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2021-10-22 09:00: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秀子,事态发展变化多端,难以预料,不到最后一刻,不能及早下定义。

  我们今晚全力以赴,一定要保护好四娘和青山的人身安全,更要当场抓获这两个贼人。”

  正所谓

“秀子,事态发展变化多端,难以预料,不到最后一刻,不能及早下定义。

  我们今晚全力以赴,一定要保护好四娘和青山的人身安全,更要当场抓获这两个贼人。”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这两只倒霉的螳螂,身后却跟着十几只黄雀就等着他自投罗网。

  “大人,今晚来的这两个贼人,看来是直奔这二人而来。是不是寻仇的杀手到了?”

  “我们奉颜守备之令,已在这里蹲守了二十几天了,今天看来就要收网了。

  你看他们的行踪,他们的衣着,还有这肃杀的氛围,看来是杀手无疑。告诉后面的兄弟,勿必要保护好他们二人,还要将贼人一并抓获,要留活口。”

  这两个倒霉的螳螂,一直忍到夜深人静,半夜三更的时候,觉得到了杀人劫货的时刻了。

  一高一低的两个贼人悄悄来到这间房子的窗户下,先紧了紧蒙面布,用刀尖挑开了窗户,点着了手里的迷香插进了窗子。

  殊不知房间里早已潜进了人,弄灭了迷香,并悄悄转移了被点了睡穴的青山与四娘。

  这会儿睡在床上的是两个草人,床边、门背后,以及门外的关键点位上都布几大高手。

  这两个人悄悄用刀尖弄开了门,蹑手蹑脚的进去,准备好了刺杀的道具、动作,就要抬手往下刺的那个瞬间,被床边站着的两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又狠点了哑穴。

  另两个人拿着提前准备好的绳子,快速的把他们绑了一个结结实实,然后扛上了肩,扔进了外面的马车里。

  这两个杀手刚才还只想着杀人,却不料被人所擒。被扔进马车里的他们动弹不得,还被捆上了绳索,给自己失手时准备好的毒药还揣在身上,看来不能力求速死了。

  他们十个人在幕僚的指挥下,八个人跟他压着马车回京城复命,留下两个人,搬回青山二人。

  为防范奸人贼心不死,备有后手,这二人在此留住一些时日,继续保护二人,确保万无一失。

  念飞坊主和秀子,就在远处的一棵大树上窥探着这一切,也不知道凶手的身手如何,就被当场快速的擒获,这高手出手,的确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看着他们将人带离了这里,回去复命了,而且还留下了两人继续保护着青山二人,这里也不需要他们了。

  念飞坊主要跟着这些人一起回京城, 暗中保护凶手,防止坏人杀人灭口。

  一路上,他们快速赶路,走到驿站,没有停歇。换好了马匹,买了一些干粮,带足了水袋,就又赶着上路了。

  一天半之后,他们安然无恙的进入了京城的城门。没有发生念飞坊主所担心的事情,她们尾随其后,亲眼看到马车上的人被带进了守备府,她们悬着的一颗心才放进了肚子。

  这消息也很快的传进了右丞相府,带回这消息的是监督他二人执行命令的右丞相手下。

  此刻的右丞相,正在监督几个织男,用府里男仆人剃下来的长发,捡那些光泽度强的,发质好的长发,准备给太上皇做一头假头发。

  这种发套戴上去之后,那种长长的像瀑布一样的黑发,又浓又密的垂下来,然后还要能在头顶上梳出发型来,就像太上皇往昔的真发一样。

  用真发制作假发是一项很麻烦的事情,一般人做不了,这些织男们已经练了二十几天的时间了。他们需要将假发一根根钩织在网底上,再打结固定好。今晚,这项浩大的工程马上就要完结了。

  右丞相乐呵呵的看着他们手里的假发套上就要完工了,想象着到时自己如何讨得太上皇的欢心,想的是眉飞色舞······

  恰在他得意洋洋的时候,管家飞奔来报,去臻道郡的颜启回来了。

  右丞相乐呵呵的说,“今晚这个烛火是爆了又爆,结了又结,看来这个喜事就应验在这个发套,和大仇得报上了。这不,颜启得手归来了。”

  右丞相喜的直搓手,但看着管家的那贼眉鼠眼的表情,她高兴的表情瞬间凝凝滞在脸上了。

  不对呀,这颜启要是得手,这管家不是这副提心吊胆、失魂落魄的表情啊?

  真是破坏了我的好心情,右丞相气急败坏的问道:

  “快说!如此哭丧着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那管家看到自己的主人疾言厉色,立马跪下回话,她带上了几几分哭腔:

  “主人······那对号称两剑封喉的姐妹失手了,一进屋就被埋伏在里面的人逮住了,根本就没有挨近罗刹女仇人的机会。”

  右丞相惊问道:

  “失手了?我们和她们定的失手自毙的协议,她们执行了吗?”

  “大人,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她们被迅速控制,根本没有来得及吃下毒药。就被直接控制住,捆进了马车,带回了京城,然后交给了颜守备。”

  这位右丞相,她高兴的时候直搓手,着急担心的时候也是忙搓手。因此,背后人都送了他一个“搓手丞相”的外号。

  此刻,她着急的边搓手,边踱着步,喃喃自语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下如何是好?”

  她走过去,提起管家的衣领问道,“这两个杀手是谁找的?和他们直接联系的是谁?”

  那位管家用手指着自己的额头说,“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奴才去办的。“

  “蠢材,真是一个蠢材,不是让你‘假以他手’去找杀手的吗?”

  “主人,我们和他签的可是失手自毙的协议。签这种协议,我们出的价格是杀手雇佣行业里最高的价。

  这价格,不仅付了他本人的人命价,还有身后坊中亲人的赡养费。这高昂的费用我们在雇佣时就付了一半,另一半在雇佣监督第三方手里,不管这两姐妹成功与否,这第三方都会执行另一半的价钱,就是把它交给本人,或者本人已经身亡后,交给他的亲人。

  而且,签这种协议的时候,我们必须和盘托出所杀之人和雇佣之人的关系。若有隐瞒,他们会阴奉阳违的签下协议,而又会将我们告发官府。”

右丞相玉茭听了她的汇报,沮丧的说:

 文学


  “听你这么一说,想要找个背锅的是不可能的了。”

  这位管家,无情的回到:

  “是的,主人。像花头掌柜这样容易甩锅的机会太少了,这次我们可是要——行到水穷处了。”

  行到水穷处,行到水穷处······右丞相玉茭别一边在正堂里踱步,一边重复着管家说的话,猛的她站住脚,回过头来对她说:“有什么可怕的?行到水穷处,我就弃船登山,翻过这座山就走进了新的世界。”

  她的管家问:“如何登山?”

  右丞相玉茭的眼睛长久的盯着远处的一点看,顿悟到:“先前听你说过,玉润凤子的封地里那个风铃坊主,曾经派人偷偷的联系过你?

  说是大凤子在他的封地,和那个贱男人鸣竹在搞什么不可告人的小动作······我当时忙着对付他新开的酒楼,没有顾得上管这事。”

  “是的,大人。风铃坊主还说她们被大凤子派的人严密监视着,好不容易才偷跑出来给我们递消息来的。”

  “现在我们就需要她们的相助,你带上坊里两个精干、机灵的坊丁,去西郊封地走一趟,勿必要接应那位坊主出来,一定不要打草惊蛇。”

  那位管家略一思忖,就想到了一个主意,“主人,我有了一个好办法,我去的时候带上和风铃坊主长相相似的一个女人,悄悄的换那个坊主出来,然后让顶替坊主,借口生病,卧病在床几日。这样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

  “这个办法好,今晚必须就办到。你快速办好之后,带他回坊。我有太上皇赏的令牌,可以随时进宫。无论如何,我都要在天明之前见到太上皇。”

  最后,她的眼神欣喜的落在那个即将完工发套上。

  右丞相玉茭的管家带着几个手下人,在夜色的掩映下,像魔鬼一样摸进了玉润凤子的西郊封地......

  而正堂里的这些织男们,正在飞针引发,把一根根发丝勾嵌、盘绕在发套上......

  右丞相玉茭就在正堂,看似在盯着这些男人的活计,实则在心里计划着下一步的行动步伐。

  她身边的第一得宠夫郎,给她端茶递水的伺候着,她心情烦躁,嫌他出出进进的烦扰不堪,训斥他出去待着。

  刚打发走他,就听到远处的脚步声传来,仿佛听到管家的声音——难道是得手了?

  她喃喃自语:赶走这个贱男人,果然就得了好消息。

  她何时立迎在正堂门口过?这个时候,她满含喜悦之情迎来了几人,其中果然就有一个陌生女人的脸孔。

  这位管家一进门,就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要叙述办事经过,想要格外表功,被右丞相挥手拦住了,“记你大功一件,此刻就待在正堂,监督他们收口。”

  接着又对着陌生女人挥手道,“你跟我进密室。”

  来人正是西郊封地试图逃了几个月,今晚被搭救成功的风铃坊主,她格外激动,像是重生一般。看着右丞相这急切又严肃的态度,她大感有望了。

  玉茭将来人带进了密室,两人密议一一会儿,玉茭越听越来劲,觉得这女人就是老天派来拯救自己的天神,这么多事,只要拣一件事告诉太上皇,都能要了那个贱男人鸣竹的命,乃至都会将女皇拉下马,何况是这么多事?

  等着瞧吧!今夜发生的大事将辉煌载入玉颜国的历史之中,本大人力挽狂澜,在拯救失陷与贱男人之手的女尊国之路上大踏步前进!

  她带了风铃坊主、自己的管家,举着做好的发套,在众坊丁的保护下,浩浩荡荡地奔向了皇宫。

  狐假虎威的管家举着太上皇赐予玉茭随时可以通行的金牌令,不可一世的在宫门守卫眼前一晃,就收了起来,不耐烦的等待请入。

  皇城守卫统领颜悦恰好看到这一幕,她自降身份,甘愿当右丞相的开路先锋,一路将他们几人带到了太上皇的寝宫之后,她又退守在城门。

  时间已经很晚了 ,太上皇还未就寝。她和自己的九个宠郎被“夜袭”之后,就开启了猫头鹰行动模式。

  被剃光头发、刮完眉毛之后,他成了见不得人的女鬼,只能昼伏夜出。大白天宫门紧闭,睡上一整天,晚上才在自己的寝宫自由出入。

  手眼通天的右丞相,显然是知道太上皇的行动轨迹,所以才在夜深人静之时,选择了入宫求见。

  此刻,她也不甘寂寞,叫了几位夫郎陪在身边。给她唱个家乡小曲解解闷,有的给她跳段坊间舞蹈舒舒怀,有的就坐在她身边给她秀个香囊博博开心······

  手眼通天的右丞相,显然是知道太上皇的行动轨迹,所以才在夜深人静之时,选择了入宫求见。

  伺候在她身边的人也分成了两拨,一拨白天睡觉,一拨晚上值班,所以不管是白天黑夜,她的身边总有人伺候着。

  这个时候,她的贴身掌事官禀报:“右丞相大人求见!”

  右丞相来了?

  太上皇腹诽道:自从出事以来,她隔三差五的就派人送来滋养头发的各地偏方。自己从未前来请安,孤深知是她不想置自己于尴尬的境地,这次来是有非见不可的事情了?

  太上皇的心里不安起来,遂喊到,“快点请他进来!”

  右丞相玉茭带着风铃坊主和自己的管家进了太上皇的寝宫大殿,这时候的太上皇正在凤塌上就坐。

  右丞相玉茭也在心里摹画过太上皇被夜袭之后的样子,可是亲眼看到还是令她骇然,她竭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不露一点惊异之色。

  她接过管家手里的盒子,托在手里,一步步走近太上皇之后,跪了下去,郑重的说道,“太上皇,我给您送来了一顶好东西,有了这个,您不用再昼伏夜出了。您又可以像以前一样自由出入,不怕别人见到你的样子了。”

  太上皇惊喜的问:

  “什么东西能让孤恢复如初?你的这个盒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玉茭回到,“您自己打开看看吧!”

本文标签: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

上一篇:500篇欲乱小说少妇:国产清纯美女遭强到高潮

下一篇:边走边吮她的花蒂:高H肉辣文公交车系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