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师把腿扒开让你桶个够 很黄能把下面看湿的小说

2021-10-22 14:44: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果不其然。

  天空中的叶南身形微微停滞,随后咬咬牙朝着众人看不见的地方走去。

  “叶南这是要干什么?”

  “天啊,他该不会是想要继续战斗吧?”

果不其然。

  天空中的叶南身形微微停滞,随后咬咬牙朝着众人看不见的地方走去。

  “叶南这是要干什么?”

  “天啊,他该不会是想要继续战斗吧?”

  “不会吧,叶南为了我们狐族……”

  “是一个爷们,等下来之后我就把我的媳妇许配给他!”

  “哈哈,你家那个小瘦的女儿也承受得了b级强者的折腾,不对,是c级强者的折腾?”

  “要我说还是我的女人最合适,她可是f+级,肯定能承受得住叶南。”

  一些将军在下方爽朗的开口,听得林清璇眉头微皱,感觉叶南似乎是达到了某一种目的?

  这就是他想要的东西?

  好家伙,原来还有这一种效果!

  只有林清璇知道,这个时候的叶南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快要晕倒了,要选一个众人都看不见的位置躲藏起来。

  为了完美的装逼,真的是太辛苦了啊!

  “叶先生,在这方面我是真的佩服叶先生!”

  “好家伙,我终于明白九州世界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开始崇拜叶先生了,就这样的程度,大家不会崇拜才有鬼了!”

  “我的嘴角此刻疯狂的抽搐!”

  “哈哈哈!这才是我们心目之中的逼王,叶先生牛!”

  “还有林小姐也很辛苦的好不好,这一次她可是直接杀出去,面对一万大军的包围之中,让玉门城保全了下来。”

  “这种攻城战比起电视剧里面的有意思多了,这个才是真实的攻城战,就是有那么一点点血腥。”

  “嗯哼?啥时候你们都变成这样的人了,这只是有一点点血腥吗?是非常血腥好不好!”

  “哈哈哈,看多了,你就慢慢的习惯了,其实也不是那么的夸张,那么的血腥,还好啦。”

  直播间中,无数的观众都被叶南的表现给逗乐了。

  要知道他们的视觉可不是那些将军的视觉,知道叶南完全就是靠着最后一口气坚持下来,为了在众人面前装那么一下。

  但是,明明知道叶南是想要装一下,众人还是不得不承认,他们都被装到了……

  那一剑的芳华,注定是人类历史中值得载入史册,成为传说的级别,现在所有参赛的队伍成员,试问哪一个能拥有叶南此前的战斗力?

  试问谁能斩出来那么辉煌的一刀?

  直接就让一位b级的强者一分为二,奄奄一息。

  “小子,你是人族的人吧?”

  “呵呵,刚才那一剑的威力我已经感受到了你的血脉力量,只有人族的血脉能够如此压制蛇族。”

  “因为你们的祖先,曾经可是屠杀过龙的人。”

  云层之上。

  一个遍布伤口的脑袋正在和叶南聊天,每说出一句话都要牵动伤口流出血液。

  这位便是蛇族的六长老。

  要是没有被叶南的血脉之力吞噬走了血脉之力的力量,此刻他的身体也会慢慢的恢复。

  那种吞噬之力配合着一种莫名的血脉压制,让蛇族的六长老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确切的说是一种传说中的气息。

  古往今来,能够在血脉上压制蛇族的只有少数的几种血脉。

  龙族,天妖族,人族。

  而这之中,人族的血脉又是最为强悍的一种。

  要是此刻的叶南是b级,别说动用天地一刀斩了,光是靠着初次抵达b级的实力都能对他完成一种绝对的斩杀!

  这就是人族血脉的强悍之处!

  限制了他的神通,限制了他的血脉之力。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侧头看了一眼只剩下一个脑袋的六长老,叶南从储物袋中取出来了狐言给他的丹药,又看了看缓缓走过来的鸿长老。

  “你吞服吧,这场战斗我们胜利了。”

  鸿长老面带笑容的点点头,示意叶南放心吞下丹药。

  得到了鸿长老的保证,叶南这才敢吞服那一颗神奇的丹药。

  他的身边浮现了一丝丝白色的丝线,将他的身体包裹,最终形成了一个金色的蚕茧。

  蚕茧的体积和叶南差不多大小,完全屏蔽了所有人的感知。

  可不要小看这个蚕茧的作用,就算是b级强者也要耗费一点点手脚才能打开,虽然算不上是多么强悍的防御,可是也足够不凡了。

  因为它最重要的作用还是恢复生机,重新打造不一样的血脉。

  这可是十年时间才能炼制出来一炉的丹药,而每一次一炉之中,或许有两颗,或许有三颗,充满了很多的变数。

  可以看得出,这一次狐族还是很给力的,也挺重视叶南这样的天才。

  “接下来就是我们两个交谈的时间了。”

  将叶南收到自己的储物袋中,鸿长老面带笑容的看向地面的脑袋。

  后者面色微变,随后开口大骂道:“要杀要剐随便,不就是落在你们的手里面了吗?!”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鸿长老有些惊讶,随后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准备给蛇族的六长老来一个痛快。

  既然后者都这样要求了,要是不满足岂不是不太好?

  作为一个乐于助人的人,鸿长老觉得有必要帮助他实现自己的梦想。

  “别别别!修炼到现在不容易,我怎么可能犯得着寻死呢!”

  下一瞬。

  蛇族的六长老就怂了。

  好歹也是辛辛苦苦修炼到如今的成就,能够知道活下来的机会,谁也不想就这么死亡了啊!

  那是白痴的行为!

  “我可以告诉你们蛇族的所有资料,还可以告诉你们很多的情报,只要狐族愿意饶命就行!”

  他咬咬牙,最终还是想要出卖自己的种族,换得现在的生存。

  反正非常关键的信息是不会说出来的。

  “我们可没有打算用你来换情报。”远远看一眼那些即将出现的各位长老,鸿长老身上的血脉之力渐渐恢复,提着蛇族六长老的脑袋表现得十分的自然。

  片刻之后,所有的长老都出现在这一片云层之上。

  发现六长老果然被狐族给抓住了,那些蛇族的长老顿时忧心忡忡。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六长老的实力他们都非常的清楚,足以对付鸿长老!

  可是现在居然被活捉,而精灵族的长老却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

  这个和他们的想象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至于狐族的长老则是一脸轻松,方才他们一直都在周旋着战斗,双方互相都难以奈何,但是拖延一段时间,他们肯定要受伤惨重一两个人。

  这就是双方高端战力人数的差距,实在是难以弥补。

  好在叶南的计划非常的成功,居然真的拿下来了一个蛇族的长老,彻底的扭转现在的战局。

  “蛇族大长老,现在我们来谈一谈交易吧。”

  狐族的大长老面带笑容走出来,身边跟着的是狐老七,才成为b+级战斗力的狐老七也是他们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的关键,表现了特别强大的战斗力。

  蛇族大长老朝着天空看了一眼,那里是a级强者的战场,此时停顿了下来。

  收回自己的视线,他有些脸色阴沉的盯着两人,开口问道:“什么交易?”

  这一次的战斗实在是让大长老太难受了,接二连三的出现了意外的情况。

  本来他们的战斗力是占据了上风的,结果六长老居然被活捉了,此刻被塞上嘴巴,精神力也被囚禁无法传音。

  “我们的交易很简单,那就是蛇族用你们的黄金宝箱来换取你们的六长老。”

  早已做好了计划的大长老面带笑容开口,既然叶南完成了他的任务,那狐族就会争取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黄金宝箱?”

  蛇族的长老们诧异一瞬。

  那个东西最近怎么突然之间受到关注了。

  没有记错的话,狐族也是拥有黄金宝箱的,双方都没有研究出来什么东西。

  “我们要黄金宝箱是为了一个朋友,不然你以为我们怎么活捉到蛇族六长老的?”

  “好了,多说不宜,你们回去准备宝箱,什么时候准备好了,什么时候来换人,要是超过了五天,那就不要怪狐族不给面子了。”

  没有多说,大长老随意的点醒了一句,随后消失在蛇族众长老的面前。

  他知道蛇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是要一个黄金宝箱,还是选择一个b级的长老,答案已经十分的明显。

  换做是狐族,也会做出和他们一样的答案。

  “大长老,我们就把黄金宝箱给他们吧,反正那个东西我们也打不开,狐族也打不开,没有什么用处。”

  “是啊,六长老的存在更加重要,要是没有了六长老,那我们蛇族就缺少了一个强大的战斗力,而且狐族也更有机会和我们大战了。”

  周围的一个个长老开口,都在劝说着大长老。

  迫于无奈之下,大长老只好点点头。

  至于答应了要给哈西特金色宝箱?

  大不了我们不要你加入到蛇族了,宝箱也不给你了!

  垂头丧气的众人带着军队离开,还带走了六长老的另外半截尾巴,以后还能再一次接上去

 文学

一场大战就这么结束了,以蛇族的惨败而告终,没有几年的时间是难以恢复到巅峰的程度。

  而和云州开始合作的狐族,势必会在这几年的时间飞速的发展,到时候蛇族也就只捏着鼻子共同发展了。

  落魄的大军骑着火畜,或是拖着自己的兵器,缓慢而无力的朝着他们前来的方向走去。

  这一场大战损失的不止是蛇族的士兵,更损失了他们的斗志。

  所幸他们还有足够坚持回去的粮食,也算是还好吧。

  就算是路过蛇族的城池也可以抢劫一些东西,当做是这一场战争的慰劳,这些都是蛇族的将领默认的事情。

  只要不闹出来多么严重的问题,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何况现在的长老们也被这一次大战搞得心情烦躁,哪里有精神管理这些小事情?

  蛇族的军队中。

  当从1帐篷中被带走的时候,哈西特仍然有些懵逼,他还打算利用一下自己的队友,寻找到机会离开蛇族。

  没想到转眼间蛇族就开始撤军了?!

  一场看起来一点悬念也没有的战争,一场蛇族占据了优势的战争,居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就输了?!

  要不是现在哈西特是阶下囚,肯定要指着蛇族的一堆长老大骂是饭桶!好好的一把牌,全部打烂!

  这比起他们的计划被识破还要丢脸。

  “你不知道大战的情况,狐族之中有现实世界的两个选手,而且是现在最厉害的龙国选手。”

  “那个女选手直接带着一千骑兵杀出来,拖延了第二波的攻城,最终还放出来了一艘小舟,扬长而去。”

  火畜上,女选手哈西特做了一个简单的描述,想起来当时林清璇那强者一般的气势,那种勇往直前就感觉到恐惧。

  不愧是现在排名第一的龙国选手队伍,实力就是厉害,林清璇表现的实力至少也是c+级,第二波的主帅甚至认为林清璇的实力是c级大圆满!

  “在c级战斗力方面我们确实不足,可是别忘记我们有b级的长老,比起狐族还要多出那么一两个。”

  “难道这样还不能获胜?”

  哈西特表示不理解。

  就算是那龙国的女选手在如何厉害,在如何拖延,可是b级强者之间的差距是无法弥补的。

  他知道因一场夜袭,蛇族损失了几十位c级的强者,所以这种战斗力一下子缺乏了很多,可是也没有必要这么的严重。

  一位b级长老被活捉?!

  还有大军损失惨重,不得不撤退?!

  女选手摇摇头,看了一眼哈西特后开口:“这个我也不知道情况,不过我从一位将领那儿打探到了消息,听说狐族给出来的条件是用金色宝箱交换长老,并且长老们都同意了……”

  “什么?!”

  相比较其他的消息,这个消息更加让哈西特愤怒!

  因为金色宝箱是早就默许属于他的东西,结果蛇族的人居然答应了将金色宝箱作为赔偿交给狐族?!

  这不是给了叶南和林清璇一个成长为b级的机会吗?!

  等到叶南和林清璇成为b级,蛇族还敢去攻打?!

  至少几十年的时间是不要想了,几十年过后的狐族又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真是一群愚蠢的家伙。

  “我要去找他们,金色宝箱是属于我们的!谁也不能抢走!”

  面色阴晴变幻了一会儿,哈西特夹紧了胯下的火畜,朝着前方的长老阵营走去。

  他要为了自己的利益进行辩解,凭什么答应他的金色宝箱要交给狐族?那东西早就是蛇族答应给他的东西!

  “唉……”

  望着哈西特离开的背影,女选手微微叹了一口气,看来得抓紧时间找到后续的大腿了,他们已经在蛇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继续浪费下去,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为b级的强者?!

  浪费了大好的机会!

  要是自己是龙国的队友就好了,可惜不是……

  跟着哈西特只能算得上是自认倒霉。

  “站住,谁让你到这里来的?!”

  军队的长度很漫长,而长老们乘坐的是一个法器,位于中间的位置,也算是保护这一群将士的安全。

  否则他们想要提前离开只需要几分钟的事情。

  还没有接近长老们乘坐的法器,哈西特便被一位c级的将领拦截了下来,眼神不善的盯着哈西特。

  以前这种时候哈西特都是可以直接进去的,现在……

  捏了捏拳头,哈西特强行挤出来笑容,强颜欢笑,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我来找长老们有重要的事情汇报。”

  哪知道这种笑容非凡没有得到将领的同意,反而遭受到了讥讽:“长老们岂是你想要见就见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你找死?!”

  哈西特勃然大怒,也没有必要装什么能屈能伸。

  他的身上骤然爆发出血脉之力,c+级的实力让眼前的将领感觉到了威胁。

  一直以来哈西特都是以一个战阵师的身份进入到蛇族,所以众人都认为他的实力一般般,没想到也是一个在c级的天才,身上拥有许多的秘密。

  “动手,围杀他!”

  面色冷峻的c级将领呼唤两个同伴一起出现,打算和哈西特动手,顺便斩杀了哈西特。

  然而。

  就在这是,长老们乘坐的法器中骤然响起了大长老的声音,带着一些愤怒,一些叹息,将他们调动出来的血脉之力全部压到了自己的体内。

  直接让几人没有了脾气。

  “安静。”

  “让他进来吧。”

  几个将领对着那个看起来像是车厢的法器拱拱手,最终默不作声的回到了自己的火畜上。

  既然大长老都发话了,他们要是继续刁难哈西特就是和大长老过不去。

  意思意思一下就可以了,反正未来还有很多的机会。

  看这个自以为很了不起的外来人能混到多长的时间。

  “哼!”

  “狗眼看人低!”

  冷冷的扫一眼三个将领,哈西特大步流星的进入到车厢中。

  初极窄,随后豁然开朗。

  这是一间大概能有一间客厅大小的房间,其中坐着一位位打坐修炼的长老。

  墙壁是不知名的材料构成的,应该拥有很强的防御力。

  察觉到有人进入了房间,一个个长老的视线都朝着门口的方向看进来。

  他们自然也是听到了大长老的声音,知道来的人是哈西特。

  “大长老……”

  刚刚进入房间的哈希特便迫不及待的开口,想要用诚实守信来告诉大长老应该怎么做才好。

  哪知道话还未曾说出来,就遭受到大长老的打断。

  坐在首位的大长老伸出手,对着他挥动,示意不要多言语。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那是一位b级长老的性命,我们必须交换成功。”

  不给哈西特反驳的机会,大长老直接杜绝了他心里面其他的想法。

  实在是想要培养一个b级实在是太过于困难了,所以他们只需要花费一个用不了宝箱就能还回来六长老,已经是非常划算的事情。

  至少对于蛇族的利益来说是很划算的事情。

  反正他们也打不开宝箱,没有多大的意义。

  “大长老,你先听我把话给说完。”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此时的哈西特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地位的差距,确切的说是,是在面对实力比起自己弱小太多的人,可以直接不用讲究诚心。

  他思考了一下,见大长老没有拒绝,缓缓开口道:“我之所以不接受箱子用去交易是有两个原因的。”

  “第一个原因你应该很清楚,那就是我想要得到箱子,也是大长老答应过我的事情,这段时间我已经在传授蛇族的将领学习战阵师的手段,虽然不敢保证蛇族一定会出现一个四级战阵师,至少表现了我的诚意。”

  “除此之外还有第二个原因,那就是你们低估了狐族为什么要想要得到金色宝箱,他们用来交易其他的东西难道不是更好吗?比如地级上品的法器,比如蛇族的蛇胆。”

  “只有一个解释可以说明这种情况,那就是这个金色宝箱的价值比起你们的猜测还要大。”

  这一番话果然吸引了大长老的注意力,不止是大长老一个人感觉到好奇,房间里面的所有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着哈西特。

  实际上他们一开始对哈西特是非常厌恶的。

  要不是因为哈希特的一次建议,他们也不会失去这场战斗,现在落荒而逃,十分的狼狈。

  可真的算起来,当初那个计划他们也是拍手叫好的,纯粹是狐族哪一方面出现了一些厉害的军事家,洞悉了他们的想法。

  再加上他们保密的工作做得不是那么的好。

  和哈西特的关系不大。

  但人在自己犯错的时候总喜欢找一些借口,这是一种很常见的逃避手段,比如长老们就很自然的将过错归咎于哈西特的身上。

  “你且说说。”

  大长老深深的看了一眼哈西特,这个外族的年轻人一直让他很满意,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并且修炼的天赋也不差。

本文标签:老师把腿扒开让你桶个够

上一篇:男人含玉势出嫁调教下厨房 太爽了舒服吗再猛_点

下一篇:老师爽死你个荡货 被快递员揉搓奶头的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