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坐在他头上舌头高潮

2021-10-22 08:48: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姜有金道:“不对啊!这人竟然知道飞云马?”

  说话间,战刀向后一挥,砍断了一名兵卒的头颅,刀势不减,把另一名兵卒的肩膀砍伤。

  知府看着街上的杀戮,听着远处的哭嚎

姜有金道:“不对啊!这人竟然知道飞云马?”

  说话间,战刀向后一挥,砍断了一名兵卒的头颅,刀势不减,把另一名兵卒的肩膀砍伤。

  知府看着街上的杀戮,听着远处的哭嚎,终于叫出了声:“这是城破了,还是要灭国了?

  当街打打杀杀,这些人眼中还有朝廷,还有......唔唔!”

  同知捂住了知府的嘴,“别喊,没有城破,皇上还在金陵呢!大人可不能乱说啊!”

  衙役班头问:“当街作乱,这世道要乱了吗?”

  “呸!你怎也满嘴胡吣,好着呢!朝廷,百姓都好着呢!”同知睁眼说瞎话。

  知府扒开同知的手,“这是逼着北平郡王谋反吗?”

  同知双手乱摆,“不是,不是!大人呐!朝中大人的事儿,咱哪能看得明白?”

  衙役班头接话道:“那这不是神仙打架,咱们这些小鬼遭殃嘛!”

  知府眯眼道:“朝中大人?有人想要剪除太子羽翼,或是想趁机逼北平郡王谋反,好一次灭了李家!

  而北平郡王府上,你看那位王妃,这是故意要在江南大开杀戒。”

  同知身子一抖,“只有十四骑,一名妇人,一名孩童,剩下十二骑啊!

  若是北地铁骑到了江南,大人想想,江南会是何种境地?”

  知府看向拼杀的少年郎,低声道:“李郡王为太子谋划良多。

  他们是要在江南留下威名,留下这些尸首,让江南知道他们的狠绝。”

  同知却不这样想,姜王妃或许是想留下威名,但不一定是为了太子。

  今日之事,若无太子首肯,乔家,辛家如何能联手一处?

  或许李郡王真有谋反之心。

  有了今日的杀戮,等到李郡王起兵那一日,不用铁骑踏遍江南,这里的百姓就会跪俯在李郡王脚下。

  这里的士族会捧着金银,只求不像这一地尸首,成了骑兵狂欢杀戮的对象。

  衙役班头小声与衙役说:“大人们真够能想的,这些兵卒明显是杀人来了。

  人家要是不还手,难道任由这帮守备军杀死?”

  衙役附和道:“那是,你要杀我,我不拼命,还对杀我的人手下留情吗?”

  “小心!”

  只听骑兵们厉声大喊,衙役班头往前跑了两步。

  只见一枚弩箭,擦着少年的肩胛骨飞过。

  王妃的马前,有几个穿着府兵衣裳,手拿弯刀的壮汉,已经把王妃围困在了中间。

  “不对啊!弯刀......大人,哎呦大人呀!用弯刀,弯刀!”衙役班头急得不知该怎样表达了。

  此时姜婉宁的战刀被架住,想要扯刀,对方的弯刀已经到了眼前。

  “云妹!”十一对着母亲的战马喊。

  战马前蹄突然跪地,弯刀擦着头顶,斩落了姜婉宁的发髻。

  “娘!”十一催马要去救母,却被家将们围着不能过去。

  “小王爷护好自己,莫要让王妃分心。”家将警告十一。

  姜婉宁滚下马,喊了一声云妹,用上身法躲避攻击。

  云妹嘶鸣一声,前蹄腾空,踢翻了一匹军马,跃起向前,踏步转身,再度跃起,又踢翻一匹军马,奔跑着去接主人。

  “娘的!这是什么破马!”

  姜婉宁听到,那人用胡语在骂战马。

  姜有金带着姜家家将冲了上去,“主子,要不要留活口!”

  知府提着衣摆,靴子踩在血水中,不顾一切跑来,“留活口,留证据啊!”

  衙役推了一下班头,“头儿,大人跑了。”

  衙役班头大声赞道:“大人有种!”

  同知木呆呆的看着知府,耳中全是知府跑在血水中,啪嗒啪嗒的声响。

  “兄弟们,护好大人啊!”衙役班头抽出大片刀,喊着冲了出去。

  十一被护着向前,李家家将发出响箭。

  姜有金几乎同时发出了响箭。

  知府看向天空,红色烟花相继在天空炸开,这是烟花吗?

  “留活口!”同知也赶了上来。

  衙役班头喊着:“知府大人再此,都不准动,知府大人再此!”

  “住手,住手!”知府这才想起喊话。

  同知跟着大喊:“都住手,住手!”

  姜有金看了知府一眼,再次发出响箭,这次炸开的是绿色烟雾。

  姜婉宁骑马撞开,丢了弓的弓箭手。

  守备府兵给知府大人让开路,家将们已经护在姜婉宁和十一周围。

  那几名拿弯刀的,被斩杀了三个,两个重伤,一个被战马踩在脚下。

  同知看向郡王府护卫,十二人身上都带了伤,但还是一身的彪悍之气。

  看样子像是还能血战一场。

  “不知何人当街作乱?”知府大人抖着声音问。

  姜婉宁拿出玉牌,“北平郡王妃!”

  知府心中暗暗后悔,问错话了!怎地郡王妃承认如此痛快?

  衙役跟着跑来,护在知府周围,知府说是作乱了,这些人怎么不下马?

  知府仰头看去,见识过这帮杀胚的本事后,他就算是知府,哪敢让这些人下马。

  “呃...本府接到消息,王妃今日才会启程,此地距离金陵一日路程,王妃怎会出现在此处?”

  知府声音在发抖,他不是在责问王妃,是必须把自己摘出来。

  姜婉宁笑着道:“本王妃想早一点离开金陵。”

  同知心头一震,刚刚如罗刹女一般的妇人,竟能在杀戮之后,露出明媚的笑容!

  “王妃......王妃突然来此,杀了守备兵卒,究竟要做什么?”

  知府大人用最怂的语气,问出了最不能问的话。

  姜婉宁反问:“我来此地游玩,本要先去知府衙门,怎知会被府兵拦截。

  我一个妇人,带着小儿,只有几名护卫,能做什么?不过自保而已!”

  知府无语了,您杀的血流成河,府兵尸体堆叠了,还是自保?

  那您若是成心屠杀,会是什么样啊?

  反驳的话,知府却说不出来,府兵镇守府城,无战事不得穿甲胄,带兵器入城。

  王妃带孩子来玩,又不是攻打府城来了,府兵完全没道理,上来对着王妃进行围剿。

  “王妃不该大开杀戒啊!”同知顿首道。

  姜婉宁反问:“他们上来就要杀我,大人的意思是,让我站着等死?”

知府哑口无言,他怎敢让王妃等死,他死了,王妃也不能死啊!

 文学


  十一怒问:“为何府兵会对我和母妃出手,为何府兵会知道,我和母妃来了江州城?”

  为何?城外码头船只相撞,就是拦截你们母子啊!

  同知内心发苦,本来知府若是升迁,他还有希望做一任知府。

  如今看来,仕途全完了,完了啊!

  姜婉宁柔声道:“知府大人,府兵中混入胡掳,大人要赶紧上报朝廷。

  本王妃遇袭是小,圣上在金陵行宫,圣上的安危才是大事!”

  同知看向天空,细雨还在下着,随着王妃这句话,乌云后有阳光崩出,似是要雨过天晴了。

  知府身子一震,对啊!不是追究谁作乱的时候,先戴罪立功,莫要丢了乌纱才好。

  “把这些人......”知府想说都给我绑了,可穿着府兵军服的兵卒太多,看看几个单薄的衙役,“把他们带回府衙审问。”

  衙役班头正冲李猛竖大拇指,低声吹捧着,“你们可真厉害,十几个人还能摆阵!”

  衙役拉了他一下,班头立马正色喊道:“把裤腰带都解下来上缴,提着裤子跟我们走。”

  李猛笑着夸了一句,“你还真有办法。”

  衙役班头得意了,那是,他的衙役本事可是祖传的。

  姜婉宁去了知府衙门等着,傍晚时分,谷满仓带人回来,小声禀告,该清理的都清理干净了。

  随后,姜有银带人回来,八人都带了伤,可见辛家不容易拿下。

  “幸不辱命!”姜有银笑着回禀,牙花子上还渗着血。

  姜婉宁道:“有银大哥辛苦了,府衙请了大夫,快带兄弟们过去诊治吧!”

  这天后半夜,姜婉宁在江州遇袭的消息传到了金陵。

  次日一早,皇后也接到了消息。

  李皇后闭眼逼回了泪水,“请太子过来一趟。”

  丁嬷嬷觉得心冷了,姜王妃遇袭之事,若无太子默许,说破天去,丁嬷嬷也是不信的。

  只是太子来了,会承认吗?

  李皇后没问太子为何如此,也没问太子究竟参与了多少。

  她告诉太子,若是你舅父要谋反,你早就没命了。

  若没有你舅父,你早死在皇陵行宫了。

  或许能活着,但你此生别想出皇陵行宫一步。

  太子梗着脖子道:“母后把李郡王捧得太高了,没有李郡王又如何?

  杨贵妃还是会死,二哥和四哥没了依靠,能撑几时?

  是母后在太后面前尽孝,儿子有太后偏疼,有嫡出的身份。

  这才名正言顺的成了储君,与舅父何干?”

  李皇后笑了,“原来太子是这样想啊!也罢!以后太子凭本事,凭嫡出身份吧!

  本宫无能,帮不了太子,李家更是多余,帮不上忙,就不给太子添乱了。”

  太子噗通一声跪下,“母后,要为舅父与儿子生分吗?”

  “本宫怎会与昇儿生分?你是本宫的皇儿啊!”李皇后道:“皇儿长大了,有本事了,母后正好能歇歇。”

  “母后,儿子错了!”太子伏地哀求。

  李皇后摇头,“你没有错,你并不知错在何处,回去吧!本宫累了!”

  天下大事,皇上往往是知道最晚的一个。

  不是有人瞒着他,是皇上不想管,更不想听。

  皇上听说惠妃晕倒,去了惠妃宫里,才得知江州之事。

  “辛家被灭门了?江州守备死了?江州漕运衙门四位官员被杀?”

  皇上喃喃重复着听来的消息,反问一串无人回答。

  惠妃怀着身子,昏迷刚醒,哭的肝肠寸断,看来是不能说话了。

  皇上看着常广,“是胡人打来江南了?不能吧!”

  常广就不明白了,他一个太监都听明白了,是有人要击杀姜王妃和李小王爷。

  至于其他人的死,定是有人浑水摸鱼呗!

  “皇上,有人在江州袭击李郡王家眷!”常广提醒重点。

  皇上问:“袭击姜氏?疯了吧!惹姜氏作甚?”

  惹了那泼妇,她不得来宫里找朕闹啊!

  常广明白了,皇上又不想接受现实。

  “皇上,说是府兵好几百人,袭击郡王妃母子啊!”

  皇上看了常广,“他们袭击姜氏母子作甚?还有那些官,也是府兵杀的?”

  常广摇头,“奴才不知道啊!”

  惠妃挣扎着起身,挺着大肚子,搂住皇上哭求,“求圣上为臣妾做主啊!臣妾没有了父母,如今连叔父一家也......”

  常广留心看了一眼惠妃。

  皇上说过,惠妃哭起来最美,倔强中带着娇柔,眼泪像珍珠般滚落,大颗大颗的,泪珠晶莹,如海棠凝露。

  可今日的惠妃......常广心里暗道,哭的漂亮时,为的是撒娇。

  真伤心时,哪里管得了哭得美不美?

  瞧瞧这份卖力哟!涕泪横流,皇上的龙袍上全是鼻涕喽!

  皇上果然不耐烦了,这种泼妇闹事儿一般的哭法,最让人心烦气躁。

  “好了,朕会为爱妃做主,你怀着身子,莫要悲伤太过。”勉强安慰两句,皇上受不住了,大声喊:“嬷嬷呢?”

  惠妃的嬷嬷忙上来,把惠妃扶住,低声哄着,架着惠妃进了内室。

  皇上低头看看湿哒哒的胸口,冲着常广发火道:“还愣着,快给朕更衣!”

  常广赶紧让人出拿衣裳,皇上的常服,每个妃子宫里都有两套。

  换了衣裳,皇上站起身要走,常广小声提醒,“要不要去皇后宫里问问?”

  皇上扶额,文硕说的对啊!女人多了不是艳福。

  瞧瞧这些女人多少麻烦事儿!

  太子还在皇后宫里,小意伺候着皇后,想求得母后原谅。

  皇上看了一眼悲伤的太子,以为他是为舅母难过,心里满意不少。

  坐下与皇后说起江州之事,帝后对视,看到对方眼中皆有迷茫。

  “江州府兵为何要对王妃出手?”李皇后问皇上。

  这一点说不通啊!府兵换了衣裳,扮成水匪岂不是更好?

  皇上问皇后:“是啊!府兵疯了不成?姜氏为何提前离开?为何去了江州?”

  李皇后能解答皇上的问题,“府兵有守备将军带领,是依令行事。

  至于姜王妃先走一步,大概心血来潮,想回程时逛一逛江南吧!”

  皇上点头,女人做事哪有道理可言,想去逛街便去了,不需要理由。

  “谁给府兵下令围攻姜氏?”皇上又问。

本文标签: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上一篇:怎么按自己的小豆豆:又大又粗又硬起来了

下一篇:刮伦小说500目录: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