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他用嘴巴含着我奶头吸

2021-10-22 09:09: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现在完全可以确定了,他不是景天明的儿子,就是神家那个已经死了的人!”

  他颤抖着把这个结论给说了出来。

  因为,如果不是对军事这一块了如指掌,普通人,是绝

“我现在完全可以确定了,他不是景天明的儿子,就是神家那个已经死了的人!”

  他颤抖着把这个结论给说了出来。

  因为,如果不是对军事这一块了如指掌,普通人,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就破坏他们这些东西的。

  这个人眼中露出了一丝怨恨和凶光,开始在这个监控上疯狂的截屏,准备将这一幕发送出去,让外面的人看到这个真相。

  “咚——”

  却在这时,他这房间的门被人踹开了。

  他立刻回头望去。

  “你?!!”

  “想截图是吗?好,我让你截!”霍司星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操起一条椅子就朝这个人的脑袋上狠狠砸了下去。

  反正她的小星星,她已经把她的小耳朵包住了,她听不见。

  这人那里见过她这么彪悍的女人,一时没有防备,立刻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了。

  霍司星见状,把他踹到一边后,看了一眼这满屋子的监视仪器,她又一顿狂砸乱踹,没一会,整个机房就被她毁的连渣都不剩了。

  还想监控?

  门都没有!

  任务完成,女人满意了,抱着孩子就从这个木房子里走了出来。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万万没有料到,她才刚出来,这外面竟然有人回来了,看到她从这个房间里出来后,他一步一步,就像是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鬼一样,满目阴鸷朝她逼了过来。

  霍司星后退了一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让人把我抓来这里,我难道还不能反抗?”

  “反抗?”

  这个人又尖又细的声音,立刻在这黑夜中笑开了,阴气森森的,真的像极了那些山坟里钻出来的厉鬼。

  “是啊,我竟都忘了,你霍司星从来都是这么烈,怎么这一路过来,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听话了呢?还带着你的女儿,你竟连反抗都没有。”

  “……”

  一秒钟,霍司星搂紧自己的女儿,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可说时迟那时快,这个男人也已经像毒蛇一样朝她扑过来了,那速度,饶是她这样的身手,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还好,就在这个人扑来的时候,在她的身后,也有三四条黑影出现了。

  只见他们拦在她的面前后,立刻和这个人恶斗在了一起!

  “大小姐,你快带孩子走,总裁的人已经过来了,还有,神钰少爷也攻到了山腰。”

  “好!”

  霍司星听到了,立刻抱着孩子从旁边跑出去了。

  没错,她就是故意的。

  这一整天,她都是故意的,从她要给孩子买尿不湿,再度她故意在商场晃,引来这些人以景钦的名义给她发信息。

  统统都是她故意的。

  而这一切,则都源于她的弟弟霍司爵下得一大盘棋。

  不过,一开始,她提出要自己以身做饵时,弟弟是不同意的,他不让她冒险,更不愿意他才三个月大的小外甥女就去这么危险的地方。

  可是,她坚持要。

  因为,她也恨极了这帮人,就是他们差点要了她心爱的男人的命,就是他们差点害的他们神家家破人亡。

  所以,她是一定要参加的,作为神家人,也有义务参加。

  然后,她就演了这一天的戏。

  霍司星飞快的跑着,目的,直奔山下。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都还没有跑出这个木房区,背后,忽然听到一声骨骼被拧断的脆响,她立刻回头。

  “!!!!”

  这是一个脑袋已经无力折断了下去的黑衣人。

  而这个人,正是刚刚叫她快点跑的那个。

  霍司星手指骨在掌心里都快要扣出血来了!

  “快跑,大小姐,快跑啊——”剩下的那几人,又在那里声竭力嘶的大喊了起来。

  霍司星眼眶重重的酸了,

  她咬住了牙,整个胸腔都是在剧烈起伏,但最终,她看了一眼这几个人后,还是硬着心肠转了身,随后,又玩命的朝前跑了起来。

  龙吟阁的人,其实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了。

  可是,他们竟然在这个人的手上,轻而易举就被拧断脖子,可想而知,这个茶馆也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机构。

  霍司星低头抱着女儿狂奔。

  可是,她还是没能逃出这个人的手掌心。

  因为,就当她走出这个腹地,都已经看到了下面来接应她的人时,背后一阵风声疾响,她就这样从地面被抓着腾空而起了。

婴儿被接住的哭声,和龙吟阁部下发出的那一声撕心大喊,同一时间响起。

 文学


  等到神钰等人赶到这里时,霍司星连同那个茶馆的主人,早就不见踪影了,他就像是幽灵一样,带着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在他们面前秒消失。

  “搜!给我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挖出来!!”

  目眦尽裂的男人,看着黑夜中茫茫山林,就跟疯子一样失控了。

  ——

  观海台。

  一直在等着消息的霍司爵,在听到了这个突发情况后,瞬间,他那双漂亮的墨黑瞳仁里腾起一阵浓浓的杀气后,也是一拳狠狠砸在了在桌上。

  “给我杀!从现在开始,所有我们掌握到的那些勋章的人,一个都不要留,全部给我除干净了!”

  “是,小少爷!”

  观海台连夜出动。

  这就是得罪疯子的代价。

  讲真,在下棋的时候,你得罪谁,真的都不要去得罪一个疯子,因为他的疯,永远都比你想象的可怕,你指望他跟你好好下棋,那么前提就是不要去激怒他。

  当晚,京城血雨腥风。

  不是真的动刀动枪杀人,但是,那种一夜之间大祸临头连根拔起的恐怖,却是被真的动刀子还要可怕。

  “成将军,不好了,你找人举报张、肖两人的事被抖出来了。”

  “什么?”

  “还有,你参与军工厂的事也被人知道了,举报信已经到了白宫阁下手里,里面还附带了元老和你的来往信件。”

  “!!!!”

  还正在构划未来大计的成楼瘫在了那里。

  元老,就是第9枚勋章。

  随后,是第8枚、第7枚、第6枚……

  一夜之间,十枚勋章,除掉霍司爵在北汕亲手捣毁的那枚,竟然有4枚都被端了,速度之快,就连那些老不死的都没有想到,他们都还在睡梦中,灭顶之灾就已经来了!

  “这个疯子,他到底是怎么做的的?他为什么手里会有我们这么多的证据?”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天天在白宫装疯卖傻,我们还以为他就是一个废物,可没有想到,倒了的神家,竟然出现了一个这样的疯子!”

  “那是你们蠢!!他都是神英的儿子,他怎么可能是废物?怎么可能是傻子?你们这些蠢货!!”

  “……”

  所有人都气疯了。

  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冲到京城里去,将这个小疯子给碎尸万段!

  但是,已经不可能了,今晚过后,该碎尸万段的,就是他们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们才醒悟,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应该打这个神家的主意。

  “到底是谁出的主意?啊?神宗御那个莽夫,那么多年了,又没有碍着我们,到底是谁脑子进了水?还想去收拾他?”

  “……”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这不是一个人,而就是他们这一群人。

  一个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当你尝到了甜头时,你会想要的越来越多,就比如他们,一开始,只是想要赚点钱。

  可到后来,他们腰包鼓了,自然就想要权了。

  而这权,京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还掌握着整个三军的,可不就是神家吗?

  所有人都在这天晚上后悔不已。

  霍司爵是在大“屠杀”后的第二天早上,拿到了掳走霍司星的那个茶馆主人的老巢地址,还有一些可以怎样找到他的方式。

  所以,看,这就是人性。

  霍司爵让神钰去了,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接近癫狂。

  但是,他们两人都没有想到,当神钰拿着这个地址找到那个地方时,居然是A市的省城。

  乳白色的别墅里,前面的花园已经长满了杂草,它侵吞了原有的漂亮花草,让它变得有点像放弃的园子,雕花大门也是随意开着的,露出了里面已经积了一层灰的石狮子,还有那扇歪歪斜斜打开的别墅门,一眼望去,就是很长时间没有住的景象。

  神钰进来了,他四处打量了一眼后,本来是要进去这个别墅看一看的。

  可忽然,在这别墅的楼下车库,好像传来了“叮铃哐啷”的捶打声,并且,是不是还有电钻的声响。

  这是?

  他浓眉猛地跳了一下,立刻,他从什么台阶上下来了,转而极速朝这个车库走去。

  “好了,还差最后一个轮子了,组装好,你要的车就可以了。”

  温柔中又带了一丝腼腆的声音,从这个车库里传出来,依然还是那么熟悉,就好似,这一幕,还是发生在一年前一样。

本文标签: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

上一篇:被黑人下药做得受不了:娇妻让壮男弄的流白浆

下一篇:哈~不可以学长我是第一次: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