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日本RAPPER潮水真人版(顶到)全文阅读

2021-10-22 14:26: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江时淡声拒绝,随后挂了电话。

  点开软件,查南七的定位。

  地图上那个红色小点,以超乎寻常的速度移动,几乎是片刻,就从一个地点,挪到另外一个地点。

  江时盯着屏幕看了

江时淡声拒绝,随后挂了电话。

  点开软件,查南七的定位。

  地图上那个红色小点,以超乎寻常的速度移动,几乎是片刻,就从一个地点,挪到另外一个地点。

  江时盯着屏幕看了许久,喃喃出声。

  “七儿,你到底是什么。”

  有片落叶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江时看着地上的落叶静静出神。

  他忽然想起幼时,梦境里总是出现的仙女,白衣飘飘,似梦似幻。

  ——

  南七其实没有出去多久,前后一共加起来没超过两个小时。

  她先是去了清雅居吃了顿饭,又去了徐记囤了些糖果回来。

  回来时,江时就坐在院子里吹冷风。

  啧,明明身体不好,还吹风。

  南七看了他一眼便进屋了,懒得理他。

  她喜欢美人,但是不喜欢冰美人,从前的江怀远长得不比江时差,还有一身好功夫,什么时候成天给她脸色看过。

  哼,她才不要搭理江时这个病娇。

  只是她没注意到门刚关上,院里的人眼睫就垂了下来,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跟沁了冰似的冷。

  南七一边上楼,一边剥开糖衣,往嘴里一扔,甜味瞬间溢满了味蕾。

  南七开心的跺了跺脚,没想到二百多年过去了,徐记的味道居然没有变过!

  晚些时候她在浴室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隐约听到那个病娇美人正在打电话,一连嗯了好几声,还说什么多带点人。

  南七擦着头发,好奇问:“多带点人作甚。”

  江时迅速挂了电话,转过身,故意板起脸,冷哼了一声:“不是嫌弃我吗,怎么还到我屋子来了,呵,口是心非玩的挺溜。”

  南七微微张大了嘴巴,“啊?我还有自己的房间吗?没人告诉我啊。”

  江时:“......”

  他冷着脸,咬牙道:“没有!”

  “哦。”南七背过身,准备躺进被窝里。

  “头发擦干再睡。”江时皱眉道。

  南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刚想用神力将头发弄干,忽然又想起了屋子里还有个人,只好把手放了下来。

  没办法,这男人存在感太强了。

  南七耸了耸肩,“毛巾擦不干。”

  江时磨了磨牙,“用吹风机。”

  南七装作惊讶懵懂的样子:“吹风机是什么。”

  江时深吸一口气,迈步走过去,拿起吹风机扔到她面前,动作并不温柔。

  南七睁大了茶色眼眸,模样看上去很无辜:“我不会用哎。”

  江时终于忍不住了,瞪了她一眼:“南七,你是失忆,不是失智。”

  “......”南七摊开手,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我说了,我不会。”

  江时闭了闭眼,压下了心中那股想冲上去打死她的冲动,不停的告诫自己。

  别动怒,自己的老婆,惯一点没什么。

  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他才重新睁开眼,走过去捡起床上的吹风机,插上电,“过来。”

  “哦。”

  南七慢慢挪了过去,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角度。

  吹风机呼呼的吹着,南七微阖着眼,热风吹得人头昏,她眼皮子越来越重,没过一会儿,头一歪,倒在了江时的怀里,睡着了。

  江时手指僵了一下,很快恢复了动作,调低了吹风机的风口,声音小了些。

  指尖在她发丝之间穿梭,江时神色难得温柔了些。

  过了一会,江时关了吹风机,宽大的手掌拖着南七的脑袋,动作轻柔地将她放在床上躺好。

  暖黄的灯光衬的房间温暖了些。

  江时翻开被子,躺在了南七身侧,望着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怔怔出神。

  良久,他抬手将她耷在眼角的发丝轻轻抚到耳后,侧着身子,微微弯腰,低头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

  然而,下一秒——

  他身形一佝,腹部遭受了重击,猛地被人踹下了床。

  江时脸色顿黑,眉眼因为剧烈的疼痛拧在了一块,那双桃花眼极力压制着怒火。

  南七尴尬的抽了抽嘴角,看了一眼自己抻在被窝外面的那条罪孽深重的腿,无声的缩回被窝。

  “抱歉......”

  江时阴沉着脸,硬撑着痛站起来,正欲发作,窗口突然传出异动。

  簌簌的风声刮的厉害,五六个人翻窗而入。

  “江时,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叫嚣着,手腕里突然翻出一把刀,“兄弟们,给我上。”

  南七:“……”

  多多少少有点无语了。

  这是什么令人窒息的操作。

  江时唇角弯了一瞬,很快抿起,皱着眉望向南七,似乎希望得到后者的回应。

  然而南七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们,被子往头上一盖,打了个哈欠,“我睡了,你们继续。”

  黑衣人:“……”

  他们面面相窥,一时间不知道到底是上还是不上。

  诺大的房间安静的落针可闻。

  气氛沉静到有些可怕。

  “那个……咱怎么说?”江东摸了摸脑袋,回头看向最后面的江婉人。

  江婉人屁都不敢吭一声,他们家少爷那张脸已经快冻成冰块了。

  太可怕了!

  他真不该出这馊主意,原本想着重现一下当初第一次遇刺情景,刺激少夫人大脑记忆,结果没想到南七毫无反应,甚至不管他家少爷死活了。

  完了,江婉人脑瓜子嗡嗡的响,他已经能想象到明天他家少爷要怎么收拾他了。

  最后还是白问出声:“意思一下吧。”

  不然明天丢不起人的江时可能会把他们折腾的更惨。

  于是几个人高马大的人摔碎了茶几上的几个花瓶,马不停蹄地跑了。

  他们害怕继续待在这里,会被灭口。

  临走时,还细心的把窗户给关上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江时双拳攥紧,太阳穴气的突突地跳,他在原地站了半晌,才抬手关了灯,翻身上床。

  动作很大,彰显着主人此刻的怒气。

  黑暗中,南七听到身后传来比平常要大的喘气声,显然气的不轻。

  她嘴角微微上扬。

  笨蛋。

  谁家刺客上来不杀人先放狠话的。

  以为演电视剧呢。

  猪。

 文学

《美人骨》宣发这天,一大早,周沐清便开车来到江家别墅,亲自接南七出门。她怕又出什么岔子,这两夫妻实在是太难联系了。

  车上。

  周沐清握着方向盘稳稳地开车,南七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手机,尽可能地搜索一些关于这部电影的信息。

  电影还没上映,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她搜了全网也就出来几个片花,和主演的定妆照。

  南七啧了一声,“没意思。”

  周沐清从后视镜看她一眼,女人穿着红色长款羽绒服,将自己包裹的就剩下一个脑袋缩在外面。

  “你......就打算穿这个去电影宣发?”周沐清身为经纪人,带过的艺人那么多,哪个不是在电影节上穿的花枝招展,各种露皮肤获取关注度。

  她还没见过这种懒散的艺人。

  南七点头:“我怕冷。”她昨晚查了天气预报,今晚气温降到零下,可能会下雪。

  她又不能在那么多人面前使用神力,只能多穿点了。

  往年这个时候,她都冬眠了。

  周沐清顿了顿,没再说什么。

  车子在路上疾驰,很快就到了地方。

  青鸟电影节是国内影视界最具影响力也是最权威的电影节,不光有年底即将上映的电影宣发,还有后面的重头戏,青鸟电影奖。

  如果能在青鸟电影奖得到提名,哪怕是没获奖,那演员的身价和业内评价都会水涨船高。

  所以青鸟奖也算是国内演员共同追寻的一个目标了。

  张千的《美人骨》就是拿来竞争明年青鸟奖的。

  每年挤破头都要蹭名额进来的二三线小明星更是数不胜数。

  今晚,众星云集。

  南七到的时候,一眼便看到后台的张千,他身边跟着白槿。

  白槿一身黑色晚礼服,中间大片真空,看起来大胆又性感,将身材展露的淋漓尽致。

  张千也一改往日的颓废,换上了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

  周沐清领着南七走到张千那个方向。

  一边走,一边交代:“等会你就跟张导一起进场,到时候主持人会Q你一些问题,你照常回答就好。”

  南七没吱声,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周沐清把该交代的交代完之后便不再说话了,将南七送到张千那边,就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退到了后场。

  张千正在跟工作人员交涉,没注意她们这边。

  “啧,江家是没衣服给你穿了吗。”白槿冷着脸笑,从前她还在人前装模作样一下,现在她连装都懒得装了。

  南七瞥了一眼说话的女人,她对这人没什么印象,但从她阴阳怪气的语气来看,估计从前的自己跟她的关系应该很不咋地。

  她嗤了一声:“狗拿耗子。”

  白槿脸色立马变了,“你说谁是狗呢!”

  “谁接话说谁呗。”南七拢了拢秀发,漫不经心的说道。

  白槿眼睛里透着火:“你!”

  就在这时,张千走过来了,他还没察觉到两人箭弩拔张的气氛,见到南七,嘴角都笑开了:“我的女二号,咱可有段时间没见了啊!”

  说着,他热情的张开怀抱,南七微微皱了下眉,不动声色的朝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的双手。

  张千顿了一下,也没在意这些,而是继续问:“你经纪人呢,”

  南七挑了下眉:“周沐清?”

  “对啊,说起来,我和她也算是旧相识了,当初她带的第一个艺人成名作就是拍的我电影。”张千狡黠的笑:“现在她重出江湖后带的艺人,又拍的我电影,说明你马上也要火了,南七。”

  南七笑了笑,“谢谢。”

  白槿冷哼一声,在张千面前,勉强维持住人设,她温柔一笑:“怎么没见到苏影帝。”

  “贺阳今年有部电影提名了,他去了另外一个剧组,所以我这身边,就只能靠你们两大美女镇场了,哈哈。”张千笑道。

  白槿谦虚道:“张导说的哪里话,能跟您一起走红毯,是我的荣幸。”

  张千被白槿哄得大笑起来,转头一看南七,对方始终一幅冷冷淡淡的模样。

  张千感觉南七有哪里不太一样,好像生疏很多,不过今天的场合特殊,他没时间思考这件事。

  电影节开始入场了,张千带着南七和白槿一齐踏上红地毯。

  “南七,你可能成为第一个穿着羽绒服走红毯的明星。”张千调侃道。

  外面的温度不比得候场室,冷风吹得人直打哆嗦。

  白槿紧绷着双唇,皮肤都快被冷风刮裂了,生生地疼。

  男明星还好,有西装挡着一些,女明星基本都穿着漏肩礼服,各个都冻得发抖,却还要强忍着走完这个红毯。

  此刻看到南七一身又长又厚的羽绒服,纷纷朝她投来了艳羡的目光。

  这次的青鸟电影节打破了以往的常规,全程直播,所以很考验演员的临场反应能力,和主持人对时间的控制。

  整个电影节分为内场和外场,南七只需要跟着张千走完外场就好,内场都是有电影提名的演员和导演工作人员入场。

  张千和白槿因为业内名气大,也被邀请入场。

  南七就不一样了,她是新人,没什么名气,制作方自然不会亲自邀请。

  所以她今天来陪着张千露一下脸,任务就算是结束了。

  不过,她来这可不是凑什么热闹的。

  南七抬了抬眸,在心里算着时间。

  主持人还在采访张千,问了一大串问题,镜头直接略过穿羽绒服的南七,给到白槿。

  白槿浅笑着接受采访。

  南七看向手腕上的表怀,倒数着时间。

  “5,4,3......1。”

  随着她最后一个数的落定。

  陡然间,狂风呼啸,天气骤变,天空顿时飘下倾盆大雨。

  顿时,现场乱做了一团,机器设备全被大风刮走,广告牌瞬间倒地,众人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纷纷往候场室跑。

  只有南七,站在原地,一直盯着钟表上的指针。

  直到指针缓缓指向整点,她嘴角缓缓向上扬起一抹弧度。

  耳边风声戛然而止,原先吵闹不休的声音顿时消失,所有人都停在了原地,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保持不动。

本文标签:日本RAPPER潮水真人版

上一篇:邻居新婚少妇真紧:嘬弄她的小奶头高H

下一篇:痉挛高潮喷水AV无码免费 乱肉合集乱500篇小说TXT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