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丁字裤男男羞耻PLAY|绑住双腿玩弄花蒂

2021-10-22 15:28: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时颜这个时候应该回答的是。

  “随你怎么想。”

  可是夏凉的声音和眼神仿佛是有魔力一般,令时颜说不出那句正确的台词。当夏凉的眼神对上时颜的双眼的时候

时颜这个时候应该回答的是。

  “随你怎么想。”

  可是夏凉的声音和眼神仿佛是有魔力一般,令时颜说不出那句正确的台词。当夏凉的眼神对上时颜的双眼的时候,时颜不由自主的回答道。

  “不,我爱的只有你。”

  “??”

  夏凉听到时颜的话以后略微楞了一下,直接就从角色里出来了。

  剧本里没有这句台词啊。

  “嘿嘿,我忘词了,随口说说,怎么样,还不错吧?”

  时颜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以后,连忙找了个借口蒙混了过去。

  “被你这么一弄我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夏凉笑道。

  “太棒了!夏老板,演得很好,十分到位!”

  曹祎惊讶的说道。

  “那么再来试试看这段戏吧。”

  说着,曹祎又把剧本翻到了某一页。

  夏凉接过剧本看了看,这场是男一男二的对话。

  “这段台词写的真是不错呀。”

  夏凉看完剧本以后发自内心的赞叹道。

  “哈哈,是吗?”

  曹祎高兴地说道。

  “这句话可是我自己添进去的哦!”

  “不愧是大导演!”

  “哈哈,夏老板夸到我心里去了,这次我就充当一下男二吧。”

  曹祎说道。

  由他自己直接来和夏凉对戏的话,更能看出夏凉的演技好坏。

  夏凉点点头,合上了剧本。

  合上剧本以后,夏凉看向了曹祎。

  曹祎只觉得,夏凉瞬间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世间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拆穿魔术,一种是喜欢被魔术欺骗,你,是哪一种?”

  “当然是被骗啦!那也是一种乐趣啊,拆穿他干什么?”

  “没错,因为真相往往很愚蠢,丑陋。很多事情,还是保留一些想象空间比较好。”

  ……

  “好!真是太好了!”

  曹祎激动的拉着夏凉说道。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表演的这么自然的,仿佛你就是电影中那个男主角本人一样,根本不像是演出来的。”

  “还行吧。”

  夏凉十分淡定。

  不光是曹祎感到惊艳,就连其他几个剧组的负责人都对夏凉的表现赞叹不已。

  这人是魔术师?别逗了,明明就是影帝啊!

  “真不是我夸您,夏老板,您这演技绝对是影帝级别的。”

  曹祎由衷说道。

  “是啊,夏老板,我是第一次看到表演这么自然的,你这个根本不像再演,完全就像是彻底变成了那个角色。”

  副导演小齐说道。

  “夏老板,请你一定要来当我们这部电影的男一号!”

  曹祎着急的说道。

  “可以。”

  夏凉点了点头,这都是为了系统的任务呀。

  “那就这么定了!”

  接下来,夏凉他们又商讨了一些细节,片酬方面曹祎也给出了很高的价格,毕竟夏凉的身份就摆在那里的。

  最终,夏凉成为了电影《魔盗师》的男一号兼魔术指导。

  谈完事情以后,已经到了十二点了,夏凉并没有说自己要来,所以奚伊千那妮子已经和吕琦回家了。

  出奇的夏凉开车把时颜送回家,一路上时颜都没怎么说话,她一直在回味着之前夏凉和她对戏时的那种感觉。

  夏凉见时颜不说话,奇怪的问道。

  “想什么呢?”

  时颜听到夏凉的声音以后,舔了舔嘴唇。

  “真没想到,老板演技居然这么好。”

  看到时颜的动作,夏凉翻了个白眼。

  “怎么了?发烧了?”

  原本只是随便吐槽一下,没想到时颜风情万种的看了眼夏凉。

  “对呀,老板,我不想回家,不如我们去喝酒吧?”

  闻言夏凉瞬间警惕。

  “喝酒干什么?难不成你对我图谋不顾?”

  ……

  时颜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好在时颜很快就稳住心态。

  “没错!不过夏老板这是害怕喝醉了,我这一个弱女子能对你干些什么吗?”

  说完挑衅的看了一眼夏凉。

  “哼!”

  夏凉冷哼一声,这妖精。

  到了转弯口时,夏凉一个漂移直接掉头调转了方向带着时颜去了一家很有特色的酒吧。

  那家酒吧是以魔术为主题的,经常会聚集很多魔术爱好者,夏凉也是从最近得知的这个地方,他还从来没有去过。

  到了酒吧,夏凉和时颜两个各自点了一些酒喝了起来。

  “你是不是夏凉夏大师?”

  酒保惊喜的说道,身为魔术主题酒吧的酒保,他自然也是一名魔术爱好者,对夏最近风头正劲的夏凉自然是不陌生的。

  “是啊,你认识我?”

  夏凉挑了挑眉道,自己变魔术都戴面具的呀?

  然而他不知道,就算带了面具神通广大的网友还是把他拔了出来。

  “当然了,我可是你的粉丝啊!”

  好吧,这句话夏凉今天不止听一次了,真是粉丝遍天下啊。

  “能为我签个名吗?”

  酒保兴奋的拿出了一个小本子递给了夏凉,一脸希冀的看着夏凉,生怕自己的要求会被拒绝。

  “当然。”

  拿起笔,在酒保的小本子上随意的划拉了几下,一个漂亮的签名就出现了。

  酒保欣喜的接过了小本子以后拿了两杯酒给夏凉说道。

  “夏大师,这是我请你喝的。”

  “谢谢。”

  喝了一会儿酒以后,又有几个人看到了夏凉。

  他们同样是魔术爱好者。

  “夏大师啊!是夏大师!”

  “啊,那个从大楼跳下来的夏大师吗?”

  “是啊,就是那夏大师啊!”

  有几个胆子大的直接走到夏凉身边,一脸崇拜的看着夏凉问道。

  “夏大师,能不能表演几个魔术给我们看看呀?”

  “是呀是呀,能不能给我们表演一下。”

  周围的人附和道。

  既然是粉丝的要求,夏凉自然也是不会拒绝。

  “好。”

  因为夏凉在酒吧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早就没有人跳舞了,大家都过来围观。

  有些人甚至不是夏凉的粉丝,不过因为爱凑热闹的天性,基本整个酒吧的人都来围观了。

  夏凉走到了舞池中央,dj也很配合的放起了适合表演魔术的音乐。

  “既然大家这么热情,就给大家表演个魔术好了。”

  夏凉笑着说道。

  要表演,就要表演的精彩,夏凉选择了最近获得的逃脱魔术。

  “在场谁有绳子的?随便什么绳子,把我的双手绑起来。”

  听到夏凉的话,围观的人群骚动起来,大家纷纷找起了绳子。

  “夏大师!皮带行不行?”

  一个热情的女粉丝直接强行解开了自己男朋友的皮带递了过来……

  “呃,这个可不兴绑。”

  夏凉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开玩笑,就算绑的紧夏凉也不能接受男人用过的皮带好嘛!上面特么还有那个男人的体温啊!

  再加上那个被扒了皮带的男人“楚楚可怜”的看着夏凉,夏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更加不想用。

  “还有没有谁有绳子之类的?围巾也行啊,我怕我自己拿绳子出来你们要说我动了手脚。”

  夏凉笑了笑道。

  听到夏凉的话以后大家左看看右看看,结果却没有人行动。

  因为一般人不会带根绳子出来,而且来夜店的妹子都穿得比较暴露,也没有围巾啊丝巾的那种东西。

  就在场面有点僵住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男人递上了一副手铐。

  “夏大师!手铐行不行啊?这可是真的手铐,保证结实!”

  手铐?为毛随身带着手铐?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癖好么?大写的s小写的m?

  显然大家都想歪了,所有的人包括夏凉都以一种怪异而微妙的眼神打量着那个男人。

  那男人也是个老司机了,接收到大家的眼神以后马上明白过来大家是误会了。

  “我是保卫者,所以才有手铐的。”

  男人尴尬的说道。

  周围的人听到男人的话以后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是保卫者就不奇怪了。

  “手铐啊,你这是存心想要我的魔术失败啊。”

  夏凉笑了笑道。

  毕竟绳子还能用特殊的手法解开,可是一幅真正的手铐可不是你说解开就能解开的。

  “嘿嘿,我知道没有夏大师做不到的事情!”

  保卫者一脸崇拜的看着夏凉,显然是夏凉的死忠粉丝,夏凉听完保卫者的话以后很是无无语。

  拜托,那可是真的手铐好吗?

  你确定你真的不是来坑自家偶像的嘛?如果说夏凉不会真实魔术的话,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这警察手里了,绝对是会大出洋相的。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夏凉没有真实的魔术的话,他也不会这么嚣张的要求在场的观众提供道具了。

  要知道一般的逃脱魔术所用的那些捆绑的东西都是有机关在里面的。像手铐这类的东西,其实都是有一个小机关,一按就能打开。然后绳子的话,一般都是让自己的托儿来打一个特殊的、看起来复杂但是很好解开的结。

  “那就麻烦你帮我拷上吧。”

  夏凉伸出手,自信的笑道。

  保卫者激动的走上前,亲自给夏凉铐上了那副手铐。

  这还是他第一次给人上镣子上的这么开心呢,平时保卫者都只是给犯人铐手铐,这次居然给自己的偶像拷手铐,想想都有点不可思议。

  夏凉被拷上以后,他把手举起来向周围的人展示了一番,让大家看到自己是真的被拷住了。

  “都看清楚了吗?完全拷上了哦。”

  说着,夏凉还拉了拉试着挣脱了一下,但是却完全挣脱不出来。

  “这可是保卫者叔叔提供的手铐呢!肯定不会有假的。”

  保卫者在一旁帮腔着说道。

  听保卫者察的话,大家都哄笑了起来,这么不正经的保卫者叔叔也是少见。

  “那么,请大家看清楚奇迹是如何发生的吧……”

  说着,夏凉把手缓缓地放了下来,随后轻轻地一抖,灵力涌动手铐瞬间就掉了下来。

  “哇,夏大师真的是好厉害呢!”

  “夏凉,我爱你!”

  “么么哒,老公棒棒哒!”

  “太棒啦!夏大师天下第一!”

  就在大家纷纷表示夸赞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魔术的原理也太简单了吧!我还以为是什么呢,魔术大师也不过如此而已。”

  闻言,大家纷纷转过头看向那个说话的人。

  只见说话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白衣服,看起来干干净净,文质彬彬的样子,完全想不到那么刻薄的话是这样的人说出来的。

  真是人不可貌相,看到他,夏凉只想到一个词——斯文败类。

  夏凉也不生气。

  魔术嘛,就是面临着各种质疑声的。

  毕竟有的人不喜欢看魔术,他纯粹就是喜欢破解魔术,这类人自诩看穿一切,好像自己什么都知道一样。

  “那么,这位先生可以说说看我这个魔术的原理是什么样子的?

  ”夏凉淡淡的笑道。

  “很简单啊!那个保卫者是你的托呗!至夏那个手铐,肯定是专门的魔术道具,上面是有机关的呗!”

  保卫者听到眼镜男的话以后,不满的从兜里掏出了他的证件展示了一番。

  “我可是真的保卫者,你不要乱讲,小心我告你诽谤。”

  眼镜男才不怕保卫者的威胁,先不说诽谤这种事情在国内算不上什么大事,再者他已经认定了保卫者是托。

  “谁规定保卫者就不能是拖?装的跟真的似的。”

  眼镜男轻蔑地笑道,随后转头看向了夏凉。

  “你敢不敢把那副手铐拿过来给我鉴定一下?”

  “好。”

  夏凉很爽快的就把那副手铐递给了那个眼镜男。

  眼镜男一愣。

  他完全没想到夏凉这么直爽,这么有底气。

  眼镜男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魔术的原理。不过眼镜男很快就镇定了起来,他相信自己的猜测。

  再者,他话都说出去了,总不能在这里怂掉吧!

  眼镜男接过了那手铐左看看,右看看,翻来覆去研究了半天。

  可是毛都没检查出来。

  眼镜男不信邪,他拿起手铐在旁边的桌子上重重的敲了两下。

  “喂!你检察就检查,不要弄坏了啊!”

  保卫者喝道。

 文学

眼镜男听到保卫者的话以后也不好再敲,再怎么说对方也是保卫者,可是越检查,眼镜男的脸色就越难看,因为什么都检查不出来。

  “这手铐居然是真的!”

  眼镜男心中震惊道。

  “怎么样?检查的如何?手铐是真的呢?还是有机关的?”

  夏凉微微笑道。

  眼镜男咬了咬牙,强装镇定的说道。

  “就算是真的,也一定是那个警察给你拷的时候没有拷好!”

  的确,有的手铐没有拷紧的话是可以轻松的拉开来的。

  眼镜男这么说还是有点道理的。

  “哦,是吗?”

  夏凉玩味的笑道。

  “那不如就由你来给我拷上吧!”

  眼镜男听到夏凉这么说,心里彻底没底了。

  难道夏凉的逃脱术真的这么厉害?

  可能吗?

  所有的逃脱魔术都是建立在机关上的啊!

  手铐这种东西你又不可能当着所有人的面用钥匙来开,就算手速再快也做不到啊。

  不过,眼镜男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了夏凉的身边。

  毕竟话都说出去了,总不能丢人是吧!

  不管怎么说,总要试一试。

  他眼镜男不信这个邪。

  “来,把手伸出来,让我给你好好的拷好了!”

  眼镜男板着脸说道。

  夏凉丝毫不在意对方的语气,他配合的把手伸了出来。

  眼镜男仔细的把手铐铐在了夏凉的手上然后检查了一番,确定是真的拷好了以后眼镜男往后退了一步冷笑道。

  “好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逃脱出来。”

  夏凉朝着眼镜男笑了笑,随后手一抖,手铐瞬间掉了下来!

  “什么?这怎么可能!”

  眼镜男顿时惊呆了,这不科学啊,那手铐明明是真的,也拷紧了啊!夏凉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魔术,周围的人们再一次送上了激烈的掌声。

  “于大师好样的!”

  “不用理那种白痴!你是最棒的!”

  “妈呀,我老公真的好厉害呀!我一定要嫁给他!”

  ……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本来还想在表演一个的,不过被人打扰所以没有兴致再表演下去了,不好意思。”

  夏凉礼貌的向大吉鞠了一躬以后便转身离开了舞池,听到夏凉的话以后,失望的人们并没有挽留夏凉,而是齐齐地朝着眼镜男投去了杀死人的眼神。

  “都是你!让我们看不到夏大师的表演了!”

  “夏大师的魔术都是真的!你懂不懂!真是个无知的家伙!”

  “就是!我们夏大师是万能的!”

  眼镜男被这么多人瞪视着心里有点发毛,不过嘴欠的他还是说了句。

  “魔术哪有真的,都是骗术而已。”

  听到眼镜男这话,大家更生气了,有几个脾气暴的直接冲上去围住了眼镜男。

  “格老子的,看我不揍死你!”

  一个壮男直接朝着眼镜男呼了一拳。

  有人开了头,后面的人也胆子大了起来,各种老拳飞腿就朝着眼镜男招呼了起来……

  而本该阻止这些暴力事件的那个保卫者,则是吹起了口哨假装瞎子。

  “我看不到,我看不到。”

  警察一边喝酒默念道。

  “谁让你搞我偶像。今天我不是保卫者,我就是个小粉丝。”

  可怜的眼镜男惹了不该惹的人,直接就被暴怒的粉丝们打成了猪头。

  时颜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她好笑的说道。

  “老板是故意说最后一句话的吧?利用粉丝的情绪可不好呢。”

  “哪有,我实话实说啊,确实是没有心情表演了。”

  夏凉大笑道。

  “你少来,这眼镜男可真惨。”

  “他活该……”

  “你看你,暴露了真实想法了吧。”

  “哈哈,这都被你发现了,我就是故意的啦……”

  时颜看着大笑的夏凉,心里泛起了一丝涟漪。

  夏凉,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初见时,他霸道,近一点,相处久了,就会发现他幽默,他风趣。大部分时候,他都是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不计较,可是今天又也会像现在这样,表现出小气的一面。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时颜突然拉住了夏凉的手。

  ????

  也不管夏凉要说什么,时颜是彻底豁出去了,她这个人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得彻底,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她直接就朝着夏凉的嘴亲了下去。

  时颜亲完以后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就转身想要溜。

  “这,这是被女人给调戏了啊。”

  夏凉反应过来,一把就拉住了时颜。

  “只是亲一下而已,还想抓着我兴师问罪呀?”

  时颜回过头淡定的笑道,也不知道是真淡定还是假淡定。

  然而,夏凉根本不搭理时颜说的什么,直接就亲了上去,反客为主……!

  他夏凉是任凭女人调戏的人吗?

  过了好久,时颜感觉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的时候,夏凉才松开对方。

  “老板……你……?”

  被夏凉主动亲了以后,这次换时颜懵逼了。

  “只是亲一下而已,用不着兴师问罪吧?”

  夏凉笑着把时颜刚才说的话又给甩了回去。

  “当然不,亲一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时颜硬着头皮说道,因为夏凉的话让人无法反驳啊,毕竟那话一开始是自己说出来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

  夏凉挑了挑眉毛笑道。

  “那就继续吧。”

  “啊?不。”

  时颜的嘴再次被堵上,后面的话当然是说不出来了。

  ……

  第二天,夏凉睡到中午才起来。

  昨晚和时颜一起在酒吧里喝了太多酒,喝的时颜都有些断片,当然了,夏凉并没有。

  时颜一直强装镇定表示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夏凉明明就看到时颜眼底的羞涩。

  明明是个小姑娘,却总是装出一副女强人的样子,时颜这丫头也是有趣。

  起床洗漱完毕以后,夏凉看了看手表。

  “时间差不多了,也该去魔术团了。”

  这是夏凉自己创办的,不过现在就自己一个人,不对加上曹祎就是两人。

  一到魔术团,夏凉就看见苏艺正在对着电脑表演魔术,这是昨天去她那里告诉她的,没事可以帮忙宣传下。

  苏艺看到夏凉以后,连忙亲热的喊道。

  “夏凉,你来了?”

  “嗯,是啊,你在干嘛呢?”

  “我在直播啊,夏凉,你过来和我的观众们打个招呼好不?他们很想见你呢。”

  “直播?”

  苏艺也不墨迹的观众们打了个招呼。

  “大家等着,我去喊你们的夏大师过来。”

  说完拉着夏凉就过来了。

  “夏凉,你坐着吧。”

  夏凉跟着苏艺来到了电脑旁边以后,苏艺让夏凉坐在了座位上,然后重新开启了直播并把直播间的名字改成了“魔术大师夏凉来露脸”。

  直播开始以后,先前一直等着的观众们很快就涌了进来。

  苏艺拿起话筒跟观众们说了一句。

  “我把夏凉,夏大师给你们请来啦!现在请夏大师跟你们打个招呼吧。”

  说着,苏艺把话筒递给了夏凉并把摄像头对准了夏凉。

  夏凉接过话筒,说了句。

  “大家好,我是夏凉……”

  只见电脑屏幕上一下子弹弹幕。

  【是我老公啊!啊啊啊!老公老公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滚啊,夏凉是我老公才对!”】

  【夏大师!真的是夏大师!我好幸运啊!】

  【夏神豪,你为啥自己不开个直播间啊!我们好想看你自己开直播啊!】

  ……

  看到夏凉以后,观众们一下子沸腾了。

  由于留言很多,又发得十分的快,夏凉也就从杂乱无章的信息中看到了这么几句。

  直播账号?

  自己好像有哇。

  夏凉想到自己做情感主播的时候,那个开通的直播账号。

  想了想夏凉点了点头。

  “其实我有直播号,等等,我上一下!”

  说着夏凉掏出了蜜蜂直播器,随后打开了自己尘封许久的直播间。

  就在夏天在想,自己要不要刷些火箭吸引人的时候。

  无数的观众涌入直播间。

  【卧槽!我没看错吧!】

  【失踪人口回归?】

  【头皮发麻!我一定在做梦!】

  【夏神豪这是又重新开播了?】

  【妈妈呀!我有生之年终于又看到夏神豪开播了。】

  ……

  看着满屏的弹幕,夏凉嘴咧开笑了笑。

  “各位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

  顿时满屏幕都刷了起来,礼物满天飞。

  虽然夏凉对火箭啊鱼丸啊什么都没有概念,但是看到这些,夏凉也是蛮开心的,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接下来,我要为大家表演一个魔术……”

  这时候水友们也安静了下来,纷纷要求夏凉进行表演,之前没看陈一发直播的观众还不太理解,但是每个看过的人此时是真的很想继续看。

  可以说是万众期待,但夏凉还没有正式直播准备得也不充分,于是就道:“先谢谢大家这么热情,因为我还在调试所以也没做准备,这样吧,我先给大家表演个小魔术好了。”

  他的桌子上就一个随手做的道具,一个捏得凹陷了的可乐罐,于是拿起来就展示道:“大家看好了,这是我刚刚喝完的可乐,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观众能够看到可乐罐确实被打开了,他将罐子倒过来也什么都没有滴出来,展示完他接着就道。

  “但是现在我又有点口渴,想喝了怎么办呢?对于一般人来说,那当然是另外再去买一罐,但我可是魔术师,魔术师的神奇之处就在于有些时候可以省下一大笔钱,只要买上一罐就可以有无数的可乐喝了。”

  【吹牛。】

  【主播你难道还能复制粘贴不成?】

  【复制也不行啊,都已经喝完了,还能凭空变出来?】

  观众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夏凉就笑道。

  “大家说得没错,就是凭空变出来,注意看好了,我只需要这样轻轻晃动,然后奇迹就会发生。”

  随着他轻轻晃动,原本被捏扁的可乐罐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很快就复原了,观众们再次瞪大了眼睛,就连苏艺也吃惊得用双手蒙住了嘴。

  “还没有结束呢。”

  夏凉又轻轻的摩擦可乐开口,三秒钟之后,原本被打开的可乐又原模原样的封了口,根本就是没开封一样。

  “现在,我可以享用这罐可乐了。”

  夏凉“啪”一声打开可乐,拿来杯子将可乐倒进去,证明里面是真的有可乐,然后美美的喝上一口。

  这在他原本的世界里已经是个流传得很广的魔术,很多人都已经知道原理所以早已不新鲜了,但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出现,所以观众再次沸腾了。

  【我勒个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的是罐子慢慢复原,真的变出了可乐,难以置信。】

  【如果每个人都像主播一样,那可乐公司还不得破产啊。】

  【红色可乐给了你多少钱,我蓝色可乐出双倍。】

  【刚刚我还不信,主播你的魔术跟其他的果然不一样,什么都不说了,礼物收好。】

  一个魔术再次给足了观众惊喜,于是不少观众也毫不吝啬,张祎作为主播第一次收到了礼物,而且为数还不少。

  【主播,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教教我们。】

  【来来来,礼物再刷一波,求教学。】

  【我也想学,我也想装逼,求主播满足。】

  夏凉的直播间里又一次被观众刷的礼物给覆盖,观看人数也是节节飙升。

  变魔术还真的是一件很装逼的事情,带给别人惊喜让人猜不透那种成就感会让人感到非常的满足,会一点小魔术也很容易成为关注的焦点。

  因此,魔术、演讲和华尔兹在外国被成为是三大社交技巧,看到一个魔术之后人们往往就想学,一方面是为了满足内心的好奇,一方面也是为了去跟其他人展示。

  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作为魔术师夏凉可不会去砸别人的饭碗,该有的职业道德还是必须遵守,于是他就说道。

  “谢谢大家的礼物,但是很遗憾,这点我做不到,不是我敝帚自珍不愿意教大家,而是作为一个魔术师就该有这样的原则,你们为什么会觉得其他魔术索然无味?很大程度就是因为那些魔术早已经透底,大家都知道了。”

本文标签:丁字裤男男羞耻PLAY

上一篇:32厘米的粗长硬受不了了|浓精堵住小腹鼓起H不要了

下一篇:男男各种姿势PLAY的纯肉|第一章 教室停电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