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人含玉势出嫁调教下厨房 太爽了舒服吗再猛_点

2021-10-22 14:41: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小雨,小芬,你们各带一个小队去支援小媛、小欢,务必拿下张黄贼的炮兵阵地!”怜夫人命令道。

  “是!”环绕在她身周的贴身武士飞出上百名,分做两个小队匆

“小雨,小芬,你们各带一个小队去支援小媛、小欢,务必拿下张黄贼的炮兵阵地!”怜夫人命令道。

  “是!”环绕在她身周的贴身武士飞出上百名,分做两个小队匆匆离开,怜夫人自己则继续向前飞去。

  此刻张黄族的阵地上,天上地下已杀成一片,怜夫人遥遥射出一点红芒,一位正和小珊战作一团的张黄族大能旋即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摔落地面,转眼就被地面密密麻麻的沉眠卫士淹没了。

  怜夫人身上红芒频频射出,敌方一线大能接连陨落,张黄族的阵脚终于动摇了,大能纷纷后撤,地面战士也随之抵抗不住,开始匆忙向后退去。

  乙族大军乘势而上,迅速漫过张黄族的阵线,几乎与此同时,张黄族的大炮也彻底哑了,连零星炮声都再没有响起。

  地面上虽然还有张黄族战士在战斗,但他们连稍稍拖延一些时间都做不到,乙族大军毫不停顿地将他们一一淹没,势不可挡地向前冲去。

  “小珊,抓紧前进,尽快与小媛、小欢汇合,不要停留,给我一鼓作气,拿下南合城!”天色露出了鱼肚白,怜夫人飞到小珊附近,扬声命令道。

  “是!”小珊答应一声,匆匆向前方赶去。

  “等一等!”怜夫人突然又出声叫住了她。“还是我先过去,你压着后队跟上来。”说着话,怜夫人越过小珊向前飞去。

  “母皇?”小珊愕然看向怜夫人,似乎是不明白怜夫人为什么要去打头阵。

  “郎帅没在战场出现,恐怕他又要玩什么鬼花样,还是本夫人在前方盯着放心一些。”怜夫人丢下一句话,身形已经来到了队伍最前端。

  小雀城之外地势渐渐升高,一条巨大的山脉横亘在前方,山脚是稀疏的林木,山坡有成片的草地,再往上的山巅白雪皑皑。

  乙族大军涌进山区,很快穿过林木,在山坡处发现了一片狼藉的张黄族炮兵阵地,显然已经被小媛、小欢的军队彻底破坏了。

  这里草深没过怜夫人的小腿,沉眠卫士们进入草地根本连影子也看不见,只能看到青草随着他们的前进发出有节律地抖动,那些被破坏的大炮在草丛之间露出破败的残影。

  战斗依旧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草地这里那里不时会激起一阵无规律的剧烈躁动,但很快就会平息。

  不断有各种张黄族战士成批出现,只不过他们的出现毫无意义,乙族大军的前进无可阻挡,无非是草丛里的虫尸多增加了一些而已。

  对于这种零星的战斗,飞行在空中的乙族大能和怜夫人是懒得插手的,已经为数不多的贴身武士一直伴飞在怜夫人身侧,还有一些乙族大能在队伍上空以及山脉间飞来飞去。

  山坡上的草地里,隔上不远就有几棵孤零零的大树,上面不时有飞倦了的乙族大能在稍作歇息。

  大军很快就漫过草地,绕过覆着白雪的山峰继续向前,其间也有张黄族战士从乙族大军的侧面出现,企图打乙族一个措手不及,不过因为有乙族大能担当着斥候,她们早早就会发出警报。

  大军随即便会分出一股前往迎战,将张黄族的骚扰一一扼杀。

  翻过山脊,怜夫人率领的乙族主力终于追上了小媛、小欢队伍的尾巴,站在高处向下眺望,只见一片平缓的坡地一直延伸到远处,而远处住屋、楼房星星点点,看来离南合城不远了。

  缓坡上有一大片茂密的森林,几乎覆盖了山脉的整个南坡,乙族大军一进森林就再也不见踪影,丛林之上,小媛、小欢以及小雨、小芬等怜夫人派出的贴身武士们正在激战,张黄族大能又出现了。

  怜夫人身形一动,一边升高一边加快速度迅速向前线赶去,

  眼看着怜夫人就要抵达森林边缘,突然一阵腥臭的疾风自侧面袭来,怜夫人身形一顿,只见一只老大的棕黄色粪球擦着怜夫人身体落了下去,王尧一瞅,吆喝,这位他认识,屎壳郎大能来了。

  只见屎壳郎大能一击不中更不迟疑,手中粪球雨点般砸向怜夫人,另一边又有一个张黄族大能展开双翅,在怜夫人头顶形成了一个龙卷风旋,将王尧连同晦朔呼啦一下吹向空中。

  怜夫人肩头突然伸出两只红色手掌,将王尧、晦朔扯落下来,同时两点红芒从胸口迸射而出,分别击向两位张黄族大能。

  但这两位大能显然等级不低,两点红芒一个被连番的粪球击落,另一个被旋风裹挟而去。

  “恶婆娘,爷爷早就等着你了!”随着一声断喝响起,只见一位浑身青衣的大汉挥舞着两片雪亮的朴刀高高跃起,冲着怜夫人的顶门劈来。

  又一位张黄族大能在远处展开翅膀悬停在半空,向怜夫人连珠般射出一串箭矢,阳光下箭尾空气形成一道道湍流,恍若一条条空气游龙攒射而至。

  怜夫人被四位大能围攻,依旧丝毫不乱,浑身红芒绽放,更像是长出了千百双红色大手,它们伸缩不定,一一化解了四位大能的攻击不说,更是连环反击,把四位大能倒是闹了个手忙脚乱。

  看见怜夫人遭到攻击,她的贴身武士立刻一拥而上,然而只听一声长啸,一大批张黄族大能自密林中蹿出,双方在山坡上、密林前展开了一场大能之战。

  甫一接触,张黄族大能便展现出了数量上的优势,两三个来回之下,就有几位乙族武士送了性命。

  “母皇!”一个怜夫人贴身武士在三个张黄族大能夹攻下,稍一疏忽,就被一个张黄族大能用丝线绞断了身躯,临死时惨呼出声。

  “竖子敢尔!”怜夫人爆喝一声,身上无数红芒骤然迸发,像一支支红色子弹,眨眼间便射向四面八方。

  就听“哎呦”一声,那一直箭射怜夫人的大能被红芒击中,却见他踉跄着从地上汹涌的沉眠卫士群里翻身爬起,一边用佩剑斩杀着挂在身上的沉眠卫士,一边跌跌撞撞地逃进了森林里。

  显然这家伙等级不低,怜夫人一击都没能要了他的性命,而且沉眠卫士的锋利牙口也没咬穿他的护甲,不过看上去他还是受伤不轻,躲进了林中不敢再战。

  “把这片林子给我毁了!”怜夫人爆喝一声,一拳击中一位大能的胸口,不料那位大能竟轰然一声,化作无数纷飞的蛾子,在空中一阵盘旋,又合身重新变回人类模样。

  “咳咳,好凶悍的婆娘!”那大能咳了两声,却又纵身来战,看来竟并未受到什么严重伤害。

  随着怜夫人的命令,脚下乙族大军再也不是钻进密林,而是就在密林边缘啃起了树木,咔吧声中,一棵棵大树轰然倒下。

  密林中涌出无数张黄族各种战士,双方激战之下依旧有一棵棵大树陆续倾倒。

  “知种,林子里有知种!”一个乙族武士尖叫起来,只见倒塌的大树扯出一片白花花的罗网,罗网里尽是沉眠卫士的尸体,他们许多都已变得干瘪如纸,显然是短时间里被什么东西吸干了。

  难怪只见乙族大军进入密林,却不见出来的迹象,原来密林里面竟是有异种埋伏?这怜夫人感觉好生敏锐,激战之间也还没有忘记关注战场形势。

  随着前方密林一株株大树被伐倒,越来越多的罗网暴露出来。

  张黄族战士与乙族大军在遍布罗网的横倒树干、残枝碎藤、断根落叶之间奋战不休,王尧发现,沉眠卫士一旦触着罗网,立刻就会被粘住,极难挣脱得开。

  好在随着树木被伐倒,大部分罗网已经碎裂,还不致彻底困住身上沾满了白色罗网碎片的乙族前锋。

  但由于罗网往往面积巨大,乙族大军行动还是大受影响,阵型混乱不堪,自相践踏的现象更是频频发生。

  不过乙族大军数量究竟太过庞大,一层层地堆将上去,踩着自己同袍的尸体,最终还是能够摆脱罗网影响,将密林一层层地慢慢削剥。

  乙族大军不断涌来,密林范围持续萎缩,渐渐地,地面乙族大军重拾优势,在抛下大量的虫尸之后,密林被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天空中,随着后续乙族大能不断加入,优势也渐渐转移到乙族一方,张黄族大能接二连三被打落地面。

  那屎壳郎大能见势不对,一阵雨点般的粪球打出之后,竟是率先丢下怜夫人,掠入了身后已经渐显残破的密林。

  其他张黄族大能见状,也是再不恋战,纷纷择机遁走,逃往身后的林子。乙族武士见势就要向林中追去,却被怜夫人扬声制止了。

  “等一等,且把这片林子毁了再说。”怜夫人话语里毫无又胜了一阵的欢欣,实在是刚才一仗,时间虽然不长,乙族损失却极为惨重,仅仅怜夫人的贴身武士就战死了上百。

  至于没入密林中的乙族大军,那就更是难以计数,恐怕把那两支包抄军团全算上都还不止,地面留下了厚厚一层大小不一的虫尸,而且战斗并未停止,地面厮杀依旧在密林边缘持续着。

  有几个打发了性子的乙族武士,冲上前帮着乙族地面大军绞杀林中不断冲出的张黄族军队,看见她们只在密林外战斗,没有擅自钻进林中,怜夫人也就没有出声阻止。

  有了大能相助,张黄族军队的战死速度大增,林子被毁掉的速度也更快了,密密的一大片森林,短短时间就被毁掉了将近五分之一。

  “母皇,我们的后队已经到达小眉城。”小珊随着大军来到怜夫人身边报告。

  “嗯……张黄族主力应该就在这里了,拿下南合城至关重要,通知下去,各子城留一出一,全部赶来助战,咱们一鼓作气,彻底击败张黄贼!”怜夫人稍事考虑,就向小珊发布了命令。

  王尧听得怜夫人所说,不禁暗暗点了点头,开始出发时,怜夫人说的是留二出一,现在留一出一,看来这场战事,乙族已经准备投入全部三分之二的战力,这是要拼命的节奏了。

  这乙族数量虽多,但是战争的消耗也确实太过巨大,这一路行来,几乎就是用乙族大军的尸体堆出来的,难怪怜夫人说,乙族打仗不需要指挥,这特么就是典型的虫海战术嘛。

  怜夫人没有五官,王尧也看不出她心中所想,感觉这位应该也是有点骑虎难下。

  倘若她真以为拿出乙族三分之二的力量就能灭了张黄族,出发时就会留一出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两仗打了下来因为后继乏力,才不得不再增援军。

  她说张黄族主力尽在于此,王尧也很怀疑,毕竟到现在郎帅除了大战前露过一面,根本就不知他藏在什么地方,就算如此,在大能的对战之中,乙族尽管有怜夫人加持,但也没讨得什么便宜。

  如果再加上被郎帅先行斩杀的小玲那一队,估计乙族在大能上面的损失还要超过张黄族,这乙族想要灭了张黄族,恐怕并不容易。

  怜夫人估计现在也是左右为难,总不能就这样草草收兵吧?那特么还不如一开始就接受郎帅的建议,所以最起码得以牙还牙,毁了张黄族一座城市才能罢休,这恐怕才是怜夫人现在最真实的想法。

  王尧猜测着怜夫人的心思,突然之间只听前方发出一片尖叫,就见一只巨大的怪兽赫然出现在正被伐倒的密林中,这怪兽中间一个圆滚滚的身体,两边是一根根毛茸茸的利爪,酷似一只巨大的蜘蛛。

  那怪兽蹲踞在一张囊括了一大片树木的巨网上面,这张网高有数十丈,上端直接贴着林木的梢头,下方接地,就仿佛在密林中竖起了一道连天接地的网格状屏风。

 文学

沉眠卫士在巨网的下部一层层堆叠起来,那怪兽却不紧不慢地在巨网上游走,连成巨网的丝线似乎对他根本没有阻碍。

  就见他在网上忽上忽下、忽内忽外,前进方向正对着一位粘在网中央挣扎不休的乙族大能。

  “小欢!”怜夫人惊叫一声,身形飞出,只见那怪兽已经来到小欢身边,闻声冲着怜夫人抬起脑袋,那狰狞的脑袋居然拟人化地笑了笑,紧接着低下头,把脑袋前端埋进了小欢的身体。

  “母皇!”小欢一声惨叫之后就再也没了声息,肉眼可见她的身体迅速干瘪。

  怜夫人与巨网距离并不遥远,见状身形一震,十来道红芒骤然射出,却见那怪兽一边吸食着小欢,一边两旁利爪发力,只见大网骤然变形,怪兽抱着小欢躲去了一边。

  红芒一触巨网,巨网立刻断裂开来,乙族大军再次如潮水般涌了过去。

  “怜丫头,你女儿的味道着实不错,老夫很期待品尝品尝你的滋味啊!哈哈哈哈……”那怪兽突然口吐人言,大笑声中没入密林,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给我彻底毁了这片林子,屠尽南合城!”怜夫人看着怪兽离去的背影,并未去追,而是冷冷地吩咐道。

  当这片密林的最后一棵大树轰然倒下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与那怪兽一般藏身于密林中的知种以及张黄族阻击大军或逃或灭,而乙族大军的前锋则来到了进入南合城的主干道附近。

  主干道的公路上架着一个气势恢宏的门楼,门楼顶部匾额上是“南合”两个篆体大字,下面是一条横幅,“欢迎来到西北重镇,谢种之乡,美丽南合”。

  乙族大军在门楼附近再次遇到了张黄族人顽强的抵抗,这里抵抗的主力军是一大批通体乌黑,大小不一的蝎子,还有黑灿灿的长着人形,一条尖尖尾巴倒翻上去,像是长着一条大辫子的谢种大能。

  张黄族的热 武 器再次发威,甚至还有直升机、装甲车前来助阵,蝎子组成的谢种主要在公路上设防,而由张黄族其他种组成的防守军队则是沿道路两侧推进,将乙族军队阻挡在南合城外。

  在门楼周围的天空中,双方大能混战在一起,由于谢种大能无法飞行,所以地面乙族大军压力顿显沉重,没有了之前锋锐的势头,始终无法靠近门楼。

  虽然怜夫人第一时间就上了战场,但是前一天围攻她的那些张黄族大能,如屎壳郎之类也再次上阵,包围了怜夫人。

  开始时,王尧感觉这将又是一场背后山脉南坡密林边战斗的重复,照样乙族先处劣势,然后随着她们后续力量的不断加入则渐渐占优,最终乙族还是会击败张黄族占领南合城。

  然而,当他看到远处的雪山上不再有乙族军队出现,那似乎无穷无尽的乙族大军终于全部来到南合城外狭窄的平原上的时候,他对于战场的结果就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事实证明,再多的虫子也有被杀尽的一刻,乙族投入攻击的力量已经捉襟见肘,而最近的援军从小眉城赶来这南合城,既便以乙族大军最快的速度,也得走上两天两夜。

  而小眉城刚经历大战,又能派来多少援军?这样算起来,等第二波大军真正到来,还有一段漫长的时间,乙族这一仗想要借助援军的力量,有些难了。

  天空中,乙族大能数量明显少于张黄族,一些强悍的乙族大能都被两到三个张黄族大能围攻,是以乙族大能战死的速度远远超过张黄族,怜夫人的贴身武士已经全部离开她身边,参加了战斗。

  “一旦乙族战败,怜夫人定然会被张黄族追杀,劳资和晦朔岂不特么成了怜夫人的人质?”

  “郎帅倘若再出现,怜夫人能不能逃得掉还真不好说,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难保这老乞婆不拿劳资爷俩来搞事情。”

  “劳资有仙术,自然无所畏惧,可晦朔不行啊,关键是那郎帅拿不拿劳资爷俩性命当回事那可一点把握也没有,比起怜夫人,特么的就算一钱不值也是很有可能的啊。”

  王尧瞅了瞅身边龟息着的晦朔,越想越是后怕,不行,得找个机会开溜,可不能留在这里。

  他正在那里琢磨着临阵脱逃的办法,却见脚下怜夫人的身体绽现出一道道的红色光芒,就仿佛怜夫人成了一具发光体一般。

  “疾!”怜夫人激战中,众多胳膊里突然有两只抱拳于胸,大喝一声。

  随着她的叫声发出,王尧愕然发现怜夫人居然一分为二,成了两个怜夫人,再紧接着,怜夫人二分四、四分八、八分十六,短短片刻战场上便多出了数百个怜夫人,敌众我寡的态势顿时被扭转。

  不过王尧也发现,随着分身化出,怜夫人的身体也是略略变小了些,战斗之间也不再是攻多守少,而是严密防守,不再贸然进攻。

  尽管如此,由于怜夫人的分身大量出现,大能战斗还是出现了逆转,张黄族大能陨落速度迅速提高。

  然而,张黄族大能们却并没有像之前那样,一见势头不对就立刻撤下,而是依旧苦苦支撑,同时地面的谢种大能也一个个发出刺耳地尖鸣。

  随着尖鸣声,又有三三两两的张黄族大能从南合城里飞了过来,但感觉还是杯水车薪,改变不了空战的颓势。

  此时战场空中、地面呈现出两种状态,地面上随着乙族大军渐少,张黄族已经占据了绝对上风,部分乙族武士不得不落地帮着维持战线,尽管如此,乙族大军依旧被稳稳地阻挡在南合城外。

  看架势,不用多久乙族大军就会被张黄族全数歼灭。

  王尧此时也不禁被乙族军队一往无前的战斗精神大大震撼,尽管知道胜利无望,这些沉眠卫士和乙族战士依旧奋不顾身地向前冲击,没有一个迟疑、犹豫,对于身边战友的死亡更是毫不在意。

  在王尧眼中,现在她们不像是在为了占领南合城发起冲锋,而是在为了让张黄族付出足够的代价而无情地战斗。

  天空的形势则截然相反,最前部的战团已经到了南合城上空,怜夫人本尊也已跨过了门楼。

  主干道及其两侧,一具具大能尸体横呈在地面上,就仿佛大地上一座座杂乱无章的残破雕塑,其间夹杂着一架架被击落的,冒着黑烟的直升机,还有同样冒着黑烟,倾翻碎裂的装甲车,叫人触目惊心。

  厚厚的虫尸之上,大能尸体与直升机、装甲车残骸之间,无穷无尽的张黄族战士正在张牙舞爪地急速赶来,与另一面乙族大军的后继乏力形成鲜明对照,乙族天空战场与地面战场被迅速拉开了距离。

  轰然一声,一个张黄族大能被从空中打落,将南合城靠近公路的一幢两层建筑砸的稀碎。

  烟尘扬起之间,王尧突然发现烟尘里并未留下那张黄族大能的又一具尸体,相反,竟有一大批张黄族大能随着烟尘升上天空。

  这是……,王尧还没回过神来,地面张黄族的军队里面,不论前后左右,一个个大能就仿佛凭空从地上生出来似的,纷纷振翅而起,把脱离了地面部队的乙族武士连同怜夫人在内,全部包围了起来。

  “怜夫人,投降吧,本帅万万没料到,你乙族的实力怎么下降的这般厉害,叫本帅差点看走了眼。”郎帅哈哈大笑着出现在包围着乙族武士的一众张黄族大能中间。

  看见郎帅陡然现身,怜夫人当即一声尖啸,所有乙族武士纷纷抛下对手,集中到怜夫人身边,怜夫人化出的数百个化身也一时间全部被收了回去,这一来更显出了乙族武士数量上的劣势。

  “怜夫人,你施展化身大法,实力受损,已经不是本帅的对手,赶紧投降,省得徒造杀伤,本帅没有灭了你乙族的心思,你不用担心,咱们罢兵,好好谈谈吧。”郎帅劝道。

  此刻周围张黄族大能目测就比现场乙族大能多出一倍不止,已经形成了碾压之势,郎帅胜券在握,摆出了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态。

  “锋矢阵,撤!”怜夫人没有五官的大脑袋冲郎帅瞅了瞅,巨大的身形突然在空中一个转身,王尧只觉身体向后一仰,却是怜夫人速度骤起,如一根锐利的箭矢,直接向着背后的张黄族大能冲去。

  其他乙族武士自觉地在她的身后排成一个梯形纵队,雁群般随着怜夫人一同向后突围,地面上残余的乙族大军也是出发以来第一次扭过头,向着来路呼拉拉地退了下去。

  “想走?那可不容易!”郎帅眉头一挑,身形向前急掠。

  乙族大能锋矢阵最后一排武士人数最多,她们迅速聚成一团,迎上了郎帅。

  这边一动,周围所有的张黄族大能全都动了起来,只见天空中一道道流光划过,各种攻击都投向了乙族武士的突围队伍,而地面上的张黄族大军也同时向撤退的乙族残军发起了追击。

  “滚开!”怜夫人一马当先,身体上一波波地向前射出无数红芒,试图挡路的张黄族大能被打的颠三倒四,躲闪的躲闪,落下的落下,没法建立起有效的阻拦。

  怜夫人就如一道红色的旋风,眨眼间便冲出了张黄大能的包围圈。

  可另一边,张黄族的大能也已经冲了上来,锋矢阵两边乙族武士如下饺子似的一个个从空中摔落,郎帅大喝一声,身前挡路的乙族武士接二连三飞将出去,有的甚至在空中就直接炸裂成碎片。

  瞬息的功夫,郎帅就在挡路的乙族武士群中杀出一条通路,身形激射而出,锋矢阵里倒数第二层、第三层乙族武士纷纷来挡,但除了被郎帅挟势击落出去,竟不能阻拦他分毫。

  眼看怜夫人将将冲出包围圈,郎帅再次大喝一声,身形陡然升高,速度暴涨,甩开一众扑向自己的乙族武士,自高空犹如老鹰扑食似的,直取怜夫人。

  只见郎帅在空中划过一条陡峭的弧线,陨石般狠狠砸向怜夫人头顶。

  “母皇!”紧随怜夫人之后的小珊大叫一声,身上红光迸现,猛地冲向一只手已经抓住怜夫人身后黑色甲壳的郎帅,只听“咯啦啦”一声脆响,怜夫人后背黑色的甲壳竟被郎帅抓下面盆大的一块。

  王尧只听怜夫人闷哼一声,速度再提,连同稀稀落落的手下一起,仓皇向着远方逃去。

  郎帅简短数招将小珊打成碎片,眯眼看着怜夫人逃走的方向微微一笑,朗声道:“各种大军,给我追!”

  张黄族大军以及所有大能当即铺天盖地一般撵着乙族残军追了下去。

  怜夫人一路奔逃,两边张黄族大军不时出现,郎帅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将部队分布在乙族进军道路的左右沿线,此刻得到命令,这些部队连同领队的大能纷纷杀了出来。

  那之前遇见过的蜘蛛怪又挥舞着大网出现了,三个武士上前拖住了他,才为怜夫人争取到一条逃生之路。

  从南合城到小雀城,仅仅隔着一条山脉,怜夫人就遭到了十多次阻击,身边的贴身武士越来越少,最后仅剩下了不到十个,地面撤退的乙族军队更是早已被张黄族地面大军淹没,再也不见了踪影。

  直到夜晚来临,怜夫人魂不守舍地逃入小雀城,见着了匆匆赶来的小眉城援军,她才稍稍缓了一口气。

  小眉城援军一进入小雀城就投入了战斗,死死阻挡着正从各个方向杀入的张黄族大军,但毕竟数量有限,小雀城内战线依旧岌岌可危。

  “怜夫人,果然老当益壮,腿脚灵便得很呐,我都差点追不上你了。”怜夫人喘息未定,郎帅的声音就紧跟着响了起来。

  只见郎帅领着一众张黄族大能已经出现在小雀城中,两军阵前。

  “小娟,全体乙族子城,留一出一,支援小雀城。”怜夫人冷冷地看着郎帅,对刚刚赶上来迎接的一位乙族武士命令道。

本文标签:男人含玉势出嫁调教下厨房

上一篇:将春药推进她的下面 供主人玩开的性奴尤物

下一篇:老师把腿扒开让你桶个够 很黄能把下面看湿的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