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火(老师扒开她的黑森林让我添)全文阅读

2021-10-22 15:14: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次有钱老亲自带队,由你负责带人侦查摸底,记住了,咱们是接到群众举报,才下去调查的,并不涉及私人恩怨!”

  “桃源县那边,通过气了吗?”

  “还

“这次有钱老亲自带队,由你负责带人侦查摸底,记住了,咱们是接到群众举报,才下去调查的,并不涉及私人恩怨!”

  “桃源县那边,通过气了吗?”

  “还没有!”

  “知道了!”

  ……

  宝凤雕刻厂,小楼。

  “茶叶是朋友送的,说是那棵母树上的极品,真假我也不知道,总共就够泡一壶的,正好今天大家都在,一起尝尝!”勾玉娘含笑着拿出了一把‘墨绿色’玉壶,比平常泡茶的茶壶要小一些,但绝对比紫砂壶大上许多。

  “玉娘姐,您这把玉茶壶价值不菲吧?”甄瑾笑着问道。

  山貅接声说道:“那指定是价值不菲呀,也没看看在谁手里泡茶用。”

  勾玉娘则含笑着说:“喜欢?正好我最近雕刻了几把,临走的时候,每人送你们一把。”

  “这怎么好意思呢,挺贵的东西。”山貅嘴上这么说,却满脸欢喜。

  勾玉娘玩笑说道:“贵什么,对各位而言,都是小钱,何况咱家又不是没这个便利条件,金银铜铁都缺,唯独不缺玉石这玩意!”

  “还是玉娘姐大气!”张绣娥称赞道。

  看着几个女人,唐龙有些好笑,以前勾玉娘多腼腆一个女人啊,挨欺负都不会吱声,现在,嘿嘿也有那么点女王架势喽。

  “玉石不值钱,但是雕工值钱,这样一把桃源玉玉壶,如果是别人雕刻的,它最多价值二十万,可要是咱勾总亲自雕刻的,价值至少要翻十倍,怎么也得两百万才行!”唐龙笑着调侃道。

  勾玉娘朝他看了眼,含笑道:“我的工才值两百万?唐总,你也太小瞧‘雕刻宗师’四个字喽!”

  任盈盈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沙发后头,嬉笑着说:“我师父雕刻的玉石茶壶,前几天送大红袍茶叶的人,花了两千万才买走一把哦,并且,编号里有4,今年我师父只做了十几个,还是因为她闲着,想要精心磨雕工,挑出来,落款的就四把,别的只有编号哦!”

  “一把茶壶两千万?就算玉石的,也没有这么值钱吧!”甄瑾惊讶道。

  任盈盈嬉笑着说:“玉石不值钱,但是我师父的雕工值钱,她雕刻出来的茶壶,别说茶壶,就是任意一款雕件,价值都在千万。”

  勾玉娘朝着任盈盈笑着数落了声:“就你话多!”

  又对着张绣娥,山貅,甄瑾等人含笑着说:“来,喝茶。”

  “谢谢玉娘姐!”

  对于勾玉娘,包括张绣娥在内都极为客气。她属于那种风轻云淡,身上拥有特殊气质的女人,怎么看怎么舒服,跟常人不一样。

  “有件事情!”勾玉娘看着张绣娥等人,组织了下语言,道:“我想成立一个松散的联盟,主要是为了吸纳女性精英加入,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兴趣?”

  女性联盟?

  唐龙抓了抓脑袋,脸上苦笑一闪而过,勾玉娘怎么想起来要搞这些东西来了呢?

  “再坐的各位,都是国内女性中精英里的精英, 而我准备筹建这个组织,目的就是吸引更多女人,精英团体加入。”

  山貅笑着问:“不招男人?”

  勾玉娘抬头朝着唐龙瞟了眼,含笑着说:“只要一人!”

  唐龙忍不住抬手拍了拍脑门,这几个女人是想干啥,现在可不是封建社会,有些东西可不允许。

  “那个你们慢慢聊,我去咖啡馆看看孔雀。”

  找了个借口,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外面走去,这样的‘女性话题’,他貌似不是太合适参与。

  “等一下,我也去!”任盈盈眼珠子一转,嬉笑着跟着唐龙跑了出去。

  皮卡车上,唐龙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你不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待着,老跟着我瞎跑什么!”

  任盈盈丝毫不怵他,嬉皮笑脸说道:“我喜欢跟着你到处跑,咋地呀。”

  挺硬横!

  唐龙翻了翻白眼,懒得搭理她,启动车子朝白桃咖啡馆开过去。有段时间没去咖啡馆了!

  “孔雀呢?”

  白桃咖啡馆里,唐龙朝领班笑着问。

  “孔雀姐有事情出去了,您找她有事吗?”

  “出去了?”唐龙稍微皱了下眉头,诧异的问:“什么时候出去的?”

  领班:“有快一个星期了吧!”

  唐龙这下真皱起眉头来,照说孔雀有什么事情要出去的话,不可能不跟自己说一声,是走的匆忙,还是因为出去办什么事情,不想叫自己知道?

  迟疑了下,拿出手机来打了过去,他还是准备先问问再说。

  “哥!”

  铃声响四五声之后,孔雀才接。

  唐龙道:“我来咖啡馆了,你们店员说你出去办事,已经有一星期了,去哪儿了?”

  孔雀并没有急着回答,稍微等了会,才说道:“对,出来见个朋友,过两天,不,明天就回去。”

  出去见个朋友?

  唐龙摸了下鼻子,嗯了声说:“赶紧回来!”

  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通过种种表现,至少证明着孔雀先在人没事,出去见识这个其实也不重要,但是唐龙能猜得出来。

  够不上一定级别的大佬儿,想要叫孔雀离开,她也未必去,那幕后之人也就不言而喻。

  成年人的世界,看破不说破。

  “孔雀姐姐去干嘛啦?”任盈盈跟着唐龙屁股后头从咖啡馆里出来,一起又回到皮卡车上。

  唐龙摇了摇头没说话,启动车子,朝鱼头馆方向开过去,歪头打量了任盈盈眼说:“你们是不是要放假了?”

  任盈盈转了转眼珠:“对呀,快放假啦,你想要干嘛?”

  “干嘛?给你找点事情做,省的你整天无所事事!”唐龙笑道。

  任盈盈翻了翻白眼:“你才无所事事呢,我放假以后要跟着师父学雕刻,还要上补习班,都是事情,哪有时间听你安排。”

  人家都没问唐龙要给她安排什么事情,反正唐龙亲口讲出来的,就没有好事,她才不上唐龙的当呢欧。

  唐龙哼了声,冷笑道:“那往后就老实在家里呆着,在被我瞧见你闲着瞎溜达,那就给你找点事情干!”

  “你让我干我就干?我又不是小傻子!”

  “那你也不是大聪明!”

 文学

鱼头馆生意依然爆火,唐龙把车子停到外面,人并没有下去。

  任盈盈歪头朝车窗外看了看,嬉笑着说:“听说明年,鱼头馆会在桃源县内开两家分店,一家在寒冬姐姐的山庄里,另外一家在河沿镇上哦。”

  “谁跟你说的?”唐龙转过头,启动车子驶离。

  “嘻嘻,我经常过来耍,别说鱼头馆这点风吹草动的,就是整个桃源县,又有什么事情是本小姐不知道的呐!”任盈盈得意洋洋的说道。

  唐龙笑了下,目光若有所思的问:“那你知道在桃源县里,有多少家外来公司,又有多少外来势力吗?”

  任盈盈稍微呆了下,歪头认真的想了想,摇头说:“每天都有人来,也每天都有人走,具体数目我肯定是说不清楚的。但是你想询问什么,可以直接跟我说呀,我知道的就告诉你。”

  聪明!

  一下子就抓到了唐龙话里的重点。

  唐龙却笑着摇头:“我不想问什么!”

  开车去了‘冬瓜酒吧’。

  下午人比较少,但也不会少到哪里去,上座率有两成。

  孟凡燃看到唐龙的时候,眼睛一亮,高兴道:“唐老板今天怎么有兴趣光顾我们这种格子铺小店啊!”

  “小姨好!”任盈盈坐到吧台高脚板凳上,眯着眼睛小嘴甜甜的叫了声。整天跟张雪儿在一起,能少往这里跑才怪,虽然唐龙一在以年龄的原因,不让她们往这里来,可又不能整天盯着她们。

  “想喝什么自己点!”孟凡燃朝任盈盈点了点头。然后自己大大咧咧的拉着唐龙胳膊,往酒吧里面走去。

  一直把唐龙拉倒办公室里,关上门,把声音隔绝在外面。

  “干啥啊?”唐龙笑望着她。

  孟凡燃却没有笑,让唐龙坐下,自己给他倒了杯水:“老城这边最近开始闹鬼了。”

  “闹鬼?”

  唐龙稍微一怔,笑着道:“你还信那玩意?”

  孟凡燃摇头说:“以前我是不怎么信,但是发生过医院的事情以后……我觉得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

  唐龙笑着耸了耸肩:“反正我是不信!”

  “很多人都亲眼看到了!”孟凡燃皱着眉头。

  唐龙笑着说:“别人看到是别人的事情,我又没有看到。”

  “你还别不信!”孟凡燃坐到唐龙身边,板着脸说:“听说前两天,还吓死了一个!”

  “死人了?”唐龙皱了下眉头。

  孟凡燃点头:“要不我说啥呢,这些事情吧,刚开始本来我也是不信的,但是愈演愈烈,这么跟你说吧,因为这事情,晚上老城酒吧夜市这边的生意,客流量,一下子猛降了五成。”

  唐龙目光闪烁着,笑道:“会不会是因为别人眼红这边生意,故意放出来的假消息啊?”

  孟凡燃沉默了会,道:“或许会有这种可能,但是,脏东西我估摸着也是真的。”

  唐龙眯着眼睛笑道:“你们是不是有怀疑对象了?”

  孟凡燃点头说:“现在整个桃源县,夜里最热闹的地方,就在老城区这边,不但有地摊夜市,什么酒吧,ktv之类的娱乐场所,也都云集在这边。不过最近,新城那边新开了个娱乐街,什么大排档,酒吧都有,尤其是酒吧,号称是全桃源县最大的,最多可以容纳三千人,开业的时候宣传的很猛,不过开业以后,去玩的人很少,大家还是习惯来老城这边。”

  唐龙明白了,笑着说:“所以你们就怀疑,是新城那边的人在搞鬼?”

  孟凡燃板着脸道:“不是怀疑,应该就是那边的人在搞鬼,懂行的人说那边请了东热亚的降头师,想要通过邪术把老城这边的风水摧毁掉,闹鬼就是他们的动作。”

  “不至于吧?”

  孟凡燃板着脸说:“都死人了,还不至于,我们这边的老板坐到一起已经商量过了,实在不行,也花钱去外面请人,大家斗法!”

  唐龙考虑了下说:“这事情有没有报警?”

  “报警没用!”孟凡燃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头说:“像这种事情,没有证据,警察根本就不会信的。”

  唐龙问道:“新城那边的老板是谁?”

  孟凡燃摇了摇头:“挺神秘的,好像姓王,具体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大家都没见过。”

  “鬼怎么闹?”唐龙把话里又拉回到孟凡燃说的闹鬼上面来。

  孟凡燃苦笑着说:“红衣无头鬼,目击者多达百人,不过被活活吓死的就一个!”

  唐龙抓了抓脑袋:“确定是鬼,不是人扮鬼吓唬人?”

  孟凡燃眼巴巴的望着唐龙:“你问我呀?”

  她晚上都不出去,怎么知道是真鬼,还是假鬼,不管是真鬼还是假鬼,故弄玄虚的都人都够可恶的。

  “要不你晚上留下帮着看看?”孟凡燃试探着问。她知道唐龙懂得这方便的东西,不过这事情又不是‘冬瓜酒吧’一家的,整个老城街的商户都有份。

  唐龙到是没有拒绝,想了想,说:“行吧,那晚上我就留下来看看。”不是因为冬瓜酒吧生意,就是因为闹鬼吓死了人,他才想瞅瞅,到底是真鬼,还是假鬼。

  东热亚的降头师?

  他们敢往国内跑?

  甭管怎么说,突然听闻老城街这边的消息,唐龙还是蛮惊讶的。

  任盈盈在外面,喝着橙汁,大眼睛咕噜乱转着,琢磨着张雪儿小姨不会跟唐龙这家伙也搞出来一腿吧?这个唐龙,太不叫人省心啦,人家张雪儿小姨好好的拉拉,竟然被他她给掰直了,什么人嘛。

  唐龙要知道这丫头心里怎么想自己,非得一巴掌拍死她不可。

  ……

  调查组下午就到了桃源县,然后悄无声息的进了‘桃源古镇’开发集团。

  “查账?”

  方振和龚倩颖脸色都不是很好看,自己好好的民营公司,就算查账也轮不到这个部门过来吧?

  “你们干嘛?我要打电话通知一下老板!”龚倩颖望着抢走自己手机的男人,极为气氛的说。

  对方却冷漠板着脸道:“请你们配合,从现在开始,到我们任务结束,你们都不能私自对外联系!”

本文标签:老师扒开她的黑森林让我添

上一篇:我在车后座挺进了她 把英语课代表插哭了

下一篇:公主从小被喂媚药调教|宝贝乖女肉欲最新章节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