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肉多 巨H公交车 性奴鞭打屁股奶头调教

2021-10-23 08:22: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杀降本是战场上最为人忌讳的一件事情,更何况他们面对的是张思成这样一个锱铢必较的家伙。

  宇文卿一收到这个消息,便知道他们这回遇到了大麻烦。

  马天虎在将那些人全

杀降本是战场上最为人忌讳的一件事情,更何况他们面对的是张思成这样一个锱铢必较的家伙。

  宇文卿一收到这个消息,便知道他们这回遇到了大麻烦。

  马天虎在将那些人全部都杀光了之后,还大摇大摆的回到了军营中。

  刚刚回来便有一行人直接将人拉到了宇文卿面前。

  宇文卿仔细的打量着对方并未主动提及此事。

  马天虎也从始至终都像一个没事人一样。

  一向不多说一句话的冯茂才,此事也看不下去了,问道,“马将军,杀降一事可有个解释?”

  马天虎这才猛然抬起头来,目光之中带着一丝茫然,看向冯某才最后将目光落在宇文卿的身上。

  “这个不是……不是王爷吩咐的吗?”

  宇文卿听到这个答案,眉头紧促,“本王何事吩咐过。”

  “就是那个……”马天虎仔细的回想着当时的场面,抠了抠脑袋,“就是那个王麻子,对,就是王麻子说的!”

  “王麻子?”宇文卿反问一声,直觉此事不太对劲。

  “本王未曾杀降,您说是王麻子通知你的,这件事情可有证据?”

  宇文卿并不打算听马天虎的片面之词,凡事都讲究一个证据。

  更何况此事相当重要,如若不调查个清楚,必定会后患无穷。

  马天虎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王爷,我没必要说谎,更何况不过就是杀了几个俘虏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的意思是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苏云溪实在是听不下去,这家伙虽然军事才能卓越,但是对于人心的涉猎的确是少之又少。

  苏云溪走上前去言辞格外激烈,“你可知道杀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敌军降低人格的蔑视,更何况他们不过就是一群普通人而已,你杀了他们得不到任何好处!”

  马天虎虽然承认苏云溪说的有道理,不过却并没有将张思成当成自己的真正对手。

  在他眼里看来张思成虽然有一定的本事,不过却也没有达到能够与他匹敌的地步。

  想了想,最终还是说道,“王爷,那张思成虽然有几分厉害,可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个臭要饭的而已,有什么不得了的,王爷何必如此忧心!”

  宇文卿眼神微微一眯,目光之中带着几分冷气。

  这马天虎是有本事,军事才能并非是其他人所能比拟的。

  不过这无法无天的性格,恐怕是他最致命的弱点。

  如若长期如此,必定会给他们招来不少的麻烦。

  马天虎为人傲娇,一时恐怕是没有办法劝得住的。

  无奈之下,只能够先来个硬性的警告,宇文卿义正言辞的说道,“但是本王自然会调查清楚,不过……以后若是再出现同样的情况,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马天虎见宇文卿如此也就不再多说,答应了一声便气奄奄的退了下去。

  冯茂才也没有在此处多做停留。

  此刻帐篷里面就只剩下了宇文卿和苏云溪两人。

  苏云溪面色之中露出了几分忧心,宇文卿自是明白苏云溪在为什么事情担忧。

  好半天之后苏云溪才说道,“王爷,张思成这一次恐怕会有大动作了!”

  宇文卿叹了口气点点头,“本来想要再过些日子,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再动手,现在看来已经来不及了!”

  宇文卿手中兵力不足,尤其是水军力量几乎为零。

  如果就这样和张思成对上的话,只怕很难有什么好结果。

  本来宇文卿想稍作准备,一切布置完毕之后再说,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恐怕就是劫数吧!”

  而那边张思成成更是愤怒至极,自从他坐到了最高统领这个位置上以来,就没有人敢对他不敬。

  现在突然来了个宇文卿,一来就在对方的手里吃了个亏,眼下还对他做出这样极具挑衅意味的事情。

  若是再不动手,那边真是要让别人骑到自己的脖子上拉屎了。

  当即下令召集所有水军集合在一起。

  突然冒出了一个华朝将军,张思成本来是没有主动打算对他动手的。

  没有想到他竟然自己送上了门来,既然如此不好好招待一番,自然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现在决定要对他动手,那么就必须得给他准备一份大礼。

  张思成自信自己手上的军队必然可以将宇文卿一起歼灭。

  不过,他却并不打算这么做,他现在想要拉另一个人下手。

  想到这里,张思成对自己的军师周天说道,“黎国的陈坤守在那那么长时间了,也没有动作,给他去一封信,就说现在有个好生意要跟他合作!”

  周天当即明白了张思成的意思,立马点头,走到书桌前写下了一封信。

  写完之后,张思成将这封信拿在手中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陈坤这个人很是没有气量,以为自己占到了一点小便宜就能快活一辈子了!”

  周天对此满是疑惑,“这么说陈坤很有可能不会同意此次合作,既然如此,那为何……”

  “他不来也无妨,以我现在所拥有的力量,一个宇文卿必然不在话下,之所以如此,不过就是趁此机会来个一石二鸟!”

  周天惶恐不安地低下了头去,虽然说他已经跟在张思成身边很久了,不过如此很辣的招式倒还是第一次碰见。

  张思成可以说的上是一个行动派,当天晚上就率领大军对宇文卿进行攻击。

  而宇文卿则早有准备,已经率军回到了凤凰城。

  可即便如此,张思成也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

  而是继续带领大军一路南下指导凤凰城。

  不过一天的时间,就直接攻下了几座城池。

  实力之强大,速度之快,不禁让宇文卿砸舌。

  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而已,凤凰城最强大的保护屏障九龙山唯见到处都是张思成的大军。

  谁都没有想到,张思成的动作竟然会如此之快。

  其可怕的势力已经完全展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就连早就已经见过了,战场上腥风血雨的宇文卿,此刻都不禁为此事皱起了眉头。

  军营之中也是人心惶惶,一个个的都担忧不已,生怕在此处丢了性命。

 文学

至于那王麻子假传消息的事情,宇文卿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打听。

  此时,最重要的事情是先解决张思成。

  宇文卿为了此事殚精竭虑,而苏云溪却也并没有闲着。

  攘外必先安内!

  之前苏云溪就已经意识到了,他们这些人中必定有内鬼。

  马天虎的事情更是让苏云溪确定这个人一定就在他们其中。

  就在当天,苏云溪趁着人没有注意的时候,直接找到了王麻子。

  难道王麻子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苏云溪会来,正在房间里面收拾东西。

  苏云溪的突然出现,把他吓了一跳,手里的包裹直接掉在了地上。

  苏云溪看了一眼地上的包裹,又看了一眼慌慌张张的王麻子,嘴角挤出了一抹轻蔑的笑,缓缓的走上前去说道,“王麻子,你这是准备到哪里去啊?”

  王麻子硬生生的在脸上挤出了一抹不自然的笑,嘿嘿两声,说道,“苏……苏姑娘…… 你怎么来了?”

  “怎么?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该来?”苏云溪再一次步步紧逼,“难不成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怕被人知道?”

  王麻子皱了皱眉头,又是一笑,“苏……苏姑娘……你说这话可就是冤枉我王麻子了,我……我王麻子虽然是土匪,但是也绝不会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呀!”

  “杀人放火,打家劫舍,难道算不上伤天害理?”苏云溪就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直截了当的反问道。

  王麻子则显得有几分尴尬,没想到苏云溪竟会说的如此直白。

  不过苏云溪却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对方,言辞更加的激烈,“本以为你跟着王爷之后会做一些好事,可没想到狗改不了吃屎!”

  王麻子似乎意识到不太对劲,不敢与苏云溪直视,眼神飘忽不定,“这……这是何意?”

  看对方直到现在为止都不打算说实话,苏云溪也不想浪费更多的时间,缓缓的从衣袖之中抽出来了一把匕首,一边拿在手中把玩着一边说道,“何意?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知道,到底是谁让你假传消息的?”

  “传……传假消息……”王麻子连连摆手摇头,“苏姑娘……你这可就是冤枉我了,我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

  “是吗?”苏云溪显然不相信,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包裹,“既然没有做,那为什么要跑?”

  “我这……我这只是……只是不想拖王爷的后腿而已!”说着王麻子指了指自己,“我就是个土匪而已,这军营里的生活实在是呆不惯,所以……所以想回去!”

  “这么简单?”苏云溪再一次反问。

  “苏姑娘……你说,我这些兄弟都已经跟了你们,我就算是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胆啊!”王麻子试图说服苏云溪。

  而苏云溪则从始至终都没有将目光从王麻子的身上挪开过。

  在苏云溪的眼中看来,这个王麻子实在不是个什么老实的家伙。

  刚开始时忽悠宇文卿,之后更是如墙头草一般,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值得相信。

  “你说不是你……”苏云溪特意拖长了语调,言语之中满饰意味不明。

  王麻子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浑身都不自然,此刻再听到这样的话则这更是脊背发凉。

  “苏姑娘……你就放了我吧,真的不是我!”王麻子再接再厉,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去,打算将地上的包裹捡起来。

  苏云溪缓缓地将视线放低,趁着苏云溪不注意的时候,那王麻子突然之间从包裹里面拿出了一瓶白色的粉末。

  苏云溪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那粉末直接劈头盖脸的成苏云溪扑过来。

  苏云溪连忙挥开衣袖挡在眼前,王麻子则趁着这个机会,从苏云溪身旁闪身而过。

  苏云溪却并未着急,缓缓的转过身去,只见一众施士兵拦在了王麻子的面前,王麻子正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

  王麻子脸色铁青,这些人原本都是他牛头寨里的兄弟,现在竟然对他这样。

  苏云溪拍了拍身上沾着的那些白色粉末,悠悠然的说道,“王麻子,怎么样被人背叛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王麻子刚开始只以为苏云溪是一人前来,没有想到竟然还留有后招。

  显然他知道自己今天不论如何都是出不去的了,脸色变换如走马灯,好半天才露出了几分谄媚的笑说道,“苏姑娘,你……你这是干什么?”

  “说,你到底是谁的人!”苏云溪并不打算跟他继续浪费时间,上前一步,手中的匕首直接架在了王麻子的脖子上。

  刀锋冰冷,泛着蓝色的冷光,架在脖子上和皮肤接触时,更是让人脊背发凉。

  王麻子被苏云溪这架势吓得缩起了脖子,浑身直打颤。

  “我这……我这实在是……”王麻子眉头紧紧的蹙着,看向苏云溪。

  突然之间,门外闪过了一个黑影。

  王麻子在看见这个黑影的时候,瞳孔顿时放大,满脸的惊恐。

  苏云溪也迅速的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可是当他再一次回过头来的时候,那王麻子直接倒在了地上。

  他倒下的动作和苏云溪手中的匕首紧紧的接触,脖子上留下了尺来寸的伤痕。

  鲜血从他的脖子上流淌而出,苏云溪看着沾血的刀锋愣在原地。

  这样的画面僵持了好半天,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一道严肃而洪亮的声音,“怎么回事?”

  苏云溪被这声音惊醒,手中的匕首直接掉落在了地上,发出极其清脆的声响。

  她转过头去,只见宇文卿正迅速的朝她这里走来。

  宇文卿一进来就看见倒在地上早已不省人事的王麻子,再看苏云溪时,发现苏云溪神色古怪。

  宇文卿刚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

  苏云溪看了一眼门外的那些士兵,最后将目光落在宇文卿身上,“王爷,这不是说话的地方!”

  宇文卿似乎也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点了点头,随后伸手拉着苏云溪朝门外走去。

  两人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宇文卿给苏云溪斟了一杯茶水说道,“先喝口水吧!”

  苏云溪接过茶杯,她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场面。

  她之所以将刀架在王麻子的脖子上,不过就是想要吓唬吓唬对方,并没有想真的要他的命。

  也就是说,那个突然出现在门外的黑影才是杀死王麻子的罪魁祸首。

  思及此处,苏云溪迅速回过头来,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知于宇文卿。

本文标签:性奴鞭打屁股奶头调教杀降本是战场上最为人忌讳的一件事情   更何况他们面对的是张思成这样一个锱铢必较的家伙。   宇文卿一收到这个消息   便知道他们这回遇到了大麻烦

上一篇:电影院被陌生人做到高潮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海棠

下一篇:欧美牲交黑粗硬大 看老子这次不骑疯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