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车里疯狂索要:毛笔调教花蒂走绳结H文

2021-10-22 16:52: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位爷刚刚不是还一副要毁天灭地的模样吗?

  情绪转化这么快的吗?

  她恍恍惚惚地让顾延川把个人消息填好,看着他亦步亦趋地跟着池小姐,仰天长叹:“爱情啊~”

这位爷刚刚不是还一副要毁天灭地的模样吗?

  情绪转化这么快的吗?

  她恍恍惚惚地让顾延川把个人消息填好,看着他亦步亦趋地跟着池小姐,仰天长叹:“爱情啊~”

  顾延川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进入电梯后,他老老实实向池北北道歉:“小北,对不起。”他不该怀疑小姑娘的,小姑娘这么喜欢他。

  “我也有错,不该瞒着你。”池北北也检讨了一下自己,“但是你以后不许再一个人生闷气了,知道吗?”

  要不是有雪球在,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差点就黑化了。

  “嗯嗯。”顾延川乖乖答应。

  雪球蔫头耷脑地趴在池北北的肩上:“反派大佬真是太难搞了。”本想瞒着他将谢子瑜的事偷偷了结,谁知道这位大佬竟然还会玩跟踪这一套呢?

  雪球小爪爪无力地拍了拍池北北:“宿主啊,反派大佬他跟踪你,你不生气吗?”

  “他应该是在路上看到的,不会是特地跟踪我啦。”池北北却不觉得有什么。

  雪球噎了一下,突然觉得宿主和反派大佬或许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也就只有宿主受得了大佬这种鬼畜的脾气,还能轻易地顺毛,佩服啊。

  池北北跟顾延川到工作室的时候,姚瑶已经对谢子瑜新创作的歌提出了一些意见,正在劝他将歌曲发表。

  姚瑶知道谢子瑜家里的情况,给出中肯的建议:“你要是担心父母会发现的话,可以先不唱,只做词曲创作师。”

  “这一首我给你3万稿费,署你的艺名,唱片发行后再给你版税分成。”

  对于完全靠自学的谢子瑜来说,这个待遇已经非常好了,有很多词曲作者创作的作品还无人问津呢。

  但谢子瑜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这些歌都是他辛辛苦苦创作出来的,他还是想自己唱的。

  池北北敲了敲门:“舅妈。”

  “北北。”

  姚瑶抬头看到了池北北身后的顾延川,瞬间明白了为什么池北北会着急忙慌地跑下去。

  “姚老师好。”顾延川像被罚站的小学生似的,站得笔直笔直的。

  旺财一个劲儿地扒拉着他,顾延川挥了挥手:“去去去。”这只没眼力见的傻狗,真是的。

  “顾少,请坐。”姚瑶的眼眸染上笑意,素手指了指谢子瑜身边的沙发。

  顾延川端端正正地坐在谢子瑜旁边,池北北则坐在姚瑶身侧。旺财在池北北的脚边趴下,狗头搁在她的脚上。

  怕雪球吃醋,池北北快速揉了揉旺财的狗头就收回了手。

  姚瑶嗔了池北北一眼,帮她和顾延川各自斟了一杯茶。

  “延川,你怎么也来了?”谢子瑜趁机问道。

  顾延川面不改色:“听说你来姚老师的工作室,我作为好兄弟肯定是要过来陪你的。”

  “谢谢你,兄弟。”谢子瑜感动得不行。

  “切~”雪球优雅地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它亲眼看到反派大佬差点黑化,它还真的信了他的鬼话。

  “子瑜,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姚瑶抿了一口茶,“当然如果你不发表的话也没关系,以后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来问我。”

  “我很乐意收你为徒呢。”

  谢子瑜很上道,立即喊:“老师。”

  “老师,拜师礼我改天再准备一份给您。”谢子瑜今天来只带了水果礼盒,作为拜师礼实在有点拿不出手。

  “不用,你现在还是个高中生呢。”姚瑶不缺这点东西,她看得出来,如果谢子瑜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以后的成就一定比她还要大。

  谢子瑜点头应是,心里却在思索着在力所能及的的范围内,能送老师什么礼物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你要将歌曲发表吗?”姚瑶又问。

  “能将作品发表自然是我的荣幸,但是......”谢子瑜咬牙,说出了自己的诉求,“老师,我可以自己唱吗?”

  “当然可以,但是你的父母要是发现了怎么办?”谢子瑜要自己唱自然是更好,他的嗓音条件不错,只不过他父母那边有点难办。

  “我可以用艺名发表,以后不露面。”

  姚瑶迟疑:“不露面啊......”

  如果不能经常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的话,是很容易被遗忘的。但是只要谢子瑜能用歌声打动大家,相信成名也不是一件难事。说不定他的神秘还会引起歌迷的好奇心。

  谢子瑜忐忑地看着姚瑶:“可以吗?老师。”

  “行吧。”见谢子瑜坚持,姚瑶最终还是同意了。

  谢子瑜就这样成了姚瑶的学生,以及她工作室名下的一名歌手。

  ......

  周一中午,池北北履行诺言,跟顾延川一起去小花园学习。

  花园里环境优美,不用顾忌午休的同学,她和顾延川可以一起探讨交流,算是一个还不错的去处。

  没想到盛园园得到这个消息后立马就炸了:“北北,你上次跟子瑜哥哥去,现在又跟顾延川一起,你都不叫我!”

  池北北赶紧哄她:“园园,不要生气了,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好~”

  盛园园转怒为喜,麻溜地收拾好书包,挽着池北北的手朝小花园走去,完全忽视了顾延川那想要杀人的眼神。

  盛园园紧紧挨着池北北,跟她讨论着题目,顾延川丝毫没有可以插足的余地。

  下午课间十分钟,顾延川果断溜达到谢子瑜班级门口,将他叫了出来。

  “延川。”谢子瑜眼底有浅浅的黑眼圈印记,脸上却洋溢着笑容,老师让他把以前写的曲谱整理好拿给她看。

  想到那些曲谱可能会变成歌曲让更多人听到,他就觉得好满足。

  “子瑜。”顾延川搭着谢子瑜的肩膀,“好兄弟,你不是经常去盛家帮盛园园辅导功课吗?你没有想过中午也带她一起学习?”

  “为什么突然关心园园的学习?”谢子瑜警觉。

  “我跟小北约好了在小花园里一起学习。”顾延川用胳膊肘轻轻捅了谢子瑜一下,“你知道的,我跟盛园园成绩都不怎么样,小北带我们两个学渣多累啊。”

  谢子瑜恍然大悟:“我懂了。”

  “你想要我将园园这支电灯泡带走对不对?”

  “小点声。”顾延川大声咳了一下,试图掩盖谢子瑜刚刚说的话。

  他左右环视了一下,在谢子瑜耳边说道:“小心别招来更多的电灯泡。”

  谢子瑜也轻咳了一下,对顾延川比了个“OK”的手势。

  当天晚上,谢子瑜到盛园园家一起做功课。

  “园园,快期中考了,我们以后中午一起去图书馆自习好不好?”

  盛园园果断拒绝:“不要,我已经跟北北约好了,在小花园学习。”

  谢子瑜晓得自己比不过池北北,含泪劝道:“北北一个人辅导你和延川的功课很累的,你也不想要北北那么辛苦,对不对?”

  盛园园想了想,眼睛亮了一下,说道:“子瑜哥哥,那你可以教顾延川啊,你跟他不是好兄弟吗?”

  眼看话题越来越偏,谢子瑜干脆直接说道:“园园,延川和北北他们互相喜欢,你过去当电灯泡不好。”

  “他们互相喜欢?谁说的?北北才不喜欢顾延川呢。”盛园园不信。

  “怎么会呢?你仔细想想北北看延川的眼神,还有她是不是会摸延川的头,你看她摸过其他男生的头吗?”

  盛园园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真的有,北北不止摸顾延川的头,她还摸了手,拉了顾延川的衣袖。

  盛园园眼睛瞪得圆圆的,但她肯定不会说,她小小声反驳:“北北也有摸我的头啊。”

  “园园,你是女孩子,不一样。”

  盛园园对手指,语气委屈极了:“但是我觉得北北肯定更想跟我一起学习。”

  见盛园园终于有一点动摇的迹象,谢子瑜忽悠道:“要不然这样,你明天跟北北说你以后要和我一起去图书馆自习,你看下她会不会伤心难过。”

  盛园园傻乎乎地点了头。

  第二天。

  在池北北到教室后,盛园园迫不及待地转头告诉她:“北北,我中午要跟子瑜哥哥一起去图书馆自习。”

  盛园园双眼晶亮地看着池北北,等着她挽留。

  却不料池北北完全误会了盛园园的意思,见她这么雀跃,还以为她为能跟谢子瑜一起去图书馆而高兴。

  池北北自然是不会多说什么的,笑着说道:“好呀。”

  “好......呀?”盛园园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

  “怎么了吗?园园。”池北北疑惑。

  “没。”盛园园肩膀都耷拉了下来,“我只是突然知道了一件事情。”

  说着,盛园园瞪了顾延川一眼:“哼。”

  都是因为北北喜欢顾延川她才会主动退出的,才不是她认输了呢。

  池北北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顾延川,只见他摊了摊手,嘴角还带着一抹坏笑。

  在期中考前的三个多星期里,池北北每天中午都会跟顾延川一起在小花园学习。

  顾延川很让人省心,为了不打扰池北北复习,他通常都是安静地做题,实在想不出来才会请教池北北。

  在池北北的细心教导之下,顾延川的成绩明显在稳步提升。

  时间就这样到了期中考这天。

 文学

顾延川久违地准备好了各类考试用品。

  他时不时地低头检查准考证是否还在。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对待一场考试呢。

  有点小紧张。

  看出了他的焦灼,池北北给他打气:“延川,加油,认真答题,我相信你这次肯定会考得很好哦。”

  顾延川舔了舔因为激动而发干的唇瓣:“小北,你也是。”

  雪球声音微颤:“宿主啊,你别管反派了,你这次一定要考第一啊。”

  “嗯,一定考第一。”池北北握拳,为了让雪球有足够的能量继续活下去,也为了得到积分和现金奖励,她势必要完成这次的学习任务。

  有了那一千万,她就可以买一套小房子了。

  考试即将开始,池北北收拾到东西到第三考场,在这里跟死对头池明初打了个照面。

  话说回来,她好像有一段时间没看到池明初了。

  这位前世的死对头精神状态还可以,看来这段时间她跟季宥礼处得还不错。也就只有季宥礼可以让恋爱脑的池明初消停下来了。

  不然这个疯女人肯定会想方设法给她使绊子。

  池明初冷哼了一声,满是炫耀和得意地看了池北北一眼,高高地抬起下巴朝位置走去。

  季宥礼不仅请她看电影,还送她礼物呢。

  池北北被季宥礼惦记着又怎么样?她什么都没有。

  池北北直接无视了池明初,在考试开始后便开始专心答题。

  两天的考试时间转瞬即逝,在陪着焦虑不安的雪球度过周末后,期中排名出来了。

  周一早晨。

  雪球在桌上焦虑地转圈圈。

  突然,一阵怪叫声传来,胖胖的彭老师拿着成绩单冲进教室,跑得太快,脚滑了一下,扑通一声摔在地上,溅起了一地的灰尘。

  不等前排的同学跑去扶他,彭老师自己爬了起来。

  因为太过兴奋,彭老师有些语无伦次:“咱们,那个,期中考的名次出来了。”说着说着,彭老师兀自开始傻笑:“真是太让人意外了,哈哈哈哈。”

  有同学小声跟同桌说道:“是不是我们考得太差,把彭老师给刺激傻了呀?”

  “彭老师真是太可怜了。”同桌良心发现,“我下回考试争取多考几分。”

  彭老师笑着笑着竟然开始抹泪。

  夏绮云悄悄跟同桌咬耳朵:“彭老师又哭又笑的,真让人瘆得慌。”

  她的同桌感叹:“看来老师真的被我们刺激疯了。”

  “宿主,宿主!”雪球死命地拍池北北,“班主任这么亢奋,是不是意味着你完成任务了?”

  “应该......吧?”答案即将揭晓,池北北莫名地有些小慌张。

  那边彭老师终于冷静下来了。

  “咱们班池北北同学这次考了年段第一!”

  话落,全场寂静。

  “老师,你刚刚说什么?我好像幻听了!”夏绮云震惊到难以控制自己的表情。

  彭老师大声地重复了一遍:“池北北同学考了年段第一!整整720分!”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奖励:20000积分、10000000元。”雪球疯狂跳来跳去,连声音都变形了,“宿主,你成功了!我太爱你了!”

  终于,雪球跳累了,它埋在池北北的怀里哭唧唧:“宿主,我真是太幸运了,能跟你绑定。”

  池北北摸了摸的雪球,柔声安抚它:“雪球,我现在有钱买房子了,我们想办法搬出来一起住,彻底远离池家和季家的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嗯。”雪球点头,同时有些忧心,宿主现在还是未成年,买房需要监护人代为办理购房手续,池家那对夫妻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不可能会帮宿主,而且他们还有权利报警要求警察帮忙把宿主找回去......

  早知道宿主学习能力这么强悍,它当初就该带她穿越到高三,雪球愤怒摔桌。

  班上的同学们此时已经彻底疯了,他们万万想不到池北北竟然会打破季宥礼稳居第一的神话,他们的欢呼叫喊声久久难以平息。

  彭老师也随着他们去,站在讲台上傻乐,嘴里念叨着:“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生之年能在国际班看到一个考第一的学生。”

  顾延川也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小北,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小姑娘这么优秀,他也要加倍努力才行。

  “北北,你考了第一耶!”盛园园星星眼,“你知道吗?季宥礼从初中开始每一次考试都是第一名,你是第一个打败他的人。”

  提到季宥礼,池北北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但想到自己的分数超过了他,心情又变好了些,抿唇笑了笑。

  听到死敌的名字,顾延川一脸不屑,高声说道:“季宥礼那家伙算什么?以后只要有我们家小北在,他就考不了第一!”

  讲台上彭老师耳尖地听到了顾延川的话,说道:“对了,在这里,我还要重点表扬一下咱们班的顾延川同学。”

  “顾延川这次期中考考了512分,是咱们班的第二名。”彭老师笑得合不拢嘴,“咱们班延川也是一匹黑马啊。”

  “哇!”得知顾延川竟然考了512分,同学们的震惊程度并不比刚刚低。

  这位爷可是上课睡大觉考试交白卷的刺头啊!上次月考总分连一百分都不到,这次竟然一下子提高了四百多分,进度这么神速的吗?

  等等,池北北是顾延川的同桌!池北北可是新任学神啊,说不定顾延川就是吸了她的欧气。

  “呜呜呜,我也想跟池北北做同桌。”夏绮云的同桌咬手帕哭泣。

  面对夏绮云的死亡凝视,她的同桌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夏绮云差点掀桌,淦,池北北特么的越来越可怕了。

  教室后方差点跟池北北成为同桌的男生更是捶胸顿足,悔不当初。

  “延川,你太棒啦。”池北北笑得眉眼弯弯。

  顾延川被池北北的眼神烫了一下,羞涩地说道:“小北,我会继续加油的。”

  他要离她更近一些。

  与此同时,火箭班却是一副完全不同的景象。

本文标签:毛笔调教花蒂走绳结H文

上一篇:PGONE很粗的:男孩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下一篇: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乱合集500篇 目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