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哈~不可以学长我是第一次: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2021-10-22 09:12: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斩影忍着疼痛,掏出武器,做好应战准备。

  “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的槍声,打在他父母的墓碑上,墓碑上留下不少弹孔。

  斩影也及时回击,双方

斩影忍着疼痛,掏出武器,做好应战准备。

  “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的槍声,打在他父母的墓碑上,墓碑上留下不少弹孔。

  斩影也及时回击,双方发生交火。

  对方人手数量不少,斩影只能奋勇抵抗。

  可是对抗到最后,他的子弹全都耗尽了,更糟糕的是,他的身体在流血,伤口疼得他快要昏厥过去。

  但他不能倒下!

  “他没子弹了!兄弟们抓活的!”

  有人一声令下,其他人纷纷冲上来。

  斩影已经做好要和对方决一死战的准备,不过,此时远处响起槍声。

  吴疆带着他的兄弟们赶来了,他们朝那帮家伙开火。

  那些人看见斩影有帮手来,吓得全都逃进树林里。

  吴疆他们跑过来,在墓碑后面看见身上都是血的斩影。

  “斩影!”

  吴疆过来查看他的伤势。

  斩影忍着剧痛,虚弱道,“抓住那些人……”

  那些袭击他的人都非常可疑,极有可能是陈威派来,灭他口的。

  不然也不会挑在这个时机,躲在这里暗袭。

  “快!去追!”

  吴疆下令,兄弟们全都朝树林里追去。

  “斩影,我先扶你回去!”

  吴疆把他从地上架起来,扶着他走出墓地,先让司机送他们去医院。

  斩影被送进医院,刚好也是权湛天养伤的医院。

  他被送进急救室里后,吴疆第一时间将这突发时间,报告给厉墨寒。

  厉墨寒接过电话之后,神情严肃道,“好!我知道了!你们先让医生救治斩影,我很快过去!”

  夜晚晚听见他说的内容,等他挂了电话后,问道,“出了什么事?”

  “是斩影!他今天回D国祭拜父母家人,遭受不明袭击,现在身受重伤,我得过去一趟!”

  “带上我和幂幂!”

  夜晚晚觉得,这可能是蓝幂和斩影拉进关系的好机会。

  厉墨寒本不想让妻子再去涉险,可是现在她坚持要去,他只好带着她一道去。

  “好吧,你去找蓝幂,我让人准备直升机!”

  夜晚晚把斩影受伤的事告诉蓝幂的时候,蓝幂都担心的哭了起来。

  “他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目前情况还不知道,过去看看才清楚。”

  “好,我要一起去!”

  蓝幂擦掉眼泪,决心要跟过去看望斩影。

  她现在已经听夜晚晚讲述了斩影的遭遇,很心疼他,也很放不下他。

  收拾好东西,夜晚晚和父母以及姑姑交代一声,带着蓝幂一块离开。

  直升机降落在莱城的时候,斩影的手术已经结束。

  因为子弹从后背打进去,伤及内脏,所以比较严重,现在命就回来了,人还处于昏迷当中。

  厉墨寒和夜晚晚蓝幂他们赶来医院。

  看见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蓝幂忍不住落下泪水。

  夜晚晚拍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慰,让她留在病房里陪着斩影,她和厉墨寒到病房外,和吴疆询问情况。

  “那些人是什么人?抓住了吗?”

  “打死了一个,其他人都跑了。根据那死者的身份证件,得知他叫卢荣光。身份是个社会混混。”

  “继续追查,看看他们是属于什么组织,顺腾摸瓜。”

  “明白!”吴疆领命。

  厉墨寒了解过情况觉得这些人是事先有预谋的埋伏在墓地周围,等着斩影来祭拜,然后再下手。

  能将斩影身份和他的父母忌日掌握的那么清楚的,不是詹家的仇人,还能是谁?

  也许这一次,他们很有可能能够借着这个线索,将那个隐藏至深的陈威找出来!

  斩影还在昏迷中,蓝幂默默陪在身边,外面也安排好手下保护。

  厉墨寒和夜晚晚去另外病房看望权湛天。

  他们来到权湛天病房的时候,刚好看见,裴柒柒正在喂权湛天吃苹果丁。

  男人一脸享受,生生把住院住成了休假既视感。

  看见夜晚晚和厉墨寒进来,权湛天马上坐起来,“晚晚,墨寒,你们怎么突然又来了?”

  裴柒柒也起身迎接,“公主姐姐你们来啦!”

  夜晚晚走过来说道,“斩影今天在这边出事,我们过来处理,顺便看看你。你没事了吧,哥?”

  “我还行。斩统帅怎么样了?”

  “还在昏迷中。”

  权湛天皱眉问道,“什么人伤了他?”

  “我们也在追查。”

  夜晚晚和厉墨寒在旁边沙发上坐下来,“对了,妈问你什么时候回家?”

  “我?我还没好呢!不是让你和她说,我还要再过几天吗?”权湛天舍不得离开了。

  “知道了,等你伤彻底好了,再回去也不迟。”

  夜晚晚笑着看了裴柒柒一眼,“我就是怕你住院住习惯了有人伺候,回去怕你不习惯啊!”

  “那又什么好不习惯的。”

  权湛天目光落在裴柒柒的头上,他在琢磨,怎么把这丫头也带回去继续伺候他?

  厉墨寒打算去一趟南宫,找裴衍总统,要一些权限,准备全面调查詹家灭门案。

  他让夜晚晚留在医院,陪着权湛天他们。

  来到南宫,消息通知进去,裴衍赶紧让人把厉墨寒请进去。

  见到厉墨寒,裴衍说道,“墨寒,你和我说的事我已经了解,十年前的詹家命案,至今凶手都没有抓捕归案,已经成了一个悬案。”

  “我知道,所以我专门来找裴叔你,想要一些特权,准备去查这个案子。”

  “没问题!我给你最高调查权,可以在我们国家公检法三大机关任意调查。”

  裴衍当即给他开了一份调查权限命令书,加盖公章后,交给他。

  “这个拿着!”

  “多谢裴叔!”

  厉墨寒准备走,但是裴衍又喊住他,“对了,等下南宫会举办一场经贸合作会议,墨寒,要不你也来参加一下,帮我压压场,那些老头子们很难对付!”

  裴衍以国家的名义邀请到全国多地的商业巨头们,坐在一起好好谈谈未来的经济贸易合作方式,也是想借机为D国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

不过,那些商业巨头和财阀大佬可不是好应付的,没有利益他们不谈,没有好的合作项目,他们也不买账。

 文学


  所以,裴衍想借着厉墨寒的身份,以和L国的合作为噱头,将这次的会议开起来,以稳固这些财阀们。

  “好的裴叔,只要你一句话。”

  就这样,厉墨寒跟着裴衍去了国家会议中心。

  受邀请的商业巨头们,比如有国家通运行业、通讯行业、航空行业等商业大佬们,都已经到场。

  厉墨寒来到南宫,裴衍为他介绍了这些大佬们。

  因为厉墨寒的身份,这些大佬也都纷纷争着与他握手。

  原本都不想出席会议的这些大佬,现在才觉得有些意思。

  “这位是负责我们D国国家通运行业的大佬郑铉海先生。”

  “幸会,郑先生。”

  厉墨寒和郑铉海握手,了解得知,这个郑铉海几乎掌握着整个D国的交通运输行业,也是裴衍比较重视的财阀之一。

  “幸会幸会厉墨寒先生,哦不,是殿下!”

  郑铉海也很高兴和他认识,厉墨寒在他眼里,那就是可以加以利用的上等资源。

  “都坐下聊吧!”裴衍招呼道。

  会议开始,厉墨寒和裴衍,以及这些大佬们畅聊起国际经济发展形势。

  等开完经贸会议,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了,那些财阀们都离开南宫,厉墨寒也和裴衍道别。

  他拿着权限命令书,带人先去了詹家当时出事的地点——水城镇。

  水城镇在莱城东南区域,几十分钟的车程便能抵达。

  找到水城镇警察局,厉墨寒坐在车里,佐伊代表他去局里要求调取卷宗。

  一个隔了十年的案子,几乎都已经成了悬案了,结果现在有人要求调取卷宗,水城警方表示惊讶。

  其中有个警员说道,“这个案子都过去十来年了,现在查什么查?你们哪个辖区的?谁让你们调查的?”

  “我们是奉总统的命令!重启当年詹家灭门案,希望你们配合!”

  佐伊出示总统先生出示的最高权限命令书。

  那警员看过之后,觉得事情非同小可,“你们等着,我们需要向我们上面请示一下。”

  没等多久,那警员从里面跑出来说,“先生,里面请!”

  佐伊进去,警员带他去了档案室,“先生,超过五年以上的案件卷宗都在这个档案室了,可能需要您自己亲手找一下。”

  “好的!”

  佐伊进入档案室,按照时间轴,开始寻找詹家的卷宗。

  花了不少时间,佐伊终于找到十年前的詹家卷宗,但是已经蒙了一层厚厚的灰。

  吹开灰尘,打开档案盒,佐伊发现里面只有几张文件,只是在简单的描述案件,以及凶手追查未果的一些报告。

  和案情有关的那些证据资料全部都没有了。

  佐伊拿着档案盒找到之前的那位警员询问情况,“请问一下,詹家的这些资料都哪去了?还没有过15年追溯期,你们应该保留资料的。”

  “不太清楚,那里面的东西已经很久没有动过了,如果没有,可能是当时就已经没了吧!”

  对于这样的答案,佐伊觉得不能理解。

  他打电话给厉墨寒,说了情况,“现在怎么办?具体资料没有了。”

  事情在厉墨寒的预料之内,“先回来吧!”

  佐伊把卷宗放回去,离开水城镇警局。

  回到车里,佐伊把情况说了,厉墨寒沉眸深思片刻,说道,“这个案子不是普通的案件,如果詹家的仇人陈威,如今已经混出来,那么他肯定会想办法抹掉过去的痕迹。那些失踪的档案说不定是被他安排的人弄走的。”

  “嗯,老大你分析的很有道理,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去詹家!”

  厉墨寒要去斩影的家里看看。

  虽然说他不是警察,也不用亲力亲为这些事。

  可是他总觉得,要为自己的部下做点什么,也不枉斩影追随他这么多年!

  车辆开往水城镇镇中心,按照查到的詹家的原地址,现在一对比就会发现,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佐伊感叹道,“詹家已经不在了啊!这里早就建成了地铁和高铁,成了交通运输的枢纽了。”

  “是啊,斩影每次回来这里,看到家园都不在了,心情会是如何?”厉墨寒也叹口气。

  “老大,詹家都不在了,我们该从哪里调查?”

  “先到附近巷子口找一些上年纪的老人问问。”

  厉墨寒认为,最好的记忆就是这些老人的回忆,他们就是活的证据。

  佐伊赞成,于是他们前往附近的巷口,找人问詹家的事。

  可是问了几个人,他们发现同样的问题,这些人,只要听到和詹家灭门案有关的问题,全都拒而不答。

  有人是直接回避,跑回去关上门。

  如果是个别现象还好,但是一路问下来,附近的居民全都是这个反应,那就让人觉得有些蹊跷了。

  詹家的灭门案有那么可怕吗?

  可怕到他们连谈都不敢谈?

  何况都已经过去十年之久!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主使这一切,不让这些人再提当时的事。

  以至于斩影想调查,都无从查起。

  回到车里,佐伊说道,“老大,这些人好奇怪,他们像是约好的一样,全都说不知道不清楚。当时那个案子那么轰动,不可能一个人都不知道吧?”

  “我有办法让他们张口!佐伊,赶紧去准备!”

  厉墨寒对佐伊耳语几句,佐伊收到命令,表示明白。

  当天晚上6点左右,附近的所有居民都收到通知,到社区领取免费节日福利。

  消息一经发出,这些居民们全都跑去社区来,他们都被集中在社区的大礼堂里,等待发礼品。

  礼堂的舞台上堆满了丰厚的礼品,人人看了都心里欢喜。

  可是没过多久,一行手持武器的人,从大礼堂的大门鱼贯而入,他们进来后,将所有门窗全部关上,窗帘也都拉上。

  居民们看到那些人拿着武器,吓得不轻,有人紧张的抱团,有人想要打电话报警。

  “所有人都不得报警!否则!别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一声命令,让这些居民吓得不敢报警了,他们瑟瑟发抖,惊恐的看着他们。

本文标签:哈~不可以学长我是第一次

上一篇: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他用嘴巴含着我奶头吸

下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公车上把腿张开让人摸)合集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