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边走边做公主啊好深H 揉到潮喷羞耻哭

2021-10-22 09:26: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望晴,你就不要着急了,静静和我坐下来一起看戏。”

  “看戏?”舒望晴奇道,“若盈都怀孕了……那个商洛和崔管家和钱木森也勾结在一

“望晴,你就不要着急了,静静和我坐下来一起看戏。”

  “看戏?”舒望晴奇道,“若盈都怀孕了……那个商洛和崔管家和钱木森也勾结在一起,你怎么还能坐下来看戏。”

  相比闻霆北的运筹帷幄,舒望晴更显着急。

  “别着急,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糟。”

  “怎么没这么糟,霆北,你到底要不要管?”

  “管啊,”闻霆北一边说一边把舒望晴抱在他怀里,下巴也放在她颈窝上,“我没说不管,只是现在静静看着就好,结果不会让你失望。”

  闻霆北这么说自有他的道理,舒望晴虽然不明白,可是想到提醒她的就是闻霆北,便问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闻霆北一脸神秘:“静观其变就好,这是他们的事,也是杨家这么多年没有解决的原因,让他们来面对就好,如果你非要帮忙,还会有人不领情。”

  “不领情?你指的是若盈吗?”

  杨若盈因为舒望晴劝她不要和商洛在一起的事,已经和舒望晴闹掰了,甚至看到舒望晴就没好脸色。

  舒望晴哭笑不得,暗道这杨若盈真是小孩子气,起先还说她们是朋友,她一辈子都听她的话,这才多久就变了……

  “不领情就不领情吧,反正这丫头气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总不能看着她肚子大起来吧。”

  舒望晴始终不忍心,杨若盈只是被商洛蒙蔽了,如果舒望晴不帮她,还有谁能帮她呢?

  闻霆北知道舒望晴的个性,只道,“你想帮就帮吧,不过若是她还是这么不懂事,我就亲自出手了。”

  闻霆北像是没把杨若盈当他表妹,舒望晴无奈道,“好,我尽量让你不要出手。”

  闻霆北可是对谁都不留情面,他之所以没有行动,只是想看看某些人能不能通过这场测试,若是通过了,也不枉费舒望晴的一番苦心和他的一番算计了……

  他是一个外人,不能管太多,有时候只能推波助澜,结局如何只能由他们自己去选择……

  舒望晴打算去劝劝杨若盈,或者从另一个角度向她说明她和商洛并不合适,但她还没见到杨若盈,就遇到了商洛。

  商洛并不知道舒望晴已经知道了他的“真面目”,所以对她还是恭敬客气,“舒小姐,你要去找若盈吗?”

  舒望晴挑挑眉,“嗯。”

  “正好,这是我准备的礼物,送给若盈的,麻烦舒小姐帮我带给她。”

  “你怎么不给她。”

  商洛不好意思道,“我怕杨先生知道了又要生气……总之,麻烦舒小姐了。”

  舒望晴暗道商洛可真是虚伪,要不是她亲眼看到,恐怕也被商洛蒙骗了。

  “商洛,你是真喜欢若盈吗?”舒望晴问。

  “当然,我是真心喜欢她。”

  “你要是真喜欢她就应该远离她,你知道大舅并不想让你们在一起。”

  商洛有些错愕,仔细望着舒望晴,仿佛在确认眼前这人到底是不是真的舒望晴。

  舒望晴咳了一声,道,“我之前是同意你们在一起,但现在我改变看法了,你配不上若盈。”

  舒望晴的话让商洛面色一变,舒望晴继续道,“你没身份没地位,很难给若盈幸福。”

  “舒小姐觉得只要有身份有地位就能给她幸福吗?”商洛苦笑问。

  舒望晴不赞同这句话,她说的也是违心的,但是为了清理门户,只能变相承认,“是。”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和我说这些,反而是现在提醒我。”

  “那是因为我想让你亲自看到现实,被钱木森打击过,被谣言中伤过,又亲眼在霆北这里看到了望尘莫及的差距,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挫败感吗?”

  舒望晴越说商洛越是惊惶。

  “商洛,你和若盈在一起三年,应该早就知道她的身份吧?你难道一点都没有因为若盈的身份才和她在一起?或者说,你口口声声借着学习的名义,其实是为了让人知道你已经近水楼台先得月,好让别人都死心,也是,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的确得攀上杨家这个高枝。”

  舒望晴的话极狠,商洛明显已经承受不住,指着舒望晴道,“你……”

  “好啊!我总算是听到你的实话了,原来你是这种卑鄙小人!”杨若盈先商洛一步道。

  她怒瞪着舒望晴,瞳孔里仿佛燃烧着火苗,牙齿也咯咯作响,可见是真的生气了,并且这气里还带着恨。

  “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处处关心我的事,原来你是想在背地里阴商洛,舒望晴,你怎么说这么一个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舒望晴默然,这种时候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都被撞见了。

  “我还以为你是为我考虑,是为了我的幸福着想,没想到你一直在骗我,我最讨厌别人骗我!我最讨厌了!”

  杨若盈声嘶力竭,舒望晴面色淡然,商洛却是咬唇低头。

  “若盈,我希望你明白,有些现实是敌不过的,你再努力也没用,我只不过是说出了事实。”

  “闭嘴!我不想再听你说话,你反对我和商洛在一起就算了,你还暗中使这些手段陷害商洛,舒望晴,从今天起,我和你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杨家是我的家,不是你舒望晴的,你要是想使什么阴谋手段滚回闻家,别在这脏了我的眼!”

  杨若盈话说的极难听,舒望晴倒不为所动,杨若盈向来就是这个脾气,不过……

  “杨家的确是你的家,但现在还轮不到你做主,如果你真想把我赶出去,就要努力超过大舅,这样就能做主把我赶出去了。”舒望晴激她。

  “你……”

  “如果你做不到,就闭嘴,”舒望晴看她,“婚姻不是儿戏,只凭喜欢就能获得一切吗?”

  杨若盈被问傻了,一时愣在原地。

  商洛不知在想什么,一直在发呆,刚才还对舒望晴有些怒意,现在全没了。

  “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就算今天我不说,大舅也会说,大舅可不像我,只会在言语上获胜,他可是会直接行动的,一直没有动作,也是想看你到底会不会想明白,时间不多了,你自己赶快决定吧。”

  舒望晴拍拍杨若盈的背,临走前,还警告地看了商洛一眼。

  商洛从杨若盈出现后就一直心绪不宁,他听到杨若盈那句最讨厌别人骗她时微微发怔……

  “商洛……商洛!”杨若盈喊了好几声。

  商洛回过神来,道,“怎么了?”

  “你刚才在想什么,我都叫了你好几声,你是不是没有信心了?”

  看着杨若盈委屈的目光,商洛突然说不出话来。

  “你不可以没有信心,我……”杨若盈突然脸红起来,“我已经豁出去了,我势必要嫁给你,所以不管他们怎么反对,父亲都会让我们结婚的。”

  商洛不懂,“为什么?”

  杨若盈怎么可能说出来,这可关乎她名声。

  “哎呀你别管了,反正你相信我就行,刚才她的话用不着听。”

  杨若盈已经彻底对舒望晴改变了看法,她觉得舒望晴就是一个卑鄙小人,明面上看着善良聪明,实际心里不知道在阴你什么,要不是她刚才亲耳听到,恐怕商洛就会受到更多的伤害。

  “商洛,改天我们去祭拜祭拜你的父母吧。”

  虽然商洛的父母去世了,但他们的终身大事还得让他的父母知道。

  商洛有些不自然,道,“不用了……他们并不希望被人打扰。”

  “不打扰啊,我们只是去祭拜一下,好歹我将来也是要嫁给你的人,祭拜一下不过分吧?”

  商洛很是为难,杨若盈不知道他在为难什么。

  “若盈,如果我说,”商洛艰难开口,“将来你发现我骗你了,但我骗你也是为你好,你会怎么做?”

  “我讨厌别人骗我,”杨若盈道,“不管是好是坏,都是骗,我想骗人的人一开始也是有目的吧,商洛,你有什么事骗了我吗?”

  “我……”

  “你怎么可能骗我,”杨若盈不等他回答笑道,“外人都说你是为了钱才和我在一起,可他们根本不知道你因为我的身份拒绝我那么多次,还不想和我在一起,所以你怎么会是那种贪财之人呢。”

  杨若盈思想单纯,商洛有些惭愧。

  “好了别说这些了,我们去看电影。”

  “舒小姐那里……”

  “管她做什么,她这时候应该去医院了,她去看病的时候最好把脑子也看看。”杨若盈挖苦道。

  “舒小姐生病了?”

  “不是,是调理身体,商洛你不要管她,刚才她那么恶毒说你,以后她和我们毫不相关。”

  杨若盈已经铁了心要和舒望晴划清界限,商洛却是忧心忡忡,舒望晴突然改变态度一定有原因,她是个聪明人,难道她发生了什么?

舒望晴暗骂这个杨若盈真是不识好人心,一个男人随便几句话就把她玩的团团转,她脑子里除了男人还有什么?

 文学


  舒望晴满心怨怼,恨不得把杨若盈提到自己身边好好训斥她一番,她只顾低头想着,压根没发现病房里多了一个人。

  “舒小姐,可以了,我先去给您取药。”医生道。

  舒望晴点点头,她刚拿起外套,一双修长的手就按住她的肩膀,道,“舒小姐,怎么我在这里这么久,你都没有发现我。”

  舒望晴大惊失色,看到这人是钱木森,更是提高了警惕。

  “你怎么在这里?!”舒望晴躲开他的手。

  “应该是舒小姐你怎么在这,我可是在这很久了,舒小姐,你没发现吗?”

  舒望晴怎么可能发现,这个钱木森一定是故意的,这个病房就这么大,钱木森一定是躲在里间,所以她才没看到。

  “滚开!”舒望晴甩开他的手,她对钱木森只有厌恶。

  钱木森笑道,“舒小姐对我怎么有这么大的敌意,难不成舒小姐不喜欢我?”

  钱木森油腻的样子让舒望晴很不舒服:“我为什么对你有敌意你心里没点数啊。”

  舒望晴给他一个白眼就要出去,可突然发现门被锁住了,舒望晴顿时明白钱木森是什么意思。

  “舒小姐,我今天可是专门在这等你的,你要是想出去,不如就坐下来和我好好聊聊,说不定门一会儿就打开了。”

  钱木森既然来了,就不会让舒望晴离开,舒望晴也猜到钱木森的目的,就压下心里的怒火,安静坐下来。

  钱木森笑了笑,“舒小姐这样才是明事理,不然就辜负了我对舒小姐的一片真心。”

  “真心?”舒望晴觉得这个词汇实在是恶心,“钱先生怎么会有真心,你的心不早就被狗吃了吗?我猜猜你今天专门来找我做什么,应该为了商洛吧?”

  钱木森眼睛一眯,“舒小姐知道了什么?”

  “不是我知道了什么,是你的目的太明显。”

  舒望晴直接指出钱木森心里的想法:“商洛阻碍了你,难道你不想除掉商洛吗?”

  舒望晴借此想看看钱木森对商洛的态度,如果商洛对钱木森没有价值,那钱木森也不会在乎商洛。

  “我当然想除掉他。”钱木森道,“如果不是商洛,说不定我已经追到杨若盈了。”

  “你也太自信了。”舒望晴嘲讽。

  “不是我自信,而是我知道杨坤鑫不会接受商洛,我说的对吗?”

  “所以你就想解决他?”

  “对,舒小姐要不要帮我?”

  钱木森的态度让舒望晴疑心四起,商洛为钱木森做事,钱木森怎么会想除掉他。

  “我为什么要帮你,”舒望晴道,“商洛和若盈在一起,正遂了我的愿。”

  “那如果你知道商洛骗取杨若盈得到了杨坤鑫的部分资产,你还会这么坚持吗?”

  舒望晴没想到钱木森直接点了出来,舒望晴心里震惊但面上依旧保持冷静,“我不会信你说的。”

  “东西就在我手里,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看。”

  钱木森直接把文件拿了出来,舒望晴不免觉得钱木森这人可怕,他到底在想什么?

  “你对商洛做了什么?”舒望晴冷冷看他。

  “舒小姐,不要把我想的这么坏,商洛把东西给我,你就觉得是我利用了商洛吗?”

  “我不觉得你这种人会做什么好事。”

  “怎么会,我可是帮了商洛一把,舒小姐,商洛和杨若盈在一起时什么都没有,他最大的对手就是我,我说了,只要他拿出让我满意的条件,我就收手,也不打杨若盈的主意,这不,他就送上来了。”

  原来如此……商洛竟然也是被钱木森给利用了。

  “既然你得到了,为什么还来找我!”

  “我是想让你看清商洛的真面目,舒小姐,商洛这样,你应该不想让他和杨若盈在一起吧?不如我们联手拆散他们?”

  钱木森知道舒望晴善良又为人着想,商洛这么伤害杨若盈,舒望晴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可舒望晴实在不懂钱木森什么目的,他难道不怕商洛把事情说出来,反咬他一口吗?

  “不好意思,商洛的事轮不到我管,而且我也不想和你这种人联手,恕不奉陪。”

  舒望晴说罢就要离开,钱木森静静看着她,舒望晴还没走几步,突然一阵头晕目眩,她忙扶住旁边的桌子,咬唇让自己保持清醒。

  “你做的?”舒望晴怒瞪着钱木森。

  “舒小姐,我是真的想和你联手,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商洛和杨若盈在一起对杨家也不好,你答应我不是皆大欢喜吗?”

  钱木森向舒望晴走来,脸上诡异的笑让舒望晴忍不住想逃。

  钱木森这么“说服”舒望晴,是想利用这件事瓦解她和闻霆北,如果闻霆北知道舒望晴和她联手,会是什么想法呢?

  可舒望晴这么固执,钱木森不得不用点卑鄙的手段了。

  “舒小姐,我已经吩咐好了,不会有人打扰我们。”

  钱木森目光缠绵,舒望晴一阵恶心。

  “就算你用这种手段,我也不会屈服,钱木森,你最好给我记清楚你今天做的一切,将来我让你百倍千倍奉还。”舒望晴警告。

  钱木森根本不怕,他这么做最气的人是闻霆北,只要让闻霆北不顺,他心里就得意……

  彭——

  被锁的门突然被人暴力打开,舒望晴向门口看去,商洛气喘吁吁站在门口,眼睛发红地盯着钱木森,宛如一只发怒的小兽。

  钱木森本来还一脸狡诈得意,看到商洛,竟然收回了手。

  “你在干什么?”商洛问。

  他一边说一边走到舒望晴身边,做出保护她的姿势。

  “没干什么。”钱木森若无其事道。

  可下一秒,商洛的拳头就砸了上去,钱木森始料未及摔倒在地。

  “卑鄙!你怎么能这么做!”商洛咆哮。

  钱木森无动于衷,静静看着商洛,舒望晴不明所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商洛和钱木森……

  “我说了,我不喜欢这样。”商洛咬牙道。

  “我的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你说没有任何关系,那我也和你毫无关系。”

  商洛一边说一边护着舒望晴,舒望晴不明白他们话的意思。

  商洛轻声问她,“舒小姐,你怎么样,能走吗?”

  舒望晴点点头。

  商洛护着舒望晴离开,钱木森表情隐晦莫测,不知在想什么。

  舒望晴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她看向商洛,商洛坐立不安,面色也很是焦灼,估计是在想舒望晴会怎么处置他。

  “你怎么知道钱木森在这?”舒望晴问。

  “若盈提了一句……”

  “提了一句你就知道了?你还挺了解钱木森。”

  商洛低着头,双手无意识地抓着衣角,像是在纠结什么。

  舒望晴看在眼里,如果她之前对商洛全是怀疑,那现在她的怀疑已经打消一半了,至少,商洛没有那种目的,他对钱木森的行为不齿,并且也不喜欢钱木森。

  “你真如钱木森所说那般……是因为不想他追求若盈才把文件给他?”舒望晴问。

  商洛猛的抬头,看着舒望晴,张了张嘴,说不出一个字。

  舒望晴也不勉强他,道,“如果你不想说就不说,你今天的举动也让我看出来你并没有那个意思,但我对你和若盈在一起,还是抱有质疑,如果你真是为若盈考虑,你还是主动离开吧,若是她知道真相,一定会受伤害。”

  这是舒望晴对商洛最大的宽容,钱木森说的是事实,不管商洛有苦衷也好,没有苦衷也好,他都伤害了杨若盈。

  “舒小姐……”商洛深呼吸一口气,“我知道你对我有些偏见,其实我违心做这些事情时,我也深受良心的谴责,但我是真的爱若盈,我也不想离开她,舒小姐,我保证以后不会做出伤害若盈的事,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商洛说的诚恳,舒望晴低叹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给不给你机会不是我说了算,纸包不住火,你要是真为若盈考虑,不如主动坦白,若盈兴许会原谅你,还有,你除了和钱木森有这样的交易,还有其他的接触吗?”

  钱木森太过狡猾,他既然敢自爆一切,就说明他拿着商洛的把柄,就算告诉舒望晴,商洛也不敢怎么样。

  商洛深思良久,目光纠结且煎熬,但最终还是低低地说了一声“没有”。

  舒望晴了然:“你和若盈的事我不会再管,但你也要考虑清楚,若盈迟早会发现你把文件给了钱木森,到时谁都救不了你。”

  “我知道,但我会尽我一切努力保护好若盈,不管她会不会原谅我。”

  如果不是商洛真心对待杨若盈,舒望晴也不会给他这次机会,不过她总觉得商洛和钱木森的关系并不简单,钱木森怎么面对商洛时这么沉默,商洛也对钱木森有着道不出的情绪,他们难道之前就认识?

本文标签:边走边做公主啊好深H

上一篇:污 好紧 好大 H文 小东西…叫大声点

下一篇:人妻2乱3伦 玩弄少妇高潮抽搐在线观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