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怎么按自己的小豆豆:又大又粗又硬起来了

2021-10-22 08:44: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老天要下雨这谁也挡不住。咱们的日子不好过,我想对面的日子跟咱一样。”

  也只能这般安慰自己了。

  “先别管人家了粮草吃喝了,咱也快断顿了,大雨阻

“老天要下雨这谁也挡不住。咱们的日子不好过,我想对面的日子跟咱一样。”

  也只能这般安慰自己了。

  “先别管人家了粮草吃喝了,咱也快断顿了,大雨阻隔,六哥这粮草还没送来呢!”楚泽元黑漆漆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因为大雨的关系,打猎也没法打了。要恢复也需要时间。”

  “可是咱们等不了。”徐文栋眉头皱成了川字,这可是个大问题。

  饥饿的阴云笼罩在他们的头顶。

  徐文栋想了想下令道,“这样粮食紧着点儿,一天两顿稀饭。再安排人以营地为圆心,向外寻找猎物。”

  “是!”

  结果不言而喻,连续的大雨人还躲呢!这动物也机灵着呢!

  中军帐内,愁云惨淡的,大家是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

  “诸位现在怎么办?你们别都看着我呀!”徐文栋目光扫过他们道。

  这谁也没办法啊!谁也变不出这么多粮食。

  “那个……这都过了十天了,陶国公这粮食也应该到了吧!”

  “这个不好说,这雨把路给冲断了,想送来也难!”

  “那山直接塌了一半,这一路从荆州走来,荒凉的很,要是在遇见天塌地陷的,这还得修桥铺路,把希望放在陶国公身上不行。”

  “咱还得自己想办法?”

  “这要如何想办法?不是一两个人吃饭问题。”

  “这连个人影都没有,要是有村寨……”

  “咋地你想抢不成。”徐文栋冷眼射过去,“军纪规定不许拿老百姓一粒米,小心军法伺候。”

  “国公爷,误会,误会,咱可以借,回头陶国公来了,咱加倍奉还。”

  “借也不行!”徐文栋严肃地看着他说道,“这种想法就不要冒头。”

  皇上整顿军纪那可不是嘴上说说,下狠手的。

  “末将说错话了,再也不敢了。”

  “野果子呢?酸涩咱也认了,只要能吃。”

  “现在是夏天,这有野果也是秋天,现在还小的可怜。”

  “娘的,许久没有饿肚子了,这滋味真不好受。”

  “这以前咱们挨饿的时候咋挺过来的。”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行了,别吊书袋了,想想办法。”徐文栋苦笑一声看着他们说道。

  “没有。”郭俊楠很干脆地说道,“现在只有勒紧裤腰带。”想了想说道,“徐国公,我想从现在开始,除了必要的值岗,操练就先停下来吧!得保存体力。”

  “嗯嗯!”徐文栋闻言点点头,“我立马下令。”

  徐文栋在心里嘀咕道:今年的天真是邪门儿,往年进入七、八月份雨水才多起来。这刚进入六月,就下这么大的雨,这雨大的如水泼似的。

  但这话不能宣之于口,连老天都帮着大燕,这不是说大燕不该亡吗?

  “都回去安抚兄弟们,危难时刻,大家再坚持,坚持。”徐文栋深沉的目光看向他们道。

  “徐国公放心吧!这点儿大家能忍,都撒出去找吃的了,希望有收获。”

  众将士齐齐站起来行礼后,退出了中军帐。

  “俊楠留一下。”徐文栋叫住了朝外走的郭俊楠。

  郭俊楠停下脚步,转身坐了回去,“你想问什么?”

  “老早就想问了,我有些奇怪,左都钰他们居然躲过了。”徐文栋好奇地看着郭俊楠问道。

  “这不奇怪,虽然大燕风雨飘摇中,但有本事的人也不少。”郭俊楠笑着说道,“左都钰能做到天下兵马大元帅,那是有能力的,不是草包。”

  “唉……咱还想着这大水先把左都钰给冲了才好呢!”徐文栋希冀地看着他道,双眸冒着绿光,真是强烈的希望。

  “这……”郭俊楠闻言看着他笑而不语。

  “傻蛋不在,不然咱也可以求援。”徐文栋非常遗憾地说道。

  “徐叔,就是傻蛋能送信,这路断了纵使本领再大,也难!除非他飞过来。”楚泽元黑亮的双眸看着他微微摇头道。

  “唉……”徐文栋一脸的烦躁,真是被困在这里动弹不得。

  “六一会不会走水路。”徐文栋突然双眸冒光看着他们说道。

  “黄河上有燕军的水师封锁,不太可能。”郭俊楠黑眸看着他实话实说道。

  “要是咱的水师在就好了。”徐文栋现在分外想念自家水师。

  “咱的水师攻打燕京城了,远水解不了近渴。”郭俊楠闭了闭眼看着他非常遗憾地说道。

  “唉……”徐文栋垂头丧气地看着他,“也不知道燕京城长生拿下了没有。”

  “长生要是拿下燕京城,这黄河边上的大军没了牵绊,如脱缰的野马,会更加肆无忌惮的。”郭俊楠忧心忡忡地看着他说道。

  都是聪明人,徐文栋一听就明白了,“那长生是围而不歼吗?”

  “对!”郭俊楠闻言点了点头。

  “希望左都钰早日收到燕京城的求援信。”徐文栋前所未有的期盼道。

  “国公爷,国公爷!”门外传来激动的声音道,“程将军猎到野味了。”

  “什么?”徐文栋站起来脚步匆匆地奔向大帐门口,挑开了帘子道,“在哪儿呢?”

  “徐国公,快来看,我们是大丰收。”程大奎提溜着硕大的田鼠走了过来,“看看,够肥的。”

  郭俊楠看着程大奎身后人人都提溜着一串田鼠,“你们这是把人家老鼠洞给掏了。”

  “对呀!咱们在去寻摸、寻摸,兴许就靠这田鼠解决粮草问题。”程大奎笑容满面的看着他说道。

  “这田鼠都死了,去将他们烧了。”徐文栋食指点点他们手中的田鼠说道。

  “哎!咱们烤着吃。”程大奎声音洪亮地说道。

  “大奎,我说的是将这些田鼠烧了,而不是让你烤着吃。”徐文栋黝黑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为什么呀?这可是田鼠肉!咱现在正缺粮呢!已经断顿了。”程大奎着急地看着他说道,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大奎,这田鼠不能吃,容易患上鼠疫。”徐文栋板着脸严肃地看着他说道。

  此言一出,哗啦一下围着程大奎的兵卒给吓得后退几步。

  “大奎你忘了咱们灭鼠来着。”徐文栋提醒他道。

  “可这老鼠和跟田鼠不一样吧!我那是饿极了,吃过田鼠。”程大奎挺直脊背看着他说道,“你看我没事。”

  “大奎你能把侥幸当做理所当然。”郭俊楠神色严峻地看着他说道,“万一得了鼠疫,对咱可是毁灭。”

  “这……”程大奎不舍的看着手里肥硕的田鼠,这可是肉啊!

  “大奎这是命令,立刻马上执行。”徐文栋毫不留情面地说道。

  “那好吧!”程大奎他们将手里的田鼠扔进了火堆里。

  眼睁睁的看着田鼠被烧的焦黑,刺鼻的烧焦的味道充斥在空气中,真地很难闻。

  楚泽元看着大家眼底是难掩失落,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篝火,有些人恨不得冲进火堆里将田鼠给扒拉出来。

  士气一直这么低迷可不太妙啊!现在最好粮食立马出现在面前,可这根本不太现实。

  楚泽元圆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忽然眼前一亮,激动地看着程大奎道,“大奎,大奎,这田鼠哪里抓的。”

  “我们走了好远,在野岭上发现乱窜的它们,费劲儿抓着它们的。”程大奎有些沮丧地说道。

  郭俊楠目光落在楚泽元身上,奇怪他问这么详细做什么?这肯定有问题,仔细想了想,突然一拍大腿道,“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怎么了?俊楠你忘了啥了?”徐文栋紧张地看着他说道。

  “文栋兄,你忘了当年粮草紧张,咱抓田鼠的时候,发现它们洞里藏的粮食的吗?”郭俊楠兴奋的满脸通红地看着他说道。

  “哎呀!”徐文栋一拍额头道,“想起来了。”突然又摇头道,“不对,这没有人烟谁种粮食啊!”一下子情绪又跌到了谷底。

  “有野生的。”楚泽元双眸放光的看着他们说道,努努嘴道,“看那田鼠肥的,肯定吃的不错。”

  “不管有没有咱拿上铁钳去挖挖田鼠洞就知道了。”郭俊楠积极地说道,看着程大奎他们道,“都别愣着了,拿上铁钳,带路。”

  “哎!”程大奎嗷的一嗓子,看着兄弟们道,“抄家伙。”带着人下去了。

  “这家伙不知道的还以为去打架呢!”郭俊楠闻言摇头失笑道。

  “这要是能从田鼠洞里掏出粮食来,那可真是太棒了。”徐文栋激动地搓搓手道。

  “文栋兄别高兴的太早了,咱们这么多人,掏出多少粮食,感觉都不够咱吃的。”郭俊楠提醒他道,别希望太高了。

就在徐文栋他们抄家伙打算挖田鼠洞的时候,黄河北岸的左都钰也是愁云惨淡,他们同样遭受到了粮草危机。

 文学


  “大帅,咱这粮草撑不下去了。”

  “还能撑几天?”左都钰紧皱着眉头看着他说道。

  “最多十天。”

  “还好我已经安排人下去找粮食了。”左都钰庆幸地说道。

  “大帅,不是咱泼冷水,这都没有人烟,哪里来的粮草。”

  “即便有人烟,有粮草,老百姓知道咱来了,挑着家当都躲山里了,别想征集粮草。”

  “都是这该死的雨,下个不停,不然早炸了河堤,淹死他们了。”

  “别骂老天,现在水大,淹起来范围更大,对咱更有利。”

  “让我看,还是向京城求援,调拨粮草吧!”

  左都钰能不知道吗?从京城调拨粮草是最好的,可是不行啊!他们将粮草调来了,京城燕帝他们吃什么?临行时太尉就告诉他们粮草只有这么多,剩下的自行解决。

  真是左右为难!左都钰开口道,“等派出去的征粮队回来再议吧!”

  “那老百姓藏粮食上山呢?”

  “这还不简单,要命还是要粮食他们选呗!”左都钰紧攥着拳头,下定决心道。

  “大帅,早该这样了,那些个刁民不杀他们,不知道咱的厉害。”

  “把粮食献出来,是应当应分的,爷给他们的机会。”

  “就是,别不知好歹,敬酒不吃吃罚酒。”

  “报!找到粮食了,找到粮食了。”

  “呀!这太好了。”中军帐将士们齐齐站起来,高兴地说道,“走走走,抄家伙,咱们征粮去!”

  *

  “能弄多少算多少!”徐文栋平复自己激动的情绪看着他说道,找些事做,不至于胡思乱想。

  徐文栋视线落在楚泽元身上好奇地问道,“太子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爹爹讲过。”楚泽元黑亮的双眸看着他们笑道。

  徐文栋看着拎着铁锨程大奎他们道,“走……”

  程大奎带着他们去野岭子上掏田鼠洞。

  走了将近一天的路程,到了程大奎抓田鼠的野岭。

  “这里够平坦宽敞的,地势又高,所以没淹了。”郭俊楠砸吧了下嘴。

  徐文栋挠挠下巴道,“这田鼠比咱还会找地方。”

  “趋吉避凶是动物的天性。”楚泽元点漆黑亮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这燕子安家总在房檐下,就是因为不会风吹雨打。”

  “对!”徐文栋和郭俊楠笑着点头道。

  “挖到了。”程大奎高兴地双手捧着小麦蹬蹬跑到他们三人面前,“看看!”

  原来楚泽元他们三人闲聊的时候,程大奎带着人已经开始掏田鼠洞了。

  而且很快就有收获了。

  “大有可为。”徐文栋高兴地说道。

  程大奎将手中的麦子分给了他们三人,转身接着去掏田鼠洞。

  “这麦子真好看,麦粒饱满,一粒是一粒的。”徐文栋伸手捏了一粒,揉搓着将裹在麦粒上的壳给搓没了,直接放嘴里嚼吧嚼吧!

  “文栋兄,这个脏。”郭俊楠看着他赶紧说道。

  “我把外壳给剥了。”徐文栋笑呵呵地说道,“以前饿肚子的时候也没想啊!现在居然这么想麦子。”低头闻闻手中的麦子,“这味道真好闻。”

  “呵呵……”楚泽元笑容如天上的阳光一般灿烂,忽然想起来道,“这些麦子不能吃。”

  “为什么?”徐文栋黑眸看着他着急地说道,“这田鼠不能吃,田鼠洞里的粮食洗洗干净了可以吃的。”

  “徐叔误会我了。”楚泽元杏眸看着慌里慌张的徐文栋笑道,“我是说这麦子是很好的麦种。”

  “什么意思?咱没有麦种吗?还用得着它们。”郭俊楠举了举手中的麦子道。

  “这个是野生的,麦粒饱满,和咱的麦种杂交了,种出来的粮食能提高亩产。”楚泽元兴奋地双眸冒着绿光看着他们说道。

  “提高亩产是弟妹心心念念的种子对吗?”郭俊楠忽然想起来道,“老是听长生提及。”

  “对,是师父正在研究的。”楚泽元高兴的跟个孩子似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那个太子,别高兴的太早了,咱还饿着肚子呢!”徐文栋食指点点手里的麦子道,“这有可能是救命粮。”

  “呃……”楚泽元被堵的一时语塞,看着挖田鼠洞挖的正起劲儿的程大奎他们道,“先看看能挖出来多少吧!”态度坚决地说道,“多的话,可得给我留麦种。”

  “这是当然了。”徐文栋欣然应允道。

  “哦!”楚泽元他们看着堆积如山的粮食,嘴巴张的能塞下颗鸡蛋。

  “哟!麦子,大豆,绿豆、高粱还有粟,品种还挺齐全的。”郭俊楠满脸笑容地看着他们说道。

  “这田鼠说只要能吃的就往田鼠洞里拖,自然就是什么都有了。”楚泽元看着堆积如山的粮食这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然而这田鼠洞还是没有掏完的成果,不知道挖完了,会是个怎样的结果。

  楚泽元现在非常的期待了。

  “除了麦种,其他种子也要留吗?”徐文栋目光落在楚泽元那笑容就落下的脸上道。

  “当然,都留,都留,师父肯定高兴坏了。”楚泽元兴奋的手舞足蹈地看着粮食傻笑道。

  “大少爷这如获至宝的样子,它们就那么重要。”郭俊楠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问道,“咱种出来的种子也是颗粒饱满,怎么就不行了,非得野生的。”

  “这个具体是师父研究的,我只能说野生的好。”楚泽元想了想看着他们说道。

  “行吧!弟妹说是啥就是啥吧!人家在这方面是行家里手,咱都得听她的。”郭俊楠眉眼带笑看着他们说道。

  “这田鼠洞居然没有被淹,真是奇怪。”徐文栋惊讶地看着还在埋头挖田鼠洞。

  “这里地势倒是普通,只不过东侧有鸿沟,多少水也能装的下。且有坡度,所以存不住水。这田鼠洞就保全了。”郭俊楠食指环着四周指了指道。

  徐文栋环顾了一下笑着说道,“反正有解决了吃饭这头等大事,管他怎么样呢?”

  “文栋兄,这扛不了几天的,还是僧多粥少。”郭俊楠深吸一口气道,“还是得六一尽快的送来粮草。”

  “嗯嗯!”楚泽元忙不迭地点头道,信心十足的说道,“我相信六哥很快会来的。”

  “你倒是有信心。”徐文栋轻笑着摇头道,“在六一没来之前这些粮食咱们省着吃,一天一顿稀饭。”

  “嗯!”郭俊楠闻言点头附和。

  在掏完田鼠洞的五天后,徐文栋他们终于看到了陶六一的送粮队。

  徐文栋他们一路小跑迎了上去,“六一你们这是。”他看着山路上连绵的队伍。

  “路被大雨冲断了,马儿和车队都过不来,我们只好给你们背过来了。”陶六一直起身子憨憨的笑了笑拍着后背上的粮食道,“怎么样没断顿吧!”

  “六哥你们走了几天?”楚泽元关心地看着他问道,说着上手要卸下他背上的背篓。

  “别别别,这一卸就散了。”陶六一躲过楚泽元的双手道。

  徐文栋回头看着跟来的人道,“快回去叫兄弟们来帮忙。”

  “卑职遵命。”他们赶紧向营地跑去。

  “现在可以卸下来了吧!一会儿兄弟们抬过去。”楚泽元上手扶着他的背篓道。

  “六一卸下来吧!”郭俊楠也开口道。

  “那好吧!”陶六一笑着应道,微微转着身子看着身后不远处的手下道,“向后传,卸下粮食,原地待命。”

  “是!”一个个向后传,“卸下粮食,原地待命。”

  楚泽元和郭俊楠两人上手帮陶六一身上的背篓卸了下来,“六一你这背了多少粮食,这么沉。”

  “哦!四百多斤吧!”陶六一揉了揉自己的肩膀道。

  “六哥,你这肩膀都勒出深深的印了。”楚泽元指着他肩膀道。

  “没事,过两天就好了。”陶六一毫不在乎地说道。

  “六哥你这走了几天。”楚泽元有些心疼地看着他的肩膀说道,短时间可勒不出来。

  “哦!十来天吧!”陶六一闻言一愣,随即说道,“这点儿重量小意思,五六百斤的石鼎咱轻松的都举了起来。”

  “我的天,你可真是,多叫几个兄弟不就得了,干嘛自己背那么多。”郭俊楠闻言数落他道。

  “我这不是想多背点儿,怕饿着你们吗?再说了这路,还得修些日子。”陶六一憨厚的脸上浮起笑意看着他们说道。

  “路上损毁的厉害吗?”徐文栋关心地问道。

  “厉害,连日来的大雨爆发山洪,有的荒山把山都削了一半。”陶六一心有余悸地说道,“你们怎么样?没有损失吧!”

  “没有,没有。”徐文栋闻言微微摇头道,“我们也看见山洪爆发和泥石流,幸亏早早的将营地驻扎在高处。”

  陶六一关心地看着他们问道,“怎么样?没饿着吧!”

  “没有,我们又掏田鼠洞来着。”楚泽元快人快语地说道,“这一次掏出来的粮食多,带回去给师父研究。”

  还说没饿着,这都掏田鼠洞了肯定断粮多天了。陶六一在心里腹诽道。

本文标签:怎么按自己的小豆豆

上一篇:男宠被迫夹玉势憋尿:两腿大张捆绑玉势调教

下一篇: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坐在他头上舌头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