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雯雯被四个男人拖进工地 腹部灌满隆起JING液

2021-10-22 14:57: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们可是你的父母,你想赶我们走,天底下有这个道理吗?”王艺的母亲又接话道。

  王艺冷声笑道:“你们还知道是我的父母啊?我想请问你们,从小到大你们有管过我

“我们可是你的父母,你想赶我们走,天底下有这个道理吗?”王艺的母亲又接话道。

  王艺冷声笑道:“你们还知道是我的父母啊?我想请问你们,从小到大你们有管过我吗?有做到一个父母的责任吗?有吗?”

  王艺的一连三问,让她父母有些僵住。

  愣怔片刻后,王艺母亲再次开口道:“你别忘了,你十岁那年患急性阑尾炎,是我连夜背着你走了十里地去看的医生。你难道都忘……”

  话没说完,王艺便打断道:“你可别说这件事了,这件事我印象最清楚。我肚子从下午就开始疼了,你说没事死不了……熬到晚上,我实在疼得受不了了,你却睡着大觉,对我丝毫不管不顾……呵呵,我就自己走去医院,在路上遇到了三姨,还是三姨让你送我去医院的……而且那治疗费还是三姨帮忙缴的。”

  王艺这话说完,她妈妈瞬间回不了话了,很明显她说的才是事实。

  而关于这些,她从未有告诉过我,我知道她是不想再去回忆那些痛苦的日子。

  王贵全这时又说道:“好,我们就不说这件事了。就说你考大学的事情吧,要不是我跟你妈支持你,你能这么顺利去国外念书吗?”

  “王贵全你还有脸说这些事吗?”王艺转脸看向她爸,冷声道,“我高中毕业你们就想让我出去上班挣钱了,我大学四年的学费你们有出过一分钱吗?我真不知道天底下为什么会有你们这样的父母?我可是你们的女儿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王艺哭了,她哭得十分狼狈。

  我伸手搂住她的肩膀,试图给她一点温暖。

  而她父母也彻底说不出话了,可王艺却好像某种被压抑的情感 找到了发泄口似的,一下子全都倾泻了出来。

  她继续说道:“从我记事起,你们怎么对我的,我一清二楚!”

  “还有这个……你们应该很清楚吧?”

  王艺说着,忽然解开衬衣的上面两颗扣子,将肩膀上那块纹身露了出来。

  她父母仍然木纳着,没有一句话。

  王艺用手抹了一把泪,继续说道:“看清楚,这是我八岁那年你们用开水烫的,知道什么原因吗?”

  俩人依旧沉默着。

  “我来帮你们回忆回忆,这是我放学回来晚了,导致没能帮你们看好王斌,他就摔了一跤……你们回来就对我一顿打,还用开水泼我。”

  王艺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可你们知道我那天为什么回来晚吗?因为我要帮你们买酒,你们要刚从酒窖里酿出来的,我只有等着……如果我不帮你买酒回来,我又是一顿打,我说的有错吗?”

  这下彻底让王艺父母没有话说了,他们的表情越发的尴尬。

  而王艺已经彻底找到了发泄口,她继续说道:“就不说远了,我大学毕业后回来工作了,你们看我赚了钱就千方百计的来找我要钱……还编各种理由来糊弄我,每天都来我上班的地方骚扰我。公司分给我的那套房子我也给你们了,你们到底还想怎样啊?”

  “行了行了,”王贵全终于有些听不下去了,挥了挥手说道,“扯那么远做什么,反正你就只有这么一个弟弟,你自己上点心吧!”

  说着,王贵全向王艺妈妈使了个眼神,俩人便准备离开了。

  “把你们的鸡蛋给带走,我不需要你们的任何东西。”王艺再次开口喊住二人。

  俩人提着鸡蛋离开后,王艺瞬间破防,她蹲在了地上,双手抓着头发痛哭起来。

  没人能体会她的那种感受,哪怕是我也不能,所以我连安慰都不知如何开口。

  我活了三十多年,什么样的父母也见过,可王艺这样的父母,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我也蹲在了她身旁,伸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哭吧、哭吧,我在呢。”

  她忽然仰起头,一把抱住了我,趴在我身上很用力的哭了起来。

  我满是心疼地摸着她的头说道:“这些年你肯定过得很辛苦吧?”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根蒲草,能抽出太多丝,可是不能喊疼……这些年,我就这样行尸走肉的过来了。”

  她边说着,眼泪一边汹涌的流淌着。

  我知道她心里有太多委屈,而这些压抑在心底的情绪,一旦找到了出口,就会如同火山爆发一眼,想制止都无能为力。

  好一会儿后,她才停住了哭泣,从我身上离开,她双眼发红的看着我说:“对不起!”

  “怎么又说对不起了。”

  “不知道,就是很想跟你说对不起。”

  “没事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今后的路还很长,咱们一起好好生活。好吗?”

  她轻轻点头,然后艰难的向我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将她拉了起来,然后扶着她往屋里走去。

  王艺是一个自我调节情绪能力很强的人,这大概是她这些年的经历所换来的。

  晚饭后,她就恢复到了正常状态,还和我聊起了工作上的一些事情。

  我从她这里得知最近公司财务状况还算稳定,只是开支比较大,和收入完全不成正比。

  以我们目前自己的品牌已经不能够实现直播带货的盈利,需要和别的商家合作。

  我也正有此意,我们还是要打开市场,不能只卖自己的东西得把网红公司那边运作起来。

  聊着聊着,王艺忽然想起一件事,对我说道:“正好聊到这里了,我想起来上个星期向阳告诉我六月十号在成都有一场商务峰会,问我们要不要去参加。”

  停了停,王艺又继续说道:“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我们决定引进其它商家,那这场峰会还真有必要去参加。”

  “嗯,是有必要,能扩大交际圈嘛……六月十号对吗?”

  “嗯,今天已经是八号了,也就是后天。”

  “行,你就和向阳那边联系下吧,我们确定参加。”

  “好,那我现在就跟他说一声。”王艺说着,便拿出手机走一边去打电话了。

  片刻后,王艺回到我身边,对我说道:“已经没有名额了。”

  “啊?”我惊讶一声。

  王艺又笑道:“我还没说完呢,但是向阳给我们留了一个名额,他说就知道我们会去。”

  我长吁口气道:“改天请人家吃顿饭吧。”

  王艺点点头,又对我说道:“听向阳说这次商务峰会来的人好像都不简单,让咱们也隆重一点,好歹我们也是主办方城市的企业,别给人主办方丢脸。”

  “不会的,咱们现在好歹也是成都市十佳企业之一呀。”

  稍稍停顿后,我又好奇的向王艺问道:“他有没有说有哪些公司啊?”

  “这倒没说,到时候肯定很多嘛,他总不能一家一家的告诉我吧?”

  我讪讪一笑道:“也是,不管这么多了,后天去现场就知道了。”

 文学

继续聊了一会儿后,王艺就去洗澡了,我一个人坐在外面看晚间新闻。

  忽然发现微信里有一条消息,是来自添加好友的消息。

  我点开一看,竟然又是那个程璐发来的,请求添加好友消息。

  下面还附上了一句话:“大叔,你怎么把我删了呀!我不就是想让你帮我个忙给我找个技术学嘛,就这你都把我删了?”

  我懒得理会,直接拒绝了她添加好友。

  可没一会儿她又再次发来添加好友的请求,又附上一句话:“你可真小气,就那么怕我吗?我又不是妖怪。”

  我终于忍不住回了她一句:“你别加我了,咱们没什么关系,你要学什么也跟我没关系,自己看着办。”

  之后无论她再怎么添加我,我都不没有再理会了。

  也不知道付志强那边如何了,前几天他带李静去北京做手术了,我打算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拨通他的电话后,没一会儿就被接通了,我立刻向他问道:“强子,李静手术做了吗?”

  电话里,付志强语气激动的说道:“哥,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就是想告诉你手术很成功,但是医生说还需要在医院观察几天。”

  听到这话,我心里也顿时高兴起来,说道:“那就好,你就好好在北京陪着李静吧,我们等你们回来。”

  “嗯,哥,就是太谢谢你了,你又是借钱给我,又是帮我联系床位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了。”

  我笑了笑道:“不说谢了,等回来后好好工作来报答我吧。”

  “会的,我肯定会的,以后大鱼就是我的家。”

  “呵呵,好了,先不说了,你好好陪李静吧。”

  结束了和付志强的通话,王艺也正好从浴室里出来,她穿一件白色的睡裙。

  “和谁打电话呢?”一出浴室,她就向我问道。

  “这你都听见了?”我笑看着她道。

  “刚出来听见你说好好陪着谁,谁呀?”

  我无奈一笑,说道:“是付志强,他说李静的手术很成功,我让他好好陪着李静。”

  “真的吗?手术成功了?”王艺一听这话也激动起来。

  “嗯,”我点点头道,“还是北京的医院牛逼啊,这都能治好。”

  “关键李静那是后天造成的,如果是先天性估计很难治疗吧?”

  我耸耸肩道:“这个就不清楚了……你洗的什么沐浴露啊,怎么那么香呢?”

  我一边闻着,一边向她靠近。

  “你别靠近我,赶紧去洗了来。”

  我哈哈一笑,忙说:“好好,我去洗了来,你乖乖等着我。”

  飞快地跑进浴室后,三下五除二的洗好了。

  等我出来时王艺却不见了,刚才我进去时还在客厅坐着呢,怎么一会儿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小艺,小艺……”我一边用干毛巾擦拭着湿润的头发,一边喊着她。

  可怎么喊都没听见她的回声,这是什么情况?

  我顿感不妙,急忙往楼上卧室跑,打开卧室门,里面依然空空如也。

  正当我愣神时一个黑色的脑袋从卧室阳台下方探了出来,那脑袋半低着,漆黑的长发遮住了整张脸。

  紧跟着探出来的是一副白色的身影……

  一个女鬼!

  而且,这女鬼用双手好双膝着地,正慢慢向我爬过来……

  雪白的裙裾,长发披脸,面色纸白,神情狰狞,只有那对黑白眼珠在黑发头里转来转去……

  乍一看上去,我吓了一跳!

  我扔掉手中毛巾,冲她道:“拜托!你学什么不好,偏学贞子,真要命……”

  她身着一袭白沙睡裙,了脸上敷着面膜,一头故意弄乱的头发,看上去真跟惊悚片里的女鬼差不多。

  我承认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时,我的心脏紧了一下。

  “陈丰,陈丰……我来找你啦!”她继续装着,拿腔作势,一字一顿发出幽暗的语调。

  “少来了,你不是一直很怕这个吗?怎么还晚上角色扮演了?”

  她慢慢站起甚至,捣着小碎步向我走来,嘴里幽幽的低语道:“我是贞子,我来陪你过夜好不好?陈丰,我来陪你啦……”

  我无语般地摇了摇头,说道:“你还小吗?你几岁啊?小朋友。”

  漆黑的长发遮住她的面部,烁烁的目光从她发帘的缝隙射向我,双臂依然笔直地向前伸着,十指上还抹了鲜红的指甲油。

  我忍不住乐了,摸了一下鼻子,笑道:“你涂个红色的指甲油就当自己是贞子啦?实话告诉你,《午夜凶铃》123,我都是半夜三更独自看的,你以为我胆子那么小吗?”

  她不管我说什么,还是保持那样的姿势,继续向我靠近。

  走到我面前时,她突然抬手撩开了脸上的头发,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孔,还有两颗瘆人的白色獠牙。

  我吓得往后跳了一下,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起来。

  定睛一看,那是两枚口香糖,乍一看还真像是两颗獠牙。

  这臭丫头,鬼点子可真多哈!

  将我被吓到,王艺顿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的。

  “怎样?我装的像不像?”她边笑边抬手撩开面前的黑发,然后又将那张戴着面膜的脸伸到我面前。

  “你好好看看嘛,像不像贞子,哈哈哈……”

  身着白裙,贴着面膜,披头散发从阳台爬进来,嘴两边还有两颗獠牙。

  任谁也会被吓晕过去吧?

  我心里很火,想骂人,忍住了,如果我真的怒了,不就证明被她吓到了么。

  我瞟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演技太好了,你完全可以去拍恐怖片了。”

  她哈哈哈的笑着,得意洋洋的说道:“那我新做的指甲好不好看?”

  “什么时候做的?就我刚才洗澡的时间吗?”

  “对呀!我是不是很快?”她骄傲的说道。

  “不是吧?我洗澡不到十分钟,你就做好指甲了?”

  她又笑了起来,古灵精怪的说道:“你真好骗,这是假的指甲片。”

  说着,她一片片的将指甲片从指甲上拿了下来。

  我皱眉看着她道:“真的是,大半夜的扮鬼,你瘆不瘆人啊?”

  “你不是说你不怕鬼么?那还怕瘆人?”

  我挺了挺双肩,大声狡辩道:“害怕与瘆人是两回事好吗?大半夜你扮什么不好,非得扮鬼!”

  “我本来就是一只鬼呀!”她调皮地向我吐了吐舌头,笑说,“我是淘气鬼,你也是鬼,你是胆小鬼!”

  说着,她掩嘴再次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行,嚣张是吧!

  我心里暗笑一声,稳了稳表情,看着她正色道:“我跟你哈,我刚才的确怕了。”

  “哈哈,承认了吧!”

  “嗯,不得不说我真的怕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一脸好奇的看着我,问道:“为什么?”

  我轻轻叹口气说道:“当初我买这房子的时候,销售员说原价要八百多万。”

  “你不就是买成八百多万吗?”

  “那是对外说的,实际上我只买成三百万。”

  “为什么?”她又是一脸的好奇道。

  “因为……”我忽然沉声道,“因为销售员说这房子的前主人,在这房子里自杀了!”

本文标签:雯雯被四个男人拖进工地

上一篇:大尺度啪啪细节描述小说 校花媚药性奴调教水蜜桃

下一篇:高雅人妻被迫沦为玩物 扶着黄蓉肥臀播种怀孕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