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污 好紧 好大 H文 小东西…叫大声点

2021-10-22 09:24: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苏漫雪略微犹豫了一下,也没继续瞒着。毕竟,这件事儿叶清凌要是想要知道,谁也瞒不住:“没出什么内部的问题,就是有些成员出了一些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

  “

苏漫雪略微犹豫了一下,也没继续瞒着。毕竟,这件事儿叶清凌要是想要知道,谁也瞒不住:“没出什么内部的问题,就是有些成员出了一些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

  “娱乐圈里面的事情,可大可小。处理不好,一件小事,也能够直接毁掉一个团体。这些,我帮你经历的早一点,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随时跟我开口。”

  自从苏漫雪接受了清扬娱乐之后,叶清凌一直都在留意清扬娱乐的事情。当然留意清扬娱乐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数,他也只是其中一个。

  只是他留意的目的和别人不太一样,旁人留意清扬娱乐,大概是为了能够找到打击清扬娱乐的点,让自己少一个竞争对手。而叶清凌留意清扬娱乐,为的只是苏漫雪。

  他自己经历过娱乐圈的这些事情,自然知道苏漫雪一个女人要面对这些事情,并站在一个公司总裁的角度去处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想时时刻刻留意着,第一时间知道清扬娱乐的事情,也能够在第一时间为苏漫雪提供最专业的建议。

  “好,谢谢叶少。这件事情,我还能够处理。之后如果真的有超过我能力范围的事情,我一定向你开口。”苏漫雪也没有拒绝叶清凌,毕竟他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也是看在两人过去的情分上,自然也是好意。

  而且苏漫雪虽然了解娱乐圈的事情,也有一定自己的人脉,但在经营娱乐公司上面,她的确还是有很多的不足。有叶清凌这么一个有经验的前辈作为一个后盾,对于苏漫雪来说,不是一件坏事。

  听到苏漫雪的“谢谢”,叶清凌脸色略微一滞,随后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不用跟我说谢谢,我们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

  “朋友归朋友,该说的谢谢,还是要说的。”苏漫雪在叶清凌手下这么多年,也是受了他这么多年的照顾。如今离开了他的公司,他还愿意主动开口说帮忙,苏漫雪心中自然十分感激。

  叶清凌也没有再反驳什么,点了点头,轻应了一声应下她的话:“好,那该开口的时候就开口,该说谢谢就说谢谢吧。”

  “好,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了。”苏漫雪挂断了电话,随后开门走进了病房。

  叶清凌吩咐下去,事情自然是加急办的。半个小时之后,苏漫雪就收到了任钰家里人的联系方式。她父母健在,下面还有一个刚刚在上高中的弟弟。

  看着任钰的资料,苏漫雪犹豫了一下,走出病房,拨通了任钰父亲的电话。电话响了好几次才被接通,一个男人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了起来:“你找谁啊?”

  “你好,请问是任钰的父亲吗?”苏漫雪十分礼貌的开了口。

  任钰父亲任海洋点头,应下了她的话:“对,我是任钰的父亲,不过你是谁啊?”

  “你好,我是任钰的朋友我叫苏漫雪。任钰最近出了一些事,需要你们家里人过来一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时间啊?”苏漫雪没有直接在电话里面告诉他任钰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借口说需要他们过来一趟。

  任海洋听了,顿时就有些着急了:“小钰出事了?她怎么了?前几天我给她打电话,一切不是都还好好的吗?”

  “具体的情况,等你到了之后我再跟你说。不过任伯父,你们可能得快点过来了。”

  尽管苏漫雪没有把事情说的特别清楚,但从她的语气中,任海洋多少也能够听得出来,任钰肯定是发生了一些比较严重的事情:“这孩子,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她这出什么事儿了,我们都是不知道的。姑娘,谢谢你啊,我们马上就过来。”

  “你们别着急,来的车票和接送我都会给你们安排好。到了这之后,具体的我再跟你们说。”苏漫雪开口宽慰,希望任海洋能够带着任钰的家人安安全全的到达。

  苏漫雪听任钰提起过,她的家里人都是在小镇生活长大的,爸爸妈妈都没有离开过当地的那个小镇。如今突然让他们来这里,苏漫雪自然也是会有所担心的。

  她让钱助理给他们安排好了所有出行的接送,也把车票都给他们买好了。既然是让他们来见任钰的,自然也要保证他们能够顺顺利利,安安全全的到这里。

  联系完任海洋之后,苏漫雪在病房前站了好一会儿,随后就离开了。正打算回公司,她接到了胡.温书的电话。

  两人之前有过一次联系之后,便没有再联系过了。胡.温书这一次忽然主动打来了电话,这也让苏漫雪有些意外:“胡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苏小姐,尽管你还欠着我一顿饭,但我这次打电话过来,的确是为了公事。”胡.温书温文尔雅的声音又在电话那头响了起来,“我听说,苏小姐的公司最近准备投资一部电视剧。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聊一聊?”

  清扬娱乐要投资电视剧的事情,一直都不是一个秘密。这些年,清扬娱乐多多少少也是投资过不少电视剧的。有爆火的,也有默默无闻的,但这些年也算是做出了不少。

  但这一次的投资,显然是有些不同的。毕竟,这是苏漫雪接受清扬娱乐之后,做主投资的第一部剧,投资的金额也是比之前的大,自然想要参与到这次作品中的演员包括公司也是有很多,和苏漫雪联系过的就有不少。

  胡.温书会来主动联系,还是让苏漫雪有些意外。

之前在宴会上见过胡.温书之后,苏漫雪就让钱助理想办法去调查了一下他的背景。钱助理的做事能力一直都是很不错的,他去调查过之后,却只调查到胡.温书背后有一个资金很雄厚的财团,可这个财团到底是做什么的,又是隶属于什么,却是一点也差不多。
 

 文学

  钱助理是个什么工作能力,苏漫雪是知道的。对于胡.温书背后的财团,他连一点点都摸不透,那并不是钱助理的调查能力不行,而是这个财团的背景应该已经雄厚到无人能够调查到他的具体情况了。

  “当然有时间,不过得提前定一下时间,我最近朋友出了一些事。胡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让我的助理跟你联系,安排一下见面的时间。”

  胡.温书自然是二话不说,点头答应了下来:“好的,那我就等你助理的电话了。”

  “好的,我马上和他说。”苏漫雪挂断电话之后,就给钱助理打了个电话,和他说了这件事情,让他联系胡.温书,安排一下时间。

  钱助理点头答应了下来,马上就着手去安排了。

  第二天下午,苏漫雪在一个餐厅包厢里面见到了任海洋以及他的妻子杨清,他的儿子任觉。任海洋见着苏漫雪进来,忙站起身,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姑娘,你就是小钰的朋友吧?”

  “对,伯父,我是任钰的朋友。就是之前跟你们联系过的,你们快坐吧。”苏漫雪知道他们一路过来也是不容易,就先带他们一块儿吃个饭。

  说着话,苏漫雪把菜单拿了过去:“我之前订座的时候已经点过一些菜了,伯父伯母你们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点的。”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这已经很麻烦你了。”任海洋是个很淳朴的人,看着这个餐厅的环境就知道价格肯定很贵。连忙把菜单合上,又还了回去。

  苏漫雪点了点头,也没有逼着他们继续点菜,让服务员把菜单扯掉,关上门就离开了。

  “姑娘,我就想知道,小钰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啊?她今天怎么没有过来啊?”任海洋非常的关心自己的女儿,一脸焦急的就开口询问了。

  苏漫雪看着他焦急的模样,略微犹豫了一下:“伯父,先吃饭吧。等吃完了,我再把具体的情况告诉你们。”

  尽管早晚都要面对这个事情,但苏漫雪想着,他们也才刚刚千里迢迢赶到了这里,不管怎么样,还是要等他们吃完这顿饭,再说的。

  任海洋看了看任觉,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应下苏漫雪的话。

  菜很快就上了,除了任觉,任海洋和杨清吃的都有些拘束。任觉毕竟还是一个孩子,这么一路赶过来也是真的饿了,吃起来也就没有考虑这么多。

  等他们全部都吃完了之后,苏漫雪才开了口:“伯父伯母,接下去我要说的话,你们一定要有一点心理准备。任钰她,生病了。”

  说着话,苏漫雪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个确定单,送到了他们的面前:“这是任钰的就诊记录。”

  任海洋将单子拿了过去,看到“胃癌”两个字,顿时就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怎么会得这个病啊?这孩子从来也没有跟我说过这些事,怎么会忽然的病了呢?”

  “伯父,你得冷静,任钰现在还在医院里面等着你们去见她呢。”看着任海洋如此震惊的模样,苏漫雪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得知自己的亲生女儿得了不治之症,这该是如何痛苦的事情?苏漫雪没有经历过,也无法做到感同身受。

  她现在唯一知道的,是任钰需要有人支撑她,而这个家庭最大的支撑就是任海洋这位父亲了。

  任海洋毕竟是个男人,遇到这些事情,也能够比较容易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姑娘,那小钰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虽然我们家里也没什么钱,但不管多少钱,只要能治好小钰,砸锅卖铁,我们都治。”

  对于任海洋能够说出这些话,苏漫雪有些感动。原本她还想着,任钰的父母会不会有一些重男轻女的偏向,但现在看来,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他都倾注了所有的爱。

  “任钰已经住院治疗一段时间了,所有的费用都是他们公司承担的,这一点你们不用担心。之前任钰是不想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们的,怕你们担心。但我问过医生,任钰的情况,可能没有多少的时间了。我觉得,不管如何,她最后的这段日子,还是有家里人陪着比较好。”

  听到任钰已经没有多少的时间了,杨清立马就抱着任觉哭了起来。她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好不容易培养到了现在,却被下了死亡通知书,这是如何的痛苦。

  “姑娘,谢谢你告诉我们。小钰这孩子啊,就是太懂事了,这些事从来都不跟家里说的。要不是你说,我们只怕是见不到小钰最后一面了。”即便是任海洋,眼眶里面也噙满了泪水。

  苏漫雪也感觉眼眶微红,低下头:“我没有照顾好小钰,是我对不起你们。”

  “姑娘,这和你没关系,只能说这都是命。小钰这孩子,投胎在我们家,命就不好。”任海洋自然不会将事情怪罪到苏漫雪的身上,作为朋友,非亲非故的,苏漫雪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已经足够了。

  大家都知道,不能让任钰见到情绪太差的家人。等到他们的情绪差不多稳定了下来之后,苏漫雪才带着他们去了医院。

  他们到医院的时候,任钰正躺在病床上输液,小秦坐在旁边,给她削水果。看到自己的父母弟弟进来,任钰整个人都愣住了,眼眶渐渐湿润:“爸妈,小觉,你们怎么来了?”

  “傻孩子,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也不跟家里人说。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成你的爸爸妈妈啊?”杨清见着任钰,一把拉住她的手,轻柔的责怪起来,“让妈妈看看。

本文标签:污 好紧 好大 H文

上一篇:少妇挑战三个黑人惨叫4P国语 黄台APP免费入口

下一篇:边走边做公主啊好深H 揉到潮喷羞耻哭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