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雅人妻沦陷绿帽:娇妻穿超短裙丁字裤被领导

2021-10-22 16:37: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来此之前,秦家、轩辕家、帝家、古家就曾联合到离天宫质问一翻。

  只不过在宫主的再三起誓之下,才勉强选择了再次信任。

  经过今晚陈六合这样一个计谋,最后的一丝信任

在来此之前,秦家、轩辕家、帝家、古家就曾联合到离天宫质问一翻。

  只不过在宫主的再三起誓之下,才勉强选择了再次信任。

  经过今晚陈六合这样一个计谋,最后的一丝信任也彻底化为乌有。

  现在她们离天宫是跳进黄河洗不净!再多的解释,都已经成了苍白无力。

  “陈六合,你好狠,你厉害,好高明的阴谋,好聪明的计量。”

  离幽狠狠的盯着陈六合,阴鸷无比的说着:“你把我们全都算计在了里面,你把我们全都戏耍了。”

  陈六合一脸不解的挠了挠头:“离幽前辈,你这话从何说起?”

  离幽再次惨笑了一声,不再去搭理陈六合。

  她转头看向轩辕厉风等人,开口道:“既然你们都不信任我离天宫了,那我们也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祝你们好运。”

  说罢,离幽直接转身,朝着暗夜之中迈步走去,有两名半步殿堂的强者,也急忙跟出,跟在了离幽的身后离去。

  “离幽,你就这样走了吗?”轩辕厉风呵斥。

  “不然呢?你们已经不信任我们离天宫了,再待在这里有什么意义?”

  离幽冷笑道:“继续帮你们围杀陈六合吗?那你们岂不是又要对付他,又要提防我?岂不是要腹背受敌?你们不害怕我在你们背后捅刀吗?”

  “况且,我帮不帮你们杀陈六合,你们到头来都不会放过我离天宫的,我离天宫的人,没那么溅。”离幽的脸上盛满了凄惨的讥笑。

  也不知道是在笑自己的冤屈,还是在笑轩辕厉风等人的愚蠢。

  “离幽,不要以为你今晚走了,你们离天宫就可以没事,今晚过后,我们会让你们离天宫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和解释。”轩辕厉风凝声说道。

  “没有人可以跟我们几家做对,你们离天宫太过愚昧,敢选择跟我们站在对立面,真的是阳光大道你不走,非要走一条通向地狱的死路。”秦世伟冷哼说着,几人之间的火药味及其浓重。

  离幽目光一凝,阴狠凌厉的盯着几人,眼眸中也有火芒在跳动。

  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警告你们,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不要太过欺人太甚,凭借陈六合的一面之词,你们什么都证明不了!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把屎盆子扣在我们离天宫的头上,我们离天宫也绝不是好欺负的。”

  “到了现在还敢嘴硬,离幽,只要在这个世界上发生过的事情,是不可能被抹去所有痕迹的,你们离天宫的恶行终究会浮出水面。”古三舟怒斥道。

  “那你们想怎么想?是不是想让我留下来帮助陈六合对付你们?是不是我离幽那样做了,你们就可以满意了?”离幽火冒三丈的吼叫道,真的气急败坏,有一种想要把这些人撕烂的冲动。

  她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憋屈过。

  明明是没有做过的事情,却被人认定了,这种心情难以形容。

  听到离幽那恼羞成怒的话,轩辕厉风几人也是瞳孔一缩,心中有了几分忌惮。

  如果离幽在这个时刻撕破脸皮的帮衬陈六合跟奴修,那对他们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会为今晚的围杀增添几分不确定因素。

  今晚的行动对他们来说,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

  “你当真敢吗?”轩辕厉风阴戾低喝。

  “你们离天宫真的想要自取灭亡吗?”帝青狄也是怒斥。

  离幽冷笑,道:“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反正这么莫无须有的罪名已经被你们按上了。”

  沉默,整片区域突然就这样沉默了下去。

  轩辕厉风几人都没有继续开口了,他们并不想在这个时刻把离幽逼急了。

  足足过了几秒钟,离幽才冷笑了一声,什么话都不再说了,带着离天宫的两名半步殿堂强者,直径离开了这里。

  她并没有留下来一起围杀陈六合,因为那已经失去了意义,无法博取到轩辕厉风等人的信任。

  当然,她更不会留下来帮助陈六合突围,如果那样做的话,那她离天宫可就真的坐实了罪名,连一丁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直径离开,或许......还不会让情况变得最为糟糕。

  虽然她也很清楚,这一次,离天宫怕是真的要遭受无法预计的危境了,或许会有劫难降临。

  眼睁睁的看着离幽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了夜幕当中。

  陈六合跟奴修都没有去阻拦什么,有些事情,如果做的太过了,就显得过于刻意了,只会适得其反。

  而现在这样的效果,已经让陈六合跟奴修两人非常满意。

  他们想要的离间效果已经得到了。

  他们也很清楚,今晚过后,离天宫和其他太上家族之间,必定出现巨大的裂缝,还是无法修复的那种。

  “唉,何必如此呢,我早就跟那个老婆子说过,做事要果决,她非要这样犹豫不决。”奴修叹了口气,有点惋惜的说道。

  陈六合点了点头,附和道:“是啊,她们离天宫行事就是太谨慎保守了,一帮女人就是一帮女人,野心有余,魄力不足。”

  顿了顿,陈六合又道:“不过,我们也应该理解几分,毕竟,离天宫位列太上家族,表面上与其他家族同仇敌忾,如果真的义无反顾的倒戈了我们,其他家族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她们,她们也是为求自保。”

  奴修再叹息了一声,脸上的惋惜之色更加浓郁了。

  不得不承认,这一老一小两个家伙真是个戏精,这临场发挥简直配合的天衣无缝。

  无论是那种神态还是语态,都无懈可击,就像是再讨论一件真实发生的事情一样,并且把离天宫为什么这样做的心态都给读取了出来。

 文学

“小子,你如实交代,离天宫真的跟你们有染吗?你们暗中勾结,都达成了什么协议,又做了什么事情?前几次的搏杀,离天宫是否在其中扮演了刽子手的角色。”轩辕厉风逼视陈六合,质问道。

  “这是我跟离天宫之间的事情,我凭什么要跟你们交代?”陈六合撇了撇嘴及其不屑的说道。

  轩辕厉风大怒:“小儿,死到临头我劝你最好老实一些,把你们之间的勾结实情道来,兴许我们还能给你一个体面一些的死法,不会让你死的太过痛苦。”

  陈六合不爽的吐了口吐沫,说道:“口口声声说着要杀我,这样的话你们起码都说了百八十次了,你们倒是把我给杀了啊!可哪一次不是决心而来,惨然而归?”

  不给轩辕厉风说话的机会,陈六合话锋就猛然一转,道:“不过,都到了这种时候,就是跟你们说了也没太大的关系,反正离天宫的立场也已经浮出水面了,你们都不可能再相信她们了。”

  “不如就让你们赶紧对她逼宫吧,好让她们彻底把决心落定。”

  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就看着轩辕厉风,继续说道:“你问的问题真的有点白痴,其实要我说,你们都是猪脑子!那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考证吗?”

  “我是什么实力,包括我这一边的人有什么能力,相信你们心里比谁都清楚。”

  陈六合侃侃而谈:“你们觉得,就凭我们这点本事,能一次又一次的逃过你们布置的围杀吗?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既然不可能,这里面当然就存在很大的问题.......”说到这里,陈六合闭嘴了,给人浮想的空间。

  果不其然,轩辕牧宇等人的眼神都是狠狠一凛,古三舟道:“你的意思是,在黑狱的那一次围杀,是离幽在背后做了手脚,帮助你们反杀了我们几大家族的强者?”

  陈六合耸了耸肩,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那模样,明摆着是默认了。

  这一瞬,轩辕厉风、古三舟、秦世峰、帝青狄四人皆是怒火冲天,身上的杀机如气流倒涌一般,冲向了夜空,让得这整个区域内的气氛,瞬间变得无比埪怖了起来,简直让人肝胆欲裂。

  “果真如此,果真如此!好一个离天宫啊!在我们的逼问下,还死不承认,还再三起誓!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居然在暗中做了这么多人神共愤的事情。”

  轩辕厉风杀机凛然的嘶吼着:“我轩辕家定然饶不了她们,定然会把她们离天宫连根拔起,送了她们的根基!”

  “我在就感觉事情不对劲了,当真是她们在捣鬼,否则的话,区区一个陈家余孽的命,不可能这么硬。”秦世伟也是杀机漫天的低吼道。

  一个个的愤怒都高涨到了顶点,模样都是恨不得现在就把离天宫直接捣毁!

  看到这个场面,陈六合跟奴修隐晦的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狐狸般的得逞笑意。

  这就是他们想要的结果,这也算的上是今晚的意外之喜了。

  “哼,你们别在那里吹牛比,你们这帮老乌龟,也就只是有一张能够叫嚣的嘴巴而已。”

  陈六合嗤笑连连的说道:“干啥啥不行,狂吠第一名。”

  “陈六合,今晚我们就现在这里斩了你,然后再送离天宫去给你们陪葬,让你们在阴曹地府继续合作。”古三舟杀机冲腾,如热浪翻涌,席卷了夜空。

  “要不你们先去把离天宫给灭了?让她们先给我垫背?也好让我在有生之年亲眼领略一下你们太上家族的神猛之威?”陈六合用商量的语气说了句。

  “让你在地下睁大眼睛看清楚也是一样。”秦世伟怒喝。

  四人的杀心已经难以收敛,一时间,夜空下狂风大躁,吹得那茂密杂草“哗哗”作响。

  陈六合跟奴修两人的神情也是逐渐变得严峻与凝重了起来。

  他们知道,对方几人已经按奈不住了。

  下意识的,陈六合跟奴修两人暴退了出去,拉开了更远的安全距离。

  陈六合无比警惕的凝视着对方。

  说实话,即便临阵离间了离天宫,让离幽含冤离开,但是今晚的凶险,并没有减少多少。

  光是对方这四个殿堂境的强者,外加五个半步殿堂的强者,就足以对他陈六合跟奴修两人形成绝杀了。

  陈六合跟奴修两人的实力,根本不可能会是对方的对手。

  此时此刻,他们依旧身处绝境之地。

  “老头,你还愣着干啥?这帮老乌龟要发疯了,你有什么底牌赶紧掏出来啊,不然等他们动手的话,一切就来不及了,我们不可能抵挡的住他们的围杀。”陈六合看向奴修,疾声说道。

  “慌什么?我们现在不是还活着吗?”奴修镇定的说道。

  陈六合脸都黑了下来,道:“生死就在一念之间。”

  “奴修,陈六合,今晚送你们归西。”轩辕厉风怒啸,他身上爆耀起了刺目强芒,浑厚到埪怖的劲芒闪耀着,摄人心魄,让空间都在颤栗。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受死吧。”秦世伟大喝。

  旋即,这四大殿堂境的强者全都动身了。

  他们速度太快,夜幕下只见流光在闪,转瞬,四人就分散开来,出现在不同的方位,把奴修跟陈六合两人给合围在了中间,封锁了他们的退路。

  四大殿堂境强者所能具备的威力有多么埪怖,这一点陈六合在黑狱的时候已经体验过了,那是可怕到让人不愿去回忆的事情。

  而今,陈六合跟奴修两人再次面临这样的绝境与死境。

  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凭他们两人的真实本领,是绝不可能在今晚这种险境中侥幸下来了。

  因为他们不具备那个战力值!

  二打四?开什么玩笑,他们可没有修罗那么变汰的实力!

  “老头,赶紧的,别卖关子了,有啥应对之策?赶紧拿出来。”陈六合慌了神了,用胳膊碰着奴修,疾声说道。

  奴修倒是显得镇定多了,他面色沉冷,目光锐利。

本文标签:高雅人妻沦陷绿帽

上一篇:起点三大肉器张傲雪:宝宝我尿在子宫里了不准出来

下一篇:我可以尝一下你下面吗: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