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尺度啪啪细节描述小说 校花媚药性奴调教水蜜桃

2021-10-22 14:54: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家背景不错,放娱乐圈放职场商场很可以了,但是混另外的特殊职场还是有点单薄,偏偏我们小圈子虽然求你哥的时候不多,但是能帮你哥的地方基本没有。”

  “

“你家背景不错,放娱乐圈放职场商场很可以了,但是混另外的特殊职场还是有点单薄,偏偏我们小圈子虽然求你哥的时候不多,但是能帮你哥的地方基本没有。”

  “金先生!!”

  金小曼拽着韩为有些焦急:“金先生!!”

  韩为安抚:“我知道我知道。”

  对着尤华:“我擦,你别是为了达到目的故意吓她。”

  尤华皱眉:“没必要。小曼你哥很难但算好的了,一直挺到现在年轻有为。你知道很多挺不下去的,转行辞职都是好的结果,更多干脆就是直接进去了。这一行和商场不一样,你在公司犯事最多开除,少有会背责任的。”

  韩为推着金小曼:“你先进去。”

  “我不!”

  金小曼又带着哭腔:“韩为,你别想那么多了,你帮他啊。”

  “我知道……”

  韩为失笑:“你什么时候这么脆弱了?!”

  不说还好,一说金小曼真的哭了。

  韩为哄着她:“好了好了,没事的。”

  想了想,韩为示意金小曼:“这样,你哥估计在你家呢。叫他过来谈谈。”

  尤华下意识开口:“大为……”

  韩为摆手:“问题有点严重了,别挂别的心思先。”

  尤华一顿,没再多说。金小曼赶忙拿起手机接通,对方金小川开口:“小曼。”

  结果金小曼带着哭腔:“哥!你过来我这!你来过的!”

  金小川语气很不好:“你怎么还哭?!韩为打你了?!”

  金小曼抱怨:“你快过来吧!!”

  金小川一顿,沉声开口:“你等我!我马上来!!”

  说完挂断,金小曼回来偎在韩为身边:“你别想那些了,想帮他把难关度过吧。”

  “我知道。”

  看着金小曼:“你放心,我以为没那么严重,但既然这样我也不可能再闹了。其他都是小事……”

  金小曼还是不离开他,说到底是关心她哥的还用说。

  韩为等待的时间,看着尤华:“我是不是有毒啊?刚起这个心思他哥就真的……”

  “你高看你自己了。”

  尤华失笑开口:“我都说了,8年前他刚毕业进入这个圈子,也是家里使劲了。不然今时今日他不可能在这个位置,以他的年龄太早了。具体做什么我不知道,反正职务没多高但相比他的年龄资历其实已经算不低。那时候你在哪呢?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说了这几个对手的背景也都不一般,他出头之后就被盯上了。有的是主观情绪嫉妒,但更多也是位置碰撞。而且那几个其实背景比小曼哥哥强。”

  韩为一想也是,别说8年前,就是5年前韩为也还没来这个世界呢。位面都不一样。何况就是三年前甚至一年前,韩为和他的工作也没有任何交集。

  就好比地毯摆在那,你掀开还是不掀开,蟑螂都在那里。

  薛定谔的猫,你不打开只是不知道里面的猫是死是活,但里面肯定有猫这是千真万确的。

  所以韩为不让尤华查是不知道,一查才发现一直是负重前行。

  “没事的,没事的。”

  之后和尤华都不说话了,只是安慰还抽噎的金小曼。

  没多久敲门声响起,金小曼去开门,不止金小川,凌芸都来了。手里还捧着韩为送的礼物,只是脸色不好看:“一个大明星还打女人吗?还以为你只是口碑不好,原来真的这样……”

  尤华皱眉看着韩为:“这谁啊?”

  韩为开口:“即将成为下马年轻关元的未婚妻,不知道会不会大难临头各自飞。”

  凌芸瞪眼:“你说什么呢你?”

  金小川没等金小曼说话,指着韩为:“你是真敢……”

  “哥!”

  金小曼突然抱怨:“我没事!是说你的事呢!?”

  金小川疑惑,凌芸随手把门关上,发现是有点不对劲。询问韩为:“小川有什么事?!”

  金小川嗤笑指着韩为:“我记得刚刚你说让我等着,等我求你的那天。现在怎么了?开始铺垫开始要演我了?”

  韩为没理会,介绍尤华:“他你见过吧?尤华。”

  尤华起身和金小川握手:“认识。以前接触过。”

  金小川压着火和尤华握手,也没想到这里还有外人。

  “他没打我!!”

  金小曼按着金小川坐下:“哥你先别想歪了,我是因为你的事担心的。”

  随即看着凌芸:“你回避吧,不然你也担心。毕竟没结婚呢。”

  凌芸失笑:“结婚我就比你跟他更亲了,我回避?”

  金小川也感觉应该不是韩为对金小曼做了什么,虽然离开的时候呵斥金小曼显得好像发脾气似的。

  “到底怎么回事?”

  金小川坐下外套脱掉:“叫我来干什么?”

  韩为示意尤华,尤华把手机递过去,金小川一看似乎就明白什么。随后递回给尤华:“什么意思?”

  看着韩为:“这是要撕破脸搞我?”

  韩为没说话,尤华皱眉:“小川,我叫你声小川。你帮过小圈子,其实你该早说话的。就算我们没有这个场面的人,周总和林董也认识。我也相信你自己能处理好,但你这个圈子更应该清楚,有时候个人能力真的起不到作用。”

  “怎么了?”

  凌芸还不知道,看着金小曼。金小曼开口:“所以你也不知道,你不是和他比他和我更亲吗?”

  凌芸看着金小川:“到底怎么了?”

  金小川随意开口:“没什么,工作上的一些事。这不很正常吗?”

  “正常?”

  尤华笑着:“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我查事查人还是有一套的。”

  “到底怎么了?!”

  凌芸用力拽了金小川一下:“小曼是你妹妹你瞒着就算了。我是你女朋友你也瞒着我吗?!”

  金小川无奈:“没什么!”

  韩为对着尤华,尤华开口讲述,至少年前差点没抗住翻车的事给凌芸讲了。

  凌芸脸色一变,对着金小川:“为什么不和我说?!我家里至少能帮上忙的。”

  金小川没说话,尤华想了想,对着凌芸:“我想起来了,你是他从小长大的是吧?后来走到一起,你家是有点君方背景?”

  凌芸看着尤华:“你是……”

  尤华摇头:“你别管我是谁,我和韩为小曼是一个圈子的。不过你家帮不上忙,因为这不是君方的事。就算能帮上也会牺牲很大得不偿失,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做你家里的主。”

  凌芸一顿,恍然看着金小川:“你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干脆不和我说?”

  “噗!”

  韩为没说话,此刻没忍住笑喷看着金小川:“这就要后院起火了吗?金小川你不能给个态度?”

  金小川无奈看着凌芸:“没有的事。”

  随即看着韩为:“也没你的事!”

  冷笑对着韩为:“所以呢?借着这个机会搞我,然后再施以援手让我家欠你人情,顺势也就能让金小曼同那些女人一样在你身边,我家就睁只眼闭只眼不给压力?!”

  “哥~”

  金小曼担心开口,韩为打断看着金小川:“对。一开始我是这样想,但我没想到这么严重。小曼都急了,所以现在我只是想帮你,不为了什么事。因为相比之下我和小曼不算什么,最关键是……”

  韩为开口:“不管你是不是坑过我,也不管你是不是有理由。我们都是一笔复杂的账,可是很简单清楚的一点,你帮过小圈子里的人,但我们没回报什么,这次算我们还人情。你说我怎么能帮你。”

  “不需要。”

  金小川嗤笑起身:“帮了我还人情你能断开和小曼的关系吗?!显然你不能,那我不会用我妹妹来换我的前途。”

  “哥!!”

  金小曼眼圈发红:“这时候你就别想我了!”

  低头抽噎:“一直以来我任性,你关心我我也觉得你是多管闲事,我不但不停还叛逆。”

  抬头开口:“可是我不想你过得不好!如果我真的能做什么帮你的话!哥!!你越这样拒绝我越自责!!我现在就是和韩为分开也不可能弥补对你的愧疚!!你还是不是我哥?!你愿意我这样难受?!”

  金小川慢慢抬起手,放在她头上。扯起嘴角揉了揉:“我说了,都是我自己工作上的事,没那么严重……”

  “你们聊吧!”

  凌芸突然站起:“我回家了!”

  金小川下意识拽着她,凌芸挣脱回头:“你们兄妹情深!我算什么?!金小川你好样的,你除了信你自己你还信谁?!跟我结婚也是你年龄到了吧?找个看顺眼的和家里有个交代?!”

  指着自己:“我年年春节都在你家过!!你够意思!!”

  说完就走。

  礼物都放下了。

  金小川赶忙去追,被金小曼拦住礼物放在他手里。他也顾不上这个直接追出去。

  金小曼回头看着韩为,又要哭。

  “憋回去!”

  韩为不耐烦:“我说了我能处理,你好好做你自己事得了。”

  尤华笑着看,金小曼看着两人好像真的有办法,不信也得信了。

 文学

“怎么非得见我?”

  在一栋别墅,估计是金启航的一栋住处之一。

  韩为在齐远带领下进来之后见到金启航,依旧温文尔雅的样子,招待他坐下。齐远在旁边陪着,但是金启航肯定话是对韩为说。

  “我记得齐远的存在就是你提的要求,不会直接和我见面也不会让我直接参与一些事。”

  金启航好奇询问:“而且有什么事齐远就能处理。”

  韩为点头:“这一次不一样。”

  金启航伸手示意他喝茶,也等待他讲述。

  韩为开口:“金小川您认识吧?”

  金启航失笑:“我本家啊。我和你认识不就是因为他家的事。”

  韩为点头:“那如果他家有事你是不是会帮?”

  齐远皱眉:“韩为,这和你没关系吧?”

  金启航摆手,示意齐远:“你先出去一下。”

  齐远看看韩为,起身离开。

  韩为无奈:“我知道是有点冒昧,不过你知道我性格,行不行我也得直说。”

  “没关系。”

  金启航开口:“他家有什么事?有事我能帮就帮。”

  韩为大致讲述一下,果然金启航眉头皱紧:“听你们的意思,事情已经很复杂了。”

  韩为不解:“你听我讲述一遍就能听出来?”

  金启航点头:“这个领域和任何职场都不一样。”

  探身看着韩为:“其他领域都是为了利益,最终实现财务自由。但是你知道财务自由只是自由的一种,尤其在我们国内世界范围也是唯一一个,只有钱是不行的。资本的权利也不是最大。几千年来我们一直是关本位。”

  见韩为茫然,金启航笑:“扯远了。总之意思就是士农工商,其他位置变化,但是士一直是第一。就是说大家争的是权力,是power不是money。”

  韩为懂了一些:“那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金启航开口:“这里最大的诱惑是权力,但是实际上有了权力也就有了一切。这个圈子复杂也鬼魅。能让你们外人都查到的程度,说明事情已经距离爆破不远了。不然你以为随随便便你就能在这里,尤其国内的这个领域查到什么确切信息?这个圈子最排外了。”

  韩为恍然,询问金启航:“那您会不会出手……毕竟金小曼也是圈子里的,而且金小川以前也帮过圈子。”

  金启航看看韩为,笑着开口:“我印象中也是因为我多嘴让金小曼和你的关系被她父母知道,虽然你耍赖耍过去了,我也配合了一下。但至今为止她父母依然反对金小曼和你一起,关键是她哥金小川是清楚知道你和很多女人关系,还挖坑好几次给你跳。你现在找我希望我帮他?”

  探身开口:“是希望他领情然后别给金小曼那么大压力?”

  韩为没否认:“一开始是这么想的,但如同您刚刚讲过,我把这里想简单了。我没想到这么严重,那一码归一码,现在不能考虑私事。要帮他把这个难关度过去。”

  金启航看看韩为,半响点头:“这样吧。我先让人去查,看看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好奇开口:“不过你想到这个办法?你怎么知道他会出事?”

  韩为无奈:“我虽然不了解,但任何领域都一样。不可能一帆风顺,我还后背挨过刀呢,虽然是我自己作的。他在那个位置那个领域,一定也有对家。只是我真没想到这么危险,比娱乐圈甚至商圈都危险多了。”

  金启航开口:“这么说倒也对。其他圈子除非刑.事案件。否则比如娱乐圈你出事最多退圈,商场你最多破产,或者辞职开除。唯独这里你除非退休,否则很难体面下去。甚至退休都可能因为以前某件事被重新翻出来。”

  韩为询问:“那您的意思……”

  “我尽量。”

  金启航示意:“不是小圈子也是我本家。关系还可以,虽然没那么亲密。而且都姓金但其实早就很远了。不过我要说清楚,这个圈子的特殊性和之前帮你那个齐明林还不同,他底子好。而且是厚积薄发,我们推一下就行。金小川太年轻,积累到底还是少。现在快出事才说,我不知道情况但绝对不能保证。”

  韩为犹豫:“恩……您先查吧。”

  金启航没多说,倒是提起somi:“她要参加节目了,我倒是收到风,对偶像圈要整改。”

  韩为摇头:“不针对偶像圈所有人,你如果洁身自好别有什么负面新闻或者绯闻或者之类的,一般也不会管你。再说忠国娱乐圈和日韩欧美不一样,唱歌演戏综艺是可以横跳的。”

  金启航开口:“但总之还是开始要整改?”

  韩为开口:“不止是偶像圈,估计是为整改演艺界铺垫。”

  思索片刻,韩为开口:“主要是最近几年艺人有点不像话,这几年出事的艺人比十年加起来还多。动不动就有艺人因为偷睡因为小三因为学历造假因为各种各样的事翻车。加上资本进入之后娱乐圈本来就是名利场,现在更是唯利是图。各种乱象都出现了,我身为艺人都觉得不整改不行。”

  金启航笑着指着韩为:“所以我找你找对了。看着很莽很粗,但是目光和敏锐以及格局都是超凡脱俗的。拨乱反正直接迎合总桔主动自检自查,还能提前嗅出是对整个娱乐圈大动作的铺垫。”

  叹息开口:“somi加入小圈子,有你在我放心。”

  询问韩为:“所以还是让她参加选秀?不用避开总桔的整改?”

  韩为看看周围挑挑眉毛:“这一届没问题。刘助理也私下和我讲过,但不是官方消息。他们也认可我说的道理,男团比女团容易出事,所以如果真的停办选秀节目,也是2021年,今年两个女团,只要注意一点没问题。”

  金启航一顿:“那明年你就不管了?”

  韩为皱眉:“我早和两个平台副总裁说过,听没听进去我就不管了。他们自己也做不了主,毕竟平台方还有总裁还有上面集团。况且我手里如今已经有算上在郑雪五个偶像出身,最大的孟霜儿24岁,最小的李锦姜琪nancy也才刚刚20,把她们五个运作好,未来五年十年公司都不用愁青黄不接。可能那时候偶像市场什么样又有变化。再说我本来也是偏演员这一块。”

  金启航不解:“你不是一直想挽救偶像市场吗?”

  韩为摇头:“连续三届四届选秀节目,练习生揠苗助长,哪有这么一年一年往偶像圈输送的?娱乐圈市场大,但偶像市场还没那么成熟,根本养不活那么多偶像反而或许还要来综艺和演艺圈混,那过一手干什么?”

  金启航恍然:“养地是吧?不能年年种,那样的话就算施肥,土地也会没了营养最后成死地了。”

  赞叹看着韩为:“你有头脑,而且有远见有格局……”

  “您说过一次了。”

  韩为无奈:“术业有专攻,我没多聪明,只是站得高看得远。”

  示意金启航:“而且话说回来,不就两档综艺吗?停办了也不等于就是偶像市场崩塌。”

  眨眨眼开口:“说不定不破不立呢。哪有什么是能一直持续下去?我现在看偶像选秀节目都看吐了。这一届是最后两届。明年甚至后年不停办我也不打算继续做制作人了。”

  金启航笑:“急流勇退?”

  “不算急流。”

  韩为开口:“我本来也不是偶像圈的,我自己至今都不会唱跳。如果不是说为了可以赶超日韩偶像领域,尤其我特别无语国内的粉丝基数很大却总把钱花给日韩偶像。只是这样也算了,谁的钱爱怎么花怎么花。关键日韩偶像却还不把忠国粉丝当回事,偶尔说几句韩文卖卖萌就当是福利了。可是你看看人家在本国甚至日本多重视?对忠国就有点敷衍。”

  金启航点头:“国际形势就是这样。忠国富强了,却反而举世皆敌的感觉。说白了任何资本国家都是强盗起家,西方主导的价值观接受不了忠国崛起,是要适应一段时间。畏威不畏德。”

  摆摆手:“扯远了。就是这一届somi参加没问题,然后以偶像的身份获取热度和喜爱,然后唱跳或者参加综艺然后演戏?”

  韩为开口:“她本来就是表演系的学生。而且外形条件出众……”

  金启航笑了笑,突然开口:“她和nancy一起去三亚了,看望董晴柔。”

  询问韩为:“恭喜啊,喜得贵子,礼物收到了吗?”

  韩为笑:“齐远给我了,大金鼠。有心了。”

  金启航叹口气,直视韩为:“你也做父亲了,希望你以后能慢慢理解一个做父亲的心。”

  韩为疑惑,话里有话啊。不过金启航随后来了电话,韩为也没多问,事说完就走好了。而且当面说,办事的还是齐远。

  送他出去的时候也问了一句,明白原来是这件事倒也理解韩为为什么非得见金先生。

  只是提醒他几句,金小川可能会很麻烦。

  到时候希望他别为难金先生也别为难自己。但韩为听是听了,至于会不会这么做……

  到时候再说吧。

本文标签:大尺度啪啪细节描述小说

上一篇:快添捏我的奶头我要受不了了 少妇不带套直接进去全过程

下一篇:雯雯被四个男人拖进工地 腹部灌满隆起JING液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