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SAO货撅起屁股扒开|高H使用情趣用品PLAY文

2021-10-22 11:34: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还有一个人没到,再等等。”

  情报部主管是位40多岁的白人中年女性,看到季先走进来,开口示意道。

  听到这句话,季先也没有多说什么,跟两人点头致意后,就坐在了

“还有一个人没到,再等等。”

  情报部主管是位40多岁的白人中年女性,看到季先走进来,开口示意道。

  听到这句话,季先也没有多说什么,跟两人点头致意后,就坐在了戴向东对面的椅子上。

  等了不到半分钟,一位身材壮硕,身高一米八五左右,压迫感十足的昂藏大汉走了进来,浑身贲张的肌肉将迷彩背心撑得仿佛要爆开一般,背心外露出满是肌肉的双臂,简直比正常人的大腿还要粗上两圈,配合上古铜色的肌肤,跟老虎般别无两样的脑袋,脸庞周围的连须胡子根根直立,真的像是铜浇铁铸的怒目金刚一样。

  看到刚走进来的壮汉,季先和戴向东都本能的绷紧了身体,这个人就是焦勇,在整个特别行动处都赫赫有名,从他加入特别行动处至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徒手赢过他哪怕一次,除了焦勇之外,特别行动处具有精英行动人员称号的有三十五人,这些人都是通过总部‘地狱训练营’选拔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每个人都不是好惹的,但是却没有任何人能在徒手格斗上赢过他一次,这种战绩是非常恐怖的。

  “既然人都已经到齐,现在由我通知上级下达的任务。”说着,情报部主管拿起了一直放在会议桌上的银色密码箱,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一块造型别致类似U盘的东西,然后继续说道:“任务内容为最高机密,只有你们三个才有知情权,密码是你们意志力考核时获知的关键词,输入顺序为季先、焦勇、戴向东,密码错误资料自动销毁,都听清楚了吗?”

  “明白!”

  听到情报部主管的话,三个人精神一振,条件反射般站起身同时回答道。

  “OK,这三个带有你们各自名字的箱子里是任务所需物品,密码也是你们各自掌握的关键词,我的任务已经完成,祝你们任务顺利,再见。”

  目送情报部主管离开后,季先、戴向东、焦勇情绪有些激动地对视一眼,然后走向了那块U盘。

  在情报部主管说出意志力考核关键词这几个字时,他们其实就已经明白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了,他们一直在期待的最终任务,这就是他们存在的意义。

  在季先等人通过最终考核后,训练营总教官就会召集这次通过考核的所有人,授予他们精英行动人员称号,并告诉每一个人,他们之所以要经过严格筛选,进行地狱式的残酷训练,只有最终通过考核的人才能成为‘精英’的原因,那就是保护‘金门集团’中真正的大人物。

  而且非常郑重的提醒过他们一定要记住意志力考核时被告知的关键词并严格保密,因为它涉及到最终任务,只要被通知接到这项任务,他们的生命中就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保护任务目标,直到自己失去保护目标的能力为止。

  如果他们能安全活到‘退休’,那么他们后半辈子的衣食住行等一切开销都将由‘金门集团’负责,如果想安稳的过退休生活,则‘退休’工资也会以‘工作’的最后一个月工资为标准翻倍后发放,如果想发挥余热,也会被安排到‘金门安全’管理层,在享有退休工资的同时,上班工资也会正常发放。

  可以说从接到最终任务开始,只要他们还活着,那么就可以称得上是余生无忧了。

  季先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通过公司严格筛选,跟他同期参加‘地狱训练营’的一共有53人,都是综合素质出色的精英,经过一年的地狱训练,最终能参加考核的却只有39人,另外没能参加的14人无一例外全部在训练中身亡,由此可见这场为期一年的训练有多恐怖。

  虽然很残酷,但是最终能活下来的39人都仿佛脱胎换骨一般,跟训练前的自己简直就不是一个人。

  为期三个月的最终考核第一项测试就是意志力,他们会被蒙住眼睛,然后会有一个机械提示音在他们耳边说出一个词,并告诉他们这是最高机密,无论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把它透漏出去,否则考核就会判定失败。

  意志力的考核非常残酷且狡猾,季先至今都忘不了那段经历,考核开始后会有各种各样的人来到你面前,无所不用其极地诱导你说出那个秘密,刚开始只是言语上的威逼利诱,后面就变成了严刑逼供,各种各样酷刑的滋味都施展过,在这种痛苦的过程中,季先甚至怀疑这场考核就是折磨人的,受到这种程度的酷刑后人也会废掉,那通过考核还有什么意义?

  在这样的怀疑中痛苦的挣扎,季先最终还是靠自己坚韧的意志挺了过去。

  恐怖的酷刑过后,有人会告诉你通过考核,然后就会告诉你可以把秘密说出来了,不过季先依旧没有说,因为他知道考核并没有结束。

  直到有人帮他摘掉了眼睛上的黑布,并通知他考核结束然后离开,他才松了口气,依然坐在那里等待医务人员来救治自己,这回肯定是落下伤残了。

  但是等了几分钟都还没有人进来,刚刚经历过一场酷刑精神疲惫不堪的他才察觉到有些异常,诧异地睁开眼睛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后,他有些呆住了。

  因为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经历过残酷刑罚的痕迹,仿佛刚刚只是经历了一场噩梦,但之前经受酷刑时的痛苦煎熬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如此清晰,这让他有些疑惑。

  坐在椅子上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的他只能将这归结于是催眠或者高科技一类的原因了,其实他的猜测也比较贴近现实,因为这种奇迹是系统造就的。

  意志力测试过后,最终剩下的只有15人,这个淘汰率非常恐怖,要知道这只是第一项测试而已,虽然这项测试确实难度非常高,但是要知道他们这些人可是经历过严格筛选身经百战的精英,这样一想超过百分之六十的淘汰率就很离谱了。

  接下来的几项测试可以说都是非常考验人体极限的,最终通过测试的只有4人,这个概率简直可以用残忍来形容,不过能通过这些极限测试,最后被遴选出来的都是真正的精英。

  而剩下的通过了意志测试,却在其他测试中失败的11人,其中有3人死亡,存活下来的8人则会成为金门安全特别行动处的骨干,至于没有通过意志力测试的24人,则会被分配到其他普通行动部门作为骨干使用,并且永远也没有机会接触到‘金门安全’最核心的机密了,如果说特别行动处是‘金门安全’中的核心,那他们这36名精英行动人员就是核心中的核心。

  焦勇、戴向东的经历和季先的故事基本上大同小异,都是这样被一步步严格筛选出来的,而他们被选出来的目的就在眼前这块小小的U盘中,在向它走去的这短短几步路时间,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回忆起为了今天他们所经历的一切。

  季先拿起那块U盘,插入了早就准备好的设备中,按顺序输入了‘桂花’、‘蜂蜜’、‘火龙果’三个词后,这块绝密U盘就被顺利打开。

  没错,他们被要求严格保守的秘密,就是这样三个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词汇,为了保护这样一个普通的单词,他们每个人都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酷刑,其实这也是一种考验,这些随处可见的词汇,很少有人会把它跟机密联系到一起,参加考核的人也会下意识的不去重视它,从而在潜意识层面降低被考核者的意志,而没有为了保护它而牺牲一切那样意志的人,就不会是系统真正想要筛选出来的人,自然就会被淘汰。

  可以说这些经过系统层层筛选出来的精英,每一个都是最值得信赖和依靠的成功者,至于那些不合格的失败者,则根本没有机会也没有资格出现在陈恪这个系统宿主面前。

  这块U盘里的内容也非常简单,打开U盘首先弹出的是2分钟后自动销毁的提示,点击确认后,里面就出现了陈恪的一些简单个人资料,并附有陈恪各个角度的照片。

  任务目标:‘金门集团’继承者,姓名陈恪,年龄23岁,身高182cm,体重76公斤,国籍华夏,明日21:30航班直飞沪上,集合地点为华夏沪上JA区南京西路东方文韵酒店,请于燕京时间2020年8月20日十四点前到达集合地,目标联系电话为...

  在几个人认真看了两遍确认不会忘记后,两分钟时间到后,它就自动销毁了。

  确认U盘销毁后,几个人就输入密码打开了写有自己名字的密码箱,只有一个文件袋,里面是他们三人入境所需要的一系列手续、文件证明、身份资料等。

  三人打开大概看过两眼,约定好明天的出发时间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各自离开回去收拾行装,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就只是为了这样一个任务,现在他们终于等来这一天了!

 文学

“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陈恪从柔软宽大的卧床上坐了起来。

  昨天洗完澡收拾妥当都已经十二点多了,陈恪由于刚刚花了一亿六千多万,他的大脑到现在还处于比较兴奋的状态,虽然这个时间他已经很困了,但是躺倒床上后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思绪也开始漫无边际的发散开来,脑海中一会浮现出糜露那张清丽的俏脸,一会又回变成肖薇的可爱面容,辗转反侧之中,竟然让人分外难以入眠。

  陈恪好不容易睡过去的时候,当时的时间已经接近两点了,幸好今天上午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是陈恪就美美的睡了个懒觉,直到现在才起床。

  “我这是想女人了?”

  靠坐在床头,刚睡醒精神还有些恍惚的陈恪想起刚刚做的那个梦,还有昨晚辗转反侧之时脑海里闪过的那些奇怪念头,他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

  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下床拉开窗帘,外面的天空有些昏沉沉的,仿佛跟陈恪一样还没有睡醒,蒙蒙细雨被风吹打着化为雨沫落在窗户上,雨点慢慢地汇聚成大一些的水珠,在落地玻璃窗上面缓慢的滚动着,形成了一道道迷蒙的曲线,透着股柔和美丽的韵味。

  此时的雨下得并不是很大,淅淅沥沥的好像随时都会停下来,坐在落地窗前的单人沙发上,陈恪点燃了一根烟,轻轻地吸了一口,然后就透过眼前袅袅升起的淡蓝色烟雾,看着窗外被风吹散后,犹如烟雾般飘荡着的细碎雨沫,一时间竟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副似曾相识的场景,陈恪想起了自己给父母写那封遗书的日子,也是同样的秋天,同样的昏沉天空,同样的蒙蒙细雨。

  但在那一天他感受到的却只有风雨飘摇,仿佛自己就是在风中飘零的那片枯黄落叶,只能身不由己地随风飘荡,就连想回到不远处生长自己的那颗树下安放都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

  而在今天,靠坐在舒适的单人沙发上,看着落地窗外昏沉天空下烟雨朦胧的景色,陈恪感受到的却只有雨落无声,岁月静好。

  重生前的那场风雨中他是亲历者,是风中飘零的那片黄叶,而重生后的这场风雨中他却是旁观者,是风雨之上的那片天空,所处位置的不同,能看到的景色当然也会天差地别。

  “确实是不一样了...能这样活着,真好。”

  看着窗外的景色,陈恪的思绪却是早已经飘到了别处,对比了一下重生前后天差地远的两种境遇,他再一次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旋即又想起了昨晚做的那个梦。

  “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太幸福了,不过对于我来说,想要实现这样的梦也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事在人为嘛。”

  这样想着,陈恪下意识地吞咽了两口唾液,砸了咂嘴有些意犹未尽地回想起昨晚享尽齐人之福的那场美梦。

  “不过,重生回来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也实在是太失败了点。”

  意识到这点后,陈恪决定要尽快摆脱目前这种处境。

  “糜露就很不错,至少93分的超高颜值,身材火辣,又纯又欲的气质要+1分,昨晚表现出的一般女生所不具备的机智和勇气也要+1分,93+2的大美女可不是随便就能遇到的,当然不能轻易错过。”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陈恪对于美女颜值的评分标准,满分是一百分,但是在陈恪的心里,没有任何女人可以拿到颜值的满分一百分,因为那是他连靠想象都没有任何办法去完美勾勒出来的颜值,所以他将颜值的最高分数设置为95,95分就是陈恪心目中纯颜值方面的巅峰,而另外五分是额外加分项,比如性格、气质、修养、品德等方面特别优秀的菜有获得加分的机会。

  比如纯颜值93分的女生和91+2的女生,如果只能选择其中一个的话,相比之下陈恪肯定会选择91+2的那个,因为91分和93分在纯颜值上区别不算很大,而且这个世界上漂亮的皮囊有很多,有趣的灵魂却相对较少,那么在颜值差距不大的前提条件下,他当然会选择灵魂更有趣的那个。

  当然,如果是89分和90分做对比的话,只要90分的女生灵魂不过于恶劣,陈恪肯定会选90分的那个,因为89和90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完全可以说是两个世界。

  按照陈恪的这套标准来看,糜露能获得93+2的分数,就已经足够说明她有多么的优秀,以陈恪的想法当然是不可能会错过这种质量的美女。

  “根据她昨晚的种种表现来看,应该是对我有那么点心思的,我的成功率应该在百分之八十以上,果然像我这种质量的气质帅哥总算最受女生欢迎的。”陈恪有些自恋的想道。

  “不过,我们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她是怎么喜欢上我的,像她这种等级的美女应该不会缺高颜值男生追求才对。”

  尽管陈恪对自己的颜值相当的自信,但是对于糜露的态度,他还是有些拿不准的,不是拿不准她到底喜不喜欢自己,毕竟在KTV唱那首勇气的时候,她就把心意表露的十分明显了,只要不是瞎子,就算是傻子都看得出来她是什么意思,陈恪拿不准的是她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喜欢上自己,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看她的表现,也不像是谈过恋爱的样子,表现得太心急,而且还有些笨拙...她喜欢上我肯定不会是错觉,哪有两遍都能唱错歌词那么巧的事,而且通过其他细节也完全可以佐证这一点。”

  “那她究竟是因为什么喜欢上我的呢...不大可能是因为颜值,这种美女身边肯定不会缺帅哥的,但是除了帅,我简直可以说一无是处,找不到别的原因了。”

  虽然陈恪很不想承认,但是现实就是,跟他差不多颜值的人肯定会有,而且不在少数,至于比他颜值更高的,那必须是没有!

  “除了帅,我身上还有什么有点是能让她一眼就看出来的,还能吸引到她的呢?”

  想到这里,陈恪就仔细地回忆了一遍那天晚上送郑筱雨回去时,在师大东门初遇糜露的场景。

  送西装,主动做自我介绍,问自己的姓名,在上车的过程中一直注视着自己这本,眼睛里仿佛闪烁着迷人的星光,这不就是沉沦在我的气质颜值之下的表现吗?

  不对,她的眼里还有那辆车,仔细回想一下,好像从自己下车开始,糜露的视线就始终在欧陆GT和自己的身上,从来都没有挪开过。

  “这样就能说得通了,我还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又一见钟情这种事,原来是这样。”

  通过仔细回忆那晚的种种细节,陈恪逐渐确定了心中的判断。

  “她应该不会缺富二代追求者吧?但是她所有的细节表现都说明事情应该就是我想的那样,也许是在她这个年纪,对爱情还抱有幻想,可能是在追求她的这些富二代中没有真正能让她感到满意的吧。”

  “毕竟像我这种真正意义上的高富帅,普通家庭的女生想遇到一个还真是件挺困难的事情,按这个逻辑推断,现在她这么果断、主动、急切就显得情有可原,合情合理了许多。”

  “今天下午约会的时候可以再试探确定一下。”

  陈恪越想越觉得做出这种推断没有任何问题,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先想得足够清楚明白才会去做。

  想清楚这些事后,陈恪就收回如烟雾般四处飘散的思绪,熄灭手中早已燃烧到尽头的香烟,又取出一根烟点燃,慢悠悠的一边抽着烟,一边悠闲地欣赏起窗外烟雨朦胧的景致。

本文标签:小SAO货撅起屁股扒开

上一篇:宝贝好爽HH禁忌|两个男按摩师吃我奶

下一篇:女主穿越到想做就做的世界小说|YD受NP高H各种公车PLAY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