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武林美妇娇呻浪吟双修|隔着内裤进去了H

2021-10-22 11:22: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有一只鬼的头断了一半,歪在肩膀上,断了的地方还在冒着血!
  它们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看那样子,也不知道是哪年死的,比他收藏的古董衣服都古董!
  他摸索到墙上的开关,打开了灯!

有一只鬼的头断了一半,歪在肩膀上,断了的地方还在冒着血!
  它们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看那样子,也不知道是哪年死的,比他收藏的古董衣服都古董!
  他摸索到墙上的开关,打开了灯!
  房间里变得明亮,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数着自己的心跳声,过了一会,他又关了灯。
  可是,那些鬼还在窗外!而且更活跃了!
  它们在树枝上荡秋千,把自己的头摘下来抛来抛去,还有把眼珠子抠下来扔他的!
  木慎修握紧了拳头。
  妈的,活了二十六年,什么奇葩的人都见过了,什么夜路都走过了,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鬼!
  木家虽然是玄门,但是,他父亲从来没有教过他任何驱鬼的本领!
  虽然他也奇怪,甚至曾经抗争过,但是,父亲不教就是不教,最后不了了之了。
  “怎么回事……木眠,木眠怎么办?”
  木慎修刚开始确实吓了一跳,但是,他天生就天不怕地不怕,此刻他狠狠的想着,就算是有鬼,拼起命来,他也不怕!
  就算活着打不赢,死了变成鬼,他也弄死它们!
  他瞬间把最坏的结果都想到了。
  只是,他忽然想到了木眠!
  万一她也被吓醒了,她一定很害怕吧!
  可是,他这个小楼跟木眠所在的小楼,隔着一段距离,外面的鬼似乎进不来,他要是出去,就得面对它们!
  但他仍然没有犹豫!
  披起一件衣服,他瞬间出了门!
  那个玩头的鬼忽然把自己的头踢向了木慎修!
  木慎修躲开。
  许多鬼都朝他飘过来,阴森森的叫声此起彼伏。
  木慎修却不管不顾的朝着另一个小楼跑过去!
  后面许多鬼追着,他跑的极快。
  瞬间冲击了楼里,他飞奔上楼,直接撞开了木眠的门,打开了灯。
  “木眠!”
  他大吼一声。
  木眠睡的沉,但也被这震耳欲聋的一声吼给喊醒了。
  她微微睁开眼睛,却又被明亮灯光晃的闭上了。
  木慎修跑过去,将木眠从被子里挖出来,他握住她的肩膀,“你没事吧?木眠,醒醒!”
  木眠被他左摇右晃,早醒了。
  她看向木慎修,神色困顿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木慎修,我能有什么事?你大半夜跑过来吵我,是不是找打?”
  木慎修皱紧眉头,“说什么呢?我是你叔叔,你敢打你叔叔?”
  木眠又打了一个哈欠,她无力的看着木慎修。
  “我是你祖宗。”
  木慎修气笑了,“你是不是跟木云那个家伙学的?一个两个都想做我祖宗!”
  而这时,慕云出现了。
  他穿着一身丝质的睡衣,刚走进门,忽然加快了脚步!
  他坐在床上,狠狠一把推开了木慎修,然后把木眠揽入自己怀中,保护似的抱着她。
  他警惕的看着木慎修。
  “木慎修!大半夜的,你来骚扰眠眠?”
  “你都住在三十米外的楼里了,还要跑过来!你是禽兽吗?”
  木慎修愤怒的看着慕云,“你才是禽兽!我是见鬼了,外面到处都是鬼!我怕木眠有危险,才来看她的!”
  慕云的神色忽然变了一下,也不跟他吵了,只是低头看木眠。
  “眠眠,没什么事,你继续睡吧。”
  木慎修以为慕云把他无视了。
  他气的大喊:“我操,你们以为我开玩笑吗?我犯得着吗?你们关了灯,马上就能看到,窗户外面扒着奇形怪状的鬼,一个比一个恶心!”
  慕云放开了木眠,让她躺下,细心的给她盖好被子。
  木慎修更气了!
  “你们不相信是吧?我证明给你们看!”
  他忽然走到床头,把灯关了。
  窗户外面,果然扒着很多鬼,都挤在窗口,把外面弄的血淋淋的。
  三人动作一致的看着窗外。
  “这下你们相信了吧?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以前家里也没有这种情况,不过你们不用怕,待在房间里里不要出去。”
  “它们应该进不来,因为我发现它们一直都扒在窗户上,没有进来的意思。”
  木眠坐起来了。
  “还有这回事…”她说。
  木慎修顿时觉得捡回了面子。
  但是,木眠又看向木慎修:“我忘了告诉你了,老宅夜里有鬼,平时我睡着就不管了,但你没见过,你是不是吓坏了?”
  木慎修:“……”
  他有点迟钝的看着木眠,过了几秒钟后,终于反应过来了。
  “你知道这回事?!这几天每天都是这样?!你为什么这么淡定!”
  “还有,我没有被吓坏!”
  他气哼哼的,有种被严重鄙视了的感觉,尤其是,慕云也是一样的表情!好像在说他少见多怪一样!
  木眠看着木慎修气哼哼的样子,她微微沉吟了一下,对慕云道:
  “慕云,你回去睡觉吧,我跟木慎修有话要说。”
  慕云轻轻一笑:“眠眠,这么见外干什么?我们一家三口,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
  木眠:“……你出去。”
  木慎修:“……谁跟你一家三口!”
  慕云看了看木眠,又看了看木慎修,清冽的眼神有点忧郁,他微微抿了抿唇,似乎很悲伤的低声开口:
  “眠眠,虽然我跟你们不一样,但是,我也在努力融入这个家啊。”
  他站起来,“我可以出去,但是,眠眠,我希望下次不要这样了,我真的很受伤。”
  他心里想着,木慎修真是碍事!以后他回来住,小美人的注意力就会分给他一点。
  他得想想,怎么解决这个木慎修。
  木眠:“……”
  她就看着慕云“受伤”的出去了,关门时还留给他一个“我很坚强”的眼神。
  他好像是个戏精……
  木慎修已经受不了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病啊……”
  “木慎修。”
  木慎修转过头,皱着眉头道:“没大没小,以后你都注意点,要叫我叔叔。”
  木眠却道:“没大没小的是你,论起来,我是你的祖宗,而不是你的晚辈。”

 文学

“祖宗?跟我就不要开玩笑了吧。”
  木慎修一脸的不以为意,我是你祖宗什么的,这种话,跟朋友开玩笑的时候,他也没少说过,但是,他现在是认真的。
  木眠却只看着木慎修的眼睛。
  木慎修不由自主的与她对视。
  她的眼神,真的能让人心里瞬间放空。
  朦胧如雾,那是一片洁净的世界,仿佛一粒尘埃都没有!
  木慎修不知道怎么就无比平静下来,他想起了昨天第一次见到木眠时,他就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只是,被他忽略了。
  他搬回老宅来住,也是因为木眠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离她近一点。
  也许是因为,他一下子失去那么多亲人,而她,是父亲托付给他的,也是唯一的亲人了。
  “我没有开玩笑,我真的是你的祖宗。”
  她说。
  木慎修双脚定在原地,脑子有些混乱,因为,他觉得,这双眼睛不会骗人,他已经开始相信了!
  “不,不,不可能……”
  木眠起身下床,她穿着可爱的熊猫连体睡衣,睡衣像个袋子一样,将她整个人都装了进去。
  她一直走到窗户边上,站定。
  一只鬼将鲜血在玻璃上涂的满满的,阴森森的瘆人,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怕的样子。
  她拿起一只朱砂笔,在玻璃上画了一个符。
  那红色的符一成,窗户外的鬼就怪叫着消失了!
  连之前那些血迹,也都没有了!
  但是,那个红色的符,还以一种古朴而神秘的样子存在着。
  木慎修看的说不出话。
  过了一会,他才道:“你会道法?”
  木眠点了点头,“我会的很多…但是,我们现在谈论的是,我是你的祖宗这件事。”
  “你去把木家的族谱拿过来。”
  木慎修看着那个可爱的背影,可是,她的话却令他无法反驳!
  他僵硬的转身,下楼找出了木家的族谱。
  厚厚的一本。
  木家是玄门,极其重视传承,一千多年来,从未间断。
  他把族谱捧到木眠面前。
  木眠接过,一直往前翻,过了一会才停下。
  她指着上面的一个名字,说道:“这个木眠,就是我。”
  木慎修盯着那个名字,真的是“木眠”两个字!
  “巧,巧合吧……这都是八百年前了……是大战还未发生之前……”
  木眠:“不是巧合,我就是八百年前出生的,就在这个世界,那时候跟现在,还完全不一样。”
  “那你八百岁了?怎么可能……”
  木眠:“我爸爸和妈妈不是普通人类,八百岁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数字,我出生后不久,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半年前,我回到这里,是木老帮我安排了新的身份。”
  “……”
  木慎修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他想起父亲曾经对他说过,让他一切都听木眠的,以后有任何事,都可以找她帮忙。
  他完全没有当回事。
  他僵硬的问道:“你,你还能怎么证明?就凭一本族谱……我也不能全信……”
  木眠想了想,她忽然变出了一个东西!
  她递给木慎修:“这是我出生的时候,爸爸给我做的。”
  木慎修接过那个东西,不解的看着,“这不就是一个木偶吗?”
  是一个小女孩的模样,梳着两个小辫子,做的倒是很精致,惟妙惟肖。
  木眠:“它不是普通的木偶,它是《缺一门》,也是《鲁班术》的法器。”
  “缺一门?!”
  木慎修震惊的呢喃,他曾经多次听父亲说过,木家最厉害的,莫过于《缺一门》,还说它无所不能,是真正的仙术。
  但是,这门仙术已经失传了。
  木眠按动了木偶头上的机关。
  那木偶忽然从木慎修的手上跳下去!从手掌大小,一下子变成了三四岁的模样!
  它动了动手脚,然后奶声奶气的说:“眠眠起床。”
  木眠一成不变的表情里,终于出现了一丝笑意,浅浅的,如彩色的虹光,穿过朦胧的白雾,绚烂而纯粹。
  “我起床了。”
  “眠眠吃饭。”它又说。
  “现在是晚上,不吃饭。”
  “我陪眠眠捉迷藏。”
  “现在是晚上,该睡觉了。”
  木慎修呆呆的看着木眠和那个变大的木偶对话,虽然有点幼稚,但不知道为什么,木眠却有点乐在其中的样子……
  木慎修:“这是什么……”
  木眠又按了按木偶头上的机关,把它变回了小小的样子。
  “这个木偶是爸爸送给我的玩具,我爸爸是木家最后一个传承《缺一门》的人,他说,以后木家不需要《缺一门》了,所以,他把缺一门带走了。”
  木慎修看着木眠,久久都无法回神。
  他脑海中翻滚着巨浪!
  原本身份成谜的木眠,他的侄女木眠,现在变成了他的祖宗!
  与八百年前的祖宗面对面,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奇幻的场景?
  这世上真有神仙似的,长生不老的人?木眠的模样,哪有一点八百岁的样子!
  “你相信了吗?”木眠问道。
  木慎修机械的点头,“我,我信。”
  木眠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她道:“你感到奇怪也正常,但你是木家的人,至少要有木家的骨气,木老他们死了,你就要撑起木家,这样的事情,你以后会经常见到的,你要学会自己面对。”
  木慎修:“……”
  他被前一刻还是他侄女的人训了。
  虽然她说的没毛病,但是,那么一张青春又稚嫩的脸说出这种话,他怎么听都有点不自在。
  “为什么你说,这样的事会经常见到?”
  木眠又看了看窗外,“这个世界上,存在阴阳两界,尤其是大战之后,阴界的范围一直在扩张,木家本来就位于阴界的边缘。”
  “木老在时,应该是用法阵避开了阴界的笼罩,但是他走之后,没有人维持他的法阵,阴界就覆盖了这里。”
  “不过,阴界只有在午夜十二点之后,才会开启。”
  木慎修:“……所以说,不是鬼闯进了我们家,是我们住进了鬼的地盘?”
  木眠点了点头,“是这样。”
  木慎修:“那你能不能再用法阵把我们家弄出去?”
  “晚了。”木眠说,“阴界的的界面,一旦圈定了,就不能更改了。”
  说着,她看了看木慎修,算是安慰的说:
  “你不用怕,晚上在家睡觉,不要乱走就不会有危险,老宅的房子都有法阵,再厉害的鬼也进不来,刚才那些小鬼,只是来戏弄你的,它们是孤魂野鬼,没有法力,只要你有足够的定力,就不会被它们制造的幻象吓到。”
  木慎修沉思,“原来是幻象……”
  怪不得那些血迹没有留下痕迹。
  记得父亲说过,鬼魅妖邪最怕的是一身正气的人,如果内心没有贪妄邪念,就不会被趁虚而入。
  所以在他走了歪路时,父亲差点打死他。
  木眠重新钻回了被子里,“明白了的话,就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木慎修顿时抬头,“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木云是怎么回事?他该不会也是我的祖宗吧?”
  木眠:“他……是木家祖坟里封印了一千年的人,他叫慕云,对外叫木云,也是木家人,这件事,你知道就行了。”
  木慎修:“……一千年!比你都……大!”
  他差点就说成老了。
  “那他还是人吗?我听说只有为祸世间的妖邪才会被封印!他该不会也是吧!”
  木眠:“不知道。”
  木慎修简直被木眠如此淡然的态度给弄懵了,“那为什么要把他留在木家?”
  木眠:“你害怕?”
  “我有什么好怕的,但是……”
  木眠打断了他,“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
  木慎修依然觉得被安慰很诡异,但他又控制不住的,安全感爆棚!
  木慎修慢慢的走到门口,忽然回头,“我应该怎么回去?”
  外面可全是鬼。
  木眠的声音仿佛梦呓,轻的快听不到了,“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

本文标签:武林美妇娇呻浪吟双修

上一篇:宝贝帮我套小雨伞|50岁的女人几天需要一次

下一篇:黑人肉大捧进出全过程动态|花唇扒开(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