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现在用别的东西弄你 给校花打催乳剂做奶牛

2021-10-23 08:33: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是所有人在机场里全都搜查一遍后,也没有找到露娜的身影。

  “Key先生!没有发现露娜!”

  “我们也没有发现!”

  “问了机场负责人,根本没

可是所有人在机场里全都搜查一遍后,也没有找到露娜的身影。

  “Key先生!没有发现露娜!”

  “我们也没有发现!”

  “问了机场负责人,根本没有查到有露娜的名字。”

  Key听完之后,沉思几秒后,骤然道,“不好!我们上了厉墨寒的当!露娜根本就不在这里!所有人跟我走!”

  就在众人想要离开机场的时候,一声槍响打乱了他们的节奏。

  听见声音,所有人都慌乱一瞬。

  “糟糕!有埋伏!”

  Key意识到他们中计了,及时掏出武器,开始防御。

  四周星盟的人,纷纷出现,朝这些人开槍。

  砰砰砰……

  Key和他们的人及时躲在附近的掩体后,开始与星盟的人作战。

  交火声不绝于耳,双方对峙多时,最终,霍尔家族的人手全部掩护着Key一人逃亡。

  Key在最后紧要关头,突破重围,驱车逃离辛浦机场。

  其他霍尔家族的人马全部被星盟消灭,封枭发现Key开车逃走,第一时间冲出去阻拦。

  子弹打向挡风玻璃,Key躲闪过子弹,车辆径直朝封枭撞去,封枭及时闪开。

  又是一阵追尾狂扫,可都让狡猾的key成功躲开,最终还是逃脱了。

  此时封枭不甘心,马上开上星盟的车去追。

  经过一阵猛追,封枭成功追上key的车。

  两车相距不到几米的距离,封枭猛踩油门,冲上去,成功与前车并驾齐驱。

  Key见旁边车辆在挤他的车,举起槍口瞄准对方司机。

  砰……

  封枭险险避开,用车身去撞他的车。

  Key的车头一偏,车身也出现大幅度摇晃。

  前方是一处比较陡峭的海崖,封枭Key想甩掉他,但封枭豁出去了。

  他把油门踩到底,从前车后侧方径直撞过去。

  “嘭嗵……”

  两车相撞发出巨大的碰撞声。

  Key的车被撞出护栏,掉下海崖里。

  封枭在崖边及时刹住车,此时他的车头都被撞扁,出先一个很大的坑凹。

  没过多久,海崖下传来一声车辆爆炸的声音,浓烟喷发出来。

  看着那浓雾,封枭总算是为女儿出了口恶气。

  当年就是那个Key下的订单,绑走他的女儿的,今天,总算是惩治恶人了!

  封枭把破车开回去,吴疆这边都已经清理好现场。

  厉墨寒从萨满会那边赶回来,众人在基地碰头,他们把这边的情况向厉墨寒做报告。

  “老大,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吴疆说道。

  “很好,大家都辛苦了。今天晚上,基地所有兄弟们集体加餐!犒劳他们!”

  “谢谢老大!”

  厉墨寒走进营地里,看见封枭,封枭此时陪在露娜的身边,露娜现在已经不排斥他,和他玩游戏,玩的很开心。

  “寒殿下!”

  封枭大仇得报,心情不错。

 文学



  “等明天结果出来,如果匹配,你就先带孩子回去。”

  “嗯。”

  当晚,基地里很热闹,厉墨寒作为他们最高首领,与所有属下一起共进晚餐。

  同时也对所有精英表达了慰问和褒奖,感谢他们舍小家为大家,为星盟的发展做出的贡献和牺牲。

  讲话结束,所有人都端起酒杯,一同干杯。

  晚餐很热闹,大家都很开心,不过晚餐之后快休息时,露娜闹了起来。

  天黑了,她想要回家,呜呜的哭了起来。

  封枭哄不好她,只能求助于夜晚晚。

  夜晚晚过来看见哭闹不止的露娜,“露娜,到阿姨这里来!告诉阿姨怎么了?”

  “阿姨,我要回家,我想回家……”

  “露娜不哭了,明天就可以带你回家了!”

  “我现在就要回家,天黑了,我不回家,妈咪会不高兴的……”

  露娜说这话的时候,小身子都瑟瑟发抖起来,足可见美杜莎对她的管教有多严厉。

  “不会的,不会的,阿姨陪着你,你放心好了,今晚就跟阿姨睡,明天再回家好吗?”

  夜晚晚耐心的哄,直到露娜点头同意。

  夜晚晚牵着露娜的手,说道,“让露娜到我那边去休息吧!”

  “好的,王妃,麻烦你了。”

  封枭心里不是滋味,和女儿相处这么久,她依旧和他之间有着很难跨越的距离,她口中的家,是指霍尔家族。

  她说的妈咪是指美杜莎,而不是他的妻子顾冉。

  夜晚晚带走露娜,哄孩子她很有一套,小露娜在她的安抚下,情绪已经不再崩溃,最终安静的睡下。

  *

  霍尔家族。

  美杜莎无法入眠,她一直在等Key的消息,可是却迟迟不来消息。

  “还没有Key的消息?”

  “没有,夫人!”

  “难道说萨满会把他们全都拿下了?”

  美杜莎猜测这一点后,决定去找雷德,就在这时,外面有人跑进来报告,“夫人!夫人,Key先生回来了!”

  “他在哪?”

  很快,下人们扶着受伤的Key走进来。

  “夫人……”

  Key看见美杜莎时,虚弱的叫了一声。

  “阿Key!怎么会弄成这样?”

  美杜莎发现Key样子非常狼狈,身上还有几处明显的擦伤。”

  “夫人,我们的人全军覆没,我死里逃生……”

  Key把自己当时去萨满会,又被厉墨寒诓去辛浦机场,遭到埋伏的事告诉她。

  当时他开车突围,但后面有车辆紧咬不放,最终他的车被撞下海崖。

  他及时跳车逃生,才躲过一劫。

  美杜莎听完之后,惊道,“你是说,最后是厉墨寒把你骗到辛浦机场的?”

  “是的,我没想到他那么阴险,骗我们说露娜要被人带走,从辛浦机场离开,我当时为了找回露娜,带人赶去,结果才知道,那边早有埋伏。”

  “这个厉墨寒,一定是他和他的星盟在和我作对!他们联手抓走我的露娜!”

  想到星盟和厉墨寒的所作所为,美杜莎愤怒不已。

  她要怎么才能把露娜抢回来?

  难道需要她耗费整个霍尔家族的势力,与星盟抗衡吗?

等到第二天下午,加急的鉴定结果终于拿到。

  厉墨寒把密封的鉴定结果交给封枭,封枭的手有点抖。

  “拆开看看!”厉墨寒鼓励道。

  封枭拿过来,深吸一口气,拆开密封袋,取出里面的鉴定结果。

  从上看到下面,在最后结果栏里看见上面写着,他和孩子的鉴定结果是,生物学父女关系。

  看到这些字样和数值,封枭激动的捂住眼睛。

  是他的女儿!

  真的是他的女儿雪儿!

  厉墨寒也拿起来看,看完之后,恭喜道,“封枭,这下你可以放心的把孩子带回去了。”

  封枭感动的掉下眼泪,喜悦万分道,“我就知道她就是我的雪儿,是雪儿没错,看到这份报告,我能放心了。寒殿下,谢谢你!”

  “不客气!专机已经准备好了,你收拾一下,带着孩子一道回去。我让晚晚陪你们一起过去,这样雪儿也能适应一点。”

  “好,谢谢谢谢!”

  封枭不知道该说什么感激的话才好,总之,厉墨寒和夜晚晚对他们夫妻的大恩大德,这辈子他没齿难忘。

  出发前,夜晚晚先和封天雪做心理疏导。

  “露娜,你还记不记得你自己原来的名字叫雪儿?”

  封天雪点点头,但又摇摇小脑袋。

  时间过去太久,她都有些不记得了。

  “你知道吗?封叔叔其实是你的亲生爸爸,你的亲生妈妈还有哥哥,他们都在家里等着你呢!阿姨等下就送你回家,好吗?”

  “可是,我的妈咪要是看不见我,她会很生气的。”

  封天雪很胆怯,只要想到她回家晚了,有可能会被妈咪教训,她很害怕。

  “你说的是美杜莎夫人,她不是你的母亲,那个女人她不是,你应该回你真正的家。”

  夜晚晚拿出封家的合影给她看,“你看看,这就是你的父亲,母亲,还有你的哥哥。封天屹是你哥哥,他一直都很想你,在等着你呢!”

  封天雪被夜晚晚说动了,最终同意和她一起走。

  众人送行,夜晚晚牵着封天雪登机,封枭也跟着一道上去,厉墨寒站在下面挥手送别。

  “一路小心!晚晚,你也要保护好自己。”

  “我会的,墨寒。”夜晚晚和丈夫道别。

  “放心吧,寒殿下,我会照顾好王妃的!”封枭保证。

  登机后,飞机起飞,飞离星盟驻地。

  送走他们,厉墨寒往指挥部走,回到这里,问佐伊,“郑铉海和陈威叔叔的鉴定书结果怎么样?”

  “有百分之25的相似度。可以证明两人之间存在亲属关系。”佐伊回答。

  “果然!没想到郑铉海藏得那么深,这个该死的老狐狸!”

  厉墨寒拿起鉴定结果和一些郑铉海的相关证据,对佐伊说道,“先把陈威叔叔保护起来,我去南宫找总统。”

  “是!”

  厉墨寒驱车前往南宫首府大厅。

  来到南宫这边,厉墨寒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等到裴衍开会回来。

  “墨寒,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裴衍走进会客厅,厉墨寒起身打招呼。

  “坐下说。”

  裴衍打手势,问道,“有什么急事找我吗?是不是因为霍尔家族,那边你们搞定了?”

  厉墨寒他们的计划也都和裴衍打过招呼,裴衍也是支持他们行动的。

  “已经搞定了,孩子我们也要了回来,今天送回L国了。”

  裴衍点点头,厉墨寒又道,“不过我今天来,是有更重要的事想和您商量。”

  “什么事你说?”

  “裴叔,我要说的是,十年前水城镇詹家灭门案,我在调查这个案子,而且已经发现了眉目。”

  “哦?你找到线索了?”

  裴衍颇感兴趣,这个案子十年前轰动整个D国,记得他那时还没当上总统。

  也一直比较好奇,这个案子的真凶什么时候才能落网,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没有线索。

  “没错!我基本上已经确认了凶手是谁!”

  “谁?”

  “裴叔,如果我说出来,希望你不要有所偏袒!因为对方是个很有权势背景的人,想要定他的罪,我可能还需要得到您的协助!”

  裴衍更好奇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向秉公办事,对事不对人,绝对不会偏袒任何人,如果对方犯罪,那就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你告诉我好了!”

  “其实当年残害詹家的凶手陈威,在逃十年,但谁也不知道,他如今的身份,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改变了身份,甚至容貌,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裴叔您昨天在国家经贸合作上,还见过他!”

  “还有这样的事?他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裴衍听完,惊得倒吸一口冷气,脑海中开始思考昨天见过的那些事业家,究竟是谁?

  “没错,他就是你很熟悉的D国通运行业巨头郑铉海!”

  “郑铉海?”

  裴衍听完,震惊不已。

  就是让他一一想,他也不可能想到是郑铉海这个人。

  “你有证据吗?”

  “有!我在暗中调查那件事的时候,顺藤摸瓜查到了他和当年的事有关。带着这份怀疑,我让人私下做了一份鉴定,郑铉海和陈威的叔叔的,结果在这里!”

  厉墨寒把鉴定书结果给裴衍看,看到结果,裴衍皱起眉头。

  果然看人不能只看外在,这幅皮囊下隐藏着怎样的丑恶灵魂,根本是看不出来的。

  “还有这几份资料显示,詹家被灭门之后,他们家的房产地产后来兜兜转转,通过法院拍卖的方式,最后都转移到郑铉海的名下。

  “除此之外,他还在水城镇修建地跌站,刚好从詹家原来的地皮经过。

  “这样的大修建,导致詹家连老宅都被征用,一点证据都没有留下。

  “他甚至为了掩盖当年的罪行,命人暗中消除流言,封住老百姓们的口。”

  裴衍看完这些证据,觉得不寒而栗,“这个陈威可真是可怕,对自己的朋友下此毒手,竟然还能心安理得的发展成如今庞大的通运商业帝国。”

  “这种人早就没有良心可言,他也不会觉得丝毫内疚,他对朋友狠毒不说,他还很会钻国家的空子。

  “这里是一份郑铉海的通运集团的真实账目,只要对比他们报给税务部门的账目,就能看出,他每年偷税漏税,数额非常巨大。”

本文标签:我现在用别的东西弄你

上一篇:老板调教性奴女秘 我要受不了了快添我的奶头

下一篇:宝贝别蹭了我硬了H 冷淡受被迫打开双腿

相关内容

推荐