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随时随地想吃就吃H|情趣用品地下室调教的小说

2021-10-22 10:44: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所以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而且刚刚那一巴掌是为自己打的?
  
  “那个,周先生,抱歉,我不该干涉您的家事!”伊人说着恨不得马上逃走。
  
  “我这

所以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而且刚刚那一巴掌是为自己打的?
  
  “那个,周先生,抱歉,我不该干涉您的家事!”伊人说着恨不得马上逃走。
  
  “我这个女儿太任性,让您见笑了。”
  
  周冲谦卑的态度让她十分不习惯。她突然觉得自己是撑不起俞太太这个身份的,所以面对周冲这样的大人物,她紧张的不敢说话。
  
  不不不,谁说她撑不起来的?是周冲对她礼让三分,她有什么好别扭的!
  
  “既然周先生知道这个女儿任性,那以后可得好好管教了!”伊人说着又心疼地看了眼蓝月,“不过今天倒是委屈了周太太了。”
  
  “我没事。谢谢俞太太关心!”蓝月说着便走过来,挽住了周冲的胳膊,“走秀的事,多亏有你!”
  
  这个场合伊人觉的自己再不走的话,真的撑不住了。
  
  “不用客气,就当是让我过了一次模特瘾!”伊人说着,强装出几分镇定,“我先走了。”
  
  出了那道门,她便加快脚步往外跑。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自我感觉好像装的还挺像的。
  
  “俞太太这是准备去哪儿,火急火燎的?”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那个声音是……俞丛!
  
  他怎么可能会在这儿?
  
  伊人连忙回过头来,发现那人真的是俞丛。
  
  “你怎么在这儿?”她显得有几分吃惊。
  
  今天晚上这种小场合,俞丛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不是听说俞丛和周家向来不怎么往来吗?周琼的时装秀,他也会来?
  
  “妇唱夫随,没听过吗?”俞丛说着走到她身边,顺势揽住她的腰接着往前走。
  
  “你确定没吃错药?”伊人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在他的裹挟之下,被动地往前走。
  
  “我需要吃药吗?”俞丛戏谑一问。
  
  嗯?
  
  伊人疑惑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连忙低下头去不说话了。
  
  “你也知道害羞?”俞丛故意打趣地说,“听说昨天晚上你生猛的很哪!”
  
  昨天晚上的事他也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
  
  “你跟踪我?”
  
  “能不能不要总是把我想得那么低劣!”俞丛停了下来,“我怎么可能会干那种偷偷摸摸的事儿呢?”
  
  可是不跟踪她,他怎么知道昨天的事情?
  
  容颜说的?
  
  秦薇说的?
  
  总不至于是蓝心说的吧。!
  
  “那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谁告诉你的?”伊人不解地问。
  
  如果这个问题她得不到答案,那以后她的一切行踪岂不是很危险?
  
  “想知道?”
  
  伊人点了点头。
  
  “给你一个取悦我的机会,如果你成功了。我就告诉你。”俞丛说着停下来,充满暗示地问。
  
  恰巧这一幕,落在不远处的容颜眼里。看着不远处亲密的两人,他的心里面隐隐的有些酸涩。
  
  他们之间不是一直水火不容吗?
  
  即便是他公开了他们结婚的消息,那也是一种利益上的权衡。
  
  可是为什么现在事情却不一样了?
  
  “哥!你怎么在这儿?”秦薇从身后蹿过来拍了拍他的肩,“你听说了吗?刚刚伊人在后台可威风了。连周冲都得给她几个面子。”
  
  “是吗?她什么时候这么威风了?”容颜有些不信。
  
  “那还能有假?现在人家可是货真价实的俞太太!谁不得捧在手心里!”秦薇一脸羡慕地说

 文学

容颜只是淡然一笑,转身便走。
  
  “我们不等她了吗?”秦薇追上去。
  
  “她已经被人接走了。”
  
  被人接走了?
  
  明明是他们三个一起入的场。伊人怎么会被别人接走呢?
  
  秦薇连忙追过去。
  
  会展中心停车场,伊人刚坐上车,便想起自己竟然将秦薇和容颜忘记了!
  
  “不用看了,他知道你在我这里!”俞丛说着系上了安全带。
  
  “你知道我在看谁吗?”伊人好奇地问。
  
  “前男友!”俞丛说着便发动了车子。
  
  前男友?
  
  容颜什么时候成了她前男友了!他们从来就没有谈过恋爱!
  
  “你还说没有跟踪我,如果没有跟踪我,怎么对我的事这么清楚!”伊人不安地看着他。
  
  “如果跟踪好理解一点,你就当是我跟踪你了吧!”俞丛摇了摇头。
  
  明明就是跟踪还狡辩什么。伊人有些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听说你刚刚在后台赚足了面子?”
  
  “差一点也丢够了面子。”伊人想了想,若不是周冲及时出现,她根本就下不了台。
  
  “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俞丛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是周琼欺人太甚!”伊人一想到周琼,自然就想到平白牺牲的辛何。
  
  “那是周家的家事,你没有资格去管!”俞丛有意提醒到,“看起来你好像对周太太格外感兴趣!”
  
  “我只是单纯的看不惯周琼的所作所为罢了。她害死了辛何,也差一点害死了我!”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辛何是被她害死的?”俞丛突然刹车,差一点他就闯了红灯。
  
  “是她亲口说想要辛何死!”伊人一想到这件事情就恨得牙痒痒。
  
  “你想问题太单纯。仅凭一句话就能判罪的话,还需要警察干什么?”
  
  伊人看着俞丛一脸认真的表情,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难道辛何的死真的和周琼无关?
  
  “你的意思是?还有其她人想害她?”伊人想了想,突然觉得后怕起来,“或者是,其实是想害我?”
  
  俞丛摇了摇头,这件事他也在调查,只是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
  
  想害她的人,可能是冲着他来的。
  
  想到这里,俞丛的表情变得凌厉起来。
  
  伊人看着他讳莫如深的样子,突然觉得很可怕。难道之前都是她想错了吗?其实还有其她人想害她!
  
  绿灯,俞丛启动了车子。
  
  晚上十点半,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
  
  伊人很不解,这个时候俞丛为什么要带她来医院。
  
  “我们来医院做什么?”伊人不解的问。
  
  “看一个受伤的朋友!”俞丛解开安全带下车。
  
  伊人连忙追上他。
  
  “可是看朋友不是应该早上吗?为什么这么晚了来看朋友?”
  
  “早上你在做笔录,下午你忙着到处跑,只有现在你才有时间!”俞丛解释说。
  
  他看朋友和她有什么关系?
  
  “我有那么重要吗?”她不解地问。
  
  “当然,他想见你,顺便向你表达谢意!”
  
  “向我表达谢意?”伊人更加疑惑了。
  
  “感谢你手下留情!感谢你的……”俞丛想了想,“不杀之恩!”

本文标签:情趣用品地下室调教的小说

上一篇:别墅里的肉奴不准穿衣服(舔下面)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乱肉合集乱500小说|三个人弄了我一晚上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