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校花在楼道的娇喘:天天含着RB睡H

2021-10-22 16:28: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正想问李时,谢小玉的房子会不会是她自己放火烧的?

  就听到有两个爱打听八卦的老婆婆在跟谢小玉聊天。

  一个问她:“小玉啊,你的房子怎么就烧没了?”

  她

她正想问李时,谢小玉的房子会不会是她自己放火烧的?

  就听到有两个爱打听八卦的老婆婆在跟谢小玉聊天。

  一个问她:“小玉啊,你的房子怎么就烧没了?”

  她说:“我当时外出倒垃圾,正好没在家,也不知道房子怎么就着火了。等我打电话报警,房子都烧掉一半了。”

  另一个连忙安慰她:“小玉啊,你也想开些,就当破财消灾吧。”

  她点点头,楚楚可怜地说:“嗯。也许是田勇缺德事干多了,老天爷看不过去,所以降了一把天火,烧光这里的一切。”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是有意无意地往田有德那里瞟。

  田有德根本不敢跟她的眼神有丁点的对视,一直在闪躲着。

  见状,李时笑他,“这个田有德今天怎么变得这样没出息,连看谢小玉的勇气都没有了?”

  闻言,田甜皱着眉说:“你有没有发现,田有德的眼睛里都是恐惧和不安?”

  李时认真看了眼,“他在怕什么啊?”

  “不清楚。”田甜轻轻地撞了下他的手臂,小声说:“想知道答案的话,我们不如直接去问他。”

  说完,她就绕开几个看热闹的村民,慢慢向田有德靠近。

  还不等田甜和李时靠近,田有德忽然就惊慌失措地跑开了。

  李时轻笑道:“今天之前,他还像狗皮膏药似的贴着我们,甩都甩不掉。现在怎么见到我们就要跑?”

  田甜没有回答李时的这个问题,她快步走到田有德前面去,挡住他的去路,问道:“田有德,你不认识我们了吗?跑什么跑?”

  李时拦住田有德的后退之路,“前些天的那份殷勤呢?不是要拜师吗?”

  田有德一声不吭地杵着。

  面对这样的田有德,田甜反而有些不适应。

  在她看来,田有德就是一个话多虚伪的老滑头,尽会溜须拍马。

  哪里是眼前这个失魂落魄、缄默不语的人。

  田甜试探着问了句:“怎么,是不是在埋怨我们昨天把你送给谢小玉的事?”

  田有德听到谢小玉这个名字的时候,身体忍不住抖了抖。

  田甜问他:“你很怕她?”

  田有德看了田甜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

  田甜又问:“她昨晚喝了你很多血?”

  不管田甜他们怎么盘问,田有德都是三缄其口,一言不发。

  田甜皱着眉,沉声问他:“今天怎么这么有骨气?还是说,我把你贪污受贿的证据交给警察,你也无所谓?”

  若是之前,田有德听见这话,他一定会低声下气地求田甜饶他一条狗命。

  今天,他却冷言冷语地说:“我现在就去警局自首,以后你们谁都威胁不了我。”

  闻言,田甜和李时都很意外。

  田甜冷笑道:“你不怕死?”

  田有德却跟田甜说:“告诉你吧,其实欺负田雨她姐姐那事,我也参与了。今天,我就把自己犯过的事,全都向警察交代清楚。”

 文学

田甜自以为欺负田雨她姐的人,只有田勇一个人。

  原来,害死田雨她姐这事,田有德也参与了。

  这件事,只怕除了田雨死去的姐姐,田勇之外,也就只有田有德和谢小玉知道了。

  田雨和她妈妈肯定都不知道这件事。

  否则,她们不会只把田勇当作仇人。

  看着田有德这个人渣,田甜心里燃起了一团烈火。

  这样的人,他这么多年居然都以“好村长”的名义好好地活着,真是便宜他了。

  田有德已经不怕田甜的眼神了。

  一个连向警察自首都不怕,连死都不怕的人,又哪里会怕田甜谴责的眼神。

  看着田有德无悔过之意,田甜骂道:“你这种人,早就该死了,比田勇更该死。”

  闻言,田有德小声地笑了起来。

  而后,他绕开田甜走了。

  这一次,田甜没有再去拦他,只是对着他的某个部位发了三根冰针。

  田有德吃痛地跪在地上,眼泪一直往外流,却不敢哭出声。

  若非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谢小玉和她那烧焦的废墟吸引了,也不会没人注意到田有德的异常。

  田甜看着跪地流泪的田有德,望天道:“那个可怜的姑娘的魂魄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若是能看到田有德今日这副模样,心里的怨恨也会消散些,来世投胎也就快乐些。”

  李时不知道这事,只能安慰田甜,“恶有恶报,你也别耿耿于怀了。”

  田甜轻声地“嗯”了一声。

  田有德挣扎着起身后,再起步走的时候,他的整个背忽然就驼了。

  他每一步都走得很痛苦,可他心里却在笑,“以后你们谁都威胁不了我了,我宁愿去自首,宁愿死在牢里。”

  看着田有德蹒跚却又坚定的背影,李时咕哝了句,“我怎么觉得他今日一心求死?”

  闻言,田甜回头去看谢小玉,正巧看到谢小玉也在看他们。

  双方对视的时候,谁都没有退缩。

  田甜看着谢小玉,对身旁的李时说:“田有德的转变,一定和谢小玉有关。”

  李时点点头,“这个女人今天浑身都透着古怪,可我又说不清她到底怪在哪里。”

  田甜说:“她的眼睛变得不一样了。从前,她不敢这样长时间地跟我对视,眼神也没有今天这般邪气。”

  李时说:“会不会那个朱先生又教了她什么新的邪术?”

  田甜摇摇头,“暂时不知道。来日方长,不着急。”

  说完,她就带着虎王和左圆走了。

  李时还要去买早餐,就没跟他们一道。

  等李时回到神庙的时候,却看到田甜站在前院捣鼓湿泥土。

  看着两手都沾满湿泥土的田甜,李时问道:“你这是要干吗啊?”

  田甜指着前院空缺神像的地方,微笑道:“给我自己捏一座泥塑神像啊。”

  “自己给自己捏神像啊?”李时笑了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

  田甜“嘁”了一声,“不然等谁给我塑像,等你啊?”

  李时看着自己手里的油条豆浆,又看看田甜脏兮兮的双手,还是让她自己捏吧。

本文标签:校花在楼道的娇喘

上一篇:女仆学校羞耻椅子调教H(遇见H)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起点三大肉器张傲雪:宝宝我尿在子宫里了不准出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