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快添捏我的奶头我要受不了了 少妇不带套直接进去全过程

2021-10-22 14:49: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像吗?你已经是第三个说我和他相似的人。”

  “原来不止我一个这么觉得呀,那就好。”

  “也就外表长得相似而已···&

“像吗?你已经是第三个说我和他相似的人。”

  “原来不止我一个这么觉得呀,那就好。”

  “也就外表长得相似而已····”

  “是吗?看来是我想多了。”

  “你和克络伊是怎么认识的?”

  “我和他?”

  “其实他也算我的救命恩人了。”

  “之前被吸血鬼追杀,要不是他突然出现我很有可能已经离开人世了。”

  “看来这家伙变了很多呀。”

  “所以,咱们切入正题吧,你想问些什么?只要我知道都可以回答。”

  “我想知道那晚在你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

  “包括事情发生前吗?”

  “嗯。”

  “好吧。”

  “其实在事情发生前,那位罗先生一直在我店里,刚开始他并没有点任何东西并且神色还有些悲伤,我好奇地就走过去询问了一下然后他就跟我点了柠檬水继续坐着直到最后店里只剩下我和他正好我准备清理店铺关门就走过去和他聊了几句,然后呢他就和我说起了他和他妻子之前的爱情故事。”

  “都说了些什么?”

  “你怎么对人家的爱情故事这么感兴趣?”

  “难道你和我一样也有一颗八卦心?”

  “并不是,主要是这些故事应该对治疗小罗有帮助。”

  “小罗?”

  “没错就是他的儿子。”

  “他儿子怎么了?”老板娘神情有些慌张。

  “他儿子接受不了他的离去,大脑进行了自我保护现在他的心智已经回到了三岁左右,我们这边正在积极治疗,但是根据医生的说法已经变得越来越严重了,现在他儿子很有可能已经出现了人格分类的症状。”

  “人格分裂?这么严重?”老板娘咬着手指思考看起来她也十分担心小罗。

  “所以如果你还记得内容的话请和我将整个故事都说清楚,我录音下来拿回去给医生们看或许对治疗小罗有很大的帮助。”

  “我明白了,我会配合你的。”

  “嗯,谢谢你。”

  姜允程拿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后,老板娘便开始回忆起那晚上罗局长给他讲的爱情故事。

  张医生这边,他刚刚把小罗带到医院拍片但是小罗已进入医院就表现得非常抗拒,似乎有什么非常不好的回忆在这里无论张医生怎么生拉硬扯都没办法将小罗带进医院,没办法他只好连哄带骗地将小罗给骗到医院里,经过艰难的哄骗后才给小罗拍了张片,就连负责的医生都忍不住吐槽起来。

  “张医生,每次给你的病人拍个x片都那么困难。”

  “所以你以后还敢嘲讽我们心理医生小心我直接放开我的病人打你。”

  “别我可不敢,疯····呃····你的病人可比那些肌肉男难对付的多了。”

  “所以,什么时候洗出来赶紧把图发给我。”张医生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看着那名医生。

  “啊?你不在这里吗?”

  “你看他那个样子能在医院吗?”

  “我倒想舒舒服服地在办公室里坐着呀,谁叫主任那个家伙居然强行给我找活干。”

  “哈哈,那你保重我突然觉得我的工作非常幸福。”

  “你跟我炫耀是吧?”

  “不敢不敢,哎呀,你赶紧离开吧!”

  “你给我等着。”离开前张医生还给他做了一个国际友好手势。

  在他们离开的路上,沫依和连敏突然从对面走来看他们讨论得特别激烈应该在讨论什么手术吧,张医生可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于是赶紧躲到一边的休息椅上坐下等他们路过后再起来,他现在并没有穿着医生的制服他觉得他们应该不会认出自己但是他却忽略了一旁的大宝贝。

  “妈妈你干什么呢?怎么突然坐下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没···没有····”

  “那我们赶紧走啊,坐着干什么呢?”

  “宝贝你先走吧,妈妈想坐一下。”

  “为什么?小罗有些激动。”

  本来的确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两人突然听到尖叫声后赶紧看过去却看见一个大男人喊另一个大男人叫妈妈。

  “沫沫你觉不觉得那个被叫妈妈的男人很眼熟?”

  “的确,还有别叫我沫沫,连医生请自重。”

  “我·····”这时男人突然抬起头这才看清楚,沫依和连敏直接惊呼。

  “张医生???”

  “啊哈哈,你们也在呀?”

  “张医生你在医院怎么不穿制服呀?”连敏好奇地问起来。

  “因为···”

  “啊!!妈妈走走走!!”

  “哎呀····”

  “因为主任给他放假了。”

  “什么?那个老家伙还会这么好心?”

  “当然了,前提是他还得带着他旁边的大宝贝。”

  “这时???”

  “他的病人,心智回到三岁左右了。”

  “呃···好吧,这样的假期我宁可不要。”

  “哎呀,别动····”

  “啊啊啊~走走走·····”

  “张医生,你要不····”

  本来就有点脾气的张医生还想克制下脾气的但是听到沫依和连敏开始讨论起自己后脾气直接上来一把拉住小罗直接跑了出去,就在大门口的时候张医生又把小罗紧拉着自己的手给甩开。

  “妈妈,牵手···”

  “不要。”

  “啊啊啊~”

  “啊你m的啊!”张医生也忍不住怒吼起来。

  “妈妈凶我?啊啊啊~”

  “你就自己哭吧,去个医院扭扭捏捏,我和自己同事打招呼又打扰我,你以为我脾气那么好?”

  “还有,我不是你妈妈,我是个男的!!”

  “不···你是···妈妈··”

  “我不是,我也不是你爸爸!!!听清楚!”

  “是···是····是····啊啊啊····”

  “谁呀?那么吵?”保安听到后赶紧跑了过来。

  “你们怎么回事?吵架回家吵去,别再医院这里吵。”

  “关你什么事?”

  “你什么态度?”

  “就这态度!”

  “你不是要找妈妈吗?看见那个凶巴巴的家伙没?那才是你妈妈!”说完张医生直接径直离开,小罗见妈妈要远离自己喊得更加凶但是张医生并没有回头,他开始慌张,想要跑过去抓住他,但是无论他怎么跑却看见那个身影越来越远。

  “啊啊啊~妈妈~”一声尖叫后小罗倒在路上。

  “哎,小伙子快回来,你伙伴晕倒了。”

  “少骗我。”

  “没骗你呀,回来呀!”

  “跟我道歉。”

  “你这小伙子什么脑回路?”

  “嗯~”

  “行行行,对不起。”

  听到道歉后张医生返回看着倒在地上的小罗,他没有慌张吩咐着保安抱起小罗便走进了医院。

  姜允程这边。

  “今天真是感谢你给我这么重要的资料。”

  “哪里应该的。”

  “那我先走了。”

  “好,下次有空的话你还可以再过来,给你打折哦。”

  “有空我会来的。”

  这时姜允程手机响了,他接听后里面传来了沫依的声音。

  “你在哪?小罗晕倒了。”

 文学

接到小罗晕倒的消息,姜允程立刻从咖啡店赶到医院。

  “怎么回事?”

  此时病房内沫依和连敏还有张医生都在,另外那个保安也没离开,。

  “你先听我说。”

  “还说什么呢,就是这个男的刚刚和这个小男孩吵架了然后丢下这个小男孩然后小男孩哭着喊着就晕倒了。”

  “真的?”沫依和连敏都没有说话,他看向张医生,张医生倒是像一个没事人一样。

  “你们先出去吧让他休息一下。”

  “行吧,本来病人情绪就不稳定应该让他先休息的。”

  “行了行了,都解散吧,回到各自岗位。”

  沫依、连敏和保安都出来后,连敏发现他们两个没出来刚想再次回去看看结果就被拉住。

  “沫沫····”

  “你再喊一次?”

  “沫医生他们怎么不出来?”

  “因为他们有事要商量。”

  “什么事还要商量?不会因为这个病人要打起来吧?”

  “你答对了。”

  “那还不进去,以张医生那个身板肯定会被老姜打死的。”

  “那你就去劝架呗,我可不想被打。”

  “可,沫医生····”

  “你放心啦,他们顶多吵架而已不会打起来的。”

  “你那么确定?”

  “嗯。”

  “这····算了····信你一次吧。”但是离开之前连敏还是不放心地再次看向病房。

  病房内。

  “你说过帮我照顾好小罗的。”

  “没错。”

  “可是为什么你又让他晕倒了?”

  “但是这是他自己晕倒了,我一没打他,二没骂他,相反他还刺激我呢,我还想找你算账呢。”

  “你这家伙。”姜允程忍不住直接挥拳过去,张医生并没有躲避而是直接一拳接下了姜允程的拳头。

  “怎么软绵绵的?你们猎人的力气就这么点呀?”

  “你····这家伙···”

  “克制点,打起来对你没什么好处,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我甚至可以为了逃脱拿小罗甚至整个医院里面人们的性命做威胁。”

  “你真卑鄙。”

  “正如你们人类所认知的一样,我们吸血鬼都是卑鄙的黑暗生物。”

  “身为大队长要是连脾气都控制不好的话不会觉得自己太逊了吗?”

  姜允程克制住情绪后将拳头收了回来。

  “算了,现在治疗小罗要紧。”

  “所以····”

  “你放心我就等着拍片那边的人把之前拍好的x光片拿过来就行了。”

  说完,他走到门口。

  “你要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回到办公室换一下衣服了,顺便办公。”

  “你难道不想让你亲爱的小罗同学恢复神智吗?”

  “等等。”

  “干嘛?”

  “把这个拿过去。”

  “你给我一支笔干什么,我的办公室有笔。”

  “这是录音笔,今天我去找两个当事人询问那天晚上的事情,其中那个老板娘曾经和罗局长有聊过罗局长的爱情史,我想这对你的治疗有帮助吧,所以我就录下来特地拿过来给你。”

  “没想到你想的还挺周全的,非常感谢。”张医生收下录音笔笑道。

  “最好别让我的努力白费。”

  “拉倒吧,这可是大家的努力。”

  之后,张医生便离开了病房,姜允程打了电话通知了下自己今天可能不会前往警局后便找个了凳子在病床前坐下。

  他看着小罗心里想着。

  “如果你们一家都不是警察的话或许会过得很幸福吧,不过罗局长的确对你保护太好了,单纯是好事但是并不适合在战场上生存,希望你真正醒来后要勇敢面对现实不然的话我看罗局长在天也不会安息的。”

  在他看不到的另一旁,小罗的脸颊上流下了一滴泪。

  之后,同事很快就将拍好的照片送到了张医生的办公室,张医生拿着照片开始在黑板上涂涂写写起来,在他看来现在没什么事是比处理手头的事更重要了,就在他分析得入神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

  “有事,不在。”

  “有事不在?那里面怎么会传来声音呢?难道有鬼?”

  外面的人听到回应后直接开门进来,张医生看了一眼皱眉道:“对呀,有鬼,一只吸血鬼和一只半鬼。”

  “我还以为你要闹脾气,看来是我想多了。”

  “的确要生气,但是我哪敢在你这位伟大的吸血鬼猎人面前发脾气呢?我不要命了吗?”

  “行了,你忙你的吧。”

  “你这家伙?怎么有空来我这里的?如果是要催促我的话我可没空理你。”

  “不急。”姜允程找了个位置坐下。

  “你怎么过来了?你的小罗同学呢?”

  “他还在睡觉呢。”

  “你不怕他醒过来看不到人在医院里乱跑吗?”

  “刚打完镇定剂,估计能睡好久。”

  “镇定剂?他又闹啥事了?”

  “没什么,睡觉的时候摇头晃脑估计又是做噩梦了所以我就找沫依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剂。”

  “哟呵!沫医生?这是重点,要考。”

  “真的对你无语。”

  “好了,说说你来找我干嘛?”

  “你不忙了?”

  “我办公的时候不喜欢旁边有人,所以有什么事赶紧跟我说赶紧弄完,好让我投入工作。”

  “行,先确定下这里不会有什么监控器和偷听器吧?”

  “你放心,都被我动手脚了,并且这个门也被我处理过了隔音效果超级好,不过看你这么神神秘秘难道是你要问一些关于吸血鬼的东西?”

  “我想问你紫眼吸血鬼贵族里现在有哪些大小姐?”

  “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三大家族里那么多吸血鬼贵族小姐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这···”就在姜允程苦恼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之前克络伊说过紫眼族长也在西城区的提示,于是他打算从紫眼族长入手。

  “那么,紫眼族长有什么交流比较亲密的紫眼贵族小姐吗?”

  “你这家伙,族长可是啥都接触的呀,更何况他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接触的更加多了。”

  “那,最亲密的能让他亲自动手的那种。”

  “嗯~也不是没有,但是要说起来就刺激了。”

  “刺激?”

  “你不知道吗?也对哦,你当时都不在族群里了。”

  “先别八卦了,先说说那个女的是谁?”

  “他的亲妹妹呀,娜丽莎。”

  “怎么?你要追人家?”

  “屁,我怀疑最近的事都是这个娜丽莎弄的。”

  “那么确定?看来证据充足。”

  “先这样吧,就不打扰你了我先离开了,你继续忙。”

  “你不想听听关于他们的八卦吗?”

  “我没你那么八卦。”

  “可惜了,还想说一下他们的关系就像克络伊和你一样呢,不过也不算吧?克络伊那家伙只能说单相思而已。”张医生小声地嘟囔。

  “你说什么?”

  “没什么,小心点,她可是紫眼家的圣女,身边的守卫开始很多并且还有她哥哥。”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本文标签:快添捏我的奶头我要受不了了

上一篇:老师爽死你个荡货 被快递员揉搓奶头的小说

下一篇:大尺度啪啪细节描述小说 校花媚药性奴调教水蜜桃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