意欠租,必须按照约定上交四成。

  “他们见我不同意,就说多拿出来一成孝敬我,真是可笑。”

  苏大郎冷笑着,整片地都是他们家的,用得着他们孝敬?再说了,这种方式和贪污受贿有什么区别,他最痛恨了。

  “他们耍赖就不给,说报官都没用家里没粮没钱,要么将地收回陪他们秧苗的钱,要么就要两成的租子。”

  这不是耍赖是啥?当时苏大郎气的脸色通红,更不想便宜了他们。

  地要收回,租子他们也必须交。

  回来后他跟旺管家商量了一下,第二天将家里的小斯都叫上,还带着两个护卫去了对方家里,这是要强行搬东西抵租子。

  也是旺管家给出的主意,这种事其实很常见,报官没什么用,只不过将承租人打几板子罢了,不但要去官府打点,地就是收回来,也损失了一季的租钱,还要赔他们秧苗钱,非常不划算。

  有那心眼特别坏的,以后还会各种找麻烦。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那些大户人家的管事一般都选择第二种方式,双方和气生财。

  要不然对方的宅子,下人们怎么来的?

  对付刁民的法子当然是比他们还要横,带人直接去抢,对方要是报官就说自己拿的是地租的钱,只要不闹出人命,衙门不会管的。

  “我只是去拿回属于咱们家的租子,谁知曹老二拿着锄头突然朝我冲了过来,我一脚将他踹开,他当时坐在了地上,人并没有死。粮食我只搬了一半,给他们两天时间把剩下的补上,然后就带人回来了。”

  “哥,你打过他一次后有再去他们家吗?”苏明雪问道。

  “这事过去两天了,我再没去过曹家,他被人打死与我有什么关系?”

  苏大郎气的原因就在这里,两天过去了,人死了说是他打的,能编的再离谱点吗?

  曹老大的娘不干了,揭发他,“你昨天明明带人去曹家了,还痛下狠手将我儿打死,曹家好多人都能做证。”

  “你血口喷人,我去的是乔家,而且只带了两个人,根本没去曹家。”苏大郎为自己喊冤。

  “口说无凭,有本事你把乔家人找来作证。”

  曹老娘说话的时候表现的非常自信。

  苏明雪心说要遭,她既然敢这么说,那乔家跟曹家很可能勾结在一起了,要害她哥。

  说曹操曹操就到,有人高喊了一声,“乔家人来了。”

  众人让开一条路,乔家来了三个人,乔大夫妻俩还有他们儿子。

  “乔老弟,你终于来了,你要为我们孤儿寡母作证,让我们讨回个公道啊。”

  曹老娘一边哭着一边给他使眼色,可见两家都已将串通好了。

  乔大一副憨厚的模样,皮肤黝黑脸上有了不少皱纹,和精致的曹老娘相比,比她老了十几岁。

  “你是另一家租户?”苏明雪问道。

  “回主家的话,是的。”乔大老实的说道。

  “你为什么不交租子?”她问了另一个问题,这人看着不像曹家那样偷奸耍滑,为什么还赖租子。

哎,乔大叹了口气,没说话。

 文学


  苏大郎为妹妹解惑。

  “乔家我问过了,他爹娘相继生病去世,这几年攒下的钱都花光了,我也看过了,家里除了两袋米,什么吃的都没有了,所以我就跟乔家说了,这一季的租子只用给一半,而且还可以先赊着,等以后在慢慢还。”

  他又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家里确实有困难的,他会让步,不过曹家和乔家不一样。

  苏明雪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昨天我哥带人去了乔家吗?”

  “去了。”

  “乔老弟,你想好了再说。”曹大娘提醒他,别乱说话。

  苏明轩转向曹大娘,问道,“既然你说人是我哥打的,那么他是几时去的,几时打死的人,又几时离开的?”

  这个问题,显然他们想过了,张口就来,“巳时三刻带人来的我们家,然后将我儿打死,大概午时初离开的。”

  “那,乔家的,我哥是几时去的,去做什么了,几时回的?”

  “巳时一刻来的乔家,大少爷给我们送粮食来了,说让我们先过了冬,午时初离开的乔家。”

  “乔老弟,你想清楚了,是巳时到午时吗?”坐在地上的人提醒他,让他别忘了之前的协议。

  乔大直接无视对方,“我非常肯定是这个时间。”

  见乔大反水了,曹家急了沉着脸警告他,“你别忘了,当初你家借了我家十两银子,算上利息已经二十五两了,你确定没记错时间?”

  “曹家的,你这是在威胁证人吗?”

  “我没有,只是提醒他别忘了还钱。”

  “那容我也提醒你一下,你说的那个时间点我哥在乔家,那么你儿子的死与我哥无关。”

  “我记错了,是未时到申时。”

  苏明雪神色严肃问道,“你确定是这个时间,不更改了?”

  对方立马点头,“就是这个时间,我记得清清楚楚的,不改了。”

  “好,”苏明雪忽然笑了,看向围观的人群,“昨日可有人在未时见到我大哥?”

  “见过,苏大少爷在布店帮忙搬货,我见到了。”

  “我也见到了,当时来了一批新布,苏大少爷还给我们介绍来着。”

  “你们这么一说我想起来,午时末,苏大少爷坐马车上还跟我打招呼来着。”

  “我也看到了。”“......”

  围观的人群中,纷纷有人出来替苏大郎作证,证明他未时早就已经回家了。

  那么也证明曹家在说谎。

  “这一家子是来讹人的吧。”

  “肯定是不想给钱,就故意来讹人。”

  “不对啊,他们至于为了那么点租子将人打死吗?”有人提出质疑。

  “谁知道呢?我看不如报官。”

  “对,报官,这种刁民一定要严惩。”

  看热闹的人此时都站在了苏家这边,嚷嚷着要报官。

  曹家慌了,原本计划的好好,结果半路让乔家给坏了事,可恶。

  “老大,带着你爹,咱们回家。”

  “你们哪也去不了了。”

  身后传来严肃的声音,六名捕快拿着链子走了过来。

  “有人报官说你们敲诈勒索苏家人,现在跟我们回衙门吧。”

  说完他一挥手,几人上前将曹老娘,曹老大的媳妇,还有他儿子用铁链锁了脖子。

  曹家人吓得瘫坐在地上,连忙求饶,“官爷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我们错了,求您饶了我们吧。”“呜呜,官爷,这事与我无关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查看曹老大情况的衙役上前汇报,“头,人死了。”

  捕快头看向他们问道,“人是怎么死的?从实招来。”

  “我招,昨晚我爹是去和花酒,后来喝多了跟别人争楼里的女人,两人打了起来,最后被人打中了脑袋,死了。”

  “为什么当时不报官?”

  “对方赔了一百两银子,还给我们出主意说可以讹苏家一笔,所以我们就没报官。”

  苏明雪心道,背后果然有人。

  “给你们出主意的那个人是谁?”捕快头继续问道。

  曹老大的儿子摇头,“外地来的,我们并不认识。”

  苏明雪想了下问道,“当时他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和别人结伴?”

  “我接到消息赶过来时,我爹已经出事了,那个人就坐在桌子旁喝酒,当时......”男子努力回想着,忽然眼睛一亮。

  “我记得他离开时跟一个人打了个招呼。”

  “是谁?”

  大家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徽记的张三爷。”

  徽记?走了一个百里鸿又出现一个张三爷,看来是那个幕后之人了。

  捕快将人带走,围观的人见没热闹看就散了。

  一场风波过去,苏家人不明白曾经合作过的张三爷为什么要找苏家麻烦。

  苏明雪只说当初梨子的生意没跟徽记合作,他们可能怀恨在心,想要教训一下她。

  同时告诉家里人,以后行事小心一点,不要有被人利用的机会。

  回到家,苏明雪去找北铭轩,乔家果然是他派人找来的,对方改口也是因为他的原因。

  “子悠,等玥儿成了亲,咱们早点去京城吧。”她提议,想让对方把目光放自己身上,不要对付家人。

  北铭轩知道她担心什么,“雪儿,新来的知县是瑾瑜的师兄,今天的事即使咱们不出手闹到衙门,大哥也没事的。”

  “我知道,可是总这么防着也不是个事,不如我主动到京城去。”

  “行,听你的,等玥儿回了门,咱们就启程。”

  是该回去了。

  第三天郝玥儿出嫁,郝仁背着妹妹出门,承安伯老泪纵横,他刚认了没多久的闺女这就嫁人了,呜呜。

  行动自如的尧大少扶着新娘子上了花轿,跟苏家人,岳丈,大舅哥告别,然后翻身上马,意气风发的开始游街。

  知道他腿已经好的人其实并不多,他平时出门都是坐马车,和玥儿外出游玩增进感情,自然会找人少的地方,要不然玥儿会害羞不敢让他靠近。

  今日不少人看着他腿脚利索的上马,傻了眼,这腿是好了?什么时候的事?

  原本还同情可怜郝玥儿的人,改为羡慕,有的心里泛酸。

  现在尧家豪不但成了尧家的家主,大权在握,连腿疾都好了,早知如此,他们一定想办法和尧家接亲。

  可惜知道的晚了,被别人捷足先登。

本文标签:女朋友技术太好感受

上一篇:怎么判断下边是松是紧 一挺身冲破了那层障碍瑶

下一篇: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 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